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二十九章·修)

你是我的小呀小人偶

怎么抱你都不嫌多

绿绿的小叶儿温暖我的心窝

点亮我鹿鞭的火

火火火火火~♪

都是你们!我今天码字到一半突然就掉进了小苹果爬不出来QaQ救命! 

******

周泽楷心下大惊,叶修的人偶在哪里,为什么要问他?

他并没有见过叶修的人偶,若人偶代表的是生死,而叶修的生死和他有关,难道是他……杀了叶修?

这不可能。

叶修这一句话,勾出周泽楷千尺长的思绪来,但怎么理都会缠成死结,他茫然无措地看向叶修,一只手里拿着自己的人偶,一只手里抓着空荡荡的红线头,无所凭依地晃着。

叶修本是存了逗他的心思,此刻却被他用这样的眼神望住了,一颗心好像被绵密又细长的针扎上,他本有千百种应对的话语可以讲,可嗓子眼似乎也被堵住了,应对的话语便落回了心里,堪堪悬在那根细针上,一颤一颤的全是心疼,最后开了口,反倒说出了真心话。

“别怕,小周,”叶修笑着去点他眉心,“不是你想的那样。”

说着又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点过眉心的手指往下移,稳稳定在周泽楷的胸口,绿色的仙力从指尖过渡到他的体内,向下游走,于浩瀚而澎湃的丹田里、周泽楷缓缓转动的红蓝色元源之光中,拽出了一抹鲜亮的绿色。

这绿光一脱离元源,周泽楷立刻想了起来,他在昆仑墟曾寻到过一片仙力浓郁的叶子,爱不释手地珍藏了起来,甚至是投胎成青龙的时候,还顶在两个龙角之间,但后来叶修受伤,他跟着元气大损,竟不知什么时候丢失了那片叶子。

若不是叶修引导那抹绿光出现,他都不知道这叶子何时跑到了他的元源内。

绿光沿着仙力的脉络游走而上,终于跟着叶修的指尖,从周泽楷体内脱离出来,变成了一片叶子的模样,散发着生机盎然的光,在叶修手心里轻轻打着旋。

“我刚从天宫下去,便遭到了截杀,为求生机跑去了昆仑,”叶修托着那片叶子给周泽楷看,“没成想力量耗尽,还伤了元源,变回原形,幸好遇到你把我捡回去,又用仙力滋养,这才保住了性命。”

他冲周泽楷露出了三分感激,七分温柔的笑来,将那叶子递到自己嘴边,缓缓吃了下去。

周泽楷听他提起昆仑时,便隐隐猜到了这一切的因果,再听到他的解释更是肯定了心中的想法,脑海中原先空白一片的茫然,突然间落满了厚实的泥土,又突地想起自己当初是怎样用仙力滋养那片叶子,棕黑色的土地里便开出了花来,一路绵延,满目春色。

他当初,曾将那片叶子、将叶修,一个面,另一个面地舔舐过。

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如同珍宝。

周泽楷往后踉跄了一步,低下头根本没法去看身边的人,这人刚当着他的面,将那片他曾经舔舐过的叶子,含进嘴里,吃了下去,红色的唇抿住绿色的叶子,光是想到这个画面,思维就要停滞了。

周泽楷简直要背过身去,才能压制住自己不在这个混乱的时刻,去和叶修做些耽误时间的事情,但他以鹿的姿态悉心滋养叶修本体的记忆,他和叶修共同相处的记忆,全都不受掌握地在他脑子里乱转。

转来转去,都逃不过两个字的束缚,那两个字,是“叶修”。

叶修将叶子吃下后,感受三魂七魄都被实实在在的脉络填满,终于不再只是一具灵魂凝成的虚壳。他伸出手,用力一握,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比曾经更加坚实,仙力虽未完全恢复,浑身却充满了生机。

周泽楷将他养得很好。

他满意地拍拍自己的身体,活动活动四肢,看向混乱地团团转的周泽楷。

“小周,”叶修指了指他的手,“人偶这不是在了吗?”

周泽楷跑得没边儿的思绪终于被拽了回来,这才注意到自己本只有一段线头飘荡的手里,竟多了一个人偶,这人偶眼睛半阖,嘴角似笑非笑,头顶一片绿叶,手里还拿着一根烟杆,身上贴的字条上确确实实写着“叶修”二字,且他身上绑着的红线牢固又扎实,另一头在他的另一只手里,牵着“周泽楷”。

“我一直都活着呢,”叶修点了点他的胸口,“就在这里啊。”

窗外的阳光定是被周泽楷的情绪感染了,突地就明亮了起来,照得一室红线泛着金光,数不清的人偶仿佛观礼的宾客,脑中轰鸣着锣鼓的声响。

金光斜着铺过来,透过红线映在两人的白衣上,红得喜气洋洋。

 

叶修不知从哪里又扯来一根红线,左三圈右三圈地绕在两个人偶身上,“这样就放心了吧。”

周泽楷看着手中两个被缠地都看不见名字了的人偶,突然笑开了,等叶修打完结之后,轻轻放开了手,两个人偶飘向房内,很快便消失在了重重红线里,不知隐在哪个角落。但周泽楷觉得,自己心里早就有了一根红线,一直通到叶修心里。

他握住叶修的手,亲了亲他的嘴角,叶修看过来,就又被亲了一下,腻歪地不得了,叶修推了他一把,提醒道,“咱们现在可是被包围了,严肃点啊。”

周泽楷无辜地冲他眨眨眼,牵起他往外走,推开门,果然见到了重重天兵将他们所在的小庙给围了个结实,远处一棵大树上,月老正挥着手对他们示意。

“被李迅看到了,”叶修抬起没被抓住的手指向树上的人影,“这下恐怕全天界都要知道了。”

周泽楷被他牵着手晃了晃,心下通透,但笑不语,平静地望向包围他们的重兵。

兵阵带头那人已经阴鸷地盯着叶修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无法忍受他们这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扬起手中兵器指向叶修,“神魔两界签下协议,斗神不得再入天界,你当年既然已自废修为离去,今日出现在这里,是把协议当做儿戏吗?”

“满口道义,”叶修淡淡地说,“离开天界是我自愿,但签协议的可不是我。”

“况且小周当年重伤魔界,天宫已经掌握了绝对的优势,却一定要将‘斗神’不得再入天界的条件写进去,到底是魔界怕我,”叶修看向刘皓,“还是天界有人怕我?”

“你!”刘皓咬牙瞪着他,又担心周泽楷出手,只能压抑住胸中翻涌的情绪,低沉地说,“随你满口胡言,违反天庭擅入天宫,还不就地伏法,随我去面见玉帝,”又转向周泽楷,“统领大人,这般与罪犯同流,还望束手去向玉帝……”

“正好,”叶修朗声打断他,“我这次上来就是来见玉帝的,他老人家当年稀里糊涂的,可冤枉死我了。”

“胡说八道!”

“那咱们便去玉帝面前说说,看到底是不是胡说。”

刘皓哪能给他好好站着说话的机会,扬手便要指挥天兵上前,叶修却突然抬手搭上周泽楷的肩膀,冲严阵以待的众人笑道,“我倒想知道有谁能追得上小周。”

话音刚落,他便坐上了一个安稳而宽厚的背脊,雪白的仙鹿驮着他踏云奔走,转眼已将天兵甩在身后,从大树边一掠而过。

叶修冲树上笑意盎然的青年使了个颜色,李迅回给他一个眨眼的动作,还是单边儿的,然后就跳下树,往他们离去的反方向跑了。

李迅本是虚空鬼府的鬼仙,若不是天魔签订协议后,鬼仙的地界儿一直不太平,他才不愿意上天宫来当值,不过明为当值,实际干得却是收集情报的活儿。

月老月老,人间都以为是位慈笑晏晏的老人,谁能想到竟是个年纪轻轻的人。但李迅却把月老的活儿做得极好,他本就擅长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又在人间待得长久,对情情爱爱看得通透,正是符合了月老的职务。

派他上来的鬼仙统领李轩一度担心他要忘记本职工作了,叶修这一出现,本职就又回来了,李迅欢快地从怀里掏出纸笔,写起了密文来,边写便往后院走。

“养了这么多年的风行八哥们终于可以派上大用场啦!”

 

可不是吗?

周泽楷和叶修前脚刚到了天宫议事的大殿,见着了高阶上坐着的玉帝和王母,后脚就有众仙家闻风而来,鱼贯而入。

刘皓带兵稍后赶到时,大殿里已是人满为患,他的兵实在无地落脚,只好远远散开,警惕随时可能爆发的冲突。他安顿好士兵赶入殿内,看到众仙家或坐或站,将大殿中央空出一片来,周泽楷和叶修正立在那里。他四下搜寻,终于发现熟悉的身影,惊喜地望过去,想要再以仙术传一份心音,却只得到了不满而阴冷的一瞥。

刘皓额头瞬间湿了一片,心中原本坚定的信念都突然摇摆起来,一时竟产生错觉,觉得此刻即将被审判的不是违反天规的叶修,而是他。


评论 ( 26 )
热度 ( 3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