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二十一章·修)

负心汉。

  从没有人用这个词说过周泽楷。  

除了叶修。

他第一次见叶修,是在归位之后过了很久的蟠桃盛会上。

按理说,所有刚入仙籍的男神,都要先拜见过东王公,这也是他偶然间听到的,去询问师父,却没得到确切的回答,只说“你是特别的,不需要再去见他”。

为什么是再呢?

周泽楷并非刨根问底的人,见师父并不打算多说,便住了口。

那时他住在昆仑墟,与一群清修的老神仙和沉默的大山为伴,唯一和他一样算得上年轻的,只有雪山下大河边新继位的水神——江波涛。

据说他之前的那位去了西天佛门,便选了他来接位置。

周泽楷最初还不习惯以人形的姿态生活,且昆仑不如天宫那样规矩繁多,没人管束他,他乐得自在,终日以鹿身悠闲地游走在昆仑山脚下的树林间、草地上,常常到大河边寻找肥美的草叶,饮用河水。

再后来,每次他去,都会在河边发现一捆收集好的水草,新鲜的、还带着水珠。

久而久之,便和江波涛认识了。

江波涛是见过叶修的,他向周泽楷描述起来,说那日跨进紫府居大殿,心下是几分紧张几分敬畏,低着头走到主座前作过揖,等了半晌无人应答,这才缓缓抬头往上一瞧——

主座上是空的。

江波涛茫然地四下环顾,惊疑之时,突然听到脚步声从主座后响起来,原是有人从后门进来,直接上了主座,绕过座位看到下面站着的江波涛,清了清嗓子,这才坐下了,坐得笔直端正,有模有样地讲了一通成仙修行之道。

走的时候,江波涛能感觉到主座上的人在看他,目光平静地注视着,直到他出了正殿门。

周泽楷听他描述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他又说不上来。

直到他亲眼看见叶修。

 

王母娘娘每过五百年便要举办一次蟠桃盛会,每次都会宴请各路仙家,特别是她出生的昆仑墟,不论大小神仙,都能收到请柬。

仙翁带着座下两位弟子出席,鹤童吴羽策大家都是见过的,且又因他和地下鬼仙们处在一起,所到之处总能引起不少话题。

可大家没想到,仙翁的另一位弟子,竟然比之同门更加招人谈论。

不说那刚及冠模样的人缓步走来,一路看呆了多少仙女,便是众男仙也多有赞他一声好修为的,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王母娘娘竟然格外喜欢他,允诺他住在天宫的时日里,都可到蟠桃园游玩。这可是天宫仙气最盛、景致最好的地方。

盛会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不论是看歌舞、听仙乐,还是吃蟠桃、论法术,看似一片生机勃勃热闹非凡,然则热闹的表象之下,不知牵了多少神识在周泽楷身上。而他看似平静,然则平静的表象之下,是被众人窥视的紧张不安。

这应当是仙界开过最心不在焉的一次蟠桃盛会了。

除了一个人。

仙翁偷偷给他指认各家仙人,他默默记在心里,从王母到天帝,再沿着一圈介绍回来,直到最后一个坐在王母边上的人。

周泽楷刚才一路看过来,现在也自然地看过去,最后这位仙人穿一身白衣,神仙里大部分都是穿白衣,所以乍一眼看去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还未到吃桃的时间,他却一个人“咔嚓咔嚓”吃得很欢。

“这位……”仙翁讲到周泽楷正在看的这人时,仿佛被桃核噎住,卡了半天,终于顺下去了,嗓子却还是难受的,“这位,就是东王公叶修,他法力学识虽高,但为人闲散,且说话气人,你别去招惹他。”

周泽楷本就不是会招惹人的性子,被仙翁这样一讲,反而越发在意起来,预定的偷偷打量,不知何时变成了盯着看,越看越觉得“这才是东王公”,期间袖子被仙翁扯了好几下都未曾察觉,直到被看的人突然抬起头,对着周泽楷露出一个笑。仿佛在说——

“好久不见。”

可我们才见第一面。

 

盛会之后不久,周泽楷便收到了来自天宫各路的邀请,没一个是他认识的,每一个却都盛情满满。他不知如何拒绝,便老实去了,虽不怎么讲话,但只往那安静地一坐,也让请得动他的主人家足够高兴。

一时间,请周泽楷上门做客,竟然成了一股奇怪的风气,把周泽楷忙得发愁。

幸好王母娘娘的一贴书信送到,中断了他的烦恼。

众人再想请周泽楷,那也不敢越过王母娘娘,可王母这一请,竟是让周泽楷在桃园里住了下来。于是周泽楷不愁了,换其他人愁去。

蟠桃园景致如画,周泽楷常挑太阳神心情好的时候变回仙鹿去园子里散步,偶尔会遇见七仙女来照看桃子,便互相点头打个招呼,有时候也吃点仙女们送他的桃子叶。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天宫里流传起了他的名字,小仙女们更喜欢在“周泽楷”前面加上天界第一美人、仙鹿大神,于是简而化之,不知怎么地,就叫成了“美周鹿”。

天界第一美人周泽楷仙鹿大神。

想起来就让人羞得只能埋进草堆里猛吃。

一边吃着,一边又想起蟠桃会上见到的,那个只对他笑了一下,便没有再见的人。

 

周泽楷坐在木屋靠窗的椅子上,丹田内的风穴飞速旋转着,仙力充斥在四肢百骸,被他加以引导和疏通,有种久饥后缓缓进食的满足感。

等他从修炼中醒来,太阳已经西斜,穿过窗户,在桌上落下一块狭长的光斑,光斑里躺着一朵白色的小花,不知是从哪个枝头飘落下来的。窗棂上停了一只嫩黄色的小鸟,正是周泽楷刚到这里时在他肩膀上呆过的那只,此刻歪着头看他,脸颊上两圈小小的红色绒毛,煞是可爱。周泽楷伸手去逗它,还没碰到,那鸟却突然飞走了。

到了第二天,这只小鸟又来了,周泽楷并未修炼,而是在看书。远远地就听到翅膀扑棱的声音渐渐靠近,等到耳边时,一抬头,便看到那只鸟停在窗棂上看他,依旧是歪着脑袋的可爱模样,只是嘴里多了样东西。

小鸟跳到桌上,松开嘴把花放下,又围着周泽楷伸过来的手跳了几步,仍是没被碰到,便飞走了。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日日如此。

山谷里仙气旺盛,小花即使被摘下也不会枯萎,周泽楷找了个小竹筒装起来,现在已是花团锦簇的样子,只是那小鸟虽然渐渐愿意多呆一会儿,却总是不让周泽楷抓到,这般逗弄一下,又跑掉的样子,和进谷前亲了他的那人一样。

他想了好几日,也明白过来,叶修亲他,是要让他兴奋起来,可他们都是神仙,且皆为男神,为什么叶修觉得他亲了,自己就会兴奋?

他想不明白的问题其实是这个,可更让他想不明白的是,自己确实是兴奋起来了,体内的风穴不需加固就宛如山岚般狂乱地旋舞。

兴奋到不行,冷静后就更加去想,叶修为什么喊他是负心汉?

他分辨不出那天叶修伤心的神色是真是假,可他知道自己心里空了一块,若这块原本满是叶修,那将一个人从心里生生挖去,还记得的人肯定很痛。

轻轻叹了口气,周泽楷侧头去看窗外的小雨,这是一个月以来下得第一场雨。

雨势很小,却也很绵密,一眼望去仿佛隔着乳白色的丝绸,看天地都蒙上了冷清的白色。

周围常常出现的啁啾、鹿鸣、风响、水声都模糊了,只有一阵翅膀扑棱的声音响起来,并且越发清晰。

周泽楷推开窗,手里幻化出一个气泡,飞向那只用力扑腾的小鸟,气泡将它裹起来,拍打声立刻小了下来,鸟儿停在桌上,放下一株紫色的小花,便去啄弄梳理身上打湿的羽毛。

周泽楷指尖泛起白光,靠近小鸟,将它的羽毛烘干,小鸟欢快地张开翅膀,冲他鸣叫了几声,突然跳到他手指上,歪着脑袋看。

周泽楷露出一个花也失色的笑来,将它举到自己眼前,和它对视片刻,终于问道,“谁让你来的?”

“啾。”

“还说了什么?”

“啾。”

听到它的回答,一股热意突然涌上周泽楷的脸颊,面皮泛出红色,一人一鸟互相望着,两颊皆是红红的晕。小鸟并不知道自己的回答有什么问题,仍用纯真的黑豆小眼盯着他瞧,但周泽楷此刻满心翻涌着热潮,忍不住先别开了视线。

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停了,小鸟扑腾起来,一下子又飞远。

 

若我们真是双修的仙侣,周泽楷忍不住又去想叶修那天说过的话,那天叶修说的话不少,可对他一个记忆混乱的人来说,不论哪句都难辨真假。可他现在心里正如擂鼓锤响,热浪翻腾,搅得心神不宁。原先还只冒过一点头便被他掐断的念想,就这样在混乱的思绪里奔涌出来,如同破了堤的洪水,如同出了笼的野兽——若能同叶修做双修的仙侣,他不仅是愿意的,且带了十足的欢喜。

这欢喜,就如同听到那只小鸟告诉他,是叶修让它来的,说是:

“给我的小周。”


评论 ( 28 )
热度 ( 2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