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Once and Future(07)

07

放风筝是一个远程的基本功,周泽楷溜怪的水平已经相当一流,但要溜玩家,可就没那么容易了,特别是这位玩家名叫叶修,生动地为周泽楷演绎了什么叫做“心脏”。

在一边围观教学PK的周林沉痛摇头,感觉自家小弟就跟失足男孩一样落入大灰狼的圈套,在一叶之秋——我来追你了,我快要追上你了,哎呀被拉开了距离真可惜,追不上你我也可以打到你,你以为我是真的追不上你吗,太天真啦吃我这招,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把你打死了——这一系列基础套路之后,叶修又换其他职业为周泽楷展示了荣耀职业的多样性。

直到周泽楷被叶修用牧师生生熬到躺平之后,周林忍不住拍上了叶修的肩膀:“大哥,ball ball u,对我们纤细少年好点,中二的年纪,很容易被刺激到反叛社会的,万一立下了毁灭地球的雄图大志,你可就是世界的罪人了。”

纤细少年?叶修挑眉。

刚才这一波打下来,他可一点儿不觉得周泽楷纤细,相反,这个不久前还为自己的失误红了眼睛的人在冷静下来后仿佛彻底摒除了杂念,对战中行云流水般的技能衔接,足以说明他超强的战斗意识,还有他对地形的熟悉利用,对战局的观察和忍耐,防守时的坚忍不拔,攻击时的凶猛果决,哪一点都和刚才哭哭的小白兔样完全对不上号啊。

叶修仿佛透过表象,窥见了这个少年内里最本真的执着和凶性,这点燃了他对战斗的兴奋和渴望,忍不住勾起嘴角,斜睨着周泽楷,挑衅道:“还来吗?”

周泽楷目不转睛:“来!”

这一来,他俩跟老僧入定似的一坐就是两个多小时,本来就玩了一晚上了,还高强度地对战了这么久,周林被他俩这股子青春年少的凶猛劲儿给吓得不轻。

“祖宗,大爷,两位亲人,咱们行行好能歇了吗,再不歇我妈就要把我胳膊腿儿给卸咯!”他拉拉左边扯扯右边,好不容易把两个人从椅子上挖起来,“走走走,这都快一点了,我妈和小姐妹聚会最晚没超过两点回家。周泽楷你一会儿用超人的速度洗澡睡觉知道吗?一叶你也是跟个小孩子较什么劲儿呢明天不上班啦?”

周泽楷一手被亲哥拖着,一手还紧紧挽住叶修胳膊,恋恋不舍地和他继续讨论远程打远程的爱恨情仇。那边柜台换了班的苏沐秋正起身在穿外套,一眼瞧见这三人架势,笑得不行:“你们拉拉扯扯的做什么,三角恋啊?”

“少跟着你妹看韩剧,”周林教育他,“这叫纯纯的兄弟情!”

“好兄弟!”苏沐秋扑过来一手勾住叶修脖子,一手揽过周林的背,大喊一声,“走咯!”

四个满脸青涩又满脸笑容的年轻人就这样扎进了冬夜的寒风里,打闹着往家的方向走去。

 

凌晨才睡下,闹钟响起的时候叶修困得不行,在床上挣扎了好一会儿,眯着眼睛给同值早班的大哥发了个信息,又沉沉睡了过去。但心里到底记挂着工作,只多睡了半个小时,到底还是起来了。

走出大楼迎面吹了会儿冷风,叶修终于彻底清醒过来,双手往兜里一揣,慢慢踱出了小区。

地下街的入口在马路对面,旁边是个老旧的公园,大冬天的早上没什么人,大片的樟树一字排开,偶有阵风吹过,掉落几片枯叶,生长的地方已经有新叶顶出,始终苍翠生机的常绿植物,和北方很是不同。

叶修很喜欢这种活力,忍不住勾起嘴角多看了两眼,这一看看到了一个人影,相当眼熟,且在不断靠近。

“你这是……”叶修像看怪兽一样打量跑到眼前的周泽楷,“晨练?”

周泽楷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冻的,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望过来:“吃了吗?”

“还没。”叶修摸了摸他的脸,是热的,“昨天睡那么晚早上还出来吹风,可别感冒了。”

周泽楷听着他训话里的关心,嘴角忍不住就翘起来了。

叶修:“长身体的年纪要睡得饱,小心长不高。”

“……”

已经是初中生,个子却没怎么见长,如今还只有155cm的周泽楷嘴角立马就挂下来了,幽怨地盯着叶修,缓缓抓下他微凉的手搓了搓,又慢慢塞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里。

叶修被捂得很舒服,心说运动男孩就是不一样啊,小手热乎的,摸得他手指都酥软了。软着软着摸到了点东西,捏一捏,像包子,掏出来一看,果然是。

“给我的?”

周泽楷点点头。

“你吃过了吗?”

周泽楷点点头。

叶修打开还热乎的包子咬了一口,叉烧馅儿的,咸香,好吃,令他福至心灵:“你是特意早起在等我的?”

周泽楷点点头,仿佛觉得不好意思,又撇过了头去,脸颊藏在了半长的黑发下,依旧红通通的耳朵正对着叶修。

真可爱啊,叶修吃着包子慢悠悠地想,以后长大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小姑娘。

 

在经过了一番“小孩子要多睡觉”“放假就是要休息”等一系列哥哥式说教后,叶修带着周泽楷来到了嘉世门口,和换班人员打了个招呼,送上一份早饭,他给周泽楷开了机器,将人送进了包厢里。

早晨的网吧人不多,基本都是昨晚通宵的,现在有些起身离去,有些喊了早饭,桌上堆了不少瓜子果壳和烟头,空气里弥漫着各种气味的综合体,十分难闻。

周泽楷从包厢里探出脑袋又捂着鼻子钻了回去,过了好一会儿又冒了出来,小跑到叶修身边。叶修正拿着抹布把桌上的垃圾都扫到桶里,地上也没多干净,周泽楷拿过扫把开始帮忙,熟练得不像是这个年纪的男孩子。

有和叶修相熟的青年人打了个招呼:“一大早从哪儿拐了个童工啊?”

“自家小孩儿,带在身边方便照顾。”叶修笑笑,“忙了一晚上,眼睛都青了,快回去睡呗。”

那人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嘀咕着“正要走呢”,起身抓过空水瓶回头放进了周泽楷拎着的簸箕里。“我先走了,小弟也拜拜。”

叶修回道:“拜拜。”周泽楷也跟着摆了摆手。

两个人把垃圾大致清理了一下,又检查了电脑,没一会儿,保洁阿姨过来了,叶修把周泽楷赶回包厢:“中午来前台找我,一起吃饭。”

送走了通宵的这波人之后,早上就清闲了下来,叶修坐在柜台里,空调在头顶呼呼地吹,暖洋洋的,让人犯困。他上游戏看了一眼,周泽楷不在,于是下了游戏,找了几篇写得不错的竞技场攻略发给对方,留言说自己要眯一会儿,就趴到了柜台上,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叶修醒来的时候感觉手臂都麻了,睁开眼就对上了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周泽楷正坐在他身边,趴在柜台上看着他。

“干嘛呢?”叶修问,嗓子哑哑的,忍不住咳了两声。

周泽楷递过他的水杯:“中午了。”

“哦。”叶修喝了水,揉揉眼睛,“想吃什么?”

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崭新的红票子:“请你吃。”

“哇,小土豪。”叶修笑着把钱推回去,“存起来吧,我们有工作餐费的。”

周泽楷看看他,缓缓低下头,把钱收了起来,一股子请客不成的失落感浓云一样地飘过来,令叶修莫名地感觉到了负罪感,哭笑不得摸了摸他的头顶,凑过去说悄悄话:“等晚上咱俩去吃夜宵,请我吃羊肉串儿。”

浓云顿散,周泽楷眉开眼笑,重重“嗯”了一声。

 

吃过中饭后,周泽楷和叶修打了个招呼,正要回包厢,那边叶修接到个电话,讲了两句喊住了他:“一会儿检查的要来,快拿上东西到柜台这边坐着。”

周泽楷点点头,小跑着背来了自己的小书包,坐到叶修身边,掏出一奔崭新的寒假作业本,翻开第一页,拿出笔来有模有样地开始埋头写。叶修也关了电脑,从柜子里拿出本游戏杂志翻了起来。

没过一会儿,门口进来两个大人,一个看着挺年轻,另一个头顶半秃,两人站在入口张望了一会儿,走到柜台来,对值班的大哥出示了证件,是区里文化局和公安局的人:“联合执法,麻烦带我们进去转转。”

值班大哥带着公安局的人往里面走,剩下那个年轻人依旧站在柜台边,他是文化局执法队的,嘉世网吧和附近这一片的文化娱乐场所都归他管,和叶修挺熟的,笑着打了个招呼:“小叶今天也在楼下啊,可别偷偷上网。”

叶修寒暄:“谢谢您关心,陶哥最近出差了,楼上没人,设备开起来挺浪费电的,我就到楼下坐坐。”他又指着周泽楷介绍,“这我表弟,放假在家没人看着,托付给我带两天,我正盯着他写作业呢。”

周泽楷十分配合,闪电般抬头露出一个腼腆乖巧的笑,又埋头写字去了。

“未成年不能进网吧是严令,你们自己注意分寸,别给陶轩添乱。”年轻人说着又问,“陶轩是去B市了吗?”

“是,过去有几天了,参加那边的一个电子竞技文化交流大会,顺便找熟人咨询一下成立荣耀战队的事情。”

叶修和苏沐秋两个未成年一直是以嘉世电竞俱乐部成员的名义待在这里,俱乐部的负责人是陶轩,他把网吧二楼自己的住处改造了一部分,装修成了俱乐部活动场所,俨然一个高端小网吧,时不时组织几场网吧赛,或者邀请H市附近一带的网游高手来切磋PK。若是荣耀战队真的成立了,这个俱乐部才算是走上了正轨,否则不过是个企业名义的网游爱好者组织罢了。

两人聊了几句,又聊到了周泽楷身上,年轻人调侃了一句:“这不会也是你们战队的队员吧?年龄是不是太小了点?”

“怎么会呢。”叶修可不敢当着他的面夸周泽楷游戏打得好,“我弟就是来找我玩的,”为了增加说服力,他还摸了摸周泽楷的脸,示意他抬头,“你看我们兄弟俩挺像的吧?”

“嗯……”对方打量一番,笑道,“你弟长得挺帅。”

叶修挑眉,正要再说什么,公安局的人检查完出来了,两位执法人员汇合后,例行写了张检查单,让值班大哥签了字,就挥挥手走了。

叶修挑起的眉还没放下,转头问周泽楷:“我难道不帅吗?”

周泽楷认真仔细地鉴定了一番:“很帅。”游戏打得好,又会照顾人,好像还要组建战队,成为一位职业电竞选手了,周泽楷觉得自己和叶修的距离似乎一下子被拉得很远。

叶修并没有察觉他的沮丧,对他的夸奖笑得很开心:“东西收收,来竞技场啊,刚才装得还挺像。”离开家两年,他都快忘了作业长什么样子了。

周泽楷低头看了看,作业本已经翻到第二页了,但后面还有好几十页。他忍住了没告诉叶修,这本作业本是真的,此外还有作文若干,一篇都还没有写。他飞速收拾好东西,轻手轻脚地溜去了包厢,插卡登陆了荣耀。

寒假还长着,他能练习的时间却已经不多了。


tbc

评论 ( 21 )
热度 ( 4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