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六章·修)

叶修说他是神仙,还是东王公。陈果原先是不信的,现在却由不得她不信了。

谁一天忙完了回到家,推开山门,看到一条巨大的黑龙缠绕在正殿上,那龙尾搁在殿门口,龙身绕过房子一圈,龙头搁在屋顶上,这龙把她的房子卷得就像煎饼果子似的,而叶修正坐在龙头边上,怀里抱着一颗巨大的蛋。

这还能不信吗?

 

“我说你这房子也太小了点!”老黑龙从巨大的鼻孔里发出嘲讽的气音,陈果眼见自家屋顶上的瓦片随着他的呼吸抖了抖,她的小心肝也跟着抖了抖。

“你变成人形就够住了。”叶修抱着蛋,往远离他的方向挪了个位置。

“还不是你!”黑龙抬起头来,身体随着他的动作缠紧了房子,陈果眼见自家道观正殿随着他的动作颤了颤,她的小心肝也跟着颤了缠。

这还没完,黑龙一边数落叶修,一边还继续扭动起来,“要不是你非跑去东海龙宫偷龙蛋,还没带避水珠,我至于要消耗法力吗?我不消耗法力,至于现在变不成人形吗?你的人性呢?”

“呵呵,我可不是人。”叶修说着,踩着黑龙的身体下了屋顶,“老板娘,回魂了。”

“你你你……叶叶叶修!”陈果抖着手指指指黑龙,又指指叶修,“你们……你这是,真的是神仙?”

“对啊,都说了没骗你。”

“天啊!我……”陈果大喘一口气,身体一软,边上的唐柔赶紧伸了手去接,搂着人站直了,正好看到正殿门口过来了一个穿邋遢黑衣的男人,他慢悠悠踱到叶修身边,探手从他衣袖里摸出烟草来用。

“哟呵,老叶,这两位美女是?”

“陈果,我现在的老板,也是这道观的主人。边上的是唐柔,她家伙计,”叶修怀里抱着蛋,只好扬扬下巴,“他是魏琛,真身是一条老应龙,就是呼风唤雨那种,现在没这本事了,最多喷水给老板娘你扫地用。”

“说什么呢!”魏琛给他一记肘击,“少在美女面前败坏我的名声!”

陈果看看魏琛,这人虽是胡子拉碴,可刚才那巨龙的形象还在她脑海里,多少让她有些敬畏。再转头看向叶修,敬畏里不由带了更多复杂的成分,“你真的,是东王公?”

“算是吧,现在的话,叫我叶修就行了。”

“那……”不说穿华美绿衣,仙气四溢,乃万物之主,众仙之首,帝王之气盛也,“掌管人世间的大智慧,将修仙的经典和为人的道理传到世上,教化百姓呢?”陈果小心翼翼地问。

“嘿,他小子聪明是聪明,可仗着自己聪明,当年嚣张得不得了,跑到人间一看,哟,一群猴子,然后就起了调教的心思,玩得开心了又甩甩手回了天上。我每次看到有天真的小书生去拜他,都忍不住心疼!”

“呵呵,”叶修笑而不语。

“那……”陈果咬咬牙,“帝君心慈仁厚,不忍见百姓饱受战争之苦,管理人间战事呢?战乱之血所到之处,就有帝君踏五彩祥云而来呢?”

“猴子打架,他能不出来看看热闹吗?驾着云才刚飞到战场,底下人都看傻了,立马跪了一地,他回来以后还和我们抱怨说没意思。老板娘你看这人太没意思了,不如我和你聊聊人生?”

“果果!”

魏琛话还没说完,唐柔就抱住了软下来的陈果,这回可是真晕了。

唐柔将人背回房间,叶修也带着魏琛往自己住的屋子走。

魏琛进了门,大模大样地往椅子上一靠,回忆起刚才在龙宫走得那一遭,背后还觉得发凉,“幸好我没带钱,不然就要赔在韩文清那儿了,他那张脸怎么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吓人?”

“不吓人,东海里那么多上古神兽哪能镇得住,他这个龙王做得还是不错的,就是比哥差点儿。”叶修也寻了张椅子坐下,怀里仍然抱着那颗龙蛋。

“你说偷蛋的时候,我还奇怪东海明明没母龙,总不能是韩文清下的蛋,”魏琛看向那颗龙蛋,不禁咂了咂舌,“哪知道你嘴上说偷,却大模大样地从正门进去了,要不是张新杰前面领着路,你肯定会被那些虾兵蟹将打死。”

“不就是当年从东海捞了点海货做烤串吗?竟然记恨到现在。”

“结果你和人家张新杰还有商有量地就从珍珠大蚌里把这颗龙蛋抱回来了,”魏琛伸手悄悄蛋壳顶,“你别说,周泽楷投胎轮回还挺会挑的,这虽不是韩文清下的蛋,但放在了他们家,也算半个龙太子了。”

魏琛刚把手从蛋壳上移开,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喀拉”声。

“不是吧?我才敲了一下!”魏琛跳起来,往后退了好几步,他不怕周泽楷突然蹦出来,他怕叶修打他。

“喀拉”声接连不断地响起,被魏琛敲过的龙蛋顶上,裂了一圈缝隙,叶修抬手将手覆在上面,一下一下地来回摸着,手下力道很轻,像是在抚摸孩子摔跤后蹭红的掌心。

裂痕出现后,蛋又没了动静,叶修安静地摸来摸去,魏琛瞧着不像有事的样子,又几步窜了回来,看到叶修的手法不禁啧啧称奇,“没想到啊老叶,你竟然知道怎么安抚龙蛋,我一条正牌的应龙都只听族里的老阿妈们讲过。”

“没把握哥能把人掳回来,难不成做蛋羹啊?”叶修投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继而低下头,轻轻敲了敲那圈裂缝,“小周,起床了。”

声音竟是难得的温柔,又带了几分惯常应有的姿态,竟像是将这句话,说过无数次一般。

 

“蛋羹动了!”魏琛突然指着龙蛋叫了起来。

叶修正低着头,眼看着裂缝朝向他的那一侧,缓缓地被顶了起来,张开一条薄薄的缝隙,深沉而清远的幽香从缝隙里飘了出来,恍若看见夏夜将至未至之时,海蓝的暮色里,洁白的玉兰花散发着月光。

然后一双黑色的小眼睛,和叶修瞧了个对眼。

蛋壳又被顶起来一些,一个小小的脑袋钻出来,顶上的蛋壳随着他的动作落下来,在磕到小东西细长的脖子前,被叶修抬手扶住了。于是小龙得以探出两只前爪,握住了蛋壳边缘,他的脑袋探到了叶修扶着蛋壳顶的手边,小鼻子抽动两下,又用嘴碰了碰叶修的手,像是确认了眼前这人一般,放开握着蛋壳的爪子,爬了上去,只有两指宽的龙身跟着脑袋钻出了蛋,绕到了叶修手腕上,绕过一圈一圈,将前尘往事、因果轮回,都缠在了一起。

魏琛看着这条全身还粘着蛋液的小家伙就这样顺着叶修的手腕绕着圈地钻进了宽大的袖子里,叶修的袖子立刻凸出一点痕迹,这痕迹蜿蜒向上,绕着他的手臂探到了肩膀,没一会儿,龙脑袋从脖子边的领口钻了出来,伸到叶修的下巴蹭了蹭,又从后方绕过他的脖子,将脑袋搁到了另一侧的肩膀上,尾巴一甩一甩,从前面环过叶修的脖子,被小龙用嘴巴含住,终于不动了。

叶修老实坐着随他游走了半天,把他袖子里弄得全是黏糊糊的蛋液却什么都没说,现在终于抬起手,伸出食指挠了挠小龙的下巴,笑着对他说,“好久不见,小周。”

这可是龙里地位最高、法力最强的青龙,千百年难得一见,魏琛凑近了去看,被周泽楷脑袋上、两个龙角之间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唉老叶!你看他脑袋上顶的这片绿油油的东西是什么?我怎么瞧着像是你的本体啊?”

“确实是我的叶子。”

“我说,”魏琛眯眼看看周泽楷,又看看叶修,八卦兮兮地问他,“他其实是你的私生子吧?”说完想了想,又一惊一乍地喊,“不会是你和韩文清生的吧?”

“我能生还是他能生啊?”叶修一巴掌推开他脑袋,“这话要是被东海的人听到,你当年被文州虐过后那点仅剩的自尊也要成遗失的美好了。”

先前叶修对魏琛解释为何要掳来周泽楷,理由找得十分充足。

周泽楷是叶修离开仙界后接管天庭护卫军的统领,天界但凡有不太平,都归他管,那么叶修想要有所动作,势必会与周泽楷起冲突,多一个强大的对手不如多一个有力的战友,趁着周泽楷轮回历练的机会刚好把人抓来培养培养战前感情。

若非韩文清默许,他们两个也无法将现今天界第一人投胎的龙蛋拿到手。

可要说叶修毫无私心,那是骗魏琛的。他于千年前,曾对周泽楷许下一个承诺,无论他哪一世轮回,这份诺言都不会失效。

 

魏琛和周泽楷这般大眼对小眼,大龙对小龙地互看了半天,魏琛突然一摸下巴,说了一个字。

“萌。”

“蒙?你要蒙谁?”

“老夫说的是‘萌’,草下边一个明亮的明,你看这草头边,刚好是两个龙角,明呢,是说我们龙族明亮的眼睛,你说是吧老叶?”

“你眼睛亮不亮我可不知道,小周嘛……”叶修转头去看自己肩上趴着的周泽楷。

小家伙听到他的声音靠过来,下意识地转头回视。周泽楷静静地看着叶修,突然歪了歪脑袋,黑亮的小眼睛还眨了眨。

“……萌。”

 

两个大老爷们在这萌来萌去的空当,陈果也醒了,心想着家里好歹住了两位神仙,怎么着也得给二佬弄点贡品来,便拖着唐柔取了武器,打算去后山猎点山鸡,采点山菌。

她拉着唐柔跨进叶修的屋子,“叶修,魏琛,我们去寻点晚上的食材,”她正说着,一眼看到了叶修脖子上有一圈东西,青色的身子,缓缓移动,怎么看怎么像——“蛇!”

陈果惊叫一声往后退去,在她身后的唐柔反倒往前一步,转眼间已拉开手中长弓对准叶修肩膀上的活物。

“小唐住手!”叶修大喊一声,赶紧抬手挡在箭锋和周泽楷之间。

唐柔听到他喊话,手下一顿,并未真得射出这一箭,只是弓已张满,箭未离弦,轻易放开反而会伤了肩臂,于是这一箭便停在了那里,锋利而冷冽的箭尖对准了叶修挡在周泽楷身前的手。

突然,所有人都感觉到屋内的温度猛地下降,冷雾从叶修身上冒出来,穿过他抬起的手心,窜到了肩头上,蓝色的寒冰瞬间将箭头冻住,且这蓝色沿着箭身不断攀爬,眼看就要蔓延到唐柔持弓的手。

魏琛突然抬手,插到了叶修的手和箭头之间,手才刚放稳,他就发出了一声嘶哑的惨叫。

唐柔刚才见到蓝光的时候已察觉到危险,现在这蓝光断了,她却知道自己仍须先退开才行,箭锋一转,朝着窗户射了出去,在窗户纸上留下一个小洞。

“疼疼疼!幸好用了法力不然这手肯定得废了,”魏琛抓着自己泛蓝结冰的手哀怨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又看向叶修,“这才刚爬出蛋壳就有如此强的法力,我算是相信你说的战友论了。”

叶修将挡在周泽楷身前的手按到了他的脑袋上,温热的掌心包裹住他泛起蓝光的眼睛,空气中暴动的法力缓缓平静了下来。

陈果刚才看到了龙,现在看到了法术,真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叶修,你肩膀上这是?”

“是龙。”唐柔松了弓,甩甩发冷的手臂,看向叶修肩上趴着的生物,虽然颜色不同,但形状和先前看到的魏琛的本体很像。

魏琛听到她回答,看看自己被周泽楷伤到的手,又看看叶修毫发无伤的那只手,坏笑一声,对陈果说,“这是老叶的儿子。”

叶修也看着自己的手,刚才幽蓝的寒气穿过去,伤了魏琛,又差点伤了唐柔,可他的掌心却还是热的,这让他忍不住笑起来,拿手指戳了戳周泽楷头顶的小叶子。

“这是我的宝贝。”


评论 ( 20 )
热度 ( 3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