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十四章·修)

周泽楷说出“我有药”的时候,方世谦就猜到他想做什么了。

千年前,叶修为了救苏沐橙,也曾经去找过他,可如同现在无法救叶修一样,没有药,巧妇难为。

后来叶修去昆仑墟取来昆仑镜,想拼上满身修为开启神器,穿越时空将仙草采来,却刚好碰到南极仙翁找他,这一找,解了两人的困境。

现今留存下来的远古时期神仙里,南极仙翁是少有的和叶修一样没有在封神一役里被九曲黄河阵困杀的神仙,也是所有神仙里活得最久的,他早年答应盘古大仙要照看好阴阳元源,而叶修要救苏沐橙的时刻,正是阴阳元源凝聚成魂魄,需进入生灵体内渡过轮回劫的时刻,南极仙翁以抽取部分阴之力给叶修为条件,让他许下看护阴阳元源百世轮回的承诺,这才保下了苏沐橙,也护住了周泽楷平安归位。

在方世谦看来,这交易虽是叶修和南极仙翁做的,但实则为叶修和周泽楷之间达成了互利,轮回结束,两不相欠,偏偏周泽楷又选择再入轮回,而叶修竟再次将他护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

明明连仙力都没有了。

方世谦与叶修认识的时间太长久,他本以为自己还算了解这人,看似周到妥帖,实则固执的很,未达目的不择手段,且一张伶牙利嘴得罪了不知多少人,可谁让他的目的是保三界和谐共生,这又着实让人讨厌不起来。兼之叶修具有大智慧、大胆略,因此哪路神仙都被叶修得罪过,却又没哪路神仙真的讨厌他。莫名其妙的,仙缘还挺好。

可方世谦知道,叶修骨子里到底是个固执的,且那份妥帖周到之下,藏着的是互不相欠的打算,与他交易,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情分可以有,能牵制住他的理由却是没有的。他将自己摆在一个随时可以抽身的位置,因而不惧任何风雨。

再次选择照看轮回的周泽楷,难道真是为了履行曾经的承诺?方世谦可不信叶修算不清老账,他以旁观者的角度用最冷冽的理性去猜测叶修这般做法中是否暗含了其他缘由?

昆仑镜具有自由穿越时空的力量,或许叶修是通过自己的神器,知晓会有此刻的绝境,所以才重新与周泽楷牵起因果线来,否则以周泽楷归位后神识重回空白的状态,又岂会帮助叶修这样一位交集不甚多的老前辈?

又或许,方世谦苦笑一声,脑海中浮现微草洞前起伏如波涛的绿色草原,和洞里一窝大小狐狸,心下泛起温润的甜来,丝丝缕缕,润物细无声。

又或许,神仙也同那凡人一样,有一颗肉做的心。

冥冥之中,自有因果轮回,将彼此牵连在一起。

所以周泽楷愿意这般做,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方世谦将自己从短暂而遥远的思绪里拉回来,重新抬头去看身前的人,仍是长身玉立,面若冷霜,只一双眼里燃着火光,定定地回视着他。

“你若心意已决,我也无甚好说,”方世谦稳住心神,以一个医者的身份继续这次对话,“只这么做,有怎样的耗损,想必你比我更清楚,不后悔的话,便恢复原形吧。”

周泽楷并未答话,只朝他微微弯下腰来,似是感谢他,却又继续向下弯去,身体乍现白光,恍惚间,便已是另一种姿态,立在方世谦身前。

 

陈果眼看天色不对,魏琛又突然咋咋呼呼地喊了一通话就奔回山上去了,她即使不是多么灵光的人,也察觉出些许不安的意味来,便劝说着客人们早些散了,自己和唐柔早早理起物什往家里回。

两人刚跨过小院,便见两个陌生男人从书房中出来,其中一位着青衣,神色凝重,另一位瞧着有几分眼熟。许是好看的人都长得有几分相似,陈果想着,心中倒不觉得特别害怕,自从家里住了几位神仙之后,她对各类奇怪之事都多了份见怪不怪,但也不能允许陌生人就这样在家中自由来去,到底还是要问一问。

“你们是?”唐柔比她快上一步,挡在她身前发问。

魏琛听到她们回来的动静,从叶修的房里走了出来,“老板娘,叶修出大事了!”说着又转向方世谦,“老方,你倒是拿个主意先啊!”

陈果听说叶修出事,立刻急了起来,往魏琛那里跑了几步问他,“叶修怎么了?”话才刚问出口,又抛开魏琛往叶修房里去,被魏琛拉住了。

“先别去,里面开了阵法,那作孽的家伙快死了,要是没有仙草……”他说着,心里也知道现在是真的没有仙草可以救人,不免更焦躁几分,眼神一下子又从叶修房门口转了开去,这一眼令他看到方世谦手里拿了样东西。

这东西他刚才就看到了,只是没细看,现在这一瞄,却察觉出十分不对来。

“老方你手里是什么?”魏琛放开陈果,几步跨到方世谦身前,就要去拿他手里的东西,方世谦抬手躲,反而更方便魏琛瞧了个清楚——那是一只鹿角。

魏琛一条老应龙,头上也长了一对壮硕的鹿角,但方世谦手里这只不同,虽被变小了尺寸,但这是一只真正的仙鹿才会有的角,丫杈繁复而不交错,被举高了,暴露在阳光下,闪现出丝丝缕缕的金光来,没有十万年的修为,根本长不出这样的一只角。

但最让魏琛一颗心直往下落的是,他知道这是谁的角。

天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昆仑墟南极仙翁座下弟子鹿童,乃阴阳元源历经三十多万年修行后所寄宿的身体,仙翁耗了多少灵芝仙草才将这只鹿养大,只为让自己的弟子能有一具最好的栖身之所。

这只鹿本来有着棕色的绒毛,黑色的花斑,一对褐色长角既庄重又神圣,可周泽楷回归的那一刻,昆仑墟所有低阶的生灵都朝着南极仙翁所在的洞府跪拜下去,于金光中,得见一只仙鹿,通体雪白,一对鹿角恍若琥珀,透明的金色中,游走着象征无上神力的流光。

魏琛的心直往下掉,砸进黑不见底的深渊里,他气急败坏地看向周泽楷,指着他的手抖得厉害,“你……周泽楷你……”

方世谦长叹口气,摇了摇头,拿着鹿角进了叶修房门。

陈果听魏琛喊这白衣青年为“周泽楷”,心中又是一惊,“小周?怎么突然长这么大了?”

 

“他何止是人长大了,胆子也大了!”魏琛一双眼瞪得通红,气冲冲地对着周泽楷骂,“你就仗着自己修为厉害,有能耐,敢这么乱来!”

房里,方世谦以鹿角为药引,已开始为叶修治疗,孙哲平从里面走出来,看到魏琛和周泽楷的样子,想起自己当年为护百花谷而受伤时,也曾有人哭着痛骂他。

陈果和唐柔眼看着他们又突然吵起来,一时间理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倒是刚从房里出来的孙哲平为她们解释了一番。

对于神仙一道上,陈果向来不是很懂,可她心里也同魏琛般生气又心疼,只是魏琛火气发得这么大,连同她的份也都骂出来了,因而她心里便只剩下了十分心疼。早上出门前,她亲手为这个孩子戴上了一顶好看的虎头帽,他小小的龙角安置在老虎耳朵里,因此能放心地跟着叶修出门了,于是笑得那般好看。

周泽楷静静地站在那里,垂着头,仿佛在听,在看,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听,没有看。他从袖子里拿出两截断裂的烟杆,上面的一杆山川雕刻,他虽然不记得是何时刻的,却分辨得出是自己的手笔。

若山河破碎,又何处看景?

陈果看魏琛越骂越凶,心下不忍,跑去拉住他袖子劝:“他到底救了叶修,你别这样凶他。”

魏琛还要再说,一直很安静的周泽楷却突然动了。

他刚才感受到和自己一脉相连的鹿角上的法力波动消失了,方世谦已经完成治疗,只不知所救之人是否安好。

周泽楷冲进叶修房里,身后的魏琛无法像他一样感知,并不知道治疗已经结束,仍在絮絮叨叨,声音里的无奈和担忧不知为谁,“救活了又怎样,要知道这小子做了什么,老叶还不得再活活气死。”

方世谦既然说了只要有合适的药引便能将人救回来,便不是狂言,他收起法阵时,周泽楷刚好进来,人未到床前,神识已将叶修全身探看了一遍,原本缺了一个口子的元源确实愈合了,人虽还未醒过来,呼吸却已变得正常。

慢了一步跟进来的其他几人看到这情况,知道叶修应该是好了,都松了口气。

方世谦消耗过大,孙哲平主动提出护送他回去,魏琛暂时不想见到周泽楷,反正叶修已经没事了,他也打算跟着走一遭,去蓝雨的老对头家散散火气。

如此一来,便只剩下周泽楷和两个姑娘照看叶修,陈果很是不放心,魏琛索性去正殿房梁上拿下那块叶修交代放上去的小铜镜,在陈果惊讶的目光中,加固了昆仑镜上的护佑法阵,终于甩着手往微草去了。

这么折腾一番,天色早黑了,唐柔给叶修房里送去热水,带上房门出去。周泽楷洗漱好布巾给叶修擦身,换了一身衣裳,将人安置进柔软的被铺后,找了张椅子坐在床边看他。

 

叶修睁眼的时候,已经是半夜,眼前黑沉沉的雾气终于散去,显出轻轻摇曳的灯光来,身体从极度的痛里恢复了几分知觉,包裹在温暖而柔软的空间里,舒服地狠了,便懒得动弹。

他微侧头,看到不知坐了多久的周泽楷,与那双夜中月般的眼眸对视片刻,感受到自己体内与他牵连在一处的法力波动。

“小周,消耗很大吧,怎么还维持着人形?”叶修问他,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

这笑就如干涸破碎的土地尝到了一点雨水,让周泽楷终于觉察出自己原来还活着,嘴唇蠕动两下,却并未说话。他不敢变回鹿的样子,那样就少了一个角,会让叶修看见,且脑袋还在一阵一阵发疼,体内的修为被硬生生削去一大块,空荡地让人发冷。

过了好一会,他终于开口,“想抱抱你。”

若周泽楷还是小神龙的样子,肯定一语不发就抱上来了,那样做叶修反倒觉得没什么,可现在被这张天界第一美人的脸,带着三分可怜,七分直率的语调说出亲昵的话语来,反倒让他觉得面上有些发热,他直觉这是因为被子捂得太严实。

叶修伸出一只手,拍了拍自己身侧,对周泽楷说,“上来抱,”说完往被铺里挪了挪,看端坐在椅子上的人缓缓起身,脱了鞋袜和外套钻进来,向着自己伸出手。

叶修侧过身回抱住他,感觉到怀中僵硬的身体在暖和的被子里一点点软下来,撤了玉冠的黑发铺了半个枕头,又凉又滑。叶修一手环着他脖子,让他抱住自己的腰,另一手穿过他的黑发,手指由头顶轻轻抚过,向后梳去,一下一下,让周泽楷觉得自己连同头发丝,都热了起来,陷进朦胧的睡意里。

那只他极为熟悉的手正抱着他的头,手指抚摸的动作缱绻温柔,擦过他失了一只角的地方,本来仿佛有小兽在尖声高叫般痛疼的伤口,渐渐安静下来,小兽被抚顺了毛皮,和周泽楷一样,快要睡着了。

恍惚间,他听到叶修问他“痛不痛”,周泽楷想回答说已经不痛了,可是沉沉的睡意拉着他陷入黑暗里,失去思考的力气,也就不知道叶修后来所言的几句话,究竟是不是他听错了。

 

第二日醒来,周泽楷身边已经空了,他却并不觉得冷,翻一个身,就看到叶修坐在桌边正翻看一本书,桌上摆着一个篮子,米粥和蜂蜜甜枣的味道引得周泽楷彻底清醒过来,也逐渐想起昨晚上,叶修似乎还说了什么,可他听不真切,又怕是自己听错了。

周泽楷起身坐到桌边,叶修放下书,给他摆放好粥和几样小菜,他吃了几口,又停下来去看在翻书的人,很想问问他,你昨晚说的是不是真的,做不做数,你说——

“这回真是欠大发了,便把我自己赔给你吧。”

许是喝了几口热粥,那股食物的暖意从胃里蒸腾出来,熏得整个人都暖暖的,充满了力量和勇气。周泽楷突然看向叶修,大着胆子喊了一声:“夫人。”

“周夫人”从书里抬起眼皮瞥他一眼,“美人,要点脸。”大病初愈,叶修的声音还有点哑,伴着懒懒的语调,有种说不出的闲适。

周泽楷突然笑出声,又在对面人直射而来的目光中曲起手指抵在嘴边,笑声虽然停了,眼角眉梢却满是春色般的笑意。

他一边笑,一边端起自己的碗,起身坐到叶修边上,扒了两口粥,又忍不住去看身边的人,眼中波光潋滟,恰似一江春水,向着宽广的大海奔流而去,这海名为——周泽楷带着无限的依恋和喜悦喊他:

“阿修。”


评论 ( 40 )
热度 ( 3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