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周周和汪汪(完)

吃着小甜饼从2018向2019迈步吧!

之前CP23的无料~~

自印文件:戳戳   提取码:6viu

******

叶修指尖晃着钥匙圈,哼着歌走进楼道里。

他心情好是有理由的,荣耀小伙伴周泽楷说要来找他玩,并且羞羞地询问是否可以借住两天。这当然没问题啦,叶修心想,我们可以从早到晚打一整天的游戏,多好。

电梯“叮——”的一声在叶修住的楼层打开,他一眼就看到家门口蹲着一个人,背着个双肩包,垂着脑袋,虽然看不到那张帅脸,但他一看就知道是周泽楷。

叶修笑着走过去:“怎么蹲在这了?”

周泽楷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叶修从上往下瞧,总有种在看大型犬的错觉,这只大型犬还眼巴巴地等着他捡回家。他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正要把人拉起来,周泽楷突然朝他一扑,双手抱住他大腿,把脸也贴了过来。

“怎么了这是?”叶修差点跳起来,伸手就去推他。周泽楷这脑袋再偏一点可就要蹭到叶小兄弟了!

周泽楷被推开后又抬头看过来,那表情不够生动却足够好看的脸上,只是稍微露出一点委屈的神色,叶修就讪讪地停了手,转而拍拍他头顶,嫌弃道:“你属狗的啊?”

“汪。”

“还叫上了!”叶修把人拉起来推到一边,“不用守门了小狗。”

说着把门打开,进去换了鞋,回头看周泽楷慢吞吞甚至可以说是笨拙地把鞋子蹭掉,跟着叶修换上拖鞋,然后站住了,抬头继续盯人。

叶修挑眉打量他:“拍广告累着啦?沐橙说你最近很忙,我看你这忙得都有点儿傻了。”

周泽楷果真露出一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傻样子。

叶修可不想他换到门内了继续当门神,便捞过他手臂牵着人往里走:“把行李放下,一会儿solo两把给你醒醒神,可怜孩子。”

从客房出来,叶修又牵着人来到客厅:“你坐会儿,这个点了,先叫个外卖吃。”说完自己先一屁股坐下了,陷在柔软的沙发里,掏出手机戳来戳去,就算果断如他,也会被“今晚吃什么”绊住脚。

等他下完单再抬头,发现周泽楷坐在了另一头的单人沙发上,这倒没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那沙发上有个软垫。

“你怎么坐那儿了,那是三点的位置。”叶修指了指他屁股底下,“三点是我养的狗,我好像和你提过。”

周泽楷听到这个突然双眼放光,炯炯有神地望过来。

“你喜欢狗?”叶修好奇,“说起来,三点呢?”

他站起身往小阳台走去,小阳台三面都是大玻璃窗,在傍晚夕阳温暖的光线里,小房子形状的狗窝里隐约能看到团着只小动物,露了半截白色的尾巴在外面。

周泽楷也跟了过来,阳台门是推拉式的,这会儿两扇玻璃门都推到了一边,周泽楷就趴在门上往狗窝里看,帅脸挤得都变形了。

“你干嘛站那儿看?”叶修哭笑不得,伸手拍拍他胳膊,“没想到你喜欢狗。三点还睡着呢,别着急,等它醒了让它陪你玩,不过你可做好心理准备,它不爱搭理人,每天都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也不知道像谁。”

叶修说起它的身世:“我家以前养了只狗叫小点,后来相亲下了一窝崽,三点就是它的孩子。你知道吗?三点之所以叫三点,不是因为它是老三,而是它妈妈生着生着墨不够了,等生到最小的这只,身上只剩下三个斑点了,所以才叫三点。我取得名字。”

叶修一点儿不觉得自己的取名水平有什么问题,就像他不觉得君莫笑的穿搭有啥问题一样。

介绍完爱犬,叶修招呼周泽楷去打游戏,但周泽楷像是被那截狗尾巴迷住了一样,始终怔愣地盯着。叶修终于感觉到了周泽楷的不同寻常,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小周?”

周泽楷回过头来,一脸茫然和失落。

叶修靠过去,轻轻揽住他肩膀:“太累了?要不要睡一会儿。”

周泽楷没反应,叶修便自作主张搂着他往客房去,把人安置到床上,周泽楷毫不反抗,乖乖躺进被窝里,等叶修转身要走,突然抬手一把抓住他衣角。

叶修回头,看到他脸上流露出的脆弱和空茫,觉得呼吸都要不顺了,以为他累坏了,心里痛骂了两句轮回经理黑心地主,脸上的神色越发缓和,安抚般地冲周泽楷笑了笑:“好好睡,睡饱了陪我玩。”

也不知道是哪个字眼起了作用,这次周泽楷终于有了反应,他点点头,闭上眼睛,放开了叶修。

叶修还不放心,给他掖了掖被子,自觉没什么遗漏了,这才轻手轻脚走出去,带上了门。

站在客厅里,叶修给外卖小哥打电话,嘱咐一会儿过来别按门铃,把东西放门口柜子上就行,然后挂掉电话,心里头还在想着周泽楷的事,眼神漫无目的地飘散着,瞥到小阳台的狗窝里,三点钻了出来。

 

周泽楷头很晕,像是通宵后没睡够似的,闷着疼,累,难受。

他很想放任自己沉回昏睡之中,但又觉得身上哪里不太对劲,以至于没法安心睡过去,挣扎着睁开眼睛,只见一片深深的灰色。

这是哪?他的脑袋里冒出疑惑,继而被巨大的恐惧攒住:我的身体呢?!我怎么感觉不到我的身体了?!

他彻底惊醒过来,奋力支起脑袋沉重地甩了甩,鼻尖蹭到什么毛茸茸的东西,他停下来,低头去看,在昏暗的光线里,似乎分辨出了两条不属于人类的毛腿。

啊啊啊——!

周泽楷吓疯了,这彻底脱离认识却又过分真实的状况让他瞬间失去理智,发出尖叫,但充斥在耳朵里的声音却变成了“汪——”!

什么情况啊?!

周泽楷极度惶惑,浑身都在发抖,好一会儿才靠着强大的意志力找回自己的神智,强迫自己不断集中精神去感知,慢慢的,他一点点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如果这还算是他的身体的话——他变成了一只狗!

周泽楷已经叫都叫不出来了,沉默,沉默再次成为他的代名词。

他,或者说此刻应该是它,颤抖着用四肢站了起来,这种感觉太奇怪了,特别是后腿,和人类跪趴下来完全不一样的动作,他越发感觉到了现状的诡异,却又无计可施,只能向身后唯一的空间挪动,退出来一看,原来自己之前趴着的是一个小房子。

他看着小房子,陷入沉思。

我不仅变成了狗,还成了宠物?

在他沉浸于悲痛的时候,远处突然想起巨大的脚步声,像是哥斯拉来了。周泽楷惊得蹿起,直觉要往房子里钻,但鼻尖忽然闻到一股很特别、很舒服、很让人安心的气味,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

“三点儿,睡醒啦?”

这声音很大,轰隆隆的在头顶。周泽楷回头,抬头,用力抬头,在这个诡异的角度、黑白的画面里看了半天终于确认——是叶修!

前辈啊!

“汪汪汪!”

救命啊!

“汪汪汪!”

“……”

周泽楷心很累,周泽楷不想说话。

“哟哟哟!”叶修一脸惊奇地蹲下来,揉一把狗头,“今儿怎么啦,这么热情,不是你的风格啊,吓到我了。”

头顶传来一阵温暖的触感,那么温柔、那么舒服,周泽楷感觉浑身都软了,顶着叶修手心蹭来蹭去,发出“呜呜”的声音。

“哎哟,真是转性了!”叶修摸完脑袋又去摸它下巴,“终于打算要陪我玩了是吗?平时怎么都喊不动你。不错不错,今天表现很好,我觉得可以委托你一个重要任务。”

周泽楷被摸得很想翻身露肚皮,但在听到“任务”的时候,凭借多年游戏本能稳住了自己身为人类的意识。

我刚才是想干什么?我不是狗!

任务?什么任务?

叶修解释道:“我朋友过来玩,他好像不太开心,不过他挺喜欢你的,所以你要多陪陪他。表现好有奖励!”

朋友?周泽楷在狗狗的身体里飞速运转大脑,最近到前辈家的朋友,不就是我吗!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啊!!!

“汪呜——!!!”

“你答应啦!真乖!”叶修把狗抱起来往厨房走,“我朋友在睡觉呢,先给你开个罐头,吃饱了好干活啊。”

到了厨房,放下狗,叶修还真的打开柜子拿出一个狗粮罐头打开来,放到周泽楷面前。

这是什么气味!怎么这么香?

眼前的罐头仿佛会魔法,此刻对周泽楷施展了诱惑术,令它浑身不受控制地朝罐头一步步逼近,甚至低下头,鼻尖已经触到了湿软的狗粮。

不行!我是人!

周泽楷狠狠甩过去头,把自己从那浓香扑鼻的罐头前扯开,踉跄着走到叶修腿边,蹭着他的腿,闻着那股舒服安心的味道,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神智。

差点。周泽楷虚脱地趴在叶修脚背上喘气,暂且保住了自己人类的尊严。

“怎么不吃啊?”叶修蹲下来摸摸毛茸茸的头顶,“不饿吗?这是你最喜欢的罐头。”

叶修叽叽咕咕对着狗说了好一通话,周泽楷恢复了一点力气,重新站起身,决定要打破现在这样奇怪的状态。他咬住叶修裤脚扯了扯,希望能带叶修到客房门口去,再给自己开门。三点作为一只小型犬,恐怕够不到门把手,如果要跳起来开门,周泽楷只怕自己把这具身体摔坏。

他想得很好,然而叶修却再次一把捞起来他,感叹着“那先不吃吧”,把罐头盖起来收好,然后带着他往客房相反的方向去。

“走,陪我玩游戏等外卖。”叶修说。

“汪汪!”

放我下来!客房!我的身体!

周泽楷挣扎不断,然而三点的小胳膊小腿根本挣不开成年男人有力的臂膀,他被全面镇压,抱进了电脑房,安置在了屏幕边的软垫上。

周泽楷还没放弃,他从垫子上站起来企图跳下去,然而往下一看:天啊怎么这么高!

深呼吸,深呼吸——周泽楷努力做了做心理建设,朝桌子边缘抬起了前爪。

“怪要刷了,注意注意!”叶修对着耳麦提醒,“三队、四队跟我去拦轮回的人,小周不在,他们别想碰到这个BOSS。”

狗爪子悬在了空中,继而往后踩了一步,桌上的小狗转过身来,看向屏幕,眼中流露出异样专注的神色。

叶修带队上前了,轮回的人来了,交战了交战了!

不要和近战纠缠,先攻下治疗呀!周泽楷紧盯屏幕,心中不断念叨。叶修太狡猾了,别中计!啊!是圈套,别去——

“汪汪!”

叶修瞥过来一眼,笑着对耳麦里说:“是我家三点儿,看我暴打轮回的英姿,在给我喝彩呢。你说小周被我绑起来了?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锁起来得了,绑起来有点过了啊。”

“汪汪汪!”

“看三点儿多支持啊,拿下轮回,打倒BOSS,回家分材料。”叶修下达了最终指令,键盘上的手敲得飞起。

周泽楷冲着那手不满地“呜呜”两声,心想我现在上去咬一口轮回是不是还有救?

但也只是想想,他还做不出这种事的,垂头丧气地扭头继续看着屏幕。在它的视野里,黑白的画面上炸开无数技能特效,看得人都眼花缭乱,别说狗了。

周泽楷越看越觉得头晕了起来,脚下打起摆子,眼皮开始耷拉。在彻底昏倒前,他忍不住想,原来狗也会晕3D……

叶修这边忙完了一转头,只见自家小狗竟然睡着了。“不刚醒没多久吗?”

 

又睡了一觉的周泽楷再次醒来,这会儿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但身体的感觉是正常而熟悉的——他回来了!

周泽楷猛地坐起身下意识去摸自己,之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个梦。

叶修推门进来的时候,在亮起的灯光里,看到周泽楷抱住自己泫然欲泣的样子,顿觉诡异:“你干什么呢,做噩梦啦?”

周泽楷迟疑地点点头,吸了吸鼻子:“梦到自己……变成了狗。”

“那多可爱啊。”叶修笑道,“饿不饿,外卖给你温着呢。”

周泽楷点点头,看一眼手表,都晚上11点多了,怪不得感觉胃里如此空虚。

两人来到餐厅,周泽楷吃上了晚饭,叶修坐他对面闲聊。讲着讲着,他发现周泽楷老是往小阳台瞧,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说不上是做贼心虚还是心有余悸,看起来总归怪怪的。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喜欢狗啊?”叶修问。

周泽楷摇摇头。

“那你老往那儿看?”叶修望向小阳台,“三点今天挺奇怪的,不吃东西,还老睡觉,是不是生病了?”

周泽楷浑身一哆嗦,用力摇了摇头:“没事。”

“啊?”叶修不解,“你说什么?”

“呃……”周泽楷绞尽脑汁,“可能,和我一样,睡一睡就好了。”

“希望如此吧。”叶修说,“等明天再看看情况。”

吃过饭,周泽楷精神了一点,叶修问他要不要打游戏,他欣然应约,并表示要替轮回报仇,叶修笑话他:“你们小朋友这么快就找你打小报告啦?”

周泽楷想起自己醒来后还没摸过手机,顿时一头冷汗,脸上扯开拍广告练就的营业微笑,推着叶修赶紧进电脑室,开机,上游戏,努力将这关蒙混了过去。

两人玩到夜里快3点,到底不是能乱通宵的年纪了,都困得揉眼睛,各自回房间洗漱睡觉。

周泽楷重新躺回属于人类的大床上,感受到自己手是手、脚是脚,长长地呼了口气。还没等他彻底放松,一个念头突然冒出来:还会再变成狗吗?

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心中恐惧滋生,仿佛被墨菲定律乌云罩顶,只要他睡过去,暴雨就要落下来。

不能睡不能睡不能睡!

周泽楷提醒自己,试图将思绪从这件事上拉扯开,然而不管是游戏、战队、代言……所有能想的东西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最终还是回到这里,站在那朵越发黑沉的乌云下,他连眼睛都不敢闭了,怕一睁开就是狗窝里的景象。

“吱呀——”的开门声打断了周泽楷和乌云的纠缠,他从床上跳起来奔去开门,和走过客房门前的叶修四目相对。

叶修显然被吓了一跳,整个人往后一缩靠到了墙上,瞪着周泽楷:“嚯,干什么呢?”

门外的光线照在周泽楷惨白的脸上,他像是从背后的黑暗里挣脱出来,渐渐平复下呼吸,往前走了一步,彻底站在了走廊灯光下:“前辈,不睡吗?”

“我口渴,喝点儿水就睡了。”叶修察觉他脸色不对,凑过来仔细打量,“没事吧,小周?”

要是按照往常周泽楷的性格,即使遇到什么麻烦,也会摇摇头,不好意思打扰别人,但他此刻不想摇头,叶修是他重要的朋友,是真正关心他、担心他的人,他此刻脆弱的小心脏也渴求着陪伴。于是他抿紧了嘴唇,求救般地望了过去。

叶修没有问发生了什么,他抬起手臂好哥们似的搂过对方的脖子,亲亲热热地说:“走,陪我去厨房。”

倒了杯水端在手里,叶修又搂着他原路返回,经过客房也没松手,将人带进了自己房里。

周泽楷站在叶修简洁的床铺前手足无措。

叶修灌了两口水,冲他拍拍被子:“上来啊。”

周泽楷喉结滚动,感觉到自己的耳朵火一样地烧起来,之前因为惊恐残留在体内的寒意彻底消失,他爬上床铺笨拙地躲进被子里,愣愣地看着叶修也钻了进来,关掉灯,“噗”的一声把自己摔进隔壁那个松软的枕头里。

另一个人的呼吸声离得那么近。

过了一会儿,叶修的声音轻轻地传过来:“荣耀要大调职业技能了,听说了吧?”

周泽楷“嗯”了一声,然后就着这个话题,两人在黑暗中小声讨论起来。

 

昨晚和前辈聊了好久。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周泽楷想,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他在心中对叶修不动声色的照顾充满感激,此刻觉着困意还十分浓重,想要继续睡一会儿,叶修的声音却传了过来,朦朦胧胧的,像是隔着什么。然后在一声推门声后,那声音陡然清晰。

“怎么还睡呢三点儿。”

什么?!周泽楷心头一跳,睁开了眼睛。

“哟,昨晚放这儿的狗粮都吃了啊,是不是半夜撒欢了?”叶修的声音带着笑意,继而响起几下摩擦声,叶修像是端起了什么东西,转身离开了。

周泽楷站了起来,他,或者说此刻又变成了它,已经“啊”不动了,尖叫不能解决问题,他必须认真、严谨、深刻地对待这个危机了!

从昨天到今天,他还没和三点正式见过面,但从叶修话语的蛛丝马迹中可以发现,在他失去意识的时段里,“周泽楷”是有在活动的,那么在他体内的是谁?会是三点吗?如果是三点,那自己就是和三点互换了灵魂?

可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

周泽楷沿着记忆中留下的草蛇灰线一路回溯,想起自己昨天刚刚到达叶修家门口时发生的事情——

他站定在门前,掏出手机给叶修发去了信息,得到“马上就到”的回复后,脸上扬起了笑容,无所事事但又充满期待地打量着叶修家的门。

这时候,他隐约听到一点点极其轻微的脚步声,“啪嗒啪嗒”频率很快,由远及近地在叶修家房门内响起。很快,门内传来一声响亮的“汪”。

原来是狗狗,周泽楷觉得有趣,他确实听叶修说过养了一只小狗。他想自己上门做客,既然主人家的成员来打招呼了,虽然门没打开,但自己也要回个礼才是。

于是他站在只有他一个人的楼道里,冲着叶修家的门,开开心心地喊了一声:“汪!”

然后?然后他就不记得了,再醒来就是现在。

“……”

这是真的吗?周泽楷抓狂,这样就和狗狗互换灵魂了?这是上天对自己这次来找叶修设立的考验吗?

他疑惑没有答案,周泽楷也不打算放任自己忧郁太久。它用四条小短腿坚强地站起来,决定去找三点把身体换回来!

来吧,来对“汪”吧!

他跨过开着的阳台门,在一切都显得如此巨大的空间里朝着叶修的房间而去。

刚跑到门口,叶修正好从里面开门出来,打开的门缝中,周泽楷看见自己还躺在床上。

快起床!

“汪汪汪!”

“嘘——”叶修飞快把门掩起,朝三点示意,“小周还在睡呢,晚一点再找他玩吧。”

不行啊!要赶紧换回来!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狗狗执着地要绕过叶修去推门,然而不甚灵活的小短腿才奔了两步,就被叶修一把捞住抱了起来,还把门彻底关上了。

快放我下来!

“汪汪汪汪汪!”

周泽楷挣扎不断,叶修赶紧抱着今天异常活泼的狗狗远离房间。

周泽楷十分着急,努力在叶修臂弯里站起身来,前腿按在男人肩上,盯着主卧门叫个不停,企图引起叶修的注意。

叶修倒是注意到了三点今天的不对劲,但他哪能想到自己房子里的另外两个房客交换了身体呢。

带着狗狗走到客厅,叶修坐下来揉了揉三点突然耷拉下来的脑袋:“怎么啦,我有朋友来,你吃醋了吗?”

“呜……”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喜欢我啊。”叶修还挺乐呵,揉完脑袋揉小身体,那双修长漂亮的手陷进三点蓬松柔软的白毛里,从脖子一路摸到尾巴。

周泽楷突然僵硬了。

屁股,他想,前辈摸我屁股!

虽然我现在是一只狗,但是、但是前辈怎么能、怎么能摸我的屁股呢!

叶修现在很满意,你看,狗狗撸一撸就变乖了,真好。

他充满怜爱地将小不点的身体摸来摸去,还把呆住了似的身体翻过来,从狗下巴挠到了狗蛋蛋,甚至还恶作剧般地挠了挠……

“嗷呜——!”

周泽楷在叶修“我们三点儿是大孩子了”的调笑声中,彻底当机了。

 

这边刚放下不知道为什么又睡过去了的小狗,叶修抬头就看到周泽楷扶着墙,站在走廊拐角那里呆呆地看着自己。

“早啊,小周。”

周泽楷好像还没睡醒,也不说话,此刻缓缓转头,看向了窝在专属坐垫上的三点。

“你俩也是奇怪,”叶修的眼神在周泽楷和三点之间来回打转,“怎么总有一个醒着一个睡着,老碰不到一块儿。”

周泽楷没什么反应,只是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挪过来,坐到了沙发上。

叶修转头细细看他,总觉得周泽楷过来两天,精神还是不太好。他有点烦恼地挠挠头发,忍不住抓过烟盒打开,抽了一根出来。

以往并不介意叶修抽烟的周泽楷却突然转头盯住叶修,微微蹙起眉头。叶修被看得停下了拿打火机的手,冲他扬了扬烟:“不行?”

周泽楷坚定而缓慢地摇摇头,叶修只好把烟放下:“好吧。”

刚才还蹙着的眉头舒展开,周泽楷露出满意的笑容,朝叶修靠过来,出乎意料地躺到了他的大腿上,还蹭了蹭,半长的柔软的黑发铺散开来,看起来很好摸的样子。

叶修在微微加速的心跳里抛开了理性,遵从本心地伸手抓住了一缕黑发,缓缓梳理着,又去抓下一缕,看周泽楷舒服地闭上了眼睛。俯视间,青年的侧脸轮廓美好,眼睫纤长浓密,像是被驯服的高傲而美貌的野兽,令叶修不自禁勾起嘴角。

在两人没有注意到的另一张沙发上,狗狗缓缓睁开了眼睛。

入目就看到这样一幅亲密的画面,周泽楷顿时窒息:这是在做什么?!

叶修抚摸那具身体的样子是这样温柔,和他以往见到的作为对手和朋友的叶修,都不一样,这是他想要独占的样子,是他这次厚着脸皮来借住想要做的事情,然而现在却被别人占有了。

叶修知道怀里的人此刻并不拥有名为“周泽楷”的灵魂吗?

他简直要哭了。

他心情复杂着,躺着的那个周泽楷翻了个身,面朝叶修睁开了眼睛。叶修拍拍他脸颊,笑道:“还不起来吃早饭吗?”

周泽楷支起上身飞快地在叶修下巴上舔了一下。

叶修愣住了,三点跳起来了!

“你是狗啊!”叶修笑骂一声,红晕染红耳朵,并且有向脸颊曼延的趋势。

他捏住周泽楷下巴不准他走,要必须给个说法,周泽楷支支吾吾的,气氛逐渐变得奇怪,他们四目相对,简直是亲吻的绝妙前奏。

不行!

跳到了空中的狗狗大声叫了起来,粉红结界被打破,沙发那头的两人看了过来。

“汪!汪汪汪!——”

这巨大的咆哮声吓得周泽楷浑身一颤,嘴唇张开,也跟着发出了一声“汪”。

声音在空中交汇。在叶修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跳到半空的狗狗仿佛失去动力般直愣愣摔在了地上,坐在身边的人跟被抽筋了似的软倒在他怀里,一时间寂静无声。

“什么情况?”叶修满头问号。

他正想着是不是要叫救护车,怀里的周泽楷发出痛苦的呻吟,逐渐苏醒过来。

“小周?”叶修揽住他肩膀轻他脸颊,“醒醒,你还好吗?”

周泽楷完全睁开眼睛,面对叶修放大的面孔,不知为何突然脸红起来,喉结用力滚动了一下,极其小声地试探地问:“前辈,还亲吗?”

“……”

 

三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地板是冰凉的,它支撑起摔痛的身体,回头看了一眼沙发上抱在一起啃嘴巴的人,嫌弃地“哼”了一声,转身颤颤巍巍回自己的小屋去了。

这种狗粮它才不要吃呢。


评论 ( 16 )
热度 ( 5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