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二十二章·修)

叶修起床后,照例去找王杰希和方世谦一起吃饭,吃过了刚好让前天界第一医仙帮他看看体内仙力的流转。

他的情况和周泽楷不同,周泽楷是因突然缺失了太多仙力而记忆混乱,而他则是突然吸收了太多外来的仙力而运行不畅,若是没有沦落为肉体凡胎,这点问题叶修完全可以自己解决,但现在以凡人之躯控制仙力不出乱子就已是极限,再想探究清体内状况到底比不上方世谦作为医仙来得老道。

也因此,他近日修行反而要到仙力贫弱的地方,方才利于消化尽从周泽楷那儿渡来得仙力,只是这样,却要有一阵子见不到面了。

大概是变作凡人后,连心思也跟着有些变了,不然作为神仙,一个月根本就是弹指间,眨眨眼就过去了,谁曾想到,这一眨眼也能让人觉出几分等待的焦虑来。

不过分开一阵子也好,他早就习惯了在周泽楷一世一世轮回的间隙里,等待和猜想下一次见面的惊喜。

这不正应了某句话,那话开头两字还和微草洞一位年轻仙人的名字一样,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叫刘小别。

叶修想到这,突然笑起来,王杰希余光瞥到的时候正往自己嘴里放了颗梅子,一时间满是酸酸甜甜的味道,腻得他不得不灌了口水,清清嗓子。

“怎么了大眼,一大早就不舒服?”叶修嘴角的笑还没消下去,转头看向发声的人,又看向他身边的医仙,“老方,你就这么照看你们家洞主的?”

刚才觉得甜腻酸溜地让人不忍直视的笑,落在王杰希眼里,这会儿又变了味道,“微草四季如春,挡不住有些小猫小狗不分时节地腻歪。”

这话本是反讽叶修刚才那笑,谁知当事人听了却一脸古怪地看回来,末了抬手拍拍王杰希的肩膀,语带感叹地说,“大眼,你还真是不容易。”

王杰希什么都不想说了,坐他另一边的方世谦抿着翘起的唇角,往他空了的杯子里添水。

一时间都沉默下来,各自专心吃饭。

等筷子都放下了,王杰希重新开口,“我和世谦等会儿就在这里等着,你接到人直接带过来吧。”

占星卜卦一类和仙力关系不大的术,叶修熟悉的程度不比王杰希差,用起来仍是得心应手,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便点点头,撇下还没收拾的碗筷径自出了门。

周泽楷要在今天出谷。

 

其实不用占卜叶修就已经知道了,昨晚上小黄啾飞回来趴在他头上汇报了周泽楷又一天的情况,叶修听完,照例分出一丝被他炼化好的仙力喂给脸颊团着两坨红晕的小家伙,它吃了后,飞到空中欢快地盘旋了两小圈,又给叶修唱了首歌,这才落回到架子上睡觉去了。

叶修出了门,嫌去风来谷入口的路途有点远,便召来飞云坐上去,慢悠悠地腾到了空中。微草确实四季如春,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太阳神的光芒铺洒下来,伴着和煦的风,正是可以眯起眼睛哼起小曲的温度。

叶修远远地便看见山谷入口立着一个身影,在他望过去的时候,也望了过来,隔着明晃晃的阳光,有种不言而喻的心情不约而同地随着风流转在空中,随着飞云高度的下降,渐渐凶猛,吹得广袖长袍翻飞,又在两人面对面站在一起后,静了下来。

“小周,好久不见。”叶修冲他笑笑。

周泽楷也笑,弯起一点惯常害羞的弧度,想了半天,也回他一句“好久不见”。

“走吧,去找老方给你看看。”叶修转身先往来的方向走,并没有再召出飞云。

周泽楷便也乖乖地跟在他身后,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又“嗯”了一声。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高空的日光和风落到地上,变得更加温柔些,特别是在这样安静的行走里,宛如一首春日的歌谣,轻轻游走过两人身边。

周泽楷的沉默是一贯以来的,叶修却也难得什么都没说,又或者是已经习惯在无数次的重逢里,行走在无声而空白的周泽楷身边。

但此刻的周泽楷并不习惯这样的叶修,明明上一次分别前,叶修还热情又带着几分哀怨地吻了他,那嘴唇是湿润且滚烫的,贴在一起的心跳有着一样失序的频率。

他凝望着走在身前的叶修,身姿说不上多么挺拔,仍是常穿的白衣,似乎连样式都未变过,如同他变成小龙后相处过的每一个白天,如同他在山谷中回忆起的每一个夜晚。

上一次的分别并非为了失去,而是为了找回。

“阿修。”

 

叶修来时虽是乘着云,走着回去的路却也并不觉得很长,抬眼已经能望见微草洞府前如同绿涛般起伏的草地,然后便听到周泽楷的声音,他脚下一顿,又继续往前走,“你想起来了。”

语气虽是肯定的,人却未转过身来,这让周泽楷反倒有些踟蹰不安,停在了原地。

胸腔中有湿润的气流在翻滚,如同春雨将落前甜蜜地缠缚在空中的云层,团团盘覆,不分彼此,怀藏着声若洪钟的春雷,在心里炸出闷响,酝酿着落下暴雨,一鼓作气投向厚重而坚实的土地。

周泽楷被困在龙蛋里时,曾听到过蛋壳裂开的声音也如同响雷,震得他一颤,又钻进粘稠的蛋液里。响雷一声过去便停了,有熟悉的气息渗了进来,周泽楷又从蛋液里挣扎着出来,往上爬去,顶开头顶的蛋壳时,听到了声音,是雨水投向土地时感知到的那一声呼唤:

“小周。”

 

天空仍是晴朗的,周泽楷的眼里却酝酿起了沉沉的云,他往前跑了几步,站到叶修身边,两个人离得太近,宽大的袖子撞在一起,遮住了底下一只手缠上另一只手的动作。

“动手动脚的做什么?”叶修被他拉了一下,停下来看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周泽楷却从他的眼里看到了笑意,于是凑过去亲了亲他的眼角。

“还动起嘴来了,谁准许你亲了?”

“……你的眼睛。”

于是下一次,便亲到了嘴上。

周泽楷拉着叶修一只手,十指交缠,如同上面吻到一处的嘴,严丝合缝,天造地设。

那一双眼里翻腾的云终于落下雨来,淅淅沥沥浇了叶修一身,他接纳了执着地舔舐他的那条舌头,同自己的搅在一处,又含住吮了一番,推挤着去到另一个口腔,湿热的津液黏在一处,刚从嘴角溢出一点,又被彼此争着舔走。

就这样没羞没臊地亲了好一会儿,叶修突然将周泽楷推开,喘着气看了看头顶,对他说,“以你现在融合了青龙能力的状态,再亲下去只怕是要下雨的,等会儿我可没法对大眼解释。”

周泽楷的视线还黏在他湿润泛红的嘴唇上,好半天才抬眼和他对视,眼里已先天上一步开始下雨了,乖乖地被叶修拉着往前走,好半天闷雷似的“嗯”了一声。

“你还委屈了?占哥便宜,你这一个多月就是这样修行的?”叶修侧头瞥他一眼。

周泽楷憋着笑,低头不去看他。

快到洞府门口了,叶修和他握在一处的手里,突然被塞进了一样细长的东西,他停下来翻起袖子抬手一看,是一根烟杆,新刻的花纹已被打磨光滑,叶修就着两人握手的姿势低下头去细瞧。

这回不再是千山万水,而是一只仙鹿腾云驾雾,追着一片叶子奔跑而去。

 

“比以前的好些,暂且饶你一回。”


评论 ( 17 )
热度 ( 2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