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Once and Future(18)

挖坑动力全在此章了!

******

18

叶修觉得自己今天倒霉透了。

早上被周泽楷闹的时候,起码他还没睡着,起码周泽楷还送了吃的来,让他可以饱食一顿再懒洋洋地补个觉。

等被第二波门铃密集攻击的时候,叶修已经睡深睡透了,那门铃声好似遥远天外的一道追命雷,电得他浑身酥麻,人事不知又隐约有感。

这真的是要命了。

叶修脑袋昏沉,万分不想搭理,抱着浓稠的睡意翻了个身继续睡。

然而这人比周泽楷执着得多,按铃长长短短变化不断,愣是把叶修给烦醒了,怀着要把来人一通连击的心情,肿着眼皮摸着墙飘去开了门。

高端、大气、上档次、随时可以步入宴会厅的男人垂眼打量门内发型凌乱、衣服凌乱、眯眼驼背靠着墙的男人。

叶修瞥一眼来人,转身挪回了床上,团进被窝里闭上眼睛。

叶秋推开他留下的门进来,适应了一下房内养吸血鬼般的光线,反手关门,优雅地走到床前。

“起来。”

“嗯唔……困。”

“你想躺着说话?”

“我不想说话。”

“……”

叶秋伸手去掀他被子,叶修敏捷地将被子一裹,擦着他的手滚到了另一头。

叶秋额头的青筋快要具象化了。

“哥!”

叶修忍无可忍地把耳朵一堵:“你让我先睡会儿。”

“我还要去上班!”

“走好。”

“你听不听!”叶秋冷脸凶他,“妈身体不好,你不想听,我现在就走。”

叶修缓缓拿下耳朵,掀开一点眼皮:“妈怎么了?”

“哼!”叶秋占了一点先机,又忍不住端起了姿态,“你看看自己的态度。”

叶修跟眼前站了个178公分丧尽天良的熊孩子一般无奈地叹了口气,蹭着枕头坐起来一点,半睁着眼睛看他:“你怎么找到我的,因为那顿饭吗?”

叶秋再次打量他不修边幅的样子,皱眉:“你这个大骗子。我就说苏小姐和我素昧相识,怎么吃饭会记我的账。稍微查了一下,就找到你了。”

“爸知道你随便动用他的权限查人吗?”

“当然知道。爸要查你的动向,根本是轻而易举,也就是和你怄气罢了。”叶秋老生常谈,“我说了你别不爱听。嘉世战队这几年成绩一直下滑,你也25岁了,就电竞选手来讲,差不多可以退役了。怎么样,要不就这样退了吧,回去家里服个软,爸妈年纪都大了,你做大哥、做儿子的,总不能一直这么拧着。”

叶修摸了支烟提神,抬眼看他:“你对我们圈里的事儿知道得挺多啊。”

叶秋转开目光:“随便上网查了查。”

“你说妈怎么了?”

“年纪大了本来毛病就多。”叶秋重新看他,目光深切,“又总是想你,偷偷哭了很多回。”

夹着烟的手顿了顿,叶修一口气抽完剩下的,揉了把脸:“行了,知道了。”

叶秋口气急切:“那你跟我回去看看?”

“嗯。”叶修应着,又躺下了,“我昨晚通宵了,先睡一觉。”

“……”

叶修闭上眼,眼下是淡淡的青黑:“总不能这种状态去看妈。”然后开始赶人,“你不是要上班吗?去吧,我后天才走,咱们再约。”

这到底算是答应了,叶秋知道他脾气,便不再纠缠,离开房间时留下一句话:“等我给你送套衣服来。”

 

在叶修的记忆里,妈妈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从小就将两兄弟的生活照顾得很好,但在一言堂的叶家,爸爸开口说话的时候,妈妈总是沉默不语。

他为了打比赛而回去偷叶秋身份证的时候,也是故意挑了妈妈单独在家的日子,否则叶家的大门可不是那么好进去的。

那一天,妈妈抱着他哭了很久,最后把叶秋的身份证连同不少钱一起给了他。

上一次想家,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叶修睡醒靠在床头,借着起床烟回忆了一会儿。

窗外,午后的阳光炽热非常。叶修起床吃了些剩下的豪华外送早餐,洗漱一番,独自出门去了。

 

周泽楷看着那位精致又陌生的叶修揽着女伴,像是有什么急事,匆匆往外走,然而即使如此仓促,步履间的优雅是刻在骨子里的教养,让人一看便觉得是个人物。那两人行经在不远处的过道,路过他们这桌时,似乎对周泽楷太过放肆的目光有所察觉,叶修侧目望过来,与他视线相对,片刻间挑了挑眉,很快就回头离开了。

“……明天再约叶秋出来见见吧,你说呢?”周林边吃点心边说,半天得不到回应,正纳闷,“楷啊……”抬头去看,吓了一跳,“卧槽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具僵尸,又像是变成了一只幽灵,时而埋在地下,时而飘在空中。忽重忽轻,头晕目眩。

好冷。

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想吐。

胃袋被挤压蹂躏。

巨大的震惊和恐惧令他无法思考,但他仍然努力地收拢思绪。

刚才的是叶哥吗?他不是回家了,怎么会在这里。

或许只是一个长得很像的人,这家店光线不强,一时间看错也是有可能的。

可是,也未免太像了一点。而且刚才看过来的眼神,不像在看陌生人。

但是叶哥怎么会在这里呢?

女伴,难道回家相亲去了?

为什么?

为什么?

明明有我了啊!

周泽楷的头越垂越低,终于“咚”的一下砸在了大理石桌面上,杯盘和刀叉震动,发出清脆的声响。

周林快被他吓死了,顿时成了个哑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手忙脚乱要去扶他肩膀,手伸出去还在半空,周泽楷自己缓缓抬起了头。

那脸色依旧十分难看,只是那双眼睛,仿佛下定了某个决心,亮得可怕。

“没事。”周泽楷平静地说,“吃饭吧。”

 

浑浑噩噩地吃完饭回到酒店,周泽楷第一时间就去敲叶修的门,然而无人应答。

他在空荡荡的门口呆呆地杵了许久,那失魂落魄的样子,令每一个经过的路人都忍不住侧目,甚至有几位女性踌躇着想上前,都被他冷峻的神色吓退了。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周泽楷终于想起自己的房间在对面。他游荡回去,进门后就将身体抛到宽阔的大床里,闭上了眼睛。

自从在餐厅见到那个“和叶秋很像的人”之后,周泽楷表面看上去虽然冷静了下来,心下却仍是一片混乱。

周林担心他又问不出什么,只好叽叽喳喳唠叨个没完,讲了些什么周泽楷却一个字都记不得了,连同吃了些什么,都变得一无所知。

只想快一点见到叶修。

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等周泽楷惊醒过来,发现自己睡着了。一看手机,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快到晚上十点了。

叶修回来了吗?

周泽楷不抱希望地再次去敲对面房门。

“等一下!”这次门里有人应答,声音由远及近,是叶修,“谁啊?”

听到他的声音,周泽楷下意识张嘴,却有一阵一阵的酸意突然翻涌上来,堵塞他的咽喉、鼻腔和眼眶,他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快要落泪了。

脚步声靠近门口,叶修问:“小周?”

门外依旧无声。

叶修停住了脚步,侧耳倾听:“是你吗?”

“咚”。

有人轻叩门扉,像是在叩问叶修的心灵。

叶修似有所感,将门打开了。

四目相对,两两相望。

周泽楷的眼神立刻扑了过去,还没来得直视他眼睛,就先死死黏在了胸口。叶修没穿上衣,白皙的皮肤上有几个印子,浅浅的红色,像是被谁吮出来的,异常刺目。

若是视线能有温度,叶修已经千疮百孔。

周泽楷眼神太凶,叶修顿觉不妙下意识后退半步,正要发问,就见周泽楷的目光又往自己下身而去,先落在了他穿着的西裤上去,又转去看他身后床上摊着的衬衫和皮带,脸上若有所思,像是想通了什么难题。

心中的预感落地,那些外放的、发散的、奔涌的情绪都回到了身体里,沉淀为痛苦,压在周泽楷酸涩的眼睛上,终于落下了一滴泪,划过脸颊,堪堪缀在形状姣好的下巴。

好看的人,连悲伤的样子都摄人心魄。

周泽楷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颤抖着问:“为什么?”

“啊?”叶修一头雾水,被他的眼泪吓得目瞪口呆。

周泽楷握紧双手,按下心里头咕咚咕咚冒泡般汹涌的不舍,坚毅而决绝地看着叶修。

“分手吧。”

 

门口的气氛太压抑了。

叶修的眉头越蹙越紧,他和周泽楷像是来自两条平行支线的两个人物,虽然同根同源,然而因为经历不同,即使走到了一起,此刻也如同驴唇马嘴般难以消化对方口中的话意。

周泽楷身上弥漫的悲伤太过真切,令叶修有了一丝犹豫,但他们之间乱麻似的发展实在不能再拖下去了,他最终还是选择手起刀落,问出了心头千百个问题里最最疑惑的那一个。

“我们什么时候交往过?”


tbc

评论 ( 66 )
热度 ( 7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