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三十一章·修)

细弱的雪花无声地触摸青黑的屋檐,院落里的石桌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白色,在没有月亮的夜晚,泛出微弱的银光。

周泽楷的记忆,便如同这些银光一般,如此地微弱,却连绵不断,雪未曾停过。

叶修想起这一切的开端,他站在床头俯视那个瘦小的孩子时,并未料到,两人的命运会交织出如此不可分割的未来。

而他于漫长时光的遥遥一端再遇周泽楷,倒是一个晴朗的秋日,没过几天,小青龙哇哇大哭,这才落了临安城立秋以来的第一场雨。

转眼又是冬天了,好像故事转了个圈,又回到了轮盘上最初的起点。

叶修还是叶修,周泽楷还是周泽楷,却又都不再是停留于曾经的两人,跨过一世又一世的羁绊,终于走到了红绳结发,交颈而卧。

而此刻,他们虽然还未卧倒,但周泽楷一张通红的脸死死抵在叶修的肩窝里,脑袋稍微转动一下,就能把脸上滚烫的热度传给叶修。

但叶修觉得自己手里握着的那样东西更烫。

真的要请我吃鹿鞭?

叶修有点搞不清楚事情怎么突然发展到了这一步,然而周泽楷是肯定没法儿给他解释的,幸好他们刚刚连通了神识,叶修于脑海中,心灵感应般看到了另一个人脑海中的画面。

 

豪华宽大的雕花大床上,层层垂下的布幔,有人披散着满头满身的黑发,手脚却都被胭脂色的红绸束缚起来,只能任由覆在他背上、身后的人,握住他苍白的腰身,掐出青紫的斑痕来,可想而知两人交合之处当有多么激烈。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这说的即是周泽楷,也是叶修。

虽答应老冯要替他看顾好周泽楷百世轮回,但叶修又不是一介小小散仙,天界护卫军要管,人间的战事要管,还要将大智慧、大奥妙悄无声息地传授给凡人,最忙的时候能连月不睡觉,要他无时无刻陪着周泽楷是不可能的,但既然答应了,应对的法子自然也要想。

叶修的本体是扶桑叶,叶子本就是生生不息,一树同根,他从老家扶桑树上取来几片小叶,附上一缕神识,将叶子幻化成自己的模样,送到周泽楷身边去看顾陪伴,直到生命结束,便会神识归体,由叶修去送他最后一程。

而这附有他神识的叶子幻化成的人,即是叶修,但又无仙力修为,在人间反倒更合适。

如此这般,周泽楷百世轮回里,叶修若得了空便自己去看着,没空了,便分出一缕心神过去陪伴。

他既看过周泽楷成家立业,儿孙满堂;也曾见他踽踽独行,孤独终老;或滔天富贵,权可倾国;亦或耕田种地,平淡一生。

他有时只是一位看客,有时做一位点头之交,有时也可成为独一无二的好友,一切都看天意,一切都顺势而为。

可这天下,变化最快的便是势,有时连叶修都意料不到会发生什么。

恰好就有那么一次,他被玉帝指派给新晋小仙们讲课,又要开坛论法,又要主持修道,实在无暇分心,便吹落片叶子去陪周泽楷。

那一世,周泽楷还未及冠,虽是动乱的时局,但他家世好,美姿仪,善骑射,广受欢迎,出门总被无数爱慕者跟随,其中亦不乏男子。

他的一缕神识就是在这时候到了周泽楷身边,做了一名侍从,而他自己仍在天界讲课,直到某日学生们小考,他无所事事想起周泽楷来,于是牵起那缕神识,打算瞧一瞧这一年多来发生了些什么,却不料被鱼贯而来的记忆撞了个头晕眼花,差点双膝一软,瘫倒在学生面前,幸好扶住了一旁的大树,无声地喘着气,缓缓转过身去,背对着后面奋笔疾书的学生,难堪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神仙修道,讲求阴阳两仪,求道之路见仁见智,可谓五花八门,其中不乏各类双修之术,叶修虽不走此道,但也通晓其中的奥义,只是吃过猪肉和看着猪跑,那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尤其回笼的记忆里将他压在身下,执拗地反复结合的人,是他一手带大,陪着走了好多程的孩子,就算是能活到百岁,在他一个远古上仙眼里,也和小孩儿没有区别。明明底下当世盛行的男风里头,喜爱的是狎玩娈童,怎么到了周泽楷这儿,却变成折腾他这个年长的侍从了?

叶修越是不解,那些记忆便越是鲜明。

两人第一次发生关系时,周泽楷以口哺喂他醇香的桂花酒,在他半醉间,反复磨蹭他热烫的部位,一次次在他耳边低沉地诉求。

“想进去……叶修,叶修……”

他不知怎么就点了头,之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芙蓉帐暖,春宵几度,周家公子足不出户,日夜相陪佳人的传闻羡煞旁人,只有叶修知道自他点头之后,这位外界赞誉极高的“高贵如神祇”、“清冷如冰霜”的俊美公子有多么缠人。

他对叶修有种执着的占有欲,于床事上虽从未伤人,却也将当朝风流放[萌萌哒]荡的风气学了个精通,想要了便会不分场合地索求,且总喜欢束缚住年长的情人,用他的手、他的口、他下身的物事反复逗弄,直逼得叶修软得不成样子,或放声尖叫,或啜泣求饶,全身泛起如同束缚他的红绸般艳丽的颜色,最终于极致的快乐里释放出来。

叶修人虽还在学堂里,心思却魔怔在了周泽楷望向他时迷恋而深情的目光里。

小考结束时,青鸾鸟唱起歌儿来,离叶修最近的小仙快走几步,将卷宗递到他手边,笑着说:“公,您脸色真好。”

能不好吗?

自家小孩儿学坏,他都快泣极而喜了,一时间心中真是五味陈杂,不可明说。

不论对叶修还是周泽楷而言,那一世都是一场始料未及的意外。



评论 ( 28 )
热度 ( 3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