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三十三章·修)

周泽楷醒过来,一眼就看见了叶修。

昨夜睡得晚,他的眼下有些发青,此刻还在沉沉昏睡。几许发丝凌乱在脸上,被周泽楷轻轻拨开,这一动才发现自己的一只手臂竟是被叶修抱着的,他掩住唇努力不笑出声,很想探头去亲亲身边这人,到底还是忍住了,怕吵醒他。

然而光是看着,却觉得怎么都是不够的,便伸了手去摸叶修的脸,指腹隔着薄如蝉翼的一层空气,从额头抚摸到眉梢,描摹过眼睛的轮廓,又勾了勾鼻尖,最后停在轻起了一条缝隙的嘴唇前。

他一定是故意的,周泽楷想,故意这样张开一点唇瓣,惹他难受。

他最后还是按捺不住,凑过去亲了一口,嘴唇贴着嘴唇,既无摩挲,也无舔弄,光是这样毫无阻隔地碰到这人,心中便有千般喜悦,好像将万般深情都以口相传,最是亲密无间。

叶修并没有醒过来,周泽楷将自己从他嘴上拉开时,看到他的唇瓣抿了抿,似乎在吞咽,又好像尝到了什么甜的东西,最后勾起嘴角,于睡梦中笑了。

有没有梦到我呢?

周泽楷将手搭在叶修抱着他的手背上,一双眼睛无声地问着,窗外檐下,南迁的鸟儿发出细碎的啁啾,雪还在下,时光跟着一点点落下来,这一看便看了许久,直到房门被人拍响。

“老大!老大你起来了没有?”包子的声音又响亮又活力,把扇门也拍得啪啪响,“外面来了几个会飞的家伙,魏老大让你赶紧过去,你怎么锁着门啊?”

叶修被吵醒了,皱着眉头睁开眼睛,看到周泽楷正半撑着身体看着房门,此刻正掀开另一头的被子,起身披上外套去开门。

“你怎么在老大这里?”包子和周泽楷不熟,看他一眼,进门张望到了床上坐起身来的叶修,“老大你被他睡了吗?我帮你揍他!”

“包子!”叶修口渴地很,这一提声音,嗓子沙哑地厉害,“去告诉老魏我马上过去。”

“哦!”一接收到新指令,包子立刻就出去了。

周泽楷从桌上倒了杯水,仙力凝聚在掌心,杯口水面上立刻冒出阵阵白烟,他将杯子递到叶修唇边,叶修就着他的手喝完了,见他将杯子往后一扔,又来整理自己的衣领,那可怜的杯子飘回桌上扣进盘子里时,叶修也被服侍着穿好衣服了,毫不客气地看周泽楷蹲下身帮他穿鞋,末了夸一句“乖”,便换来天界第一美人灿烂的笑容。

眼睛吃饱了,叶修也就不计较早饭,出了房门往题了“君莫笑”三个字的山门走去,魏琛他们等了好一会儿,见着他就嚷嚷开了,“老叶你磨蹭什么呢?天上出事儿了!”

叶修见着他那副挤眉弄眼的样子就想笑,咳了两声忍住了,惊讶地问:“怎么了?”

“公,”魏琛面前的两位天宫信使对叶修盈盈一拜,解释道:“昨夜里,巡逻兵在南天门口发现一个魔界中人被五花大绑地扔在那里。”

“哦,这是好事啊,省得你们费老大力气抓。”

信使微微抬头看他一眼,又低下去继续说:“被五花大绑的不只有那魔界中人,有位仙家被绑在了一起,且怀中放着勾结魔界的密信,玉帝陛下特派我来请您几位前去议事。”

“嘿!”魏琛笑着大手一挥,猛拍向叶修的背,“不错啊老叶,老夫多年不去天宫了,便让我这老当益壮的应龙当一回车夫。”

说着身体飘向空中,幻化成高大纤长的龙身,包子和罗辑并未见过他这副样子,立刻都惊叫了起来,包子跑来又摸又看,好奇地不得了,罗辑往后大退了几步,一脸震惊地不得了又逼着自己相信的样子。

陈果也是怕的,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了,却也往后躲了躲,然而叶修正要往龙那里走,却被她拉住了衣袖。

“叶修,”她满脸担忧,“真的没事儿吗?会顺利吧?”

“肯定的,”叶修自信地笑了,突然问她,“你还记得李大福的事儿吧?”

陈果点点头,叶修继续说:“我既然能看破他的谎话,自然便已料到小谎背后的大谎,便连同当年被换掉的神像也不过是这谎言的一部分,最后都会被拆穿的。”他说得自信,语气是一贯漫不经心又让人不得不服。

陈果被她轻轻拍了拍手背,一颗心又落回原处,一遍遍告诉自己“没事的”、“没问题”,便看着叶修、周泽楷和方锐上了老龙背,一行人腾到空中,没一会儿便不见了人影。

“你没有信错人。”这是叶修走前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南天门早已有重重兵力等候,方锐一眼瞧见了,挤眉弄眼地问身边几人:“这看着像不像鸿门宴啊?”

“怕了?”叶修反问他。

“我堂堂天界第一气功师,做神仙以前可是凡间第一神偷,”方锐拍着胸膛表态,“怕了也没有我逃不出去的地方。”

“呵呵。”

话才说两句,就到门口了,魏琛变回人形,仰望着南天门高大的白玉柱,沧桑地感叹了一声,跟着他们进去了。

叶修此番是被请上来的,大大方方往前走,连伞都没有撑开一行人就进了议事厅,和他上次来一样,各路仙家围了个大圈,交头接耳,吵得和凡间的集市没什么区别。

  然而主角到了,大厅里瞬间静下来。

“大家好,又见面了。”他笑呵呵地打了个招呼。

众仙心想,你上次走时明明说好的“来日方长”,怎么成“来日方短”了,上次闹出的风波还没被闲聊够呢,这又炸出个惊天消息来,让素来没什么谈资的天界众仙忙里忙外。

叶修可没空去管他们心里想什么,他直直看向御座上的人,“玉帝,找我们来有什么事?”

“有什么事你还不知道?”玉帝无奈地摇摇头,对身侧天兵示意了一下。

很快,两个人被押上了大殿。

其中一个满身凌乱的纹身,一双眼睛暗红如血,正是魔界中人,此刻被困在一个铁笼子里昏睡,应当是笼上的道符在起作用。

另一个叶修就更熟悉了,且是能叫得上名字的,此人乃是陶轩营内的将士,昨日叶修突地上天宫来,营内众人无不震惊,却不料叶修竟然只带着周泽楷转悠了一圈,便老实回了人间,若他大闹一番,他们或还不敢轻举妄动,但如此古怪的举止,且仙力并未恢复,却是个斩草除根的好机会。

他昨夜受命前去交接密令,那条路是条峡谷内的羊肠小道,仅容一人通过,但两侧山壁有多处空洞,方便他遇到变故之时躲藏。他正走到一半,身体却突然自行飞了起来,等他被一道黑色的大门吸入时,才蓦地想起刚才那是被人——被气功师一流施展了捉云手。

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和本应交接的对象绑在一起,正好扔在南天门口,而等巡逻兵从他身上搜出本是没有的“信件”时,他已如坠冰窟。

此刻见到叶修,他无法克制地递来一个痛恨的眼神,直到跪在大殿中央,这才将眼神转向御座,“我身上书信既已被发现,也无话可说,我因私怨对叶修怀恨在心,因此勾结魔界,达成协议,让天宫除去叶修仙籍。”

“你既已承认,自是要承担自己的恶果,”玉帝说着,突然话锋一转,问叶修,“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置他?”

叶修不答反问:“我在人间王城临安城内,遇到水鬼的攻击,不知玉帝是否知晓?”

听到这话,令周泽楷想起叶修当时差点死掉的情况,现下猛地攥紧了拳头,掩在宽大衣袖下微微颤抖。

玉帝也是一惊,水鬼虽是常见的魔物,但现于城内却非同小事,且还是在王城,天宫素来有安排仙人潜伏在皇宫中探查龙脉动向,若真如叶修所说,天宫没有收到消息,只可能有一个原因——

潜伏宫中之人知情不报。

“我记得更早以前,人间各地的斗神神像被毁坏重塑,天宫也是事后才收到消息,没能替你护住功德,如今看来诸般可疑,现在临安皇城中的是……”

玉帝这头在问,对天宫人事排布略有了解的人都纷纷看向一个位置——天宫护卫军嘉世营军师,陶轩。

被注视之人面色森冷,直视前方,从队中走出一步,朝玉帝作揖,“我也未曾听闻此事,人间的兵卫安排我已全权交托副官刘皓,或可由他来解释。”

刘皓就在他身边,此刻瞪大了双目,心中那股不安的预感终于成真,他指着陶轩说不出话来。

无论是昨夜被抓之人,亦或刘皓,皆是陶轩手下,之后的发展便如行云流水,实际犯事两人在众仙的哗然中被叛除去仙籍,投入轮回,陶轩因管教不力,剥去天宫仙官职务,回蓬莱岛静心修炼,不得再踏入天宫。

三人被捆绑押解,经过叶修身边时,陶轩已是不愿再看他,唯有刘皓一双怒目里皆是恨,对上叶修平静的眼神后,又突兀地笑了,“得意什么,你现在也不过是个没有仙力修为的凡人罢了!”

叶修淡淡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只桃子和一颗丹药说道,“最好的表演自然要留给最对的时刻。”

说罢,当着众人呆愣的神色“喀嚓”几口吃了那桃子,澎湃的仙力顿时如满月时的海潮般以叶修为中心疯狂地向四周翻涌、拍打,冲撞地一干神仙侧身去躲,根本无法直视叶修。

他在周泽楷一个人的注视里,又吃下那颗仙丹,潮水渐渐平息下来,海水倒灌,汇聚到泛着绿光的元源内,他将伞往肩上一抗,笑看仿佛丢了魂魄的刘皓,“斗神的名号已经不是我的了,这天官不当也罢。”

此话一出,刘皓还未有所反应,玉帝第一个不同意,“叶修,你这可骗得众仙家好苦,大家本是那么担心你,这请辞的话就莫要说了,护卫军需要你。”

“可我不需要护卫军啊,反正天界现在又有好一阵子太平了,待在军中实在无聊。”

玉帝心想你这最后一句才是真心话吧,又转头看向周泽楷,“小周,你也劝劝他,不能让你一个人忙。”

周泽楷侧头去看叶修,笑得甚是好看,“我和他一起。”

一起是什么意思?玉帝看着他们转身往外走,着急地喊,“你俩一起走什么?去哪儿啊,快拦住他们!”

话音刚落,两人已经跑了起来,转眼就不见了影子,魏琛摸摸胡子,笑眯眯地对方锐说,“看看他们就知道这天官什么的狗屁不值。”

“那你为什么帮他?我以为你是要重做天官。”

“屁!老夫是为了魔界那套自愈力极强,几乎可以起死回生的修灵术,刚好给我补补损伤的元源,老叶都答应我了。”

“他刚跑了啊,带着周泽楷。”

“……卧槽!追!”

“关我什么事?我追什么啊?”

“你的好处拿到了?”

“没啊,老叶不是答应……卧槽!”

 

一时间天宫好不热闹,各路仙家东奔西跑,什么天宫阵法、防护墙、限仙仪此刻好像都失灵了,任凭这帮大小神仙你来我往各显神通,势要抓住撂挑子不干了的前后天界第一人。

  只可惜,已坐在周泽楷背上飞出去老远的叶修,晃悠悠唱起了小曲儿:“最是自由是神仙。”


评论 ( 20 )
热度 ( 2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