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Once and Future(09)

09

周泽楷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脑内的小人正在暴揍自己。

我是谁?我在哪?我昨晚干了什么?!

周泽楷翻了个身,面朝下,抓过枕头盖住自己,把耳朵都严丝合缝地压住,企图隔绝从心底里冒出来的那一句加粗立体版的——我喜欢你。

我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叶哥不会误会吧?

周泽楷十分郁闷,他并没有想要表达什么奇怪的感情,只是他懂事的早,和现在同龄的孩子不怎么玩得来,虽然也有可以一起玩游戏的朋友,但都不咸不淡,谈不上亲密,叶修是第一个让他产生想要靠近、想要一起玩耍的人,渴望向前、不断追逐大概是身为科研者的父母写进他基因里的天性,叶修带着荣耀点燃了他心里的火,让他忍不住跑了起来。

这种迸发的热情和对朋友的珍视,对讷于言表的周泽楷来说,将其概括为“喜欢”,也并没有什么不对。

只是在困倦和安心的氛围里一不小心说了出来,就十分羞耻了,毕竟同为男性,如此黏糊的表达,总觉得怪怪的,况且昨天刚好是情人节,简直是逼人想歪。

叶修对南方男孩子的误解可能更多了。

算了,叶哥那么洒脱的人,肯定不会想歪的。周泽楷自我劝解着,思绪一下子飘开了,现在几点了?

他挣扎着去够床边的手机,在小企鹅毛茸茸的屁股底下摸到了,拿过一看,快要9点,叶修应该已经在嘉世了。说不上失落还是放松,周泽楷扔开手机,抱过企鹅往边上滚,一圈还没翻完,突然听到门铃声,吓得一个轱辘坐起来,瞪眼去听门外的动静。

很快有脚步声靠近门口。

“小楷,牛奶送过来了,给你放桌上,记得吃早饭。”姑姑的声音透过门板,“我去上班了。”

周泽楷“嗯”了一声,悬着的心落回了原处。

姑姑的脚步声很快离开,又有一串脚步声响起,周林在门外喊:“泽楷,不去嘉世吗?”

周泽楷琢磨着是不是先起床,喊来喊去的太累了,还在犹豫,门突然打开了,周林的脑袋探进来:“起了没啊?看到床上的人影,“赶紧出来吃早饭,一叶过来了。”

周泽楷:“!!!”

他赶紧蹬了被子去套衣服,跑出房间站在走廊墙后往餐厅探出个脑袋,叶修听到动静,抬头冲他挥挥手,嘴里咬着根油条,手里在翻游戏杂志。

周泽楷猛地缩回墙后,又“啪嗒啪嗒”跑去洗漱,完了回房间叠好被子,摆好企鹅,揣上手机,这才往餐厅里去。

叶修这回看到的脑袋头发服帖,衣领整齐,忍不住打趣:“小帅哥打扮起来还挺费劲。”

周泽楷跑到桌边坐下,羞羞笑:“早。”

“早啊,快吃吧,吃完一起去网吧。”

周泽楷奇怪他今天怎么这个点还在小区,叶修:“老板怕雇佣童工被抓,放我们假呢。”

这时周林又冒出来了,手里拎着个行李袋:“我去S市啦,一叶你照顾好我弟。”

“走好。”叶修冲他扬扬下巴,“明晚等着看我们赢。”

周林一拱手:“冲你这份自信,叫你一声英雄,再会!”

 

告别周林,周泽楷吃完早饭跟叶修去了嘉世,等中午苏沐秋过来,三个人继续去竞技场开黑车,嘉王朝的人帮着打听了一下对面的阵容,据说猴子在其他区和朋友也正练着,二输出二控场是没跑了,还有一个人员不固定,换着练。

叶修也不怕自己这边配置暴露,日天日地打得一区竞技场一片哭天抢地。

等到第二天晚上,进入战场一看,对面最终配置登场,竟然是二辅助三输出。

苏沐秋笑了:“这波人头送得很积极,可以可以。”

叶修点点他:“苏大大不要太膨胀,平常心啊。”说完一马当前冲了出去。

“靠!”苏沐秋赶紧操作着角色追上去,“要脸吗?”

“脸有人头数重要?”叶修答,“一会儿看谁人头多,记到你的小本儿上。”

“谁怕谁!看我秒人!”

周泽楷被这两位自信心爆棚的巨巨感染了,一个加速跟着上去就是打。对面也不知道咋想的,那猴子竟然上来就和叶修正面肛,其他四人一分为二,一输出一控制,各自追着一个神枪手去了。

对面给叶修的压力这么小,他不先一血简直说不过去。猴子第一个跪了,躺成一具尸体开始在聊天频道骂街。苏沐秋拿下第二个人头,周泽楷溜着两个对手绕了一圈和叶修汇合,配合着打了一套精彩的连击,三个人噼里啪啦一顿揍,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取得了胜利。

苏沐秋一脸“实在忍不住了”的表情:“现在我可以膨胀了吗?”

叶修指指天上:“走你。”

周泽楷没他俩这么轻松,一局打下来还是觉得受益匪浅,正回味呢,转头看到叶修正逼着苏沐秋掏出一个小本本在写什么,他好奇探头,苏沐秋立刻转过身子,将本子挪走了。

“唉,给小周看看呗,我们苏大大的战绩。”叶修笑。

“滚滚滚!”苏沐秋怒,“咱俩就差几局而已,知道吗!”

“不知道啊,你都不给我看。”叶修耸肩,“那你给小周看呗,做个见证人。”

“有有有什么好见证的!”苏沐秋挥开他们,“玩你们的去。”

猴子和他心酸的小伙伴就这么被晾在了一边,自有嘉王朝和其他几个公会的见证人来处理后续事宜,这件事便这样结束了,距离除夕还有一天。

 

周家除了姑姑嫁到H市,其他人都住在S市,周林去那边寒假实践索性直接留下过年,等到除夕夜前一天,姑姑也带着周泽楷回娘家去。

临走前告别,叶修把黑暗降临的账号卡塞给了周泽楷,附赠一枚崭新的一元硬币,美曰其名:“压岁钱。”让他春节期间有空上号玩儿。

周泽楷在别人的谈话中隐约听说叶修现在是离家出走,或许其中有一些伤心往事,按周泽楷的行事原则并不打算探听人家隐私,也就没问他春节怎么过,对上号玩游戏的邀约郑重点了点头,带着几分不舍,挥挥手离开了。

回到S市,周泽楷被爷爷奶奶好一顿“心肝宝贝儿”地揉搓了一番,也见到了久违的父母,一家人团团圆圆吃了顿除夕夜大餐,餐厅连着客厅,大家边吃边看起春节联欢晚会。

桌上吃完饭菜又上水果点心茶,欢声笑语就没停下来过,周泽楷时不时被人夸一夸,摸一摸,像只毫无警觉性的草食动物,乖乖坐着吃吃吃,偶尔停下来发呆,睁着湿润的黑眼睛到处看看。

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零点,周泽楷的肚皮鼓起来了,眼皮耷下来了,他强撑睡意,估摸着叶修这会儿应该也没睡,跑去洗手间给那边拨了个电话。

接通后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春晚背景音,叶修扯着嗓子“喂”了一声。

“叶哥!”周泽楷怕他听不清,努力喊,“新年好!”把门外正要开门上厕所的周林吓退了。

“喊早了啊。”那边的背景音小了下去,叶修的声音变得清晰,带着笑意,“再等十分钟。”

周泽楷就举着手机听他闲话,边上还有响起苏沐秋“你竟然使唤沐橙给你举手机”的控诉,叶修回了句“谁让你非要吃北方饺子”,小姑娘清脆的笑声跟着出现,然后是各种乒铃乓啷。

经历了一番混战,叶修终于洗了手,指挥苏沐秋把那堆丑丑的手工饺子下了锅,电视里开始倒数十秒,他们掐着时间,隔着听筒,对彼此道了一句:“新春快乐!”

也正是在这一刻,荣耀正式发布组建职业联赛的消息,在国内各大荣耀相关赛事中,显出崭新而蓬勃的生机。

 

现如今也算是一名荣耀玩家的周泽楷和广大荣耀玩家一样,都沉浸在新赛事的新鲜感中,特别是身边有认识的人即将投身职业,更令他有了一份与有荣焉的兴奋。

寒假作业被扔之脑后,周泽楷用“求求你们了给点小鱼干吧”的眼神攻陷了父母,争取到了他们工作用的高级笔电下载了荣耀,一上线就跟着叶修投身到春节活动的斗争大潮中去,用打游戏填满了拜年活动的空隙,过得十分充实。

充实的令周泽楷难以自拔,七天春假一过,父母回去上班,他再次用猫咪眼神攻陷了爷爷奶奶,争取到了再去H市玩三天,直到开学前回来的机会,俨然一个新鲜出炉的网瘾少年。

再次踏入嘉世网吧,到处都洋溢着活力和兴奋,周泽楷踏上二楼,正对的墙壁上挂起了红色的枫叶LOGO和嘉世战队俱乐部几个大字,进门后的大厅里,十几台设备排列整齐,坐了一半儿的人,各自沉浸在游戏里。

最靠近门口的那个位置上的人发现了周泽楷,转头冲他笑笑,一脸温和:“小朋友,你有事吗?”

周泽楷眼睛四下逡巡,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叶修直起身子看了过来,抬手招他:“小周,这儿。”

刚才那人有些好奇:“这也是队里的?咱们招了这么小的孩子吗?”

“哪能啊。”叶修拉开隔壁椅子把人安置下来,“这位是我的小朋友,周泽楷,黑暗降临。”又给周泽楷介绍,“这位是我的大朋友,吴雪峰,气冲云水。”

周泽楷小不点儿一个,坐下就看不到影儿了,礼貌地站起身冲吴雪峰挥了挥手,对方也挥了挥,叶修不耐烦:“快快快,活动怪刷出来了!”

说好的庆祝嘉世战队成立呢?陶轩无语地看着这帮游戏狂人谁都没往他身后看一眼,偷偷准备的大蛋糕委屈得都要化了。

幸好没过一会儿,苏沐秋领着苏沐橙过来了,小姑娘绕着一帮大男孩转了一圈,就跑去陶轩那里问好:“什么时候开始庆祝呀?”

陶轩整了整衣服,端出新官上任大老板的气质:“今天嘉世网吧所有人上网费全免,早上就公布出去了,咱们自己人一会儿晚饭的时候庆祝。”

苏沐橙点着头,眼睛到处去找,发现墙上挂了小彩旗,大厅通往陶轩办公室的那扇门半掩着,里面似乎堆了好多东西,小姑娘很敏锐地发现了蛋糕的身影,嘻嘻笑起来:“陶老板辛苦啦,好期待呀!”

陶轩简直要泪流满面,还是女孩儿好,以后一定要招沐橙这么可爱的女选手!

苏沐橙不打游戏,上网看起了视频,陶轩给她搬了好多小零食,苏沐秋不乐意了:“诶哥,别给她这么多吃的,一会儿晚饭又不吃了。”

“晚上又不吃饭。”苏沐橙惦记蛋糕,女孩吃甜食永远有另一个黑洞胃。

陶轩撺掇:“那咱们早点开始呀?”

“你要庆祝什么?”叶修兴趣缺缺,“成立战队早上不是一起喝过果汁了吗,春节活动可没几天了。”

“活动不差这一会儿啊!”陶轩对他如此嫌弃三次元社交生活十分无奈,“怎么说,咱们……呃……”庆祝什么呢?战队名字就是网吧名,成立早上就庆祝过了,选手还没找齐,陶轩绞尽脑汁,一拍手,“庆祝队长上任啊!”

“队长哪儿呢?”叶修好笑地瞅他。

“这儿啊!”苏沐秋举手站起来,“我我我!”、

“凭什么你当队长啊?”叶修挑眉嘲笑,“凭PK胜负数吗?你的本子呢,掏出来看看。”

苏沐秋结巴:“队长……不能只看这个!”

“你就说是不是谁强谁当吧。”叶修就是要跟他较劲儿,跟以往每一次千奇百怪的比赛一样。

苏沐秋沉默了,吴雪峰笑得肩膀一耸一耸,跟叶修说:“队长还有不少工作的,外交啊、联络啊……”

叶修听了,立马冲苏沐秋一拱手:“队长!拜托你了!”

苏沐秋也不乐意了:“我哪有时间,还要照顾沐橙呢,叶秋你当!”

好嘛这回又人憎狗嫌的,连带陶轩都觉得自己这个老板头衔开始馊了。

结果大家投票表决,最后还是把叶修拱上了队长的位置。

苏沐秋好气哦,又觉得好笑,“啪”得一掌拍在他背上:“行了队长,好好干吧。”

叶修一扬手振奋道:“好的,队长第一项工作就是请大家配合我打活动!”说着又要去摸鼠标,苏沐秋拍开他的手,冲他挤眼睛,又朝陶轩扬扬下巴。

吴雪峰适时开口:“陶老板,咱们庆祝庆祝?”

陶轩终于等来了机会,笑得合不拢嘴,突然从桌子底下掏出一根礼花棒一转,“嘭”的一声喷了在座各位一身金光碎片。

苏沐橙咯咯地笑起来,跑去帮陶轩一起推蛋糕,大家都围了过去,叶修笑得无奈又高兴,拉了周泽楷一把,一起跑去吃蛋糕。

陶轩整得跟结婚似的竟然弄了个三层大蛋糕,除了最上面那层被端给了苏沐橙,下面两层没吃多少就被糊到了每个男孩儿的脸上。

周林顶着一脸花花绿绿的奶油开了瓶红酒,气冲云干地灌了一口:“兄弟们走一个!”俨然又要吹瓶的架势。

一帮人疯了似的跟着闹,完全忘了自己那勺一般的酒量,一人倒了半杯喝得陶轩到最后都心疼起来,好说好歹劝住了,又看这帮人开始发酒疯,现场十分群魔乱舞,基本属于没救。

周林一手搂瓶一手搂周泽楷,哭得像个傻逼,撕心裂肺地喊:“你们他妈不拿冠军看我怎么用钱砸死你们!”

周泽楷已经没法去细究他话里什么鸟逻辑了,夺下瓶子藏起来,刚要转身去找纸巾给他擦擦脸,就被周林从背后一把抱住,奶油蹭得到处都是,继续哭喊:“弟啊,哥不能再打游戏了,妈的为什么我就二十三了呢,再年轻三岁我就跟着干了呜呜呜。”

他的毕业就职意向表和学校发的三方协议正摆在家里,周林妈妈那么开明的人,听说他可能想放弃找工作去打电竞也是忧心忡忡,劝了又劝。周林长这么大头一回儿觉得自己年纪太大了,胆儿太小了,站在大四的十字路口跟个孬种一样犹豫不决。直到看到妈妈又一次加班晚归,坐在餐桌边喝水边揉红肿的脚趾,终于咬咬牙拒绝了陶轩的邀请。

那是一条他看不见前方的路,鼓不起足够的热血和勇气去探索,像许多个在职业电竞面前退缩了的玩家一样,成为荣耀沙滩上不会闪光的沙子,多年后被海浪带走。


tbc

万分抱歉卡了好久的本章,过个渡嘿嘿。

写周林这个角色的初衷,就是想到联盟初期,好多有机会却最终没能参与进去的玩家,不能让才能闪光,应该是一件很心痛的事,但自己选的路,总归要走下去。

哎呀最近《蚁穴》本子二刷,忍不住翻出来重看,和带领我掉入周叶坑的《秘密》并称我心头两朵原著向娇花,值得反复回味www真的不是广告,但喜欢的朋友买起来呀,我可喜欢那个外封了——“给我的小周”,戳中周粉内心,惹!

评论 ( 17 )
热度 ( 7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