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四章·修)

叶修琢磨着要出趟远门,而距离东海之滨山外山数万里之远的昆仑墟,也有人要出远门。

南极仙翁陪着周泽楷在桃林里走,还是忍不住又一次问他:“你真的想好了要这么做?”

周泽楷仍旧是笑着对他点点头,眼里神色十分坚定,仙翁作为他师父,熟知他流露出这样的眼神,便已是不会回头,可止不住自己心里要为这平日里大多时候都太过听话的徒弟忧心几分。

“放着大好的天宫护卫军统领不做,就算回来昆仑清修也好,偏要去再入轮回修行,为师真是搞不懂你了……”其实仙翁心里隐隐觉得已经猜到了他此去的目的,但这目的若说出来,或许周泽楷自己都想不明白。

有些人,有些事,或许都是命中注定吧。

“罢了罢了,”穿过桃林便到了一方开阔平台,仙翁冲他摆摆手,最后嘱托道,“若是碰上麻烦了,记得告诉我。”

周泽楷朝他恭敬一揖,转身飞离了昆仑墟。

 

叶修回到茶摊的时候,已临近收摊了,但茶摊里的人比他所想的还要少,只有两个人。

陈果,和一个叶修没见过的漂亮姑娘,这姑娘正半搂着陈果安慰她。

“老板娘,这是怎么了?”

被喊到的人回过头,展示给叶修看两个哭肿的大核桃,“叶……呜呜……”

这一天都哭两回了。叶修想着,挠挠头,走过去把花塞进陈果怀里,转头问边上的人:“你就是唐柔吧?”

“你就是叶修吧?”唐柔不答反问,“谢谢你昨天帮了果果。”

叶修点点头,对茶摊里张望了一下,“怎么?昨天那几位来报复了?”

“嗯,”陈果看着花,抽噎声小了不少,“不过没搞什么破坏就被柔柔赶走了,只是……只是……”

“只是说了东王公不少坏话,让人心里难受了。”唐柔替她把话说完,继续给她拍背。

叶修叹了口气,“骗子的话有什么好在意的,别往心里去了。”

“我自然是不信的,当初我爹上山打猎遇到猛兽,要不是躲进帝君的小土观,根本活不下来,我们一家都很相信帝君是好的,可他们说的像真的一样!”

“所以你动摇了?”

“我……”陈果抿着嘴,眼睛红红的,心里一口气憋住了,连脸上也泛起红晕。

“你气得是动摇的自己吧,”叶修走到她边上坐下,“哥给你吃颗定心丸,昨天赶车那人你还记得吧?”

陈果点点头,“是李大福,城里赶车的人,属他名头最响。”

“他原先说自己不曾走南闯北,后来又说那些听闻都是从北方来的。但他一个拉散客的车夫,哪可能接送过什么达官贵人,更不用说来自宫里的消息了。那这个莽夫,怎么就突然说起东王公的坏话了呢?”

“对啊!”陈果听他分析,眼泪都不掉了,转头紧紧盯住叶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叶修冲她一笑,“你猜。”

“叶修你讨厌!”

“怎么就讨厌了?我可是认真的,多动脑子才不会被人骗。”

“……”

“说得不错吧?再给我点烟草呗老板娘。”叶修说着,还递给过去一个装烟草的小袋子,陈果瞪他一眼,接过去,起身小跑到台子边给他装。

 

“我虽是感谢你的,但无法完全信任你。”

叶修抬头看向静静站在一边的唐柔,“哦,那是不让我住山上了?”

“如果你比我强,我比不过,自然也无法拦你。”唐柔直视回去,眼里是明晃晃的战意。

“比射箭?”叶修站起身走向唐柔,对方拿起挂在一边的长弓,领着他往茶摊外走。

正是大雁迁徙的时候,唐柔抬手满弓,遥遥射下了队尾的那只,陈果见了,给她鼓掌,“真准呀,今晚可以加菜了,我去捡!”说完就往大雁掉下去的地方跑去。

远远地看到那只犹自挣扎的鸟儿还在哀哀鸣叫。

“小可怜,莫生气呀……”她嘟囔着,突然整个人都顿住了,这句话的尾音还含在她嘴里,突有强劲的风声猛地从她上方呼啸而过,带起她的衣裙朝前飞舞,接着便响起大雁的嘶鸣,且这嘶鸣连续不断。陈果觉得声音就在头上,却不见大雁落下来。

她抬手到眼睛上方搭起凉棚,在夕阳里眯眼往天上看,一只大雁偏离了队伍,往她正前方的地方飞去,却不见翅膀在扇动,有湿热的东西突然掉到了陈果搭凉棚的手背上。

“什……”

——是血。

她吓了一跳,大叫一声去甩血迹,等血迹散了,她终于反应过来,这该是大雁的血。

她重新去找那只脱离队伍飞行的鸟儿,只见它正往下掉,等她跑过去一看,找到了两只躺在一处的大雁。

一只正是先前唐柔射下来的;还有一只,身上也插着一支箭,可那箭从尾部被另一只箭插入一半,裂开来,要不是有金属的箭头套着,肯定已经分开散架了,而贯穿前一支箭的那支,又被另一支箭贯穿,正是一箭接一箭,套成三连环。

这若是对着靶子,陈果估摸着唐柔也能试出来,可这射得是移动的大雁啊,怪不得它被射中了一箭后还在天上“飞”,感情是叶修用箭让它“飞”的。

“神……神技啊!”

陈果拎着两只雁往回走,脸上表情恍惚,见到唐柔,看对方脸上也有恍惚的神色。

“我来试试!”唐柔从叶修手里拿过弓,正要抬起来,又被拦住了。

“能证明我比你强就行了吧?大雁们出趟远门挺不容易的。”

唐柔心里憋着口气,听他这么说,也觉得不忍,叶修又补了一句,“况且晚上有两只,够吃了。”

“……”

陈果可不管他们谁输谁赢,她一手拎着一只大雁气势汹汹地冲叶修跑过去,“叶修你……太厉害了!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不是和你说过吗?我就是东王公啊。”

“别闹!”

“没闹,我说真的。”

“还说没闹!你看看你,神话里都说东王公‘穿华美绿衣,仙气四溢,乃万物之主,众仙之首,帝王之气盛也’,你占哪样了?”

“咳咳!”叶修猛咳两声,微微抬起头仰望落日余晖,惆怅道,“你哭着对我说,神话里都是骗人的。”

   

陈果最后信了,她信叶修是追崇东王公的修道高人,虽不是神仙,可也厉害得像半个神仙了。

于是叶修在她一脸崇拜的傻笑里无奈地挥手告别,踏上了给苏沐橙找琴弦的远门。

他要去的地方在陆地最南边。

神仙可不像陈果想的那样都住在天宫里,有生灵的地方就有神仙,无处不是修炼场。

而神仙比较多的场所也就是神话里的那几处:北方青丘国,飞禽走兽修成的神仙居多,最有名的便是微草洞的九尾白狐;南方十大洞天,剑圣驻守此处;西方昆仑墟,上了年纪或者喜欢清净的神仙爱住在那里;东方东海,海下有龙宫,海上有十洲仙岛,新修成的神仙和各类花草树精遍地都是;最热闹的倒还是头顶三十六天,和他同由太元圣母点化而来的西王母,也正是当今的王母娘娘,就是和玉帝一道在天宫管着大小事务。

叶修此去,正是要到南边蓝雨洞去,虽说蓝雨最出名的是剑圣,可掌管蓝雨的却另有其人。

老板娘虽预付了叶修工钱,但真的上了路,他反倒没走需要花钱打点的官道,直接进了无人问津的大山,遇虎则骑虎,遇鹿则乘鹿,还碰见过一条修为甚高的大鲤鱼,载他走了一段水路,可谓是不同凡响,这要被陈果瞧见,肯定就信了。

叶修感叹一声,从大水牛背上下来,拍拍它的屁股,迈开腿自己往蓝雨洞所在的山上去了。

这山上住了只凤凰,还住了个会弹琴的,叶修一路往上走,耳边快被鸟鸣声吵翻了。可若只有这些鸟吵,叶修烦则烦矣,倒还能忍,可惜某个自称“热情好客”,和叶修“感情甚好”的鸟老大非要下来接人,接还不在山脚下接,让叶修直接坐他背上上山,偏偏要在这半山腰,众鸟小弟一看老大来了,还不得捧场,一时间吵闹地比夏日夜雨还烦。

“叶修你竟然真的没法力了太糗了吧哈哈哈哈,好啦我就不嘲笑你了哎呦肚子好痛你竟然也有今天造孽啊,文州大老远就听到你的动静了我还特意下来接你,怎么样够意思吧?”

“唉……”叶修掏掏耳朵,“你要让这一山的鸟都闭嘴就更够意思了。”

“喂喂你什么意思,我本体可也是鸟你这是让我闭嘴吗?”腰佩纤细长剑的青年简直要跳起来打叶修的头,“你有点做客的自觉行不行,到别人家的山头还想唱自己的歌不成?别说了快走快走!”

“你有点主人家的自觉行不行?让客人用走的爬这千石阶梯,你有考虑过失去法力的老人家的心情吗?”

黄少天嘴里仍然嘀咕个没完,却到底看不过叶修这慢吞吞的速度,猛地一拔长剑,仿佛这世间万千光芒汇聚而成的剑身在空中划出蓝色的光影,光影头尾相连成圈,将叶修包在了其中。

刹那间,大风起,树叶摇,叶修的身体往上浮了起来,随着黄少天展开身后的翅膀一起往山顶飞去。

“这才有点风神的样子嘛。”叶修在空中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差点翘起二郎腿。

黄少天还想说他几句,眼看就到了山顶石台,台上有一人,穿一袭蓝色长衫,怀抱黑色长琴,嘴角带笑地等在那里。

叶修落了地,冲他摆摆手。

 

“好久不见,喻文州。”


评论 ( 14 )
热度 ( 2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