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五章·修)

“或者该称呼你太子长琴后裔?”

“叶前辈多礼了。”喻文州笑笑,迎了两人转身往屋子里走。

“怎么样?酸到你了吧?”叶修刚一路上来都还没抽上烟,正是嘴闲又嘴贱的时候,“酸到你了就好。”

喻文州对他这明显的揶揄也不生气,倒是黄少天先沉不住气,“干嘛呢老叶,没了法力还敢这么嚣张欺负我们蓝雨的人,小心我们山里随便一只鸟儿都能啄了你!”

“谁来都行,除了你。你说你一只凤凰,能高冷点吗?神兽的架子呢?”

“我就是这么亲民怎么样?哪像你堂堂天界护卫军统领竟然还沦落成了凡人,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手底下的人干什么吃了?其他人都没拦着你?玉帝又怎么说?你倒是讲讲啊!”

“你哪来这么多问题,干脆别叫凤凰了,疯黄怎么样?吵黄也不错?韭黄似乎也……”

“闭嘴闭嘴闭嘴!要不是看你没法力我一定要和你打一架,你这张嘴太讨厌了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这张狗嘴吐出象牙来我瞧瞧?”

喻文州已经对他们俩凑到一块就不安静见怪不怪,“到了,进去聊吧。”

“你确定不是吵?”叶修一边跨过门槛,一边对喻文州说。

喻文州把抱了一路的琴放到了房间正中造型奇特的琴架上,撩起衣摆坐到了抚琴的位置,抬头冲叶修露出了然的笑,“反正你也不是来找少天的。”

“对啊,我是来听手残弹琴的。”

“当真?”喻文州抬手解开自己手腕上缠着的布条,一圈一圈,将包覆到指尖的绷带解下,黄少天这会儿突然安静了,站他边上去接解下的布条。

“你说你手残,还是我听琴?”叶修寻了张椅子坐到他对面,手肘折起,手里握着烟杆,整个人闲靠在扶手上抽烟,云雾飘渺里眯眼打量对方。

喻文州揉了揉手指,随意地拨了几下弦,他手底下这琴是极好的,黑沉沉的木,如雨丝般晶亮的弦,泛着如水般的蓝光,这一拨,蓝色的水纹荡漾开来,在空中化开几圈涟漪,本无一物的空气里突然显现出几根细细的丝线,叶修借着窗外的阳光,看它们缓缓飘落到一双苍白而修长的手里,被轻轻一握,又消失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喻文州冲他抬抬手,给他看空荡荡的手心,“我也知道你为何而来,只是如你所见,现今世道的心音,已没法结成你想要的弦了。”

“以你的能力,如果花上一些时日,将几股心弦编织在一起,能否达到老魏以前送我的那种程度?”

“若是将收集到的心音凝结起来,强度是达得到的,只是音质恐怕不如曾经,且需要十天半个月,你等不起。”

“也是,”叶修点点头,这把心音琴自从魏琛送给了太子长琴,又从太子长琴传到喻文州手里,使用者可谓是一代比一代强,只这世道反而一代不如一代。

拨弦可闻天下音,弹琴可得心音弦,这弦可编织成物,也可做各式道具,可谓是蓝雨洞一大珍宝,但叶修所见过最好的心音弦,乃是千年前魏琛离开天宫时送给他的,后来全用在了给苏沐橙的琴上。

“看来只能找老魏再要两根了。”

“那我帮你唤醒他吧,水镜仍在原处,就不送你过去了。”喻文州冲他点点头,将手摆到琴弦上,终于弹起完整的曲子来。

音高处若山,曲柔处若水。连绵的琴音奔流不息。

叶修伴着这曲《高山流水》出了房门往屋后走,那里有一泓深不见底的潭水,就算在这样的朗朗白日下,水面上也未曾有一点光影。

他走到水边坐下,伸手拨了拨,搅出几圈涟漪来,水纹缓缓向外扩散,与空中传来的曲乐声和到一处,不用叶修再去拨弄,也不停地波动了起来。

平静的水面被打破,反倒渐渐显出一个影子来。

“老魏,起床了啊!”

“哼……”那影子喘了口气,终于露出完整的面貌——一个黑色的龙头,这龙太大太长了,小小的水面无法露出他完整的身躯。

“这什么破梦?竟然看到老叶了,”龙抬起一点眼皮瞄了一眼又立刻合上,“不行我得赶紧换个梦做做。”

“还能梦见自己法力恢复了不成?”叶修嗤笑一声,对着水面喷出缭绕的烟雾来,“该醒了,老应龙。”

“我的乖乖!还真是老叶!”魏琛——水镜里显出身形的应龙睁大了眼睛,“你对着水镜抽烟是几个意思,退休了闲得无聊存心来气我的是吧?”

“我这是旬休,可不是退休。”

“得了吧,我这失了大半法力的都退休了,你个法力全失沦为凡人的还指望重回天宫啊?”

“天宫是没什么意思,可东海十洲三岛的景致我还没看腻,”叶修冲他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来,“怎么样,老魏,哥反聘你当我的坐骑如何?”

“嘿,你什么意思?”魏琛回敬他两根抖动的龙须,“你还真想做回神仙啊?重新修炼有多难你不比我清楚?”

“以我比你高了好几倍的智慧来分析,自然是知道这其中的难处,可我也知道这其中的机会,就看你有没有兴趣了。”

魏琛抬眼看看他,又趴回去,眼睛不知看着何处,又好像不在看任何一处,“让我想想,你让我想想。”

 

他这头想着,叶修也不急,山顶上的琴声仍在持续,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一山的生灵都舞动了起来,黄少天已是拔出佩剑,踩着琴声舞了一段,凤凰素来喜爱高洁的音乐,他和喻文州一起镇守在这南海边的洞府里,确是怡然自得。

走完一段步法,他收剑入鞘,又站回抚琴之人边上,终于忍不住问他,“老叶肯定知道你现在给不了他想要的东西,那他来就是为了见见魏老大?”

“是,也不是,”喻文州手下不停,侧头冲他微微一笑,“他是来劝魏前辈一起,再去做一场春秋大梦。”

其实叶修想要魏琛手里的心音弦,只需寻只鸟儿来传信便可,只是他喻文州能从魏琛手里要到心音弦,却要不到一个承诺。只有同样从五彩仙云的梦里醒过来的叶修,才有资格来劝。

那就让两个还想做梦的人,再一起会会周公吧。

喻文州想着,手下一拨一勾,琴意直冲云霄,高山流水的闲适安逸散去,戎马出征前,广陵散鸣响。

 

魏琛在铮铮曲调里长叹一口气,“老叶,咱们都是从最难的时候过来的,我也不怕你笑话了,当年封神一役,为护蓝雨一方平安,我从九曲黄河阵里逃出生天,虽是活了下来,却也耗尽了法力,喻文州那小子……”他说着,鼻子抽动两下,似是要嗤笑一声,却终究没有笑出来,“他当年向我发起挑战,扬言要成为蓝雨洞新的主人,几次比试都用上了十成功力,让我丢尽了脸面,少天那个小没良心的也不拦着他,我就知道他们的意思了。”

魏琛说着突然动了起来,变作了人形,腰带散散地系着,衣襟半敞,胡子拉碴,“这么多年将养下来,虽没有恢复,但好歹还留住了一点法力,唬唬人还行,再想呼风唤雨可不成啦!”

“哦,可我还想回去,”叶修抬手指指天空,“我现在跑到人间来,他们把天界的护卫军交给了周泽楷,把人间的战事给了孙翔,你猜这仙籍又是谁在管?”

魏琛听他这么说,低头一琢磨,顿悟般地张大了嘴,“你……你弟?”

“对,大家都以为东王公和东华帝君是同一个人,实际却是两个人,当年从扶桑树上落下的叶子可不止我一个,只是他比我晚了一时半刻,虽然长得一模一样,却是个做小的命。”叶修想想自己离开后叶秋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就忍不住发笑。

“他倒是个识大体的,还知道替你管着仙籍,打仗了不怕,最多打回来。人乱了可不行,容易被魔界那帮人钻了空子,”魏琛分析着,突然问他,“你说你突然离开仙界,这么大的事儿也没个人拦着,不会就是被钻了空子吧?”

叶修惊讶地看他,“哟,老魏你脑子还没全坏啊?”

“去你的仙人板板,我说呢你个腥风血雨的男人怎么舍得离开仙界,跑来祸害凡间了,原来还别有隐情啊!怎么回事呢,说出来给老夫乐一乐?”

“想听说书?可以啊!”叶修将烟灰抖落进池子里,刚好洒在魏琛鼻孔的位置,“先跟我走再说。”

“啧啧啧,你个臭不要脸的,就知道吊我胃口,”魏琛踱着步子转起了圈圈,叶修既然提到了魔界,他大抵就猜到了自己有戏,魔界虽多年来未曾真正战胜过天界,但却从来是天界的最大敌人,只因他们有独特的法门可极其快速地恢复自身魔力,甚至达到起死回生的境界,他虽是仙人,但法术背后的运行之道是一通百通的,或许真的能帮他恢复枯竭的仙力。至此想定,他站住身形,一撇嘴笑看叶修,“你说这天底下有趣的事情,怎么能少了我呢?”

“是啊,”叶修回他,“怎么能少了你呢。”

他话音刚落,就见眼前波纹微漾的水面突然剧烈抖动了起来,隐藏在水下的暗涌疯狂旋转,猛地朝天空炸裂开来,一条黑色巨龙穿越水面而出,直飞天际,龙吟声起,一山的鸟儿都在这熟悉的声音里鸣叫了起来。

黄少天和喻文州被这动静惊得跑出了门,刚好看见叶修抓着龙背上的鬃毛抬腿往上爬。

“老夫这手‘穿越水镜的神龙’耍得不错吧?”魏琛得意地扭动了两下,把好不容易上去了一半的叶修又给弄了下来。

“你要趴地上让我上去就更不错了!”叶修用力拽他一把,终于上了龙背,回头冲站在一边的两人挥挥手,“少天,文州,我们要去大干一场了,有空来看热闹啊。”

魏琛见他坐稳了,长啸一声朝着天际直冲而上,一路向着东海之滨山外山飞去。

高空盘旋的大风卷起叶修宽大的衣袍,猎猎作响,他端坐龙背,看云海翻腾,远处红霞照耀着他们,久久不肯落下。

四方浮金光,落脚踏苍穹。

他们乘着漫天缱绻红云,直奔万丈红尘里。

 

“老叶!咱们第一步先怎么搞?”魏琛顶着风冲背上的人喊。

“去趟东海龙宫!”叶修也喊回去。

“去找韩文清干嘛?”

“偷他的蛋!”


评论 ( 15 )
热度 ( 2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