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十九章·修)

叶修看着周泽楷眼里的茫然和空白,觉出不对来,“小周,看着我,知道我是谁吗?”

周泽楷呆滞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点点头,忽然又闭起眼睛,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脑袋在叶修肩上小幅度摩擦着。

这情形不太对,叶修刚才用神识去探他竟然不成功,这并不合理,因为他现在身上所有的仙力都是从周泽楷的鹿角吸收而来的。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排斥?

恐怕是精神有些反常,情绪起伏太过剧烈,将自己的记忆封闭起来了。

一次探查不成,叶修索性换了种方式,仙力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的雾气一样将周泽楷的全身都包裹起来,熟悉的波动让他渐渐静了下来,叶修将神识探进他的身体,潜藏在同源同宗的仙力里,游走过周泽楷全身,并没有发现伤口,于是所有神识汇聚到他脑海中,在那里,叶修见到了沸腾的海水,深蓝色水面下有火山喷发,岩浆四溢,水面上蒸腾出望不到边际的白雾。

恐怕是精神混乱了。

“小周,变得成人型吗?”叶修摸摸他脖子,将他推开一些,周泽楷的蹄子在地上刨挖了几下,轻轻甩头,将自己撑起来一些。

叶修手掌下柔软的毛发消失了,摸到了一片柔韧的肌肤,周泽楷散着一头黑发,又倒回他身上。

“你好歹变件衣服出来,”叶修嘴上说着,手在空中一扬,抓住一件外套披在他肩上,“仙力虽然没受损,还是去找医仙看看为妙。”

说着,半扶半抱地将他托起来,给他将衣服仔细穿好,这才抬起他一只手环在自己背上,慢慢往林子外走,走到后门,便看到南极仙翁一脸焦急地等着,正在原地来回转圈。

等他们走近了,他立刻举起手中拐杖,轻轻触在周泽楷眉心,象征着福泽和长寿的仙力涌入周泽楷身体,他眼里的迷雾褪去一些,睁大了,看向脸上皱成一朵菊花、高高凸起的脑门被上涌的气血冲得发红的老人,恭恭敬敬地俯下身子,“师父。”

“唉!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仙翁刚拿开手杖,又有些担心地举起来,“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周泽楷站直了身体,感知着自己体内仙力的流转,过了一会儿,抬手摸了摸头顶一侧,“少了一个。”

说完看向叶修,他能感觉到身边这人体内属于自己的仙力,可他不记得自己何时竟将一只角给了叶修。鹿角对他而言有怎样的意义,仙翁是肯定知道的,既然师父允许叶修站在这里,其中定是有什么原因。他并不直接地去打量叶修,只用余光轻轻扫视,这位仙界的前辈声名赫赫,在他回归仙位之后便常常听闻有关他的传说,才学、谋略、法力、仙术等,无一不精,据说得罪人的本事也是天界中的佼佼者。但他们深交甚少,浅谈也并不多。

周泽楷对他所有的认识和感情,都来自于天界护卫军。统领一职交接到他手里时,叶修已落入凡间不知去向。他查看护卫军记事、检阅士兵操练、指挥队阵演习,越是深入接触这支军队,越是钦佩叶修的本事。可越是钦佩,便也越是好奇,这样的人,怎会突然坠入人间而毫无解释?难道真如他人私下言语,说斗神背叛了天界?

这么多年,这种探究的好奇如同一块小石子摆在他心头,不重,却让人在意。

所以他给了叶修一只角,也必然是有缘由的。

“鹿童,你这角……”仙翁摸摸胡子,并未想好如何对他解释这其中的来龙去脉,若单说事情,可谓处处古怪,若连同这些古怪背后的那些心思都剖析给他天性单纯的徒弟听,又是大大的不好,万一没有的也被他琢磨出点事儿,那他的心肝小鹿童以后还回得来吗?

年龄大了心思就重,仙翁在这儿琢磨得正起劲,那边叶修直接开口了,“想不想得起来都是后话,眼下还是先把身体调养好,我带小周去趟微草。”

仙翁疑惑地看他一眼,叶修解释道,“这事儿是方世谦直接参与的,他对小周的情况应该心里有谱。”

“也好,那你们先休息几日,待我知会青丘国主一声……”仙翁和他商量,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大眼那儿我熟,现在就走,”叶修说完看向周泽楷,询问他的意见。

对这件事情,周泽楷比他们更想解开自己身上的谜题,于是点点头,对着一脸头痛不舍的仙翁做了个揖,便跟着叶修往前门走,才跨出门,看到吴羽策抱剑靠在门边。

他们同门互相颔首算是打过招呼,仙翁跟着两人出来,此刻站在吴羽策身边,又是感叹,又是唏嘘。

叶修走到院子里,指尖凝聚起仙力,想把飞云召唤出来,可在空中画了好几个圈,都不管用,好不容易召唤出一点棉絮状的白云来,很快又散掉了。

“老冯你这儿什么仙力气场啊,吴羽策快把你那阵撤了,”叶修说着,又画了一下,白玉般的手指在空中划出一个好看的半圆,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

周泽楷望着叶修上下翻飞的手指怔怔出神,听到他声音,这才回过神来,下意识便撇开眼睛,又忍不住转回来,半低着头,撩着眼皮偷偷看他。

叶修敏锐地感觉到他的视线,回身问他,“小周,你试试?”

周泽楷认真地想了想,摇摇头,突然往前走了一步,变作雪白而高大的仙鹿,缓缓迈步到叶修身前,侧身看着自己的背。

叶修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然后干脆地爬上去,仙鹿往前奔跑起来,速度由慢及快,待跃到空中时,已如一道风向着青丘国微草洞飞去。

仙翁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气得胡子一抖一抖,“连我都没坐过鹿童的背,连我都没坐过!他怎么舍得抛下我这个可亲可敬的师父,让叶修坐上去了……”说着还抬起袖子,擦擦湿润的眼角。

吴羽策毫不动容地瞥他一眼,收起阵法,转身也奔向鬼仙聚集地虚空地府。

“当真是儿大不中留啊。”

 

周泽楷载着叶修,眨眼间便到了青丘,路上无人阻拦,两人直奔微草洞府而去,到了门口,叶修从鹿背上下来,周泽楷也化成人形,这回倒是好好穿上衣服了。

门口两位少年看到他们,小跑着过来问了声好,便领着人朝屋里走。王杰希正在厅堂里等他们。

叶修刚迈过房门,就冲主座上的人招手,“大眼狐狸,好久不见。”

青丘国但凡法术修为高些的,基本都是狐狸身,青丘国主王杰希自然也是,他堂堂九尾白狐,总要被叶修指着本体和长相的缺陷喊,倒也没生气,站起身,将两人引入座,“确实许久不见,”又安排两个少年,“一帆去倒两杯茶,英杰去把世谦叫来。”

两个少年里稳重一些的那位答应一声,出了房门,另一位很少见生人,此刻被几人齐齐看住,紧张地揪住了衣角,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被门槛绊倒,幸而先出门去的少年还未走,刚好扶了他一把,这才双双出门去了。

叶修余光瞥到高英杰身后刚才突然冒出来的红狐狸尾巴,啧啧感叹,“你家小孩儿这么好的根骨,性格也太弱了。”

“我会教养好他的,”王杰希微微一笑,“倒是你,这次来只怕要给我添不少事吧?”

“那是哥信任你啊,”叶修舒舒服服靠在椅子上,掏出怀里一个小瓷瓶,丢给王杰希。

王杰希接住打开一看,抬头望了眼周泽楷,“仙鹿的眼泪,还很新鲜,是入药的好东西。”

周泽楷面上一热。

叶修赞同道,“那是自然,这就当给你做报酬了。”

“这顶多算世谦去帮你们那次的报酬,此次的,还当此次再算。”王杰希可不打算让他糊弄过去。

“大眼儿你这狐狸这么精可不行,”叶修讨价还价,“人情也是报酬啊。”

王杰希端起自己的茶杯慢悠悠喝了一口,“你的人情不是债就不错了。”

叶修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真是小气啊,哥现在可是两袖清风,你能要什么?”

“你或许是没什么好材料,”王杰希面不改色地看向周泽楷,“仙鹿可一身是宝,若周泽楷愿意,明年换角时退下来的那一只倒是可以给我,搭配上当归、山药、枸杞、虎鞭等,可做一味药剂。”

“你壮阳啊?”叶修问。

“固本培元,”王杰希纠正他,“不是我用。”

“哦,那就是你家老方了,”叶修嘴上没把,继续说道,“用虎鞭干吗?既然用了鹿角,不如……”说着,突然转头看向周泽楷,嘴角勾起不怀好意的笑,“搭配鹿鞭怎么样?”

周泽楷这回彻底闹了个大脸红。

他本就是通体雪白的仙鹿,故人形时皮肤也是白皙的,那红色从他耳尖漫到脖子,羞得他局促不安地转开目光,不去回视他们。

“那自然是最好的,”王杰希点点头,认真地说,“只是我手头已经得到一副虎鞭,至于上好的鹿鞭……不易得。”

周泽楷知道自己被叶修和王杰希两人联手调笑了,一时心下甚是羞赧,心里又隐隐有些怪叶修这样在外人面前不给他留面子。

这般想法才冒了个头,他又蓦地突然回过神,想着叶修什么时候成他内人了?心下一片茫然,当真说不清是何滋味。

恰好这时候方世谦进来了,看到周泽楷,不禁问,“你脸色发红得不同寻常,不如我来把把脉?”


评论 ( 21 )
热度 ( 2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