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Once and Future(11)

11

周林带着吴雪峰找了个拐角,憋了一路的问题终于铺天盖地砸下来,也得亏吴雪峰稳得住,没被砸晕,条理分明地跟他讲述。

十几天前,吴雪峰也和今天的周林一样,突然接到电话,得知苏沐秋遭遇车祸去世,叶修让他暂代队长职务,又喊走了陶轩联系本地助力帮忙处理后事。

当时听闻这个噩耗,嘉世战队全体都懵了,一帮20岁上下的大男孩,谁都没有经历过朋友突然过世。最开始,噩耗就只是一条飘在脑海里的消息,像是一则现实新闻,看得懂,明白意思,心里却总觉得离得很远。只是接下来,一天天的,苏沐秋再也没有出现过,叶修偶尔会过来一趟,更多的是在家陪着苏沐橙,苏家没有亲友在本地,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

直到今天,出事的道路已经修整干净,事故责任认定完毕,可以先行下葬,他们穿着白衣服黑裤子去送行,看到曾经鲜活的人冷冰冰地躺在那里,现实从一则飘着的新闻变成坠落的铅石,从脑海重重砸到心里去,挤走血液,塞满胸腔,梗得让人说不出话来,这才真的意识到——

苏沐秋不在了。

一个把酒言欢共说理想的朋友,在抬脚跨进理想的大门前,向他们挥手告别了。

眼泪湿透了每个人的脸庞,简陋的葬礼现场,亲人寥寥,唯有朋友们以泪相送。

离开的时候,叶修给他们递了纸巾,刚才哭地太凶,也没注意这个刚成年不久的小队长哭没哭,脸上干干净净,神色淡定:“都擦擦,精神点儿出门,当提前演练夺冠后上台领奖了。”

 

两人缴费领了药,喊来护士给苏沐橙挂上点滴。小姑娘病恹恹歪在座位上睡觉,输液大厅人满为患,四个少年傻站了一会儿,被过往的病人家属嫌弃了几次,吴雪峰拍了拍叶修的肩:“这里我看着,你昨晚没睡好,先回去休息吧,照顾病人也是体力活,养养精神。”

叶修听得进劝,点点头,周家两兄弟在这儿也帮不上忙,索性跟着一起回去。

到了苏家楼下,叶修抬脚进入大楼,周泽楷跟着走了两步,回头看向周林,周林挥了个“去”的手势,他便小跑几步追上叶修,跟着他缓缓拾级的背影,一步步往上走。

苏家就在二楼,叶修开了门让周泽楷进去,带人到了自己房间。里面窗帘紧闭,昏暗室内隐约可见被铺凌乱,桌上摆着电脑,一边的烟灰缸里堆了一座小山。

“有点乱,别介意。”叶修在自己房内扫了一圈,“你玩游戏吗?”

“……”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跟来是干嘛的,只是放心不下。

叶修也没管他怎么想,带人到桌边坐下,开了电脑,光源打在桌上,照亮了那个积满的烟灰缸,一只细白的手伸过来,抓起往桌边垃圾桶里一倒,放回原位,那只手又去打包同样满了的垃圾袋,拎起来出门去了。

周泽楷赶紧抽了几张纸巾,蹲下身把撒出去的烟灰擦了擦,也不知道新的垃圾袋在哪儿,便把纸巾握成团放到桌上,转身环顾房间,走去床边理了理床铺,床单拉整齐,枕头拍松软,被子叠起来,想想又铺开,一只膝盖压上床沿,手上动作不停。

叶修回房的时候,正看到他仓鼠一样忙忙碌碌的身影:“要一起睡吗?”

周泽楷宛如偷埋坚果被抓包一样转过头来呆呆地回望,就这样看着叶修脱去外套和鞋,自由落体倒在床上,砸进无人的泳池般打乱了床铺,抓住一个被角滚了一圈,睁眼就是少年英俊的眉眼,心情都不由地好了一点,捏捏白嫩面皮,将身上被子掀开缝隙,再次邀请:“来吗?”

周泽楷依旧是那副眼睛微瞪的样子,手脚麻利脱了外套和鞋子钻进去,和叶修面对面侧躺着,双手乖巧地按在他身前,欲言又止。

“什么都别说。”叶修用被子将人一裹,搂过来抱在身前,下巴蹭了蹭少年柔软的头顶,闻着他身上清爽的气息,忍不住长舒口气,闭上了眼睛,“晚安,小周。”

“晚安。”叶哥。他靠在叶修颈窝里,眼前一片黑暗,唯有皮肤的温度和拥抱的力量传递而来,让他不安的心跳渐渐平静,不知不觉,竟然真的睡了过去。

 

再次睁眼,是被手机铃声叫醒。周泽楷迷糊间看到叶修讲着电话坐起身,过了一会儿放下手机,侧头发现他醒了。“起来吧,到你们家吃饭,老吴他们都在那儿了。”

一看时间,果然已经是吃晚饭的点。

到了周家,周泽楷他姑姑也从医院回来了,招呼四个青少年吃了顿热乎的家常菜。苏沐橙回来后喝了些粥,现在正在卧室里休息。

席间,姑姑和叶修商量:“我明天休假,小沐橙虽然烧退了些,不过晚上估计还会再烧,今晚就在我这儿睡吧,林林他爸爸正好出差了不在家。”

这显然是周林的主意,但姑姑也认识这几个儿子的朋友,又听闻苏沐秋的事情,十分心疼孩子,这会儿瞧着叶修苍白的脸色,更涌起医者父母之心。

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未说话,周泽楷突然出声:“我……”也不知要说什么,看看叶修,又看看姑姑。

姑姑懂了,又对叶修说:“那这样,今晚小楷到你那儿借住一晚,你帮我照顾他。”也不等对方回答,便一锤定音,“行了,别和我客气了,你们都好好的呀,阿姨我才真的高兴。”

叶修便和她道谢,吃饭后去找苏沐橙打了招呼,便又领着周泽楷回去了。

走到楼下正要进去,衣摆被人拉住,叶修顺着周泽楷的目光抬起头,无云的夜,靛蓝天空上一轮弯月,散发着柔和的光。

“还挺亮。”叶修评价,“和羁绊之谷的月亮很像啊。”

周泽楷建议:“逛逛?”

叶修看看小道远处边走边聊的一对中年妇女,抬脚就走:“逛什么逛,要逛就逛羁绊之谷去。”

要让周泽楷说服别人实在是太为难他了,所以他直接动手,拽住叶修衣服不让走,沉默内向的小孩倔强起来一副“猫咪超凶”的样子,让人不自禁妥协几分,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跟着他往小道走去。

幽暗的小路两边亮着零星柔和的地灯,和天上的月光遥相呼应,放眼望到处是朦胧的灰,能隐藏伤痛,也能打开心扉。

叶修掏出烟,征询地看向周泽楷,得到同意,便点上一支抽了起来,慢慢走着,打开了话匣:“你姑姑人很好。”

“嗯?”

“不仅是帮忙照顾沐橙。”他解释,“刚才去看沐橙的时候,阿姨和我聊了两句,建议我接下来和沐橙分开住,毕竟我不是亲哥,她又未成年,没有血缘关系的男女住在一起,再怎么关系纯洁,对女孩儿来讲,总归是会遭人非议的。我之前,并没有想到这些,阿姨讲得很有道理。”他缓缓吐出眼圈,叹息几近无声,“毕竟沐秋不在了。”

两人间沉默下来,像是一种悼念。

绕着小区走了半圈,叶修重新开口:“过完暑假,沐橙也上高中了,寄宿的,刚好我搬去队里,老陶给搞了间宿舍。”他絮絮叨叨,“以前都不知道,原来处理后事要先联系殡仪馆,他们那个一条龙服务还有各种套餐,最贵的那种扎得花圈是高楼豪宅,还带车库和佣人,这待遇得是秦始皇级别的了吧?哦,不对,秦总的豪宅车库和佣人都一比一大小。咱们多朴实啊,搞战队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就给烧了个小房子,加两台电脑,也够用了。”

他说起来语气轻松好笑,仿佛在讲哪里的趣闻,听在周泽楷耳里,却觉得满是心酸和难过。他悄悄地握住叶修垂在身侧的那只手,轻轻晃了晃。叶修回握住他,也轻轻晃了晃。

走回楼下,叶修一脸解脱:“搞定!回了回了,打游戏去。”

“……”就一圈,300米有没有?

叶修说什么不肯再走,挣脱牵着的手就跑了,两级一跳蹦着上楼,动如脱兔,快得周泽楷都抓不住,只好跟了上去。

门就开在那儿,周泽楷进去后,叶修已经开了电脑:“你在我这儿玩,我去用沐秋的机子。”逝者的房间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讲究,他自己无所谓,小周毕竟还小,顾忌着点总没错。

周泽楷坐下来,插卡登陆,鼠标很轻,视角转得飞快,他适应了一会儿,很快就习惯了,加入叶修的队伍,刷暑假活动去了。

活动地图是一片月夜下的宽阔瓜田,一次进入50人,分作两队争夺偷瓜的猹,哪边击杀的输出高,就缴获被偷的瓜,最后结算为积分去换奖励。

叶修带着周泽楷排进地图,也不去打猹,一心一意骚扰对面,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搞得人家烦不胜烦,一时间不知道该打猹还是打他。

活动每日积分有上限,刷满了之后,叶修说去看看野图BOSS刷出来没有,周泽楷跑去翻奖励列表,翻完了也没听到叶修喊他。

“叶哥?”

耳麦对面迟迟没有回音,周泽楷突然就慌了,扔下耳机跑去隔壁。叶修好端端坐在电脑前,看起来似乎睡着了,走近了,能听见他粗重的呼吸。

周泽楷探手摸他额头,对比自己的有些烫,一颗心不禁提得更高,轻拍叶修肩膀,不断喊他:“叶哥?”

“唔?”叶修睁开眼,半眯着,还没完全清醒,“怎么?”

“发烧。”周泽楷拧着眉,“去医院。”

“不用。”叶修摆摆手,又揉了揉眼睛,“睡一觉就好。”

“不好!”周泽楷急了,声音大了几分,“去医院!”

叶修被他彻底喊醒了:“小感冒而已,去什么医院。”见周泽楷脸上的担忧满得都快拧出水来,安慰道,“真没事儿,估计是被沐橙传染了,睡一觉明天就好。”

周泽楷又试了试他的体温,确实热得不明显,便退了半步。“有……药吗?”

“有有有。”叶修就怕他犟起来非要带自己出门,大晚上去医院就是挂急诊,夏季感冒的小孩儿能组成交响乐团,太麻烦了,他才不想去,赶紧站起身要去拿药。

周泽楷按住他,神情严肃:“在哪?”得到答案后出了房间,过一会儿,端着热水和药回来了,跟个小保姆似的伺候他吃药,搞得叶修感觉自己不是感冒,而是生活不能自理了,就差小保姆把水喂到他嘴里,眼看着周泽楷真的端起了水杯凑过来,叶修吓得赶紧去接:“我自己来,你回去吧。”

周泽楷不动,等他吞了药丸,指了指床:“睡觉。”

“这才9点。”叶修无语,“现在就几个小野B,没意思。我们去刷本。”

周泽楷不为所动,指了指他:“困。”

“不困!”叶修信誓旦旦,“精神好着呢,9点睡是什么老年人作息。”

周泽楷的表情已经从“超凶”发展为“无敌凶”了,看在叶修眼里越发想揉搓他,赶紧顺毛:“真不困,刚就是太无聊眯了一下,这还不到睡觉的点,乱了生物钟会做噩梦的……”

眼见少年脸色松动,叶修推了他一把:“快回去,副本走起。”

终于把周泽楷赶回房间,可刷什么本呢?叶修翻着副本列表,困顿的热意又翻了上来,但他不想去躺着,断续而重复的噩梦会在半夜把他叫醒,然后锤着心脏睁眼到天亮。

车祸,鲜血,死亡,失去的好友,组合成面目可憎的铁疙瘩,拽着他沉向水底。

当初为了自由,割断了家的牵挂才浮上水面。前阵子为了后事,那些老油条的警察、苏家冷淡的亲戚、纠缠不清的肇事者……像是道道铁链束缚四肢,逼他奔波、游说,疲惫感潮水般堵塞他的口鼻耳。即使现在处理好了一切,那些勒过的伤痕也未完全愈合,时不时在梦里散发出令人难过的铁锈味。

还需要一点时间。叶修想。等嘉世重整旗鼓,等他们拿到冠军,他可以给小本上再添一笔胜绩,然后到美梦里嘲笑老友。

 

他翻完副本列表,一下子还真不知道选哪个,想了想,问周泽楷。

一叶之秋:羁绊之心刷到没?

黑暗降临:没。

一叶之秋:找不到人刷?太可怜了吧,走走走,双飞去

黑暗降临:小号?

一叶之秋:不用,就两个满级号去,等级差为零,据说掉落率小于1%,就要这么刺激才好玩,让你看看哥的欧洲血统

 

进本,幽黑的小路两边摇曳着月光花,淡淡的光芒让人想起之前散步的那条路,手心还留有牵过的触感,温暖而柔软,像周泽楷这个人,嘴上笨,心却是热的,关心起人来,真诚的眼睛会发光。

这半年,叶修忙于成立战队的事情,周泽楷要念书,两人很少一起玩,仔细想想,竟有一个多月没接触了。然而作为朋友总是如此,隔着地域和各自的生活,时常几个月半年的不说话,再见时却依旧默契,说一句“好久不见”,又能比肩前行。

作为近战,叶修习惯提起战矛就上,而这一次,作为远程的周泽楷突然拦在他身前。

黑暗降临:我来

一叶之秋:行啊,看看你进步多少

胸前波涛起伏的神枪手双手持枪,叶修因为自己玩双手枪,给周泽楷的小号也是双手枪,完全没有新人从单手枪玩起的适应过程,一上来就是地狱模式,神奇的是周泽楷竟然还适应得很好,非常好,好到超乎叶修的想象。

黑暗降临跑步上前,双枪中飞射的子弹像两线柔软的长刀,所到之处血花四溅,拉上怪后神枪手脚下不停,竟然转身倒退前进,远远钓着身后追来的怪不断射击,子弹一颗不落,满级角色伤害可观,成团的小怪抓不住神枪手的一片衣角,就躺在了遥远的后方。

踏着尸体而过的一叶之秋直到BOSS门口都没有挥舞过一次战矛,闲得像个包养了打手的人民币玩家,已经开始思考是不是换身衣服拍拍照算了。

东找西找,还真给他从背包里翻出了这次暑期活动的奖励时装,瓜田护瓜活动的吃瓜套,他把已经换到的部件穿起来——墨绿带西瓜纹的沙滩短裤,装饰西瓜叶子的人字拖,别了个西瓜徽章的沙滩帽,如果再加上代替衣服的黑色纹身和手上时髦的西瓜藤手链,大概像个沙滩度假的帅哥哥,可惜后面两样叶修还没换,光溜溜的上身和手腕,再把却邪换成生活道具——一把锄头,活脱脱一个下地老农。

叶修“哈哈哈”地开始撒欢,穿着这身几乎没有加成的时装,脆皮地绕着战斗场地蹦蹦跳跳截图,预备留着哄苏沐橙开心。

听到他的笑声,周泽楷输出得更猛了,如同获得掌声的舞者,旋出更加漂亮的弧度。今天,他认识了一个有点悲伤的叶修,这个人总是波澜不惊地支撑起别人,但又有谁可以支撑他呢?当你喜欢老虎的时候,即使知道对方有锐利的爪牙,也总怕他伤了肉垫。叶修曾在他难过的时候背过他,他也想成为此刻叶修的依靠。

因为两个角色没有等级差,BOSS也是满级怪,单人输出效率到底慢些,然而周泽楷却越战越勇。交错于胸前的双枪火光不断,在空中形成两条舞动的光线,线的另一头永远连着BOSS。黑暗降临如同技术高超的人偶师,在场地中不断绕圈,而被操纵的木偶始终跟着他的移动位置不断调整面向,竟然一直在场地中央踏步转圈。

看着背景里磨盘溜怪的神枪手,叶修简直要为他吹起口哨,虽说战法还略显单一,但作为只玩了半年多的人,他已经将神枪手职业的远程特性发挥到了极致。作为一位战队的队长,叶修忍不住想象几年后的周泽楷如果出现在职业的赛场上,会带来怎么样的惊艳。

“小周,签来嘉世吧。”叶修停下截图,注视着场中持续输出的神枪手,“我可以一对一培养你哦。”

“……”

“来嘛,虽然你现在还小,不过进步很快,不玩职业可惜了。”叶修一副“来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年”的口气,“嘉世虽然是个新战队,但很快就有冠军了,等你出道的时候,就是冠军队备受瞩目的新人,是不是很有挑战,很有意思!”

莫名被预约的冠军一脸懵逼,奖杯都还没做呢!

周泽楷依旧没说话,叶修点到为止,自觉很体贴地给十字路口的少年留点儿内心挣扎思考人生的空隙。殊不知周泽楷所想和他所想根本南辕北辙。

沸腾在血液里的竞技灵魂让他更愿意追逐巅峰,在攀登的过程中你追我赶,刀光剑影。

他想,如果真的走上职业电竞的道路,他不想成为叶修的队友,跟在他身后策应或许也有乐趣,但他更想站在叶修身前,或像此刻这样保驾护航,令他可以自由玩耍,或像PK那样激烈对抗,令他专注的双眼、精湛的技术、花样百出的战略全然招呼而来。

我想紧紧抓住你的目光,就像你紧紧抓住我的目光一样。

 

BOSS成为周泽楷这场精彩表演的重要道具,用至死都没摸到神枪手的衣角,将表演推上最动人的高潮。而神枪手站在那里,直到BOSS倒下,激射而出的火光都未停止。它们从下而上破开阴霾,在高昂的胜利吹奏中,和从上而下穿透浓云的晨曦接轨,如同一线刀光,切开黑暗,连接天地,照亮万物。

为在场唯一的观众,献上真诚的祝福。


tbc

14岁的我周,脆甜,可爱,还未学会撩妹,已经学会撩汉。惹!

下一章回归第一章时间线,第七赛季啦,成年啦,可以谈恋爱啦【X】

以及,本文中,伞哥就是叶叶的好朋友设定,纯纯的友谊,但友谊也可以很深刻啊,我是没法想象自己18岁失去重要朋友会是什么心情了,心疼叶叶!

评论 ( 19 )
热度 ( 3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