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Once and Future(26)

接下来,有请雀行十里选手,为大家表演时空跳跃!

******

26

救命啊!

叶修吓醒过来,大口喘气。黑暗中,头顶的吊灯显出陌生而熟悉的轮廓,他在B市的家中。

梦里的景象太过真实,让人一下难以分辨,周泽楷第九赛季采访的时候到底说什么来着?

他心跳还未平复,想着要不要上网查查,又懒洋洋躺着不想动,脑子里翻箱倒柜半天,终于挖出了真相。

周泽楷还不至于那么皮,在他复出之前添乱,不过他确实问过那句话,在第十赛季常规赛首场轮回对阵兴欣结束后,选手通道擦肩而过时,周泽楷凑到他耳边问的,给他闹了个大脸红,搞得其他人十分稀奇,特别是方锐,追着他问“你什么时候和周泽楷感情这么好了还说悄悄话,我们同一届都没这么好,你俩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快点告诉我”……个没完。

叶修自然没告诉他,骚话漫天忽悠了过去,也没答应周泽楷,两个队长谈恋爱算个什么事儿,不合适,容后再议。

议着议着,兴欣夺冠了,叶修退役了,火速回家了。自从第十赛季总决赛之后,他还没有再见过周泽楷。

叶修在黑暗中坐起身,摸过床头柜的水杯喝了几口,渐渐平缓了呼吸,再次打量房间。

B市家里的属于他的房间,多少年没住过了,还是小时候的布置,只是床正对面的墙上多挂了一幅字,现在看不清,但内容叶修记得。

为国争光。

叶爸写的,刚劲有力,和他让叶修赶紧滚去竞技总局上岗时的态度一样,害他差点连床单都没铺完就被赶出去,幸好叶妈妈杀出来拦住了老头,一向温柔的人难得怒吼着“让我和儿子多待一会儿不行吗”愣是把人留下了。不过也就住两晚,世界邀请赛迫在眉睫,留给大家准备的时间不多,他必须得走马上任了。

叶修十万个不情愿,想想世邀赛周泽楷肯定入选国家队,见面了怎么说?啊,烦死了,睡觉睡觉。

蒙头倒回枕头上,叶修度过了回家后的最后一晚。

 

叶修再次离家的第二天,叶秋经过混蛋哥哥的房间,发现老妈坐在里面正在翻相册。

“你哥小时候特别可爱。”妈妈说。

叶秋:“我和我哥长一样。”

“又不是说这个。”妈妈笑嗔他,“你看着比哥哥乖,实际上犟得很,有时候表面看起来同意了,心里还不知道怎么不乐意呢。”

叶秋不服:“哥也不乐意啊。”

“他不乐意会直接说,所以老爷子打他比打你多。”妈妈抚着照片上翘着一边嘴角笑的少年,“但是打完了,他就会想办法往下走。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当年想离家出走的是你啊。”

叶秋不说话了,年近三十,无论是他还是叶修,回忆曾经往事,都臊得抬不起头。只是叶修比他更绝,不但走了,还走出了一条路,害他年年去劝,年年被劝回来。

其实他想说,叶修骨子里的犟并不比他少,毕竟是两兄弟,打定主意的事情,就一去不回头,只是在当初的岔路口,阴差阳错走了不同的方向。

他不是没有怨过叶修,夺走曾属于他的自由,把他一个人留在这个严苛的家里,还分走更多的关注——不论是父亲的骂,母亲的泪,都是对他的牵挂。

他看着房里新添的墨宝,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为国争光,老爷子从没对他说过这种话,尽快从事的职业不同,但他对社会的贡献并不输叶修,只是扪心自问,如果他们命运互换,他能像叶修一样对荣耀从一而终,能够不断超越自我,成就奇迹吗?他可以对此叹服,却无法自信满满地说出“我也可以做到”。

奇迹之所以是奇迹,便在于常人所不能为。有些人天生就是发光体,只是做好自己,就足以照亮别人。

叶秋笑笑,又释然了。到底他们的人生南辕北辙,并没有什么可比性,哥哥终究是他一个人的哥哥。

 

“还不走吗?”苏沐橙问。

“再等等。”叶修掏出烟点上,颓废地吸了一口。

“怎么了?”苏沐橙看看空荡荡的训练室,不知道叶修在等什么。

“唉……”叶修叹了口气。刚才走进训练室的时候,周泽楷那句“就是”里饱含了多少怨念,狼一样的眼睛盯得他心里发毛,感觉小周弟弟很可能在酝酿大招,说不定这会儿就在他房门前等着呢。

抽完一根,叶修感觉精神了不少,起身拍拍衣服——周泽楷买的,战术大师认为有软化敌人的作用,和苏沐橙走出训练室,往食堂去。

竞技总局的领导在食堂小包厢排了饭局,欢迎各位选手到来。从今天开始,便由这位领导总负责、总牵头,叶修作为领队专管训练和比赛,还有一位总局的联络员安排大家的生活和出行。

饭后,联络员给大家分房间钥匙,叶修加上十三位队员刚好凑双数,两人一间,目前是这么分配的:叶修和喻文州一间,方便交流;苏沐橙和楚云秀一间,唯二的女孩子;剩下的人自由组合。

大家迅速站队,两两站好,王杰希和肖时钦,孙翔和唐昊,李轩和方锐,张新杰和张佳乐,把剩下来的两个人围在了中间。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黄少天,黄少天惊恐地看着周泽楷。

“我不要和这个闷葫芦一起住!”黄少天跳脚,“会憋死的!”

“挺好。”方锐打趣他,“你可以一个人说两个人的份,开心吗?”

大家都微笑点头。是的,谁都不想和黄少天一起住,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过分了啊少天。”叶修得知不用和周泽楷住,心下放松,也喜笑颜开,“小周多乖,你怎么能这么嫌弃人家。”

周泽楷转头看向他。

孙翔感觉自家队长好像被欺负了,忍不住犹豫起来。他和唐昊是同期,关系一直不错,在这支国家队里,十个赛季的选手,除了他俩,都是前五赛季的大神,一个个都精着呢。他们吃过太多血泪的教训,实在不想掺和进神仙打架的局面里。算了算了,吃瓜安全,保命为上。

“你的意见驳回。”叶领队开始当家做主,又去问周泽楷,“小周也没意见吧?行了,就这么着了。”

周泽楷只是看着他,什么都没说。

 

第一届世界邀请赛定于7月17日至8月6日,他们7月15日便要出发前往苏黎世适应,因此在B市的集训只有一周时间。欢迎会后,大家回房稍作休息便开始了第一天的训练。

黄少天再不乐意,也只能接受和周泽楷一间房的命运。他倒不是对周泽楷有什么意见,纯粹是性格不合,话唠又不是演讲,叨叨也要伴儿啊,周泽楷是那个能叨叨的伴儿吗?显然不是。

幸好集训安排得够满,睡觉前他还可以出去串门儿,周泽楷就周泽楷呗,机会主义者的适应能力不是吹的。

黄少天想得挺好,当天晚上训练完,他回房洗了个澡就溜达去了叶修和喻文州的房间,结果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应。

估摸着还在训练室?他又跨过两栋楼之间的大草坪,溜达去了训练室,一看,果然灯火通明,叶修、喻文州、张新杰和肖时钦齐刷刷转头。

“哇靠!心脏大会啊!”黄少天下意识就喊了出来。

四位战术大师齐刷刷变了脸色,叶修、喻文州和肖时钦都笑了,张新杰推推眼镜:“刚好来了一个。”

“什么?什么什么?你们要干嘛!你们要对我做什么?!”黄少天扒着门死不放手,“救命啊,队长队长你怎么也这么对我!”

叶修笑得可欢:“文州现在可不是你一个人的队长了,别挣扎了谁让你还回来。”

等黄少天再次从训练室逃出来,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四位战术大师把一晚上的推论让他尝试了个遍,其中反复曲折,难以赘述。

他感觉自己像个悲惨的殉道者,凄风苦雨地摸回房间,一看,灯亮着,没人。

“周泽楷?”

远处第二张床后面举起一只手,黄少天吓了一跳,跑过去看。

周泽楷穿着裤子,光着上身,略长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个小揪,正在做平板支撑。他从头到脚绷紧成一条直线,麦色的背上布满汗水,上臂肌肉隆起,健美而不夸张。

周泽楷头顶前方手机亮着,上面正在计时,倒数10秒开始报。黄少天注意到他这个动作坚持了两分钟,随后软件提示他准备做“侧面平板支撑卷腹”。就看周泽楷侧过身来,左手直臂支撑,右手扶在脑后,等提示音“开始”后,他随着报数不断扭转身体向前、向下卷腹,右手肘无限贴近左手手臂,连做10下,换另一边。

那胸肌,那腹肌,我靠!黄少天心里直骂,周泽楷怎么这么讨厌!

等到锻炼完,周泽楷站起身,将刘海一撩,完整露出那张五官立体、汗湿性感的脸,然后旁若无人地朝浴室进发。黄少天一句话都不想说,撒丫子奔出门。

救命啊队长,我不要和这个人一个房间!

 

第三天早上,叶修耷拉着眼皮拖沓着脚步往训练室去,刚走过大草坪进入对面楼,就看到周泽楷站在楼梯口,正撩起一半衣服,探头往背后看,露出的那一截腰身实在太带感了,叶修边走边看,手快地往上面抓了一把。

周泽楷反应超大,弹起来回身靠墙双手前伸摆出防御姿势。

“还是这么怕痒。”叶修笑,“干嘛呢你?”

周泽楷被吓一跳,脸色还发红,不好意思地看着他:“痒。”

叶修挑眉。

周泽楷补充:“蚊子。”

“被咬啦?”叶修走近他,“咬哪儿了我看看。”

周泽楷扭扭捏捏,最后还是重新撩起衣服,背过身去,给叶修看,在后腰位置,有一个发红的包,还挺大。

“我有风油精。”叶修从口袋里摸出小瓶子,倒了点在指尖,要往周泽楷腰上抹。

周泽楷下意识要躲,又忍住了,等叶修涂完,他正要道谢,腰两侧被两只手握住了轻轻一掐。

叶修就看眼前青年猛地一蹿,简直要上天,“哈哈”两声扭了扭,护住身体一脸虚弱地防着他。

叶修的困意一扫而尽,大笑着往训练室去,周泽楷远远地跟在后面。

“对了。”叶修突然回身,问他,“你什么时候和文州换房?”黄少天软磨硬泡一天,叶修就败下阵来,反正比赛当头量周泽楷也不能做什么。

“今晚。”

得到答案,叶修又继续往前走。周泽楷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笑起来。

他得到两冠,叶修已经退役,世邀赛朝夕相对,机会来了!


tbc

评论 ( 30 )
热度 ( 7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