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三十二章·修)

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周泽楷立刻去摸自己的头顶,他原本缺了的角,因为体内融合了青龙之力,便用冰塑造了一个,以保持仙力流转的平衡,可是他们刚才都听到了破冰声。

叶修脑内飞速掠过关于“鹿”的知识,公鹿在春季繁育的时节喜欢展示鹿角,之后便会脱落,等到夏季又会重新生长。

他眼看着周泽楷头顶两侧现出两只巨大的鹿角来,冰蓝色的那一只已经摇摇欲坠,仔细去瞧,会发现底端的部分,裂开了许多缝隙,叶修伸手去摸,摸到了一点毛茸茸的硬物。

新的角,长出来了。

两个人呆愣地看着对方,突然都笑了起来。

“你这可真是,”叶修小心地去将那只冰角摘掉,给新角释放生长的空间,“刚才那就算过了发情期了?”

其实并不算,周泽楷是仙鹿,做了这么长时间的神仙,早就不受凡鹿的生长规律限制。对于他来讲,遇上叶修,便是情动,现在释放了出来,原先的角完成了使命,新的角酝酿着生长。

“估计这只也快掉了,可不能让大眼儿知道,他一直嫌咱们上次报酬给得不够,”叶修用仙力探测他还健在的那只鹿角的情况,并没有什么问题,便撤了手。

周泽楷乖乖等他检查完,两个人既然都坐了起来,他也就下了床,拉叶修起身,准备洗漱一下。

叶修扯了扯自己垮下去的衣领,被他牵着走,“身上都是你的口水。”

周泽楷顿了一下才继续往浴桶那里走,途中撞到了椅子,疼得他哆嗦了一下,这才松开手,径自去倒水了。

叶修轻抚着胸口胀痛的肉粒,满意地看到周泽楷黑发间若隐若现的红耳朵。

周泽楷倒好水,低着头走到叶修身边,抬手握住他的衣领,磕磕巴巴地问他,“洗洗……好吗?”

“给哥搓背。”

周泽楷点点头,替他解开腰带,层层褪下衣衫,挂到浴桶边的架子上,转头看着叶修身上唯一剩下的亵裤,涨红了脸。

叶修看他这副不中用的样子,大方地脱了裤子,露出还半硬的部位坐进了浴桶里,发出了舒爽的喟叹。

神仙不怕冷,但大冬天泡进热水里绝对是享受,叶修靠在桶边,撩了几捧水淋在黏湿的胸口,又抬起脖子搓洗,热气蒸腾起来,遮掩住人影,透出几分若影若现的春情来。

周泽楷绕着衣架子转圈圈,不停去瞄浴桶里的人,最终咬咬牙,脱掉了自己的衣裳,在叶修戏谑地注视下,坐进了浴桶里。

水位立刻涨了起来,没过了叶修的胸口,反倒是方便他擦洗。周泽楷找了块布巾,按进水里,浴桶有点小,他一下子就摸到了叶修的大腿,认真地给他擦擦揉揉,叶修乐得享受,过了一会儿,转过身去,半趴在浴桶边,指了指自己背后。

周泽楷意会,立刻就举起布巾沿着他的背脊上下滑动,擦好了,又给他按揉背上的穴道,通经活络,叶修很是满意,完了勾过他脖子亲了亲嘴巴,又拍拍他肩膀,示意转过去,“哥也给你擦擦。”

周泽楷却没有转过身,他面对叶修坐在浴桶中,玉一样的脸孔被热气蒸着,不时从额角眉梢划下水珠来。他拉过叶修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

叶修没说什么,就着他的动作,先给他擦洗前面,骨节分明的手指贴着他坚实的胸膛,滑到精瘦的腰身,又沿着大腿缓缓抚上膝盖,捏了捏饱满的小腿肚,最终贴在了他的脚背上,五指摸索着,突然插进他的脚指缝间。

那里本就是敏感的地方,叶修的手指带着热水交叉而入,刺激得周泽楷浑身一颤,低声喊道:“叶修……”

 

“叶修!”

    房间的门突然被大力拍开,魏琛疾步走进来,响亮的声音里带着喜悦,“看老夫给你带来什么好消息……卧槽,瞎了我的真龙神眼!”

他刚才还奇怪呢,怎么叶修房里有灯光,竟然没人感应到他的仙力波动出来迎接一下,原来道观里现在唯二的神仙正在忙着洗鸳鸯浴,魏琛进门扫视了半天看到浴桶里朦朦胧胧有两个身影,立刻猜到了原委,大骂一声转身出门,将一干差点就跟进来的人推了出去。

“怎么了魏老大?”一个极其有活力的声音问道。

“去去去,到厨房找点东西吃!”魏琛推着他们往另一端的厨房走。

“老叶不在吗?”另一个声音问。

“洗澡呢,现在进去张针眼。”

“哦!……”

“你笑得好猥琐!”

“哪有,看我真诚的双眼。”

他们回来,意味着原先商议布置的事情有了着落,叶修和周泽楷也无心多洗,从浴桶里出来草草披上衣服,赶去了厨房。

厨房里坐着四个人,被喊醒的陈果和唐柔正给他们热饭。

“哎呦,老叶,好久不见,挺滋润啊!”先开口的青年有一头不同于常人的短发,随性地搭在耳朵尖上方,衬得一张脸越发显小,一双眼睛越发有神。

他虽招呼的是叶修,这人周泽楷却也是认识的——和他同一时期位列仙班的方锐。这人性格虽不低调,做起事来却很低调,在天宫当值的时候,一直是别人想找找不着的对象。

当然,认真想找他的人和来不及躲他的人一比,根本是小溪和大海,因为此人还有个极其有名的特点——

    “我说老魏哥,我陪你辛苦走这一趟,就让我看这个?”方锐意有所指地看着叶修还未拉好的领口处数不清的红点。

魏琛极其憔悴地摇摇头,“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行了你们,猥琐个什么劲儿。”叶修低头看周泽楷给他整理完领口,这才坐下来,看向身侧有些拘谨的一个少年,“你就是罗辑吧?我是叶修。”

“你……你好!”罗辑显然有点紧张,紧握着手里的一个罗盘,“魏琛大哥说这个罗盘改良的法子是您提的,比我原先设计的要好多了。”

“你原先的想法并没有错,只是你没有仙力,对实际用罗盘进行空间定位没有实践经验罢了。”

罗辑本就对这位传说中的东王公十分佩服,听到他状似夸奖的话,脸上涨得通红,磕磕巴巴讲不出话来,被身边一个未将长发束起,只是松散地绑了根绳子的大高个搂住了脖子教训,“小弟你紧张什么,老大又不会把你吃了,对吧老大?”

“呵呵,”叶修也就是在最初认识的时候,曾展示过一招隔空打人的招式赶跑了来找茬的人罢了,没想到就被这青年死心塌地认作了老大,“包子说得对,这次跟着老魏办事,你的发明立了很大功劳。”

这话一说,魏琛不乐意了,“嘿!最大的功臣在这儿呢,怎么就不表扬表扬老夫两句?”

“不错不错,老当益壮。”

“屁!”叶修哪壶不开提哪壶,魏琛嘴里嚼着的肉沫儿简直要喷他脸上,赶紧用舌头舔舔嘴巴揽回嘴里,“虽然你想出的法子不错,但执行的可是老夫,最后的收尾可别搞砸了!”

“放心吧,”叶修跟着动起筷子,往嘴里塞了块肉,满足地说,“我既然打算做了,就没有不成功的道理。”

“臭美吧你!”魏琛和方锐一起嘲笑他,手下夹菜的速度却也没减,一桌人吃得其乐融融,热热闹闹,一点儿没有临阵前的紧张感。

众人吃完了,又合计了一番魏琛他们此去的收获,已是过了三更时,众人纷纷散去休息,叶修和周泽楷回了房之后才发现烟斗被搁在饭桌忘拿了,这东西他素来是随身带着的,便招呼了周泽楷一声,打算出门去拿回来。

厨房边就是陈果和唐柔的房间,此刻灯光还摇曳着,窗纸上投着两个身影,叶修经过的时候,听到了里面谈论的声音。

“不晓得他们的行动会不会顺利,刚才听着总觉得有点担心,又怕说出来耽误他们,”陈果忙了一天,声音里疲惫不掩,讲话的兴头却仍然很足,大抵是确实忧心得很。

“没事的,”唐柔惯常看得开这些,“不是成功就是失败,而失败了,大不了就是再来。”

“你这么说……倒也是,”陈果叹了口气,窗户纸上的一个影子抬起头来,似在回忆,“当初听闻各地道观里纷纷换掉东王公的神像时,真觉得天都要塌了,这命令又是朝廷下的,我真的动摇了,一个人在道观里,怕得很。”

“幸好你来了,”她的声音多了几分激动,仿佛要哭出来一般,“幸好叶修也来了,这阵子过得并不太平,却比以前的任何时候都要好……要好得多。”

“一直相信的东西始终都在,没有比这更安心的了。”

叶修本无心偷听,拿了烟斗便往回走。雪花却不知何时停了,云层里现出月亮清辉的光芒来,照得深冷的冬夜多了几分人气。

神仙的道行,一看自身修行,二看信徒祈愿。

他即使走过最困难的路,也从未迷失过方向,余音还在,便能再演一场。


评论 ( 14 )
热度 ( 3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