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二十八章·修)

盛极必衰,万事万物皆是如此,而神仙长寿的秘诀,正是在于保持平和宁静的心态,沉浸入修炼之中,浑然忘我,无盛无衰。或许正是应了这个道理,当年征战魔界锋芒尽显的叶修,渐渐变得不顺起来。

魔界虽元气大伤,却始终负隅顽抗,正面冲突减少后,仍然不时干扰两界边境,或是在人间造成动乱。利爪来袭虽然危机深重,可虫蚁噬咬般地干扰却也让人费心费神。

在处理这些边角料的争斗中,叶修高不可攀的身影也被拉扯地跌入泥里。雄狮之兵也有被看不见的毒虫击溃的时候,那时叶修便隐隐察觉到了态势的不正常,直至魔界一次意外地突袭,竟然避开了边界防守和护卫大军,残害天界平民数百,其中有刚从建木登上天宫的新晋小仙。

此事一出,所有矛头指向统领叶修,军师和副官们背着他与魔界商谈,将“除叶修仙籍,保两界宁静”的消息上报天厅,民心浮动,各派言论纷争,边境战斗不休,叶修一身白衣,外面还穿着战甲,宛如一尊黑白两色的战神立在吵闹的天宫朝圣殿里,忽地仰天大笑,将顶上象征统领的军盔抛向台上面色凝重的玉帝,自愿散去满身修为,流放人间。

一时四面无声,唯有他的笑还留有余音。

只是谁也没想到,叶修从不打没把握的仗,此一时的退去不过是为了彼一时更好地进攻。

更早之前,他就私下约见从军队退役转而炼丹的太上老君吴雪峰和雷霆洞府天工神君肖时钦,三人联手,找出了可以封存他修为的法子,吴雪峰炼制分离及融合仙力所需的丹药,肖时钦打造了那颗桃树的机关。当叶修吃下仙丹分离修为后,那些修为都汇聚到了仙气最盛的蟠桃园,栖居在这里最年长的桃树芯内。

现在被封存的修为和丹药都拿到手了,叶修却不急着融合,天宫看管森严,融合时的振动只怕会引来天魔两界的关注,修养多年的魔界只怕要新仇旧恨一起发作。

当初叶修遂了魔界的心愿,自我流放到人间去后,天宫任命周泽楷为护卫军新统领,派他前去签订停战协议,然而在众仙家的紧张与期盼里,沉默的新统领却于谈判桌前突然攻击魔界代表,护卫军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将魔界众将领一举消灭。天界震惊之余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天宫以绝对的优势签订了停战协议,魔界退回黑暗之中修生养息。

然而大胜之后,被众人簇拥的周泽楷却面无喜色,站在两界边境,遥望着素白色高大的南天门久久不曾离去。

随后,周泽楷又一次做出了令众人震惊的事情,他在天界回归和平之后,竟然选择重入轮回,投胎修行。多少人猜测他是否因敬慕斗神,所以追随去了人间,直到后来传出消息,他这一次轮回重生的地点是东海龙宫,身份是由万年仙蚌孕育出的九霄青龙,满天飞的谣言这才平息了一些。

而对周泽楷百世轮回劫的经历略有耳闻,且熟悉叶修的人却知道,东海边上、临安城外山外山,正是叶修最初修道的地方。

冥冥之中,一切都将如太极轮回。

 

护卫军前后两代统领都曾给魔界造成致命伤,魔界自是对他们恨得牙痒痒,这要是被发现两人同时出现在天宫,只怕要提前乱起来了。

所以叶修和周泽楷刚离开太上老君府邸的竹林小路,便又开始掩人耳目地前进,打算回了山外山的道观再研究融合之事。没曾想刚离开竹林不久,四面八方突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没有厚实的甲胄定然发不出这样的声音。

“是天兵的大巡逻,”叶修和周泽楷躲进一处狭窄的墙缝间,余光里瞥见了队列整齐的兵士缓缓向前行进,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消失了身影,但他们并没有立刻出去,叶修此刻还是女子的外貌,比周泽楷矮了不少,不便耳语,于是他抬手搂住和他紧贴在一起的人,将他的头向自己压过来。

周泽楷本就十分紧张,他的胸前贴着叶修的“胸”,这种触感和认知太过奇怪,若是和真正的叶修贴在一起,他大概会情热,而和这样变化了外形的叶修贴在一起,熟悉的陌生感让他满是尴尬和害羞。偏叶修还用那双柔软的手轻轻压在他的脖子上,耳朵触碰到温软的唇瓣,湿热的气息染红了他的耳骨。

“护卫军以前巡逻的路线可不是这样的,你给改了?”叶修的眼神还留意着墙缝外的动静,并未注意到他异样的面色。

周泽楷轻轻摇头,耳朵在贴得过近的嘴唇上来回撞击,仿佛叶修在一下下啄吻他一般。周泽楷被自己心中的想法惊了一下,面上更热,不敢再摇头了,吱唔着回了一声“嗯”。

这么不正常且长久的停顿,终于让叶修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看着那通红的耳骨和发热的耳垂,突然啃了上去,周泽楷全身震了一下僵住不动,任由怀里的人在他耳垂上留下牙印,又极动情地含住吮吸,舌尖扫刮着烫红的软肉,简直爱不释口。

周泽楷不敢大声喘气,更加用力地抱紧叶修,感觉到怀里的人渐渐高大了起来,变回原本身体之后,两个大男人卡在墙缝里真不是一般地挤,肩膀互相撞击,胸膛紧贴,下肢纠缠,若不是叶修手里伞斜斜卡在他们上方,遮住了日光,围出这一小方阴影来,周泽楷指不定要羞得钻到地里去。

叶修吮吸完了,嘴唇离开前还用力挤弄了一下,发出“啾”的声响,周泽楷听得真真切切,已经将脸埋在了叶修的肩窝里。

叶修吃完了点心,兀自舔舔嘴唇便要推开周泽楷,“走吧,护卫军的巡逻路线都被改了,军中必定有内鬼,你可要好好查查,”手下用力推了几次,无奈墙缝太窄,周泽楷又不肯撒手,叶修也只是在和坚固的墙体作斗争。

“撒什么娇,快点走,等下护卫军又要过来了。”

周泽楷心下知道是这么个道理,可他在记忆了搜刮了一圈,明明白白地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叶修这样亲密过了,脑子里简直有两个小人在斗法,最终虽然是理智赢了,可他也难得在叶修耳边叹了个大大的气。

叶修捏住他鼻子晃晃他脑袋,“急什么。”

说着错开身体,一蹬墙面跃起身体,翻进了院子里,周泽楷紧随其后,刚落地正要打量一番,却被叶修二话不说拉着往前疾奔而去,一晃眼人就已经在房子里了。

周泽楷进了门,抬头一看,瞪大了眼睛。

数不尽的人偶从地上堆到头顶,遥遥排向远方,而红线凌空织起密实的网,缠起纠葛的姻缘。

这是月老庙。

“还是这么乱,”叶修头疼地看了一眼就打算出去了,走了两步发现周泽楷没跟上,回头便瞧见周上仙正在仔仔细细查看人偶。

“找什么,”叶修回到他身边,“喊要找的人偶的名字就行了。”

周泽楷拿眼盯住叶修猛瞧,突然喊了自己的名字。

这一喊,果然有一个人偶亮起光来,飘到了周泽楷面前,男人偶头上长着一对漂亮的鹿角,衣服身前的小纸条上写着“周泽楷”,这三个字被红线缠绕,线的另一端连向远处。

周泽楷的心里宛如放起了一个风筝,他手里牵着红线,线的那头飞在高空悠然自得的风里,只要他拽紧些,便能将放出去的珍宝收回手里。

他侧头看向叶修,眼里亮起明晃晃的笑意,嘴唇随着说话的动作微微张开,尾音结束后,唇角自然地翘起弧度。

他喊:“叶修。”

风筝依旧高飞,红线毫无动静,周泽楷整个人都怔住了,猛地反应过来,去拉扯那根红线,线太轻了,一下子便被拽到了尽头,那里什么都没有。

原来就算身缠姻缘,也可以什么都没有吗?

他望向手里红线的头,眼中的亮光都暗了下来。

“怎么,”叶修开口说话,将他的意识从空茫里来了回来,“没牵着红线就不打算和哥处对象了?”

不是。周泽楷抬头看他,心下一片着急,“就算这头不是你,也不该没有人偶。”

月老庙牵的是姻缘,姻缘绑得是感情,但凡活着的就算没有姻缘,又怎么会没有人偶呢?

没有人偶,那不就意味着……这个人,根本就是死了。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目光是绑在叶修身上的,可又觉得看得这般仔细,目光反而散掉了,什么都看不到。

叶修也看向他,目光如同丝缕,将周泽楷牢牢锁住,眼里的光比万千红线绑得更牢,“我的人偶在哪里,不得问你吗?”


评论 ( 17 )
热度 ( 2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