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三十章·修)

叶修突然出现在天宫,震惊的自然不只刘皓一人,且刘皓恐怕不是最震惊的那一个。

叶修当初将修为封印,从天宫消失也有不短的时日,且游走在人间,并未做出什么能传到天宫的事情来,此次上天宫这般低调,唯有解开桃子的封印时漏出些微气息,竟也能被发现,若非有人时时搜寻他,又怎能追赶包围地如此及时?

所以刘皓定然不是最震惊的那一个,大殿里每一位神仙只怕都比他震惊,却也没有一人比他更害怕。

陶轩向他投来的那一瞥太过冷漠,让他产生是敌非友的感觉来,一颗心惴惴不安,脑子里转过千百种思绪来,越想越怕。

然而他最不乐意见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被他指控“违反天规”、“破坏协议”的叶修,悠然自得地站在嘈杂的人声里,玉帝抬手示意后,大家才渐渐静下来,齐齐望向大殿中央的两位天界传奇人物。

当年的协议上,要求天界驱逐斗神,叶修不得再入仙籍,但叶修坦荡地向众人张开双手,任凭各方仙力探测检查。

——叶修现在确实是个凡人,虽带了仙力,却是周泽楷的。

接着叶修又展示了那把特别的法宝——千机伞,一时间将众人的注意力都从凡人如何上得天宫来,转移到这法宝到底是如何炼成的。

所以叶修虽然依靠法宝上了天宫,但仍旧是个凡人,细究起来,确实符合不再入仙籍,不再做神仙的协议。

玉帝素来是博爱而宽厚的,当年魔界提出要求时,他便愁得不得了,叶修是什么人?魔界这般无理的要求谁能答应?他愁苦的是胶着的战事,形势早已每况愈下,确实需要一个巨大的转机。

但他还没愁出结果来,叶修便帮他做了决定。

现在既然叶修不算违背协议,且凡人上得天宫来,本就是闻所未闻,所以也并无相关规定禁止凡人登天。

不仅如此,还有各路仙家,青丘王杰希、东海韩文清、南海喻文州……站在叶修身边的周泽楷,纷纷为他说话,玉帝便也顺水推舟,不去责难。

只是叶修此番上天宫来的消息,到底不能让魔界知道,虽不追究叶修罪责,但他留在天宫便是一根隐藏的导火线,为免争端,还是需要尽快返回人间。

叶修本就要回人间去,他的桃子和仙丹都还躺在怀里呢,潇洒抬手挥了挥,道一句“各位来日方长”便由周泽楷主动请缨护送着离开了。

刘皓直到他们两人消失在了视线里,心下也还恍然一片,冥冥之中觉得有什么事情开始朝着无法掌控的方向而去。

 

叶修踩到了山外山厚实的土地,终于长出一口气,拍拍肚子感叹,“幸好幸好,宝贝没被发现。”

陈果听到动静,从房间里出来,她都已经习惯了家里这帮神仙突然来,突然走的作风了,此刻见到他倒是十分平静,将一封信递过去,“这是苏沐橙姑娘托鸟儿从宫里送过来的,魏琛已经看过,让我再转交给你。”

“老魏出去了?”叶修接过去,并不急着打开。

“几日前走的,”陈果露出疑惑的神色,“也没说去做什么,但是带了包子和罗辑,就是他原先收的小弟,还有一人,我看着也像神仙,跟着一块儿去了。”

“那人是不是会气功,特别爱笑,眼睛亮闪闪的?”

“是啊,你认识?”

“呵,”叶修笑着看向西南,那是天魔人三界接壤之地,“是个能帮上大忙的朋友。”

陈果深知自己一个凡人,在此事上帮不了什么大忙,但她相信叶修,相信东王公能把事情圆满解决,所以也不多问什么,转而看向周泽楷,“今晚还吃虾丸可好?”

周泽楷抿着唇笑,对她点点头。

现在离晚上还早,陈果看着他俩进了一个房间,转身给自己找事儿做去了,山下茶摊今日有唐柔打理,微草那边还来了位小神仙,帮忙一起端茶递水,她独自和叶修、周泽楷两人在山上道观里,若不让自己忙起来,实在没法不多想什么。

 

但周泽楷和叶修进了房间,还真没干什么出格的、令人多想的事情。

上天宫时,叶修一直在用法力支撑千机伞,使用别人的法力所需耗费的心神远比用自己的大得多,虽在天宫时千机伞未出过任何问题,但周泽楷一直在关注他的身体情况,等他进了房间将伞搁到一边,便将人半搂半抱地往床上带去。

“喂喂,”叶修无奈地看着他,“白日宣淫可不好,你不是草食动物吗?”

周泽楷不说话,给他散了发,将人塞进被子里,掖好背角,伸手摩挲着他苍白的脸颊,认真地说,“日后……给你补补。”

用什么给我补?鹿鞭吗?叶修在周泽楷施加的安神术下,渐渐陷入迷迷糊糊的睡意里,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正要开口羞羞他,身体却软绵绵的,连讲话的力气都没有,最后只是勾起一点嘴角,睡着了。

等到他再醒过来,窗外已是夜幕,房内摇曳着暖黄色的灯光。叶修侧头去看坐在桌边的人,周泽楷的侧脸宛如一张画,静静低着头在翻书,桌上放着一个食篮。

叶修刚坐起身,周泽楷就看了过来,放下书走到床边去扶他。

“哥又不是残了,”叶修抓住他伸来的手,交握住十指,“你们吃过了?”

周泽楷点点头,牵着他坐到桌边,打开食盒将饭菜取出来,食物的香味和热度让叶修精神一振,埋头大吃起来。

肚子饱了,刚才又睡了个饱觉,晚上要干什么呢?叶修从擦擦嘴巴抬起头,目光对上了周泽楷,他一手撑着下巴,歪着脑袋凝视叶修,原先在翻的书被搁在一边。

这目光有点热,叶修立刻转开了视线,去拿桌上的书,“看什么呢?”

翻到封面一瞧——《东王公传》。

“这是你的?”叶修古怪地看他一眼。

周泽楷摇摇头,“老板娘给的。”

叶修随意挑了几页,满目都是溢美之词,静静地把书合上了,感叹道,“不愧是我啊。”

周泽楷仍是刚才那副撑着头看他的姿势,连眼神都没变过,叶修从他这张无辜的脸上,不知怎么读出了几分危险的信息,“看什么呢,能看出花来不成?”

“能。”

周泽楷还真应了一声,说着便抬手抚上叶修的脸颊,暖色的烛火给他苍白的脸颊涂上了一层蜂蜜色,怎么看都甜,还腻,不然周泽楷的手为何一放上去,就觉得黏住了,拿不下来。

他来回摩挲着,从眉尾抚到下巴,手指又探向他的耳后,在柔软的耳垂上捏了捏,然后摸上了精致的耳骨。

叶修觉得耳后突然多了样东西,并非周泽楷柔软的手指,而是坚硬且更为细长的什么,周泽楷已经拿开了手,叶修自己一摸,竟有一朵花夹在了耳后。

他拿下来打量,是一朵白色的玉兰花,清幽的香气扑鼻而来。

“哪儿摘来的?”

“后院。”

“也到了玉兰花开的时候了。”

叶修说着站起身,走回床边坐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我也送你样东西。”

周泽楷不明所以的走过去,期待地坐下来,仍把一双眼睛盯住叶修不放,看他打开床头小柜,里面有那颗仙桃、仙丹,还有一样在天宫里刚见过的东西。

——月老的红线。

“人偶既然都绑过了,咱们也意思意思,”叶修说着,抓过自己一缕黑发搁在身前,又去解周泽楷的发冠。

周泽楷低下头方便他动作,眼睛望着他腿上、白色的衣摆里那艳红的细线,脑中一闪而过一些未曾见过却又极其熟悉的画面。

那画面里也有大片柔腻的白色和蛊惑人心的艳红,交缠在一起,束缚他的身心。

周泽楷的心神一下子从这个房间脱离了出去,飘向更为久远的曾经,冥冥之中仿佛捡回了什么东西,却又抓不真切,头上的黑发散了下来,披盖住他眉头微蹙的脸孔,有温热的手心轻轻抚摸他的头顶。

“到了来年夏天,你的鹿角应该能再长回来。”

说完,他撩起周泽楷一缕头发,和自己胸口那一束并在一起,拾起那根红线,开始一圈一圈绕,“按人间的习俗是要剪下来的,不过月老的红线比较特殊,不剪也没事,咱们也省点事儿。”

红线绕到尾端,被叶修捏住了,和另一头交错这打了个结,这便是结发,做了人间的夫妻了。

“等我修为恢复了,咱们再搞神仙那一套?”叶修看着发着光渐渐消失的红线,“按我的意思还是太麻烦了,反正你知我知不就好了。”

“不,”周泽楷感受到体内被牵引的神脉,另一端的叶修正在向他展示最纯粹而原始的自己,红线绑住姻缘,也将两人的神识互通,“下次,我来。”

红线消失后,两人的头发便各自散落下去,叶修随意地撩了撩,点点头,“行,随你喜欢。”

周泽楷脑中一阵阵晕眩,刚才突然闪过的画面还残留着,而叶修现在这副慵懒地披散着头发的样子,立刻又勾出他许多流失的记忆,所有画面聚集又分开,重叠又离散,拼凑不出完整而连贯的线。

他被这混乱的记忆搅得心神不宁,额角划下汗液,全身肌肉紧绷,热力从皮肤下蒸腾出来,露在外面的皮肤已经全部泛红了。

叶修刚刚才和周泽楷连通了神识,立刻就被这股莫名的燥热和错乱的思绪感染,他伸手去探周泽楷眉心,见他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丰神俊朗的五官拼凑出脆弱的神情,被混乱折磨的人抬手握住叶修手腕,向着自己身下痛苦的源头探去,闭着的双眼睁开半边,望过来的眼神里荡漾着潋滟的春水,咬红的唇瓣翕合着,终于发出恳求。

“叶修……”


评论 ( 30 )
热度 ( 2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