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二十七章·修)

先是摘桃,再是拜访太上老君,这步骤不能不令周泽楷想起某位西去取经的仙友,虽说那人现在皈依佛门,但当初大闹天宫的情景也是人人口耳相传过的。

而他们俩显然就低调多了,静悄悄地来,静悄悄地走,按叶修的话来说,这叫“拾荒”,帮寂寞太久的老君整理整理仙丹,淘汰淘汰次品,正当是仙人们和谐相处,互惠互利之道。

周泽楷笑而不语,乖乖跟在他身后往老君的太极宫去了,这次他们可没走大道,挑了小路蜿蜒前行。

为了尽可能地绕过巡逻的天兵,他们这一路走得相当曲折,躲过桥下,贴过墙缝,钻过窄洞……周泽楷从不知道路还能这样开拓出来,但更让他无法直视的是变作女子外貌的叶修,就这样提拉着裙子上蹿下跳。他一边暗暗告诫自己非礼勿视,一边又不得不感叹叶修手中那样法宝的精妙,天宫自从那位大圣闹腾过之后,对各类仙术的检查都变严格了,现在的天宫已经张开巨大的法阵,限制仙人们在范围内使用变身术。

只是为何变成女人?

 

太上老君刚以气劲催旺炉火,便感觉到了一股比三昧真火更强劲的仙力波动自胸口涌出,他心下大惊,面上却未露出异色,压制住翻涌的情绪平复下来的时候,已经想明白发生了何事,便交代掌火弟子看顾好炉子,自己转身回房,将手中拂尘放置于架上,又伸出两指在拂尘上方的虚空之中描出火焰般的图案。末尾一笔落下后,这图案凭空燃烧起来,发出耀眼的金红色光芒,拂尘柄的一端突生红色的线条,仿佛火线般缠绕着黑色的长柄一路蜿蜒,最终游走进雪白的丝缕中,消失了。

老君将重归平静的拂尘拿起,在空中扫了个太极八卦的图纹后,将拂尘安置于臂弯,转身出了房门,赶到太极宫偏门处。

此处小路幽静,两侧高竹茂密生长,连成清浅的绿色,天宫特有的暖风拂过,带起一片沙沙响,他于这阵响动的尽头,终于等到了人影。

有人从小路的拐角处绕过来,老君含在嘴里的那个“叶”字已经流出一点气音,又被他自己惊疑地掐断了,来的人太出乎他的意料。然而这份惊讶才刚冒个头,跟在来人身后的那道娇小的身影,便将这冒头的小芽拔高成了震惊的大树。

“叶修……”饶是老君一贯淡定自持的人,也不禁长大了嘴,“你怎么,这副打扮?”

这会儿叶修没有用伞遮住自己的面孔,太上老君这样的老熟人一眼就看穿了这“女子”的身份。

“掩饰一下呗,”叶修举高伞转了一圈又搁回自己肩头,“总不能让人看到‘叶修’出现在天宫吧?”

老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抬手指向一边的周泽楷,“你带着他,能低调地起来?”

叶修顺着他的手指往周泽楷身边迈了一步,搂着他手臂,用伞遮了遮脸,又拿开看向老君,勾起嘴角,“这般高调的障眼法,没见过吧?”

“你还真是……”老君摇摇头,脸上浮现出无奈又好笑的神色,跟个长辈似的数落他,“都活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这副脾气呢?”

“我现在可是个凡人,年轻得很,”叶修朝他笑笑,“多亏了这把伞和小周,才能来见你。”

老君和周泽楷都对他手中这样法宝很是好奇,双双拿眼睛把他盯住,叶修也就大方地给他们展示起来,“每个神仙都有自己的元源,南天门就是通过元源来检测是否有怪异之物混入,但这伞能掩盖元源之气,我现在身上的修为又是小周的,跟他挨在一起,常人看来是两个人,对于门来说,却只‘看’到了一个人,所以才会没事。”

“不仅是掩盖元源之气这么简单吧?”

老君精于炼丹一道,对于法宝的炼制也深有心得。周泽楷听到叶修方才的解释,心中也猜到了几分真相。

“确实,”叶修握住伞柄,将仙力灌入,素白的伞面上闪过细若游丝的绿光,然后叶修便突然消失了。

这种消失并非实体从原地消失,而是旁人视线刚凝聚到他身上,就莫名其妙地散掉了,模模糊糊地好像见过这人,又好像没见过。

“这把伞与其说是掩盖元源之气,不如说是扭曲了空间感,所以我才能在天宫的法阵里变化外形,至于为什么是女人的样子,”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法使用自己的仙力,就算是我,也只能在原本样子的基础上尽量做点变化了。”

原来变成女子真的不是在逗弄我,周泽楷认真地想。

你这真的不是故意的?与叶修认识太久了的老君不愿意认真地想下去。

叶修可听不见他们俩脑子里的声音,解释完伞的事情后,正了正神情,看向立在阶梯上的人,“时间差不多了。”

这句话,老君上一次听到已经是数十万年前了,那时他还在天界护卫军就职,跟随叶修征战魔界,三战三胜,且赢得异常漂亮,因此奠定了天界至高的地位。

最初建立的护卫军还不如现在这般壮大,且神魔之间第一次交战,士兵们面色凝重,唯有领头那人,坐在高头大马上,悠闲地抽完了一斗烟,转头看向众人,笑着说:“时间差不多了。”

他那时作为副官,就骑马立在叶修身后半步之远,心中静如潭水。

现下护卫军已由周泽楷统领,刚接过叶修的职务后便以龙虎之势镇压住暴动的魔界大军,骁勇的表现不可谓不精彩,但对于已不再上前线的老君来说,终究比不上当年叶修离他半步之遥的身影。

他将手中拂尘垂放而下,柔软的丝缕悬挂着,突然燃起火光,顷刻间便烧到了拂柄,消失的红色纹路在热力的催生下,又浮现出来,老君放开手,任这样自己随身携带多年的法宝消失于火光中。

光芒散去后,一颗红色的仙丹浮现而出,老君伸手接住,郑重地交到了叶修手里,末了笑起来嘱托他,“小统领,下次过来,可别再是这副样子了,不然我都不好意思送你新的烟叶。”

“你还不是一样,改不了这啰嗦的性子,”叶修在这声熟悉而久远的称呼里,想起许多往事,只是不论发生过什么,都将淹没于时间的洪流里,这洪流对仙界而言慢些,对人类而言则要快很多,人间无数生灵就是在飞速朝前流去的时间里,活出了千姿百态,叶修无法不爱这个人间,更无法放下有能力保护人间和平的天界。

他接过仙丹,当着老君的面珍重地收在怀里,和那颗仙桃放在一起,也不多停留,招呼上周泽楷就走了,等快要绕过竹林小道的那个弯时,回头冲还站在台阶上的人喊,“回去吧老吴,下次给你带壶好茶!”


评论 ( 30 )
热度 ( 2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