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十八章·修)

驻守边关的那几年,等到战事稍缓,已是一年以后。周泽楷终于有了点空当可以喘口气,每日吃过晚饭后,便寻了根木头在帐中玩手工,小刀在干燥的木块上游走,仿佛他脑中正在勾画的行军路线图,可谓是一心二用,又或者借着手中动作,加深思考。

恰好那天叶修过来看他,瞧见他手里快成型的小老虎,有点惊讶,“你还会做这个?”

周泽楷点了点,将手里的半成品递给他看,“一点点。”

“不错嘛!”虽然还未完工,但已是有模有样,特别一双雕刻好了的眼睛,炯炯有神,叶修递回去给他,“今儿个是你生辰吧?”

周泽楷的眼睛睁大了些,呆呆地看着他,好半晌才点点头。

“生辰大吉!”叶修说着,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一朵花来,是碗大的白色山茶花,“路边摘的,给你带头上?”

哪个男人会在头上戴朵白色的花?周泽楷愣愣地接过来,花瓣白如雪,层层叠叠的包裹着中间的花蕊,在周泽楷的手中一颤一颤的,很是娇嫩。

西北之地根本没有这样的花,更遑论军营里,便是连一点柔软的物事也看不到,不知道叶修是从哪里带过来的,只是这花,白的很像一个人。

周泽楷抬头望向一身白衣,嘴角带笑的人,“好看。”

叶修看他笑了,满意地点点头,伸了个懒腰,往他的床铺走去,“最近抽不到好烟,真是提不起精神,我睡会儿。”

说完就直接钻进了厚实的被铺里,周泽楷的视线扫过隆起的被子,又看向自己大帐门帘,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又重新雕刻起了那只小老虎。

等叶修睡醒起来,一睁眼就看到床头摆了只威风凛凛的老虎,背上的斑纹还绘上了黑色,配上木头深黄的原色,真是栩栩如生。

叶修把玩着坐起身,抬头看到周泽楷正坐在桌边看书,书桌一角摆了个木雕的细长花瓶,里面插着他带来的花。

“这老虎是要送我?”

周泽楷听到动静,抬头看向他,露出一个肯定的微笑。

“哥拿着也没用啊,你还是收起来吧。”

叶修说完这话,看对面人脸上突然露出几分委屈和失落来,又马上消失了,伸手接过那只小老虎,起身打开边上的一个柜子,将木雕摆了进去。

“刻了不少东西啊。”叶修探头去看,发现柜子里还有很多雕刻,飞禽走兽,文物用具,什么都有,“这烟杆雕得不错!”

叶修拿起那根黄色的烟杆,烟杆面上竟雕着群马奔腾,一眼仿佛能望见草原,足见手法的细腻娴熟,“要送就送我这个吧。”

周泽楷凝视着他手里的东西好一会儿,突然问他,“你的生辰?”

这个问题还真是难倒叶修了,东王公的生辰怎么算?从树上掉下来那天?化成人形那天?还是封神那天?

叶修懒得想,直接告诉他一个日期,周泽楷一思量,发现竟是他们一年多以前初遇的那天。

“等生辰……”他小心地从叶修手里拿回那根烟杆,略带歉意地看他,脸上还有一抹薄薄的绯红,“再送。”

叶修最终定下来的这个生辰,和周泽楷的差了近半年,等他终于将自己的礼物拿到手,才晓得这半年的价值。

手中一根烟杆,银白色的烟锅和烟嘴,中间一截细长黑色木料,竟从头到尾,雕刻上了万水千山。他修长的手指拢成好看的形状,便将周泽楷护下的一杆天下,握在了手中。

 

想到这烟斗竟然断了,叶修心里不免唏嘘,仙鹿枕在他腿上睡得很沉,然而他梦中并不太平。

回想起来的那些片段,最后都覆盖上了浓稠的血色,他站在无边无际的黑幕里,看到这些血从四面八方涌来,漫过脚背,攀上小腿,淹过胸膛,将空气从他的心肺中挤压出去,呼吸一下子就沉重起来,他急促地喘息着,身体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无法动弹,他眼睁睁看着黑红色的血涨上来,侵入他视线所能及的每个角落。

眼前一片,皆是血色,黑得像叶修胸口被贯穿的伤口,红得像他吐出的那口血。

刚刚在脑海里还是清晰完整的记忆,一下子又被窒息扯碎了,这些碎片掺进他请来方世谦救叶修的场景里,一时间乱的像大雨落在沙漠,打出坑坑洼洼的孔洞来,流沙翻滚着滑落,被雨水浇筑成新的形状,定格在叶修吐出的那一口鲜血上。

如果叶修死了。

周泽楷不是没有想过的,叶修如果死了,他会继续活下去,继续做长生不死的仙人,继续轮回,在一世一世再也无人相伴的轮回里,忘了他,也忘了自己。

又或者他会做不成神仙,经历天人五衰,像凡人一样垂垂老去,那他便寻一处供奉东王公的道观,伴着青灯,贡一点香油,祈求能在这一世尽头,和他重逢。

    

叶修一手抚摸着周泽楷身上雪白的毛发,一手在装着灵芝仙草的背篓里挑挑拣拣,拿出几个来嚼着吃,鼓动的腮帮子突然被鹿角戳到,他往后躲了躲,低头去看周泽楷。

那双深潭般透彻的眼睛不知何时睁开了,正扑簌扑簌地往下掉了眼泪,一颗颗晶亮的水珠在他双腿间的衣摆里来回滚动。

“怎么了这是?”叶修把手里吃了一半的人参丢开,轻轻拍打他颤抖的背脊,“哭什么?”

周泽楷也不回答,只是将头搁在他腿上颤抖。

“别是做个噩梦就哭了吧?这般不中用可不行。”

衣摆里的泪珠子瞬间就多到满出来,落到草尖上晃动。

叶修抬手想给他擦擦,又停下来,无声地叹了口气,将他搂近一些,自己俯下身子,趴在了他身上,“别哭了,我伤还没好全呢,禁不住你这样。”

“小周。”

“小周……”

叶修一声一声唤他,剧烈起伏的身子终于缓了下来,周泽楷抬起脑袋,用鼻子去拱他的肩窝。

“不哭了就好,”叶修拍拍他头,止住他要起身的动作,“先别动!”

周泽楷腿还没打直,又跪趴了下来,看叶修从袖子里掏出个小瓷瓶,将衣摆里、草地上凝结着的圆滚滚的泪珠都收集起来,感叹道,“这可是好东西啊!”

收好瓶子,他拍拍周泽楷,示意他站起来,但腿上的仙鹿却没有反应,周泽楷闭着眼睛在喘气。

叶修分出一丝神识探入他的脑袋,“还没缓过来吗?”

神识刚没入周泽楷头顶,又立刻被弹了出来,叶修的指尖如同被扎了一下的疼。他看着自己的指尖,不禁有几分出神。

周泽楷终于又睁开了眼睛,刚才还清澈如湖面的双眸,在落尽泪水之后,漫上了迷茫的水雾,让湖上前行的一叶扁舟寻不到方向。

“叶修……前辈?”


评论 ( 15 )
热度 ( 2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