【周叶】Once and Future(05)

05

周泽楷去网吧打游戏这件事到底还是被周林的妈妈——他的姑姑给知道了。姑姑向来喜欢周泽楷,这种长得好看学习又好人又乖的男孩子几乎是每一个中年妇女的白月光,她不仅没责备小外甥,还十分心疼他孤身一人在家,非常自责地想要带他出去玩,但到底败在了H市湿冷的天气上,于是发扬老周家“想干就干”的行事准则,转头用自己的身份证办了张嘉世的VIP上网卡送给周泽楷,还买了不少礼物请网吧的员工们多多照看,看得周林目瞪口呆,直呼自己是捡来的孩子。

于是,周泽楷揣着他那张金灿灿的VIP卡,每天都跟着周林到嘉世报道,开个包间,白天弄弄作业逛逛论坛,晚上等叶修换班了,就屁颠屁颠地跟在叶哥后头玩荣耀。

“儿大不由娘啊。”周林悲痛控诉,“泽楷以前多黏我,现在转头就成了你弟弟,就因为我竞技场积分比你低吗?”

“对啊。”叶修觉得很有道理,“谁的拳头硬谁就是大哥,难道不是这样吗?”

“……”

周林无话可说,只想悼念逝去的兄弟情。

坐在叶修另一侧的周泽楷全神贯注地打完了眼前的怪,一脸开心地转头向叶修邀功:“好了。”

叶修习惯性抬手揉了揉他后脑勺:“真棒!”点开文档看了眼清单,“再帮我刷50个三头犬的腿骨。”

周泽楷回过头,操纵着胸有丘壑的黑暗降临就往地狱三头犬副本跑去。

周林捶胸顿足,一叹三唱:“嫁出去的儿啊泼出去的水。”

刷材料二人组已经对这位戏精免疫了,看他就是给他颜色,分分钟能开染坊,怼他那简直是送他火箭,秒秒钟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倒不是周泽楷真的有了新欢忘了旧爱,他主动帮叶修打工是有原因的。

周泽楷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倒不是说他父母不在了,而是两位家长沉迷研究浑然忘儿。他不记得自己有没有怨恨过父母,至少现在回想起来,儿童时期的记忆都是有趣而温暖的。爷爷教他射箭、下棋、玩益智游戏,奶奶给他做饭、织围巾和毛衣,每一个早睡早起温声细语的日子或许缺少激情,但周泽楷仿佛天生就很能待得住、又很能想得开。既然父母所做的科研事业非常重要,是他们认真抉择后在孩子和工作之间做出的选择,那他也只能认命。

“等你将来遇到了重要的人或事,你也会做出选择的。”爷爷给他讲父母的事情时,总是这么说,“和其他孩子比起来,爸爸妈妈的做法或许对你不够公平,但我们泽楷并不可怜,因为等你将来做决定的时候,也同样可以理直气壮地遵从自己的心意。爷爷永远是站在你这边的。”

因此,周泽楷从没因为缺少父母陪伴而成为问题儿童,反倒一路健健康康又安静平和地长大了。唯一令他烦恼的事情是——桃花太多!

在这个看脸的世界,长得好看就是王道。周泽楷从小就招人喜欢,大人揉搓他,老师关爱他,女孩总想和他说话,男孩嫌他是弱鸡——后来周泽楷用游戏证明了自己其实是战斗机,甚至在升上初中的那个夏天,还在街上被星探追着问要不要成为偶像。

被告白对周泽楷来说是家常便饭,而他也早就练成万能箴言“对不起”。可也有些女孩不那么直白,她们会往心仪对象的课桌洞里塞进粉色的信笺和精美的礼物,若有署名还好,最怕的是没写名字的,并不打算给周泽楷复制粘贴的机会。这样的礼物,扔了有些没礼貌,留下又容易让人误会,堪称周泽楷烦恼之罪。

当烦恼累计到“好孩子”周泽楷也无法忍受的地步时,他做了一个决定。在征得老师同意之后,他独自搬到了教室靠窗最后一个位置,并在自己座位后面的墙角摆了张桌子,将那些匿名物品都摆到了桌上,绕着桌沿挂了一圈白纸,上面写着“对不起,请拿走”。

周泽楷一进初中就成了本校校草,只是以前大家对这个传说中一鸣惊人帅得惊天动地的校草到底有多受欢迎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概念,直到拒绝桌摆出来的第二天,匿名礼物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多了!告白群众似乎将这里当成了表达爱意的许愿池,扔下一份寄托,管男神接不接受呢,爱就是这么自我!

这下子全校都轰动了,周泽楷无言以对,老师哭笑不得。还是教导主任在工作例会上给每位班主任布置了任务,班主任们又在下一次的家长会上委婉表达了“共同努力预防早恋”的希望,这才遏制住了这股奇怪的苗头,还周泽楷一个相对清静的校园生活。后来再有匿名物件,周泽楷干脆直接上交老师,这才彻底打响了“校草只可远观不可告白”的招牌,堪称校园一大传说。

倒是周奶奶,被老师叫去告知了这件事以后,笑得合不拢嘴:“我家小乖就是个宝,大家都稀罕。”把周泽楷臊得不行了,又摸摸他的头,“其实你做的也没错,不喜欢人家是不能乱收礼物,惹了感情债会被佛祖讨厌的。但如果你喜欢的人送你礼物,也只管大大方方地收下,然后也准备一份礼物回给人家。有来有往,感情才能长长久久哟。”

周泽楷一直记得奶奶的教导,而今,他的床头摆着那只叶修送的胖企鹅,每天早上都会在摸手机的时候蹭到一手柔软,睁开眼,就变得很开心。所以他也想送叶修一份礼物,只是他们认识甚短,一时间不知道该送什么,周泽楷就直接去问了。叶修回答:“来帮我干活吧。”

 

打完三头犬的腿骨,周泽楷又哼哧哼哧跑去刷野图BOSS。这个怪的稀有材料非常珍贵,历来是各大公会争抢的重点,叶修喊上周林、苏沐秋等几个朋友,全都往刷新区域跑去。

那里已然聚集了上百人,还有更多人暗藏在四周,蓄势待发。

他们进入了嘉世工会——嘉王朝的团队,叶修开麦指挥:“背包清一清,BUFF刷起来,二团到左边山道口埋伏,线报说霸图和皇风的队伍在那边,一会儿开打了注意拦住;一团跟我走,牧师别靠太近,跑位灵活点儿,这个BOSS喜欢抓治疗回家封技能之后开大招,二团的千万别拦其他工会的牧师,统统放进来献祭……刷出来了,走走走!”

红名降临,人群瞬间蜂拥而上,绿色的ID汇聚成一片汪洋大海,波涛起伏。

周泽楷的眼前全是“人从众𠈌”,他眼花缭乱地寻找其他工会的主力T,尽可能地干扰对方建立仇恨值,给己方T小队拉怪提供更多机会。

嘉王朝是荣耀最老牌的工会,本就人多势众,再加上叶修指挥,BOSS还未到最后10%爆发阶段,嘉王朝就拉稳了仇恨,其他工会的人才不愿意给嘉王朝做嫁衣,要么坐看嘉王朝摸尸,要么转头攻击其他工会的人,要么浑水摸鱼捡人头拾荒,热闹不减。

从仇恨稳定后,嘉王朝所有输出职业都投入到了削血条大业中,一时间技能满天飞,声光特效闪得周泽楷热血沸腾,一边射击一边跟着嘉王朝的队伍抱团集合。

BOSS血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掉,很快就发出痛苦的嚎叫倒了下去。嘉王朝全员都不敢松懈,防PK抢材料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

“哈!”周林大喊一声,“摸到了,我这儿!哥单身22年的手速不是开玩笑的!”他操作着角色在嘉王朝人群中移动,“快来交易!”

周泽楷被分到了两个金光闪闪的橙色道具,瞬间退出团队,摸进混乱的人群开始朝外跑动。嘉王朝一贯的护宝政策都是“艺高人胆大”,让看起来最不可能带着宝贝的脆皮输出拿上道具偷偷摸出去。

失去治疗加成,黑暗降临的血条掉得很快,他一边灌药一边攻击开路,朝指定的地方奔跑。嘉王朝团队外围包了里三层外三层,天上技能乱飞,周泽楷左躲右闪,尽可能低调地穿梭而出。

好不容易挣脱了包围圈,又撞进了围观群众的海洋,这里虽然攻击的技能少了,但满屏幕的ID和玩家看得周泽楷眼睛一阵阵发酸。他第一次担任护宝员,心里十分紧张,眼见血条越来越少,而血药还在CD中,放在键盘上的手指立刻僵硬了几分,一时间有些无措,忍不住喊了声“叶哥”。

叶修的声音同时从身边和耳机里响起:“我来了,小周别怕!”

周泽楷精神一振,飞快操作着鼠标不断转动视角,果然看到了那个熟悉的ID和一身黑衣,对方朝他直奔而来,目光有了焦距,周泽楷迎上前去,在茫茫人海中精准地点中那个名字,将两样东西交易了过去。

等到交易成功的提示发出,周泽楷终于松了口气,放下了绷紧的肩膀,忍不住勾起嘴角。

“小周……”叶修又喊了一声。

周泽楷嘴边的笑意未散,侧头看向他:“嗯?”

 

[当前]一叶知秋:[橙色道具] [橙色道具]谢了。


tbc


感觉要给个提示:最后的ID不是BUG哇

评论 ( 22 )
热度 ( 8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