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Once and Furture(25)

年底了,工作好忙哦,我觉得,CP21已经……emmmm……

宁愿窗本,不要烂尾,对不对!

******

叶修跟着周泽楷吃了人生中最昂贵的一顿火锅,一开始还心有余悸光挑蔬菜,到后来碗里堆满了周泽楷夹过来的肉,叶修就放飞自我了。吃,可劲儿吃,让你有钱还显摆。

周泽楷见他胃口好,更高兴了,加菜,上肉!

这么吃下来的结果,就是叶修撑着了,出了餐厅扶着栏杆揉肚子。

周泽楷把握时机,建议:“逛逛?”

叶修往下打量,好家伙,一楼是珠宝首饰化妆品,二三楼全是高档服装店,周泽楷之心叶修已知:“想给我买衣服啊?”

对呀对呀。周泽楷点头。

叶修无奈苦笑:“你换装游戏玩上瘾了啊,打住,要买给你自己买。”

周泽楷想了想,还真点了头,然后带叶修下楼进了一家大牌服装店,立马就有导购员亲切热情地迎了上来。周泽楷是这家店的VIP客户,递了金卡过去,对方立刻带着两人往里走,绕过隔断,内间稍小一些,但显然更精品,人也更少。

叶修看看周泽楷穿的,又看看店里挂的,再看看自己,感觉没被导购拦住外面全靠身边这位爷。他瞥了眼后面不远不近始终面带微笑跟随的导购员,跟周泽楷说悄悄话:“看不出来啊,你排场还挺大。”

周泽楷也回头看了导购员一眼,礼貌地笑笑,摆了摆手,对方心领神会,立刻就离开了。

四下就剩他们俩人,周泽楷却非要凑过来也说悄悄话:“二人世界。”

我是这个意思吗?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叶修狂汗,不懂你们恋爱脑整天在想啥!

他肚子胀胀的不舒服,走了几步就赖在一旁皮椅上不动弹了。周泽楷独自在衣架前徘徊,很快挑了两件商品出来在身上比划了一下,又给叶修看。

叶修点点头,冲更衣室的方向扬扬下巴:“去吧。”

一个帅帅的周泽楷进去了,一个更帅的周泽楷出来了。

真不是叶修有滤镜,周泽楷之前穿的那身衣服已经很好看了,现在换了身新的,那种不一样的新鲜感带来眼前一亮的感觉,确实觉得更帅了。当然,最重要的是人帅,hold住,好衣裳只是让周泽楷那种树一般高大蓬勃岿然不动的帅气更加生动了。

叶修真诚鼓掌:“好看,帅,就这一身了!”然后站起来,兴致勃勃道,“去结账吧。”

周泽楷正照镜子,闻言与镜子里的叶修对视一眼,笑笑,抬手撩了一下换衣服弄乱的头发。

撩什么撩。叶修移开视线。真是烦人烦到心坎儿里去了。

周泽楷对身上的衣服挺满意,接着又去衣架前挑选起来。叶修颓废地坐回皮椅上,很想抽根烟,打量了一下周围,到底还是忍住了。

换了一身又一身,周泽楷跟模特似的向叶修不停展示这家店的衣服,刚趁着他进更衣室,叶修起身转了转,发现远处柜台那里的两位导购员一直盯着这边交头接耳,笑容不断,看到周泽楷出来就眼睛发光,都是30岁左右的人了,竟也和怀春的少女一样,周泽楷那张脸的杀伤力就是高到这样男女老少通杀的程度。

否则不过是看个男人换衣服,他怎么就觉得心脏怦怦直跳呢?肯定是这家店的打光太好了,照得周泽楷拉开门帘的那一刻,如同天神下凡,所有的光都围绕他、衬托他,璀璨得让人无法直视又忍不住去看。

美貌是凶器啊,红颜祸水亡国的历史比比皆是,叶王的城墙已岌岌可危。

 

周泽楷最后选定了三套衣服,他询问叶修意见,叶修已经麻木了:“好看,帅,棒棒棒,买买买。”

周泽楷笑了笑,递了一套给他:“试试?”

“试什么试,走了。”叶修赶他,“快去结账。”

周泽楷抬手招来导购员,把衣服递给她:“全要,两套,另一套小一码。”

他给叶修买衣服都有经验了,虽然身高相差只有3公分,但周泽楷健身,体格更壮,叶修骨架小,刚刚好差一码,很好买。

叶修心里叫了声“祖宗”,赶紧去拦:“干嘛呢你!我不要。”

周泽楷又把之前递给他的那套挑了出来:“试试,就一套。”

“我选C。”叶修很坚定,“不要!”

周泽楷轻轻蹙起了眉,有点伤心,有点委屈:“叶哥。”

这杀手锏太扎心了,叶修有点松动:“别瞎花钱,我不缺衣服。”

导购员适时上前,微笑劝说:“先生去试试吧,这几款都是今年的新品,周先生是我们VIP客户,折扣不少的。”

“哦,打完折99元吗?”叶修问。

导购员拼命维持住几欲破裂的笑容:“呵呵呵,先生真会说笑。”

周泽楷又凑过来,一手拿衣服,一手揽住叶修肩膀,把人往更衣室带。

“怎么动起手来了?”叶修挣扎。

周泽楷搂在他上臂的手往下一滑,在他柔软的腰上一掐,叶修一个激灵,不动了。

“换吧。”周泽楷语带笑意,像个乖巧温柔的好弟弟,“D,今晚一起住。”

叶修屁股一紧,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战术大师能屈能伸,抢过衣服钻进了更衣室。

周泽楷望着晃动的门帘,像是望着自己荡漾的心湖。

他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叶修的,但他还记得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意识到喜欢叶修这件事。

 

那是第三赛季结束后。

周泽楷的爷爷在两周前去世了,随后奶奶开始生病,一直住院,整个波澜壮阔的第三赛季决赛,周泽楷都无缘得见,只在陪床睡不着的夜里,躲进被子回顾录像。

叶修在赛季后的一周里才想起来自己的小周弟弟好像杳无音讯了,他联系周林,这才知道周家的事,听说周泽楷最近情绪不佳,家里大人又无暇照顾,当晚便坐车去了S市。

周泽楷开门看到他的时候愣了好久,叶修还想着自己是不是有点唐突,16岁的周泽楷抽条一样长个儿,瘦瘦高高立在眼前,一时间竟有几分陌生,叶修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正准备先去酒店住着看看情况,眼前的少年就猛地扑了过来,将他抱了个满怀。叶修瞬间就放松了下来,回搂住他后背拍了拍。“没事,叶哥来陪你了。”

然而周奶奶的身体仍旧每况愈下,周泽楷先前考试期还只是周末过去,现在几乎每天都去医院待着。

奶奶和爷爷的感情很好,他们将周泽楷培养成一个知礼又懂事、善良又执着的人,他们告诉他,不比为外貌沾沾自喜,也不必为性格怯怯自卑,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纯粹而专一地走好自己的路。

“人这一辈子难得简单,活得明明白白,没有遗憾,就够了。”

奶奶说这话的时候,窗外正是初夏油彩般鲜艳的红霞,映衬得老人面色红润,笑容温暖中带着怀恋:“总有那么一个人,能带走你的心,让你没法独自活在没有他的世界。”

离开病房的时候,红霞渐渐消失,夜幕降临,周泽楷听到身后的老人喃喃自语:“他要来接我了。”

当晚,奶奶便去世了。

周泽楷没有哭,叶修陪了他几天,看周家忙得团团转还要抽空照顾他这个客人,自觉打扰,便准备动身回H市。

周泽楷送他下楼,望着叶修的背影远去直至消失不见,这才发现自己哭了,他个子那么高,眼泪落了多久,才砸在地上。

他不想再望着这个人的背影,不想再做只能被照顾的弟弟。

 

叶修拉开门帘,周泽楷恰好抬头,两人四目相对。周泽楷的视线往下扫了一圈,花开一样地笑起来:“好看,帅。”

“夸人还带抄袭的。”叶修嫌弃。

周泽楷想了想,掏出一个小瓶子对着他一喷。叶修猝不及防,猛吸一口气,闻到一阵熟悉的味道。周泽楷凑过来,离得极近,鼻尖在叶修侧脸轻轻一划又倏然离开。“香。”

变了个词夸完了,周泽楷赶紧掏出手机对着人拍。叶修被“咔嚓”了一声,赶紧伸手去挡:“不准拍!”

拍什么拍,脸肯定红透了!

周泽楷得偿所愿给叶修买了衣服,还获得额外福利照片一张,欢天喜地付了款,拎上大包小包跟在叶修身后去坐电梯。

到了停车场,上了车,周泽楷把安全锁一按,在叶修狐疑的目光里,神色坚定地开口:“我喜欢你。”

叶修作证,他今天没有喝酒。

“可以追你吗?”

“不行。”叶修扭开视线,目视前方,“在役选手谈什么恋爱,专心比赛。”

周泽楷噘嘴:“明华哥,都结婚了。”

靠,忘记轮回有个全民公敌了!叶修难得被他噎了一下,但还是很坚决:“他那是结婚,对方又是圈外人。我还会回来的,到时候两个不同队的现役谈恋爱,你知道会有多少麻烦吗?”

周泽楷反应很快:“退役了就可以?”

“退役了也……”呃,叶修有点说不下去,转而嫌弃他,“我都拿过三个冠军了,你一个都没有还想追我?”

周泽楷发誓:“会有的!”

“哼。”叶修还有心思开玩笑,“给你打个折,起码两个。”

“好!”

冠军:???

 

这番对话之后,周泽楷加大了自己的训练量,每天默默地起早贪黑,搞得轮回一众队员惶恐不安:队长比我帅,比我强,还比我努力!人人绷紧心弦,全力备战,加上叶修卖得技能点带来的优势,还真被轮回夺得了第八届荣耀联赛总冠军。趁着这个势头,轮回一鼓作气,又捧起了第九赛季总冠军奖杯,成为荣耀历史上第三支获得双冠的队伍。

主持人在轮回粉丝几乎掀飞电竞馆屋顶的尖叫声里上台采访,话筒第一个递到队长周泽楷嘴边。

“周队,恭喜你们获得第二座冠军奖杯,此时此刻,你最想说点什么?”

问是这么问,但其实主持人心里已经帮周泽楷想好答案了,无非是“很高兴”“谢谢”“开心”之类的。

结果,周泽楷一反常态扯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在三倍增长的尖叫声里,温柔地凝视摄像头。

“前辈,我可以追你了吗?”

轮回队友集体石化。他们虽然时常想着,周泽楷什么时候能对着镜头来个惊天动地的发言,但不是这么个惊天动地法啊!前辈是谁啊!救命啊!


tbc

评论 ( 65 )
热度 ( 9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