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十一章·修)

叶修洗过脸,坐到桌边解了发冠,拿手拨了两下散开的头发就要起身,肩膀却被人按住了。他刚坐下时就听到身后有凳子拖动的声音,这会儿已能通过眼角余光,瞥见周泽楷踩着小方凳站在他身后,手里拿着一把梳子。

除了要去城里,叶修一般是不束发的,也很少认真打理,刚才扒拉了那两下,在他看来就算梳洗完毕,可以上床睡觉了。

周泽楷却突然靠过来,一手扶着他的肩,一手举着那把木梳,只等他同意了就要动手的样子。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会儿,终于悠悠然转过身去,“服侍好了,哥奖励你。”

于是那梳子便落到了他的头顶,顿了顿,渐渐向下,走过叶修脖子之后,周泽楷伸出另一只手,半托在梳好的那一缕头发后面,等梳子快要走到底,托着的那只手稍稍握紧,等将发尾交叉的部分梳好,这才放开,梳子又回到了头顶。

人若是徒手碰上老虎,决计是要变作对方的一顿饱餐,因为老虎有厚实的毛皮,尖锐的爪子和牙齿,还有远胜于人的力量和速度。

强大者依靠本能,弱小者依靠智慧。

于是人有了尖锐的枪箭、厚重的盾牌,在漫长演化后的今日,身体上还留有的“兽”的部分,大概就剩坚硬的指甲和头上的毛发了吧。

可指甲还能用来剥个瓜子挠个痒痒,头发能做什么?

可叶修此刻却难得觉得这也并非毫无用处之物。

就像登门拜访的少年郎,纵然隔着厚重的垂帘,万般不可见,但只心里知道,有位美娇娘立在后头,聆听你的谈吐,探看你的身姿,心中便如擂鼓锤响,纵不得见,诸般柔情,却避无可避。

头发无法感知,扯动叶修头皮的力道却很轻,周泽楷给他打理好了,将梳子放下,叶修正打算隐晦地夸他一句,披散在身后的头发却又被拢了起来,露出的脖子被一小片温热的软肉轻触。

叶修略一挑眉,正要转身,又听到周泽楷靠得极近的鼻子里,发出嗅闻的抽气声,那颗突然偏离了方位的心又落回原处。

“闻什么呢?”

“唔,”周泽楷轻哼一声,又将他头发举高一些,从脖子右边闻到左边,完了趴在他肩头,语带笑意,“香,”说着将手伸给叶修看,上面粘着一朵沉黄色的桂花。

叶修想想自己今天去过的地方,“应该是沐橙那里沾到的,他们楼里什么花都有,现在正是桂花开的好时候。”

周泽楷还没出过这道观,叶修每次要去城里也不带他,说不失落是假的,想去却也不是没有办法。

他将搭在叶修肩上的手往前一伸,一收,整个人环住他,前胸贴后背,还带点肉的脸颊和叶修的脸颊肉互相挤弄,在叶修推开他之前退开一点距离,充分利用自己孩童的优势,讲出的语调又软又亮,“奖励。”

“哦,”叶修摸摸自己被蹭得发烫起来的皮肤,故作不解,“要什么?”

周泽楷冲他眨眨眼睛,对面人纹丝不动,笑而不语,他只好乖乖开口,“……出门。”

“那明天跟着老板娘下山吧,穿得好看点,兴许还能帮她吸引几个种田的大婶儿来喝茶。”

周泽楷不动了,似是憋着一股闷气,将脸往他肩窝里一埋,愣是不让人起身。

“别耍赖啊,哥不吃这套,”叶修索性放松了身体,半靠在后面的人身上,从袖口里拿出烟杆来抽,灰白的烟雾飘散开来,周泽楷被呛了一下,咳嗽两声去看叶修手里的东西。

银白的烟斗和烟嘴,中间一段乌黑的木管雕着万水千山,以周泽楷青龙的眼睛,都能看到上面川流里波浪的纹路来。

叶修察觉他在看烟杆,不知怎么地突然又不抽了,只是举着,半饷抬手拍拍周泽楷脑袋,“行了,刚才逗你的,明早跟我进城,带你去见见沐橙。”

 

第二天一早周泽楷就爬起来,缩起自己的尾巴,又找陈果要了一顶虎头帽戴在头上,两个变小的犄角刚好钻进老虎耳朵的部分,跟在叶修身边下了山。

走到楼外楼时,太阳已爬上了头顶,叶修带着人照旧从小门进去,看门的小哥早就猜到是他,也照例摆出一副出恭不顺的表情,候在一边的沐雨也照旧笑眯眯地领着人往里走,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多了一个小客人。

“这位是……”沐雨打量着周泽楷秀气的小脸,暗道这可真是个美人胚子。

叶修向下看一眼突然牵住他手的周泽楷,“我家小朋友。”

原来你和我家小姐真的不是那种关系啊,沐雨心里有点感叹,又看向周泽楷,这孩子瞧着像有十岁了,可叶先生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这……难道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沐雨近来跟着苏沐橙听了不少戏,凭着叶修一句话,已经替他将过往的岁月和未来的人生都填好了曲折的戏词。

她这一路天人交战,叶修也没闲着,正给周泽楷一一指出路边的花名来,又从经过的桂花树上摘下一小丛花朵来递给他。

周泽楷低头闻到和叶修昨晚脖子里一样的味道,抿着嘴角笑了。

道路尽头,苏沐橙正冲他们摆手,到了跟前,她好奇地看向周泽楷,“怎么这么小?我还以为能看到传说中的美人呢。”

“三岁看到老,刚好给你长长眼力,”叶修拉着周泽楷跟在她后面上楼,沐雨照例又跑没影儿了。

“我哥说我三岁的时候可丑了,”苏沐橙笑着看他,“你说我现在好不好看?”

“好看!”三个人坐到桌边,叶修一边倒茶一边夸她,“也不想想后头那几年是谁养的,能不好看吗?”

“那周泽楷在天上有天界第一美人之称,也是你的功劳了?”

“所以天上那帮人总要安排我去给新晋的小神仙讲课啊,不是没有道理的。”

苏沐橙笑得眉眼弯弯,没再接他的话,伸手拿起桌上的桂花糕递给周泽楷,“叶修昨晚派小鸟来说你喜欢桂花,吃吃看。”

周泽楷望向叶修,得到首肯后才接过糕点,翻来覆去地看了遍,抬头看着苏沐橙,认真地说,“不胜感激。”

他这几天学了不少词,叶修要求他学以致用。

投喂好周泽楷,苏沐橙找出琴谱和叶修商量起来,“昨天你修完琴走后,我又托楼里的师傅给调了下音,今天可以配合看看了。”

“你舞练得怎么样?”叶修往琴架走去,苏沐橙跟在他身后,径自走到房间中央的空地上,笑着看向轻抚琴面的人。

心音弦泛着微蓝的白光,照得叶修的双手仿若玉石,这手按在琴弦上拨弄起来,声音如同涓涓细流从他手下流淌而出,苏沐橙动了起来,轻盈的衣裳飞舞,宛若蝴蝶。

周泽楷嘴里还含着桂花糕,一双眼睛却穿过房间中央的人,停在叶修身上。

心音弦,由心音而来,引心音而出,它拨出声响,织成心网,朝着周泽楷铺天盖地地照下来,每一个网眼里望出去,都是叶修。

他正呆愣着,突然感觉到有毛茸茸的东西蹭在了他光裸的脚心里,他本是跪坐,这一下惊得他上身立刻朝旁边移去,转身收腿,望向那个蹭他的东西。

一只兔子。

周泽楷呆坐在了一边,那只浑身雪白,有着石榴红眼睛的家伙跳了两步,又挨到了他腿边,长长的耳朵在他脚踝处来回扫动,又软又痒。

他伸手将那只兔子抱到了腿上,轻轻摸着它的脑袋,白兔子很安静,眯起眼睛服帖地趴在他的掌心下。

可这还没完,周泽楷重新跪坐回去的脚,又被一团毛茸茸的东西蹭了一下。

 

苏沐橙选的这只舞曲,会有一个琴声比舞蹈更长一些的收尾,所以等叶修揉完最后一个余音抬头去看,发现苏沐橙已经离开了刚才跳舞的地方,正蹲着周泽楷身前。

“小周,你好受欢迎啊。”苏沐橙看着他啧啧称奇。

周泽楷无辜地冲她眨眨眼,又看向走过来的叶修。

“怎么会有兔子?”

“快到中秋节了呀,我们楼主给每个楼都送了几只兔子,”苏沐橙伸出手指数了数,“奇怪,我这儿应该只有两只才对,现在怎么有四只?”

“你们楼主真乃神人,”叶修还是头回听说中秋节要送兔子的,月饼都该哭了,“这是养了多少嫦娥啊。”

“叶修,”一直很安静的周泽楷终于忍不住出声,“怎么办?”

他怀里抱了两只,脚边蹲了两只,可他感觉到自己的脚心上又传来熟悉的触感,一只带花斑的垂耳兔蹦蹦跳跳绕过来,扑腾着想往他身上爬。

苏沐橙很是惊讶,“难道是其他楼的兔子?干嘛都跑这边来了?”

“动物比人有灵气,大概是发现了小周的本质,被吸引过来了。”叶修解释到,拉了苏沐橙一下,“没事,兔子而已,再练习一次吧。”

他刚转头,身后就传来了奔跑的脚步声,周泽楷几步就跨到他身前,将手上的两只兔子往他怀里一塞,又立刻绕回他背后,跳着脚去够他脖子,显然是想爬到叶修背上去。

他这一动,后面跟来了一串兔子,全都绕在了叶修脚边,有几只已经开始去啃叶修的裤腿了。

“噗,”叶修的事情几乎没有苏沐橙不知道的,她指了指那几只张嘴的兔子,“它们也发现你的本质了。”

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突然转过身来,一把抓住周泽楷将人抱了起来。

周泽楷自从长个儿了之后,叶修嫌沉就很少再抱过他了,这一下抱个满怀,他跳得比兔子还欢快的心跳全都撞进了叶修的胸膛里,脑中似有礼花炸裂开来。

刚才还围着他们闹腾的兔子们,突然都停了下来,渐渐散了开去,朝着叶修和周泽楷的方向匍匐下身体,摆出臣服的姿态来。

“这就是神仙的威压了,”叶修放下眼神迷茫的周泽楷,对苏沐橙解释,“看来今天得先走,其他楼的人该来找你要兔子了。”

苏沐橙看着这场闹剧,心里乐得不行,“慢走咯!”

 

带着周泽楷出了楼外楼,外面天色还早,叶修索性牵着他逛起街来,走着走着,又寻了条巷子进去,七歪八拐地找到一家卖糕点的铺子,铺子外摆了几张小方桌,叶修示意周泽楷坐下,点了个桂花糖藕,再要了份桂花糕打包。

“你刚才的点心才吃了半块,这家的东西还不错,”叶修拿筷子指了指桌上盘子里的点心,粉色的莲藕切成易入口的薄片,上面淋了一层蜂蜜桂花糖浆,金灿灿的,看着就有胃口。

周泽楷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嚼了嚼,咽下去,又夹起一块,递到叶修面前。

叶修低头看了眼他筷子尖上摇摇欲坠的藕片,缓缓低下头,张开嘴,咬了过去。金色的蜂蜜在他的嘴唇上抹开一片润泽的光,在下午明晃晃的阳光下,像极了波光粼粼,乱人心弦的水面。

恰好他们身后就是一条小河,日光照在河面上,现出黑色的影子来。


评论 ( 13 )
热度 ( 2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