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二十六章·修)

周泽楷挥别还算不上是“自己人”的叶秋,又跟着叶修离开了蓬莱岛。

自从两人大伤之后一直在东奔西跑,不可谓不辛苦,但对神仙而言,天地尽头的来回,也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这么一想,又觉得并不是在奔波,而是在走一段旅途,转站频繁,却也看到了更多不同的风景,且因为身边的人始终是相同的,喜悦的心情便有了共鸣。

“你不问我带你去哪儿?”叶修往蓬莱岛的边缘走去,身前的植物纷纷让开道路,又在两人身后回归原位,无数的鸟兽不知从何处来,半隐在山林间,恭敬地俯下身子。

更准确地说,是对着叶修显露出恭送的姿态,周泽楷看向眼前人,仿佛看见了光辉,“你在就好。”

叶修并未回头,但笑声传到了身后,“嘴巴真甜,可惜哥不吃这套。”

他刚说完,本是落后半步的周泽楷突然跨到他背后,叶修脸上一热,转头看过去时,亲完退开的那张嘴还维持在一个嘟着的状态,他被碰到的地方被这轻若鸿毛的热度竟引出几分痒痒的感觉来。

周泽楷站到了和他比肩的位置,不去看身边人嘴角的弧度,淡淡地说:“口是心非。”

“你现在很嚣张啊,恃宠而骄?”叶修问。

“是,”周泽楷终于舍得转头看他,脸上的表情与刚才大相径庭,洋溢着满满的笑意,“恃宠。”

叶修不说话了,往前迈了一步,突然腾空而起,化作一阵风扶摇直上,瞬间消失在视线中。

周泽楷抬头看向他消失的方向,安静地微笑着,朝前奔跑了两步,袖子翻飞,化作点点金光,雪白的仙鹿沐浴着散落的光点,向着叶修的方向追了过去。

那是去天宫的路。

 

周泽楷一路未曾停留,眼前已能看见南天门高大的玉柱若隐若现。他心下有些着急起来,叶修被指背叛天宫,打落人间之时,便是在南天门跳了下去,从此失去了再入天宫的资格。

他停下步子,原地小步跳跃着寻找叶修的身影,天宫下方皆是厚厚的云层,四处望去一片相似的乳白色,哪有别的什么人影?

然而有一股熟悉的能量波动轻轻飘落下来,周泽楷抬头看去,望见了一点翠绿的光,那光落到他的头顶上、两只鹿角之间,然后他脑中便听见了叶修的声音。

“走吧小周,”那片叶子在仙鹿头顶的绒毛里挪动了两下,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懒洋洋地说:“这可是哥的黄金专座。”

清澈的鹿眸眨了眨,一颗心安定下来,天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仙鹿大神朝着南天门悠闲地走了过去,如同每一个外出散步回来的样子。门口的士兵许久未曾见到他了,但都在第一时间行了天界护卫军的军礼,用目光恭送他穿过大门,不敢多瞧仙鹿头顶两只异色的长角,雪白玉石雕刻而成的门柱静默无声。

周泽楷走远后,寻到了一处无人的角落,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轻轻晃了晃脑袋,将叶修摇下来,绿叶飞起来,又悠悠然飘落到他的鼻尖。

“阿修。”

小小的叶片在他鼻尖跳了跳,往地上飘去,在周泽楷注视的目光里,绽放出一片绿光,叶修的声音从光中传来,“多亏了体内和你一脉相承的仙力,我才能贴着你混进南天门,直接下来的行动,还得靠这样法宝了。”

声音越来越清晰,同样的还有人影,周泽楷看着眼前出现的人,这人手中转着一把造型奇怪的素白仙伞,身穿绿衣,笑靥如花,身娇如柳,怎么看都是一位顾盼生姿的……美女。

周泽楷不禁目瞪口呆。仙界第一人如同被捆仙索紧紧束缚一般定在原处,和叶修有八分相像的“女子”撑着伞,绕着他转了一圈,伸手在一眨不眨的鹿眸前晃了晃,“小周,回魂了。”

周泽楷受惊般往后退了一步,摇身一变幻化人形,不解地看向叶修。

“有必要这么惊讶?”叶修扯开领口看了看,“总要掩饰一下身份,”说着走到周泽楷身边,没有撑伞的那只手挽住他的臂弯,另一手将伞压低,伞面上流转着几不可见的绿光,形成的法阵掩盖了叶修此刻凡人的身份,他因为变成女子而矮了不少的视线从下往上望向周泽楷,笑意盈盈,眼中恍若有星光,“周上仙,带奴家去蟠桃园逛逛可好?”

好,好。周泽楷侧过头去不敢看“她”,心下羞了个满园红花开,完全抵不住叶修这般故意撩他,脑袋里一阵一阵地烧,已经完全无法思考了,胳膊夹紧叶修挽着他的那只手,直愣愣朝蟠桃园的方向走去。

 

若说天界野史里最为人乐道的,肯定是:仙鹿大神携手美眷,哀鸿遍野芳心满地,横批:此女为谁?

据那日有幸目睹天界第一人亲密挽着一位绿衣美仙走向桃园的人相传,周上仙面若桃花笑若春风,身边仙子典雅高贵,斜撑一把素白小伞,虽不见其容,却能感觉到一股沁人心脾的仙气如水波般荡漾开来,当真是神仙眷侣美如画。

唯一知情的王母娘娘听着屋外此起彼伏啜泣的声响,笑而不语淡淡饮茶,心下却想,天规里关于神仙不得动情的条例或可以改改了,不然众仙之首先破了戒律,烦心的还不是她这个管事儿的?

 

周泽楷带着人进入蟠桃园后,难得没在园内看见七仙女,叶修将伞抗在一边肩上,一个错步间已经变回了男人的样子,大步流星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周泽楷对园子很熟,但叶修要去的那个方向上,似乎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叶修一边走,一边东看西瞧,还不时伸手捏捏树上滚圆粉嫩的桃子,在周泽楷震惊的目光里摘下两颗,往后抛了一个,“吃着,补身子。”

指望蟠桃园里的桃子不干净、长毛,那是不可能的了,但周泽楷还是快走一步飞速把叶修嘴边快要啃到的桃子夺下来,从怀里拿出一块手帕认真地擦了擦,又将上面的叶子和梗摘干净了,这才还回去,递到叶修嘴边。

叶修玩味地看着他,抓住他手腕,将桃子叼过去,啃了两口,尝到了饱满而甜蜜的汁水,感叹了一句“真好”,也不知到底在夸什么。

周泽楷也咬了口桃肉,感觉到丰沛的仙力随着他咀嚼的动作,不断流入体内,充盈在四肢百骸,但叶修带他来蟠桃园,定然不止是为了吃桃这么简单,上天宫前,叶秋可是给了他一把神秘的钥匙。

他正想着,叶修还真从怀里掏出来那把钥匙,侧头看过来,“小周,你在园里呆过的时间不短,可知道哪一棵桃树是年龄最大的?”

这还真不知道,周泽楷虽修为高深,但百世轮回劫和这之前的记忆都很混沌,而这蟠桃园存在的历史,恐怕比他的修为还要长久,不过叶修这么问,定然是知道些什么的,他的修为比起周泽楷来,将近要翻了倍。

如此说来,他们的辈分差得可不止一点点。

叶修问完了也不回答,领着人便继续往前走,没一会儿,终于在一颗桃树前停下了。

周泽楷能看出这是一棵老树,却无法判断出是否就是年龄最大的那一棵。

“西王母和我与叶秋虽非同出一处,但都是由太元圣母点化,也能算我们名义上的妹妹了,”叶修给他解释,“这棵树是她刚到天宫时,我们一起种下的,看着普通……”说着,他抬起手中钥匙,摸索到树身上一处不显眼的位置插了进去,若不是亲眼所见,周泽楷完全没料到这里竟然有一个锁孔。

然而钥匙转动后,四周却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两人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叶修突然拔出钥匙,这会儿终于见到了反应——桃树顶上的叶子晃了晃,突然长出了一颗桃子!

虽然桃园里每棵树上都结满了果实,但这颗桃子完全是从无到有,眨眼间便长好了,虽然小是小了点,但其中蕴含的仙力,却澎湃地让站在附近的周泽楷感受到了骇人的压迫,这种压迫感在叶修摘下这颗桃子握在手里后就消失了。

叶修迎向周泽楷好奇的目光,深深地望进他的眼里,“哥的修为都在这儿了。”

周泽楷呼吸一滞,继而抬头回视叶修,郑重地点点头。

“接下来,”叶修无所谓地上下抛玩着那颗桃子,好笑地看向周泽楷猫似的跟着桃子上下晃动的目光,“咱们还缺一样东西。”

法宝、修为聚在,周泽楷看着那颗桃子,心下恍然大悟,面上仍是平静的,问他:“现在去?”

“当然,”叶修将桃子和钥匙收入怀里,重新变回绿衣女子的模样,亲密地抓过周泽楷的手腕就往外走,“许久不去太上老君那里,丹药们肯定很想我。”


评论 ( 20 )
热度 ( 2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