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十五章·修)

“阿修。”

周泽楷喊完一声又来一声,叶修嫌他烦,将他的脑袋从自己肩窝里推开,“行了啊,少得了便宜还卖乖。”

周泽楷被推开了也不恼,看了眼他手里久未翻动的书页,笑而不语,低头继续喝粥。

叶修眼角的余光瞥到他重新端起了碗,然而米粥还未入口,碗就摔了下来,在桌上跌个碎了,拿碗的人身体晃了晃,只来得及看叶修一眼,就往前倒去。

叶修连忙扔开书去抱他,这才没有砸进桌上的碎瓷片和米粥里。

“小周!”他将周泽楷的头安置在自己的肩上,抬手去摸他脉搏,又分出一分神识探看他的身体——心跳如擂鼓,心脉如乱麻,最令人担忧的是,周泽楷的白衣渗出道道血色,显然是身上裂开了无数伤口。

于修仙一道上没有人比叶修更懂了,周泽楷这是擅动元源之力,又消耗过大,身体承受不住,开始反噬了。

方世谦留下的药都还在叶修床头,他取来固本培元、凝心静气的丹丸来喂给周泽楷,背起他往门外走。

这并非一般的伤病,即使追回方世谦也只能治住他一时的反噬,最好的法子,还是要去趟昆仑墟南极仙翁那里。

叶修来不及和匆匆赶来的陈果两人解释,只招呼一声,便催动周泽楷留在他体内的仙力,一朵巨大的飞云随着他变化的手势出现在眼前,叶修抱着他上了云,堪堪架起防风罩,身影便动了起来,恍若一道白光向着西北苍茫雪原而去。

使唤他人的修为并非易事,就如同抚琴者吹箫一般,怎么用都是外物,难以随心而动,但飞云却无需叶修多做一个手势便急速朝昆仑墟前进,他全副心神都在怀里的周泽楷身上,那一分神识并未离开,始终在他体内游走,甚至修补起那些爆裂的伤口。

叶修的手指从他眉心处按下,如同笔在纸上描画,引着周泽楷体内胡乱流窜的仙力回到正确的脉络。

昆仑墟虽非叶修出生之地,但他对这里却比东海蓬莱岛扶桑宫更熟,自他离开叶秋,于斗法会上赢得魁首后,便长居昆仑墟,这里是修道最清净的场所,可惜后来天宫盛邀他担任护卫军统领,他就少有回昆仑墟的时候,但要绕过守卫,进入这座刀刻般高耸的山脉于他而言根本是家常便饭。

飞云载着二人来到一处种满桃树的高台,连片绿叶中间显露出饱满的桃色来,皆是勃勃生机,这桃子凡人要吃上一口,便可延寿百年,正是南极仙翁的门前庭院。

“冯老头,快出来看看你徒弟!”叶修人未进门,声音先到,完全不担心他出现在这里是否会惹来麻烦,因为仙翁座下除了鹿童周泽楷,还有一位大仙。

“叶修,师父正守在周泽楷本体那里,你直接去山后扶桑树下找他。”吴羽策身披黑色鹤羽大氅,一头黑发中张扬着一抹如血的红色,正是周泽楷的同门——鹤童。

吴羽策手中一柄长剑入地三分,浅红色的法力凝结成符文向四面八方扩散,在仙翁洞府四周筑起幻阵,也因此,叶修才敢高声呼喊,他朝吴羽策微一颔首,便背上周泽楷朝着山后跃去。

仙翁洞府前虽种满福禄吉祥的桃树,后山却种满了从东海蓬莱岛移植而来的扶桑树,叶修穿过层层叠叠交错的绿叶,找到仙气最盛的那一棵,看到额头高凸,愁眉不展的老人家正蹲守在一只浑身泛着白光的仙鹿身边,那只鹿少了一只角。

“你可算来了!”仙翁拄着拐杖站起身,对叶修招招手,“快点把他放到仙鹿边上。”

然而叶修却似呆愣住,他看了看那只紧闭双眼的仙鹿,又低头看向怀里紧闭双眼的周泽楷,终于明白为何他的反噬会如此厉害,原来他并非以仙鹿之身破开轮回,而是以轮回后那条小龙的身体,强行牵动一脉相连的元源,将本体的力量发挥了出来,此刻在叶修怀里的人,并非实体,而是元源所聚起的灵体。

“他此番投胎,去的本是元源,留在我这里的鹿身,昨日突然少了只角,我就知道是出事了!”仙翁疼爱鹿童是天界人尽皆知的事情了,此刻说起话来,白胡子和声音都一抖一抖的,显然是气极疼极,要不是叶修还抱着周泽楷的灵体,只怕是要拿拐杖打他的。

叶修脸上没什么表情,他抱着周泽楷走到仙鹿身边,将人放下,仙翁长出口气,拿着拐杖走过来,点在周泽楷的眉心,杖尖瞬时浮起一点金光,金光上缠绕着红蓝两色如游龙般舞动的流光,仙翁牵着这一脉神识,引到仙鹿两眼之间,光脉渐渐没入仙鹿的身体,最后一缕光芒从周泽楷体内离开时,叶修发现他的灵体消散的瞬间,有一抹冰蓝色的光流跟上了神识,进入仙鹿体内。

所有光脉都回归后,天空中突然落下了纷繁的白色。

“下雪了?”叶修抬头去看,在他们站立的这一方空间里,不知从何处飘来细小的落雪,泛着蓝色冷光落到身上,又瞬间化成了圆润的水珠。

仙翁是最长寿吉祥的神仙,洞府虽在昆仑,却涵养了一山生机的植被,几时见过雪?

两人都十分惊奇,然而脚下突然响起细微的“喀拉”声,将他们的注意力又引回还在沉睡的仙鹿身上。

元源回归,仙鹿琥珀色的那只角中重新游走起流光来,而脑袋另一边光秃秃的地方却结起冰霜,那寒冰从原本长角的地方冒出来,仿佛破土的春笋,生机勃勃地就往上一路生长起来,最终长得竟与原先的那只角一个模样,只是颜色白如冰雪,泛着幽幽蓝光。

“应该是他投胎成青龙时获得的力量,龙也是神兽,掌控冰与水的能力增强了小周的力量,”叶修伸手去摸那只新的角,并未感觉到应有的冷。

“也好,也好,”仙翁感叹着摸摸胡子,“我多年未曾踏出洞府,已经许久不见下雪了,你们的事情便由你们自己解决吧。”说完转身不再看他们二人,迈着苍老的步子走了。

叶修目送他离开林子,方才转身寻到仙翁一早备下的一筐仙草,拖到周泽楷身边,他坐下身,轻轻抱起仙鹿脑袋搁到自己腿上。

“你快把你师傅吓死了,”他摸摸周泽楷两角之间柔软的毛发,又捏了捏他尖尖的鹿耳朵,低声地说,“我虽不至于被吓死,但心跳也快了两拍,这可都是你害的,快醒来给哥道歉。”

周泽楷仍在沉睡,并不回答他,叶修一边拨了棵仙草去逗弄他的鼻子和嘴巴,一边对着他自言自语。

“你发动法力的时候,眼睛本来就是一红一蓝,现在连角都成了两个颜色,这么特别的外观,整个仙界也就你独一份,画风和别人都不一样。”

“所以在天上,一遇到围着的小仙子特别多的,尖叫声特别大的,肯定就是你了。”

“不过就算没有这些,哥也能一眼把你找出来。”

“谁让你是我的小周呢。”

许是听到了叶修的话,周泽楷突然动了动,鹿角尖碰到叶修的嘴唇,一触既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叶修碰了碰自己被撞到的地方,突然笑了。

“你这得寸进尺的毛病到底和谁学的?”

周泽楷这回又不动了,乖乖趴在他腿上,叶修摸了摸他两个鹿角之间的绒毛,突然拨开几缕毛发,取出一片小小的叶子来。

“老魏他们都很好奇,我的元源破损了,怎么还能活到现在,你肯定也不知道……虽然是你做的。”

叶修举起那片叶子,对着昆仑山上透彻的日光看,里面金色的脉络,和他当日离开时一样明亮。

他同意魔界流放斗神,永久停战的协议后,便失去了全部修为,孤身一人回了昆仑墟,然而还未踏入山门,便遭到暗杀,不留生机的杀招伴着冷酷的寒风几乎要了他的命,逃走的路线虽已是最好的那一条,却仍耐不住失了法力的身体太过脆弱,最后倒在一处树下时,虚弱地变回了叶子本体。

杀气浮动着靠近,然而还未到达他所在的这片小树林,便全都消散了,有脚步声从林子深处响起,昆仑山神兽所到之处,风雪渐消,那些围上来的敌意全都畏惧着退走了。仙鹿漫步于树林之间,偶尔咬两片嫩叶食用,突然闻到清新的灵气自脚边若有若无地升起来,他低下头,发现了一片好看的绿叶子,便咬了起来,含在嘴里,转身往蜗居的山洞走去。

闻了一路清新的灵气,周泽楷的心情变得很好,他将叶子放在平日睡觉的草堆上,用舌头舔了舔,便睡在了边上。

从这日起,他到哪里都要带着这片叶子,莽莽昆仑并不缺少绿色,他也不缺少食物,因而这片不一样的叶子便显得特殊起来,草食动物对生机勃勃绿色的有着天生的喜爱。

叶修变成本体昏睡了好几日后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处草堆上,上面竟然还铺了不少棉絮,舒服的他不想动弹,特别是他破碎的元源竟被一股强有力的仙气包裹起来,合在了一处,想必是得高人相助,叶修感激之余,却也无法报答,他现在除了能在本体和人形间转化,便同一般凡人没有两样。

想了想,他闭上眼睛,将自己元源中那一抹绿色剥离出来,手上多了一片叶子,被他置放于草堆上,便起身离开了。

 

南极仙翁回到自己的住处,从窗外望出去,恰好能看到叶修抱着周泽楷的身影。

早年,盘古大仙虽托福他照看阴阳元源,但他作为寿星福泽太盛,若到人间陪伴周泽楷,只怕影响过大,正是烦恼之际,恰好遇见叶修需要阴之力救人,便达成了那样的协定。

再后来……再后来,周泽楷突然说想要入轮回修炼,那时他就知道了,即使周泽楷没有曾经轮回过记忆,更没有最初诞生时依附过他人的记忆,但因果早已牵连,便是躲不过的命数。


评论 ( 11 )
热度 ( 2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