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Once and Future(21)

我们小周,可不只会卖萌哟。爱情的跷跷板,上了就别想下了。

******

21

夏休期一眨眼就过去了。

自那次拍广告把话讲开后,周泽楷和叶修都有点无法面对对方。

在周泽楷看来,自己无论是告白还是初吻,都借了酒劲,十分不够真心诚意,很应该好好反省一下。更重要的是,叶修没答应过他=叶修不喜欢他,这条公式狠狠地打击了少男的心灵,角色小人空血空蓝,没有叶修奶一口,暂时蹦跶不起来了。

在叶修看来,周泽楷喜欢自己这件事不能多想,一想就容易停不下来。本来大家都是朋友,坐在跷跷板两端你来我往轻轻晃动,和乐融融,现在周泽楷突然掏出一颗真心增加砝码,一屁股蹲到了地上,把叶修高高悬在空中。他望着底下那颗红艳艳的爱心,既做不到跳下跷跷板一走了之——大不了摔一跤失去个朋友,便只能紧紧抓住扶手以防自己一个跟头栽到对方怀里去。

现在太不是时候了,第八赛季开始,嘉世排名落后,叶修无暇他顾。

 

赛季初,一向是各大厂商宣发新产品的高峰期。

在雨后春笋般冒头的广告里,周泽楷和苏沐橙这对荣耀颜值巅峰合作出镜的那一支自然是最吸睛的,然而引发最高讨论热度的广告,却是投放在各大主要城市地铁和公交站点里的一张平面广告图,图上没有俊男美女,只有两只手,一左一右指尖相对,各自敲击手下键盘,键盘合二为一,仿佛两手在合奏一首琴曲。

乍一看,还以为是钢琴演奏会的宣传广告;再一看,卖得竟然是键盘,卖键盘还要手模?仔细一看,左边的手下方签着一个名字——周泽楷,右边的手下方也签着一个名字——叶秋。

叶秋?叶秋!叶秋啊!!!

周泽楷自第五赛季出道以来就是广告商的宠儿了,看到他的名字一点都不奇怪,但是,叶秋!联盟唯一三冠王嘉世战队队长、从不露面超神秘第一人、荣耀教科书、斗神——叶秋,竟然拍广告了?!

就算只有一只手,那也是叶秋啊!

荣耀圈炸了,叶粉疯了!

“啊啊啊我叶神终于接广告了不就是键盘吗,买!买它十七八个!”

“天哪天哪叶神的手也太好看了吧!又白又细,指尖还是粉色的!我是女的我已经输了prpr”

“从手来判断我叶神一定美如画,一定是因为太美了怕大家神魂颠倒无法专注比赛所以才隐藏自己的不接受反驳!”

“听说叶秋大神抽烟,想想这只手,夹着烟,啊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想要剁了男朋友的狗爪子。”

“叶神开拓接拍广告新思路,不露脸咱可以露身啊,求叶神的脚、腰、背、腿……反正脖子以前都求你露了吧呜呜呜”

也有酸溜溜的。

“这手看着跟个女的似的怪不得叶秋不敢露脸,谁知道是不是长得像个娘GAY”

“嘉世不行了叶秋终于出来拍广告了,沉船前捞一笔不亏啊哈哈哈”

“商家疯了吧以为叶秋还有几个粉丝啊拍个手就想捞钱,真好笑!”

同时,还有一波奇怪的评论。

“看手定攻受,可以可以,这一波狗粮我先吃为敬!”

“秋秋第一个广告就贡献给了我们的泽泽,给你我的第一次,好棒好甜好恩爱哟~”

“MD这和结婚照有什么区别!”

 

以上这些叶修都没关注,也不知道,他唯一感受到的情绪,来自得知他拍了个广告的陶轩。

陶轩一点都不高兴,甚至怒火滔天。

多少年了,他怎么劝说叶修拍广告,对方都不肯接,因此,嘉世和叶修的合同里,根本没有关于商业代言相关的条款。结果,现在叶修自己接了个广告,虽然广告费全投给了嘉世青训营,但陶轩最痛恨的,是叶修永远不在他掌控之中的这种不安定感。

他捏烂了老板椅的皮制扶手,下了一个决心。

这些叶修也不知道,他没精力关注比赛以外的事情了。

商家那边联系说想要投放有他出镜的广告时,叶修第一反应是拒绝的。然而那边不死心,把导演设计好的图发给他看,表示只是出镜了一只手,底下再加个签名就行了,广告费说不上天价,也是不小的一笔钱,希望他再考虑考虑。

叶修想了想,问这些广告会投放到哪里。

对方表示主要在地铁站和公交站。

这些都不是家里那几位大佬会用到的出行方式,叶修也不是老古板,当下就同意了。

然而有位老古板还是发现了这件事。

叶秋的抖动窗口弹出来的时候,叶修正写材料呢,不耐烦理他,正要关了QQ,叶秋手快地发来了一张图。

是周泽楷和叶修手出镜的广告图,但又有点不一样,不晓得是哪位有才的粉丝,给两只手各PS了一只戒指,简洁的铂金色男士戒,同款。

叶修:干嘛?

叶秋:你还说周泽楷不是你男朋友?!

叶修:本来就不是啊

叶秋:那为什么有这种广告?!

叶修:粉丝P的吧,原图没戒指

叶秋:你俩要没有苗头,为什么会有这种粉丝?!

叶修:哪有什么苗头,我都没露过脸,不就P个戒指吗,哥手就是这么好看啊

叶秋:人家哪是要你们去代言戒指,是要你们结婚啊

叶修:你怎么这么会脑补,行了我忙去了

叶修是真的忙,他在忙着青训营选拔的事。商家那笔代言费,也算是送到了他心坎里。

苏沐橙出道以来虽然为嘉世赚了很多,但以陶轩为代表的经营层和叶修理念不合,更倾向于挖些已有名气的年轻选手,对需要从头培养的青训营苗子投资不多。

叶修把这笔钱都填了进去,第八赛季,沉疴的嘉世很该换换新血了。

这一次,陶轩他们的想法倒是和叶修不谋而合,只是被换下来的那一个,是叶修。

 

周泽楷早上听说嘉世中午要召开新闻发布会,便隐隐有种不安在心头徘徊,中午匆忙吃了饭,守着第一时间收看发布会,等听到叶秋退役,一叶之秋交给孙翔的消息后,气得差点没摔了平板电脑,但脸色也相当难看,把吃饭回来的江波涛吓了一跳。

愤怒、迷茫和担心团聚成浓雾,弥漫了他的心头,但很快就被他拨出一条路,果断前进。

他和经理请了假,告知了江波涛一声,只道有急事,便踏上了开往H市的高铁。在车上,他给叶修发了QQ信息,久未得到回复,转而联系苏沐橙。

苏沐橙: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他昨晚就离开嘉世了,说找到地方落脚后会再联系,至今还没有消息

周泽楷沉默良久,回复了“谢谢”。

苏沐橙:看来他也没联系你,不过我相信他肯定能照顾好自己,你知道的

周泽楷:嗯

苏沐橙:说起来,之前听他提过,似乎有个在交往的人,也不知道是他的事,还是他所谓的“朋友的事”,你有听说过吗,会不会去找这个人了

周泽楷:不会

苏沐橙:你知道是谁呀?

周泽楷:一个笨蛋

然后就没有再聊下去,断了苏沐橙这边的线索,叶修那里依然没有回音,一时之间,该去哪里找他呢?

带着几分迷茫和无措,周泽楷随着人流下了车。

无论是S市还是H市,车站里都人满为患。密密麻麻涌动的人头在出闸口前短暂停留,而后涌出去,像奔出入海口的水,朝着四面八方奔腾着散去,一眨眼便不见了身影。茫茫人海,叶修会在哪里?

现实往往如此,远在异地的朋友,不论平日玩的多好,如果网络上突然失联,你就会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几个他身边的亲友,无处打探消息,一时又身在他处,只能干着急。纵然如周泽楷这般追了过来,也知道对方早已不在原址居住,人与人之间的线,那一头的人消失了,纵然粗如麻绳,也说断就断了。

东西南北,前后左右。周泽楷茫然四顾,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转身间,见到不远处墙面上一张熟悉的广告画,上面两只手,他的,叶修的。

柔和的白光作底,他的手是健康的麦色,修长、有力,从一个他自己不曾审视过的角度拍下,显得有几分陌生。而另一只手,手掌很薄,细长的手指匀称柔软,指尖那么小,泛着一点粉,显得那么脆弱,应该被人小心包覆,仔细珍藏;然而这手又这样白,在键盘上摆着花一样几欲绽放的姿态,衬着后头背景的白,宛如自带圣光,又是那样神圣不可撼动。

周泽楷怔怔地看着叶修的手,他已经知道喜欢之人的真名,时常在夜晚用唇齿咀嚼,此刻不自禁地念出来,便陡然有了一股力量。

他知道那只手握起来是怎样的,夏日里如温良软玉,冬日里如融融暖炉,柔软轻薄的皮肤之下,藏着灵巧强劲的骨,能在键盘上舞出最快的速度,敲出最动听的节奏,鲜活生动,让人移不开眼。

拍下这只手的导演多会发现美、多会捕捉美。

周泽楷忍不住摸了摸它,嘴角不再紧绷,眼神越发坚定。

即使是这样的一只手,偶尔也会感到疲惫,当它停下来的时候,身为倾慕者的自己,理当忠诚地执起它来,献上一个誓约守护的亲吻。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7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