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Once and Future(20)

20

此时无声胜有声。
周泽楷看着叶秋,叶秋看着叶修,叶修看着周泽楷。

你不动,我不动,谁都没动。
在漫长的沉默过后,叶修先动了!他一手按住叶秋:“冷静,稳住。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等我一会儿,我先把情况和他讲清楚。”

然后一手拉住了周泽楷拖到门后巴拉巴拉一通解释,最后总结道:“所以,我的真名是叶修,那边那位我的弟弟,才是正牌的叶秋。”
周泽楷:“……”
“冷静,稳住。……唉你脸红的速度也太快了!行了行了你先回去,我来处理。”叶修抓他肩膀把人往门外赶。

周泽楷回身紧紧握住他双手,目光真切:“一起。”
叶修慌了,加速推他:“别别别,现在可不是共患难的时候。快走快走,一会儿我去找你。”

周泽楷被推出门外,还依依不舍地扒在门口:“快点。”快点来找我。

叶修也想打人了。你干过什么,自己心里没点儿数?

门终于关上了。

维稳工作完成一半,叶修比打了一场总决赛都累,心累,回头叶秋还在等他。

“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

“不是。”

“那不是你男朋友?”

“不是。”叶修真的没印象。

“那人家上来就说那种话?感情是把我当小舅子了?”

“孩子还小,有点傻。他想说,他是我朋友。”

“哦,朋友。那你喜欢他吗?”

“还行吧。”叶修真诚依旧,“挺喜欢的。”

叶秋脸都绿了:“你嘴里还有实话吗!信不信我告诉妈!”

叶修无语:“怎么还打小报告呢,跟妈说什么,她身体又不好。别闹。”

叶秋脸又红了,气的。“是我在闹吗?是我在闹吗?”

叶修哄小孩儿似的上去拍拍他:“好好好,是我是我。你差不多该回去了。”

叶秋甩开他手:“我也不想再看到你这张脸了!”

“那回去记得把镜子拆了。”叶修送他到门口,“小心点别被人看到了。”

叶秋嫌弃地瞪他一眼:“你还知道!我来这儿一直走的员工通道。”

“辛苦了辛苦了。”叶修挥挥手,看他消失在走廊尽头。

回过头来,对面门开着一条缝,露出其后一只殷殷期盼的眼睛,正在释放:秘技·暗中观察。

“……”

行吧。叶修想,这事儿是该有个了结了。

他走过去推开门,周泽楷往后退了退,等叶修进来刚把门反手关上,他就大步上前,一个熊抱搂住叶修,嘴唇还贴在耳朵边蹭,黏黏糊糊地说:“对不起。”又软又乖,“昨天,是我误会了。”

他说完,抬起头来,目光诚恳地望着叶修:“别生气,好吗?”

那写满浓情蜜意的眼神搭配过分英俊的脸庞实在太有杀伤力了,绕是叶修,也看得心跳加速,脸颊发烧。等周泽楷道完歉又想抱上来的时候,他按在人家胸口的那只手都显得那么无力,讲出来的话也毫无魄力。

“等等,我有话和你说!”

周泽楷刚犯过错,正是小心翼翼的时候,哪敢不听话,后退一步不抱了,但又去牵叶修的手,拉着他走到桌边椅子上坐下,拉开边上一个抽屉,拿出一只长方纸盒子递过来。

叶修疑惑地接了,低头打开。

一排三只鼠标,造型各不相同,身上印着这次他们拍摄广告的商家LOGO,然而这几款在市面上从未见过。

叶修手刚抓上去,就知道这和他之前在拍摄现场摸到的推广新品是完全不同的产品,绝对是他家针对职业选手推出的高端款。

周泽楷知道叶修的赛用鼠标一直用的这家产品,他打听到基础款宣传发售后,就要主推这三只高端款了,便托关系要到了完成版的样品,因为量少,反而会比未来市面上流通的量产型质量更好。

看叶修那爱不释手的样子,周泽楷就知道自己送对了,他本想借着这份礼物拉近和叶修的关系,现在作为道歉,也显得诚意满满。

他见叶修笑了,自己也跟着笑起来,又贴回他身边,牵起他另一只手捏来捏去。

叶修从没被同性这样亲昵地摸过,整个人一阵激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冷静,稳住。叶修告诫自己。不要被美色和金钱所诱惑。……不过这鼠标就不要浪费了一会儿带走。

他把盒子盖起来放到一边,推着周泽楷坐到对面床上,正了正神色。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周泽楷茫然。

叶修隔空点了点他:“直接和我弟出柜,乱来。”

周泽楷赶紧摇头,握住他手指:“和你。”

叶修扶额,是谁和谁一对儿的问题吗?“你有想过,他万一不能接受呢?”

“为什么?”周泽楷不懂,为什么不能接受?

叶修看他神情,回过味来。他谈话的方向,一开始就错了。周泽楷聪明归聪明,但他太内向了,人际关系过分简单,家里人又将他保护得很好,使得他看人总是过分赤诚,还带着点天真。在周泽楷看来,叶哥的弟弟肯定也是个很好的人,家里人没什么不能说的,况且,男朋友这种身份,当然要昭告天下啦。

叶修换了种说法:“我和家里关系不好,你和我弟说还没什么,他万一和我爸妈说了,我可能永远都回不去了。”

“啊!”周泽楷这回慌了,“他们……不能接受?”

“不知道。”叶修耸肩,“至少现在不能。”

周泽楷终于意识到自己给男朋友捅了个篓子,着急地看着他,就差站起来团团转。

“所以,”叶修总结陈词,“以后这种事不要随便说。”

周泽楷点点头,十分郑重。

讲通了第一件事,还有第二件事。

叶修来了精神,突然抬腿,一脚踩在床上,拦住了周泽楷逃跑的路线,缓缓勾起嘴角:“现在来说说,咱俩交往的事儿吧。”

要说什么?周泽楷盯着叶修白皙骨干的脚背就踩在自己大腿边,瞬间被勾走了所有的注意力。

叶修踩了他一脚,发问:“我们交往多久了?”

“两年六个月。”周泽楷秒答。

那就是第五赛季过半的时候了。叶修回忆。那年冬休期,他去S市见老朋友,在周泽楷家借助过几天,难道就是那时候?他在脑海中反复挖掘,试图挖出他们交往的开端。

嘉世战队有位老队员唐俊,第一赛季入队,第三赛季和吴雪峰一起退役。没念过大学,也不打算再念,拿着比赛奖金和工资在S市开了家电设店。当时虽说光荣退役,但对经商也没有什么加成,经营得不好,欠了钱。唐俊忍痛卖了店铺去还债,可怎么凑都还差十万块,实在没办法,找叶修求助。叶修当天就坐车去了S市,给他钱,陪他把后续的事情都处理完。

电竞行业太年轻了,蜂拥进来的年轻人那么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叶修能做的,也只是借唐俊十万块钱,劝他想开,劝他回家后好好过。往后的路,终究要他自己去走。

叶修没想过要做谁的英雄,只是一路走来,协同并进的人多么珍贵,能拉一把是一把。走过了,风景变了,人也变了,过去被永远定格,至少要问心无愧。

那时目送昔日队友落魄,心中不免唏嘘,借助在周泽楷家,又眼看着新一代生机勃勃,两相叠加,他不免生出几分护苗之心,对周泽楷越发关心起来。恰好那时候周泽楷碰上新秀墙,正是有点踌躇的时候,叶修和他讲了很多,讲打法、讲战略、讲联盟八卦,两个人黏在一起可以玩儿一整天游戏,很简单也很快乐。

回H市前的一晚,他们还一起做了顿饭,具体为周泽楷做饭,叶修打call。菜说不上多好吃,但两人心情都很好。家里没别的饮料,只有中学生堂妹以前送的酒精饮料,号称小学生都在喝,跟气泡果汁没有区别。

叶修一看酒精度数4%,觉得应该没问题,反正不想大冬天下楼再买饮料,便开了瓶,和周泽楷就着比赛视频吃了顿欢乐的晚餐。

两个天真的电竞职业选手都不知道,一般啤酒的酒精度数,也差不多就在4%左右了。

然后?然而第二天叶修就回去了,周泽楷还一路将他送到车站,依依惜别地抱了一下,目送他过了安检。

叶修想起自己的酒量,那是小时候被老爹拿筷子蘸白酒抿一下都能醉倒的,顿觉不妙,肯定是喝酒误的事。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隐瞒什么了,十分直白而残酷地陈述事实:“我记得我们喝了酒,但不记得酒后发生了什么。”他顿了顿,给周泽楷一点消化的时间,“你向我表白了?”

这点时间根本没用。周泽楷像一台出了故障的机器,持久地僵硬在原地,混乱的数据流冲击系统,发出“噼里啪啦”的火花声,像是要爆炸了。

他太得意忘形了。周泽楷空茫地想。那几天是多么开心,叶修对他那么好,他心里头的喜欢藏都藏不住,借着酒劲飘飘然地讲了出来,叶修没有否定他,甚至对他笑了一下,让他忘乎所以,甚至摸了叶修红润的脸颊。若不是叶修揉着眼睛说困,当时他就亲上去了!可他后来还是亲到了,前天晚上,同样借着酒劲。

所以,这一切都是他的误会,是他借酒行事不够真诚理应受到的惩罚。

叶修眼看着对面人的脑袋越垂越低,一时间心情复杂。他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交往了两年六个月,经受了忽冷忽热的对待,还被夺走了初吻,向弟弟公然出柜。

这都是什么事儿?

叶修哼笑了一声,难得有几分火气,他吊儿郎当地摇晃起脚丫子,满不在乎地问周泽楷:“所以,你喜欢我?”

周泽楷已经没脸回答这个问题了。

叶修抬脚又踩了他几下,泛粉的脚尖蹬在黑色的裤子上,不依不饶地追问:“是不是?”

周泽楷缓缓抬起双手,滚烫的手掌包裹住他微凉的脚。终于直视他,像电影里痛失所爱又难掩深情的男主角一样轻启唇瓣,喃喃低语。

“喜欢。”

 

回到自己房间,叶修靠在床头抽烟,两条长腿交叠搁在被子上,右脚的脚掌一直摩挲着左脚的脚背,不知不觉蹭红了一片。

等他抽完第二支烟,门铃声响了,苏沐橙来找他去吃晚饭。

叶修房里没开灯,黑黝黝的,姑娘借着走廊里的光线打量他:“你耳朵怎么红了?”


tbc

评论 ( 40 )
热度 ( 7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