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三十四章·修)

叶修将下巴搁在周泽楷两只新长的小小的鹿角之间,蹭了蹭角上软软的茸毛,问他:“想去哪儿?”

那两只角正在发育期,还未骨质化,小角包裹着柔软的茸皮,很是敏感,周泽楷被他用脸一蹭,脚下登时慢了半步。

“咱们也不能太潇洒,特别是你,统领的职务还是要交接清楚的,否则就算玉帝不哭,你师父也该哭了。”

周泽楷头上顶着叶修的脑袋,虽未点头动作,心下却很是明白,他素来责任心重,此番要与叶修同游而去,更要了却肩上的担子,拜别恩师,方好心无旁骛。

也因了是神仙,有些人、有些事,说放下便可放下,在过分漫长的岁月里,一切皆可成过往,亦可从头再来,缘浅缘深且看造化,而他最深的因缘,最渴求的造化,已经在身边。

周泽楷将叶修送回山外山,又踏着云回了天宫。

 

叶修也没闲着,他先是将喜讯告诉了在山外山的众人,又去了蓬莱岛找到叶秋,拿了几味珍贵的仙药,寻到后山一方小石洞修炼去了,巨大的修为刚刚回到体内,还需他进一步引导炼化,方才无碍。

说是闭关,其实也就半个月便出来了,一出洞口,就看见了叶秋。

“这么热情,还来接我?”叶修有点惊讶。

“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叶秋嫌弃地看他一眼,“混账哥哥。”

说完便转身往屋子走,状似无意地提了提,“今天摘了几颗不错的白菜,便宜你了。”

还说不是来接我的,叶修纳闷地琢磨着一棵树上下来的兄弟,怎么性格能差这么多,不过为了那几颗好菜,他选择保持沉默。

叶秋倒也不是故意要给他脸色看,哥哥回家,他才是全岛上最开心的那一个,只他天天往闭关的山洞张望,这才半个月呢,叶修就出来了,转眼指不定又要跑到哪儿去。

特别是天宫最近传来新消息,原护卫军统领周泽楷辞去天官之职,已于近日返回昆仑墟,新任统领会是哪位仙家担当一时成为天界最热话题,但向来安居于蓬莱的叶秋读到的重点只有一个:周泽楷回了昆仑墟,然后呢?

他可对“周泽楷踏迹蓬莱会叶修,仙界两大传奇双宿双飞”这种消息成为下一个最热话题不感兴趣。

然而周泽楷并没有来,叶修也没有走。

今日吃了白菜,明日又嚷着要吃蕨菜,还将未来七日内想吃的东西列了个清单递给叶秋,气得他撕碎了单子又勾起了嘴角,偏偏记性太好刚才不小心瞥到了单上的字,愤愤迈出房门给他寻吃的去了,心下还在宽慰自己——就当看在他暂时不走的份上。

面子给足七天后,叶修又列了张新单子递过来,这回叶秋倒是看也不看就撕了个粉碎,“混账哥哥,要吃自己弄去!”

叶修被他摔上的房门震得掏了掏耳朵,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出门寻食材去了。

冬季未过,岛中央虽四季长春,但边缘一带仍飘着雪,叶修想吃的,就是那冰层下鲜嫩的小鱼,于是出了扶桑宫架起飞云,慢悠悠往外飞去。

蓬莱岛地界甚大,他这一路飞得不急,等到了结着冰的河边儿时,已经过了大半天。他凭空抓住一顶斗笠戴在头上,又握住一杆鱼竿,长线一头坠了片小小的绿叶,被他缓缓放入刚凿出的冰洞里。

雪不大,却也连绵不断,渐渐地在叶修的斗笠上、肩头积了起来,叶修身侧的小鱼篓里的东西也越堆越多,他瞧着差不多了,便收起鱼线,拎着鱼篓站起身,才一抬头,便看见了陶轩。

他站在远处的树林间,枝叶掩去了雪花,他身上未落一物,却又似披了层苍白的冷雾,若非叶修仙力恢复,此刻又仔细分辨,还真的差点看漏眼。

也不知陶轩站了多久,此刻对上叶修的目光,便从树林里走了出来,瞥到他身边的鱼篓,先开了话头,“晚饭?”

“是啊,你拿一些吧。”

陶轩摇摇头,侧目望向岛中央,这一眼穿过冬雪、秋枫,看见了勃勃的春意,“我们……都很久没回来了。”

他们最初相遇,便是叶修带着苏沐秋上蓬莱岛寻制作千机伞的材料,没想到材料是找到了,苏沐秋凡人的身份也被人发现,慌乱逃窜间,正是陶轩帮了他们一把,这才平安离去。

陶轩修炼的地方靠近岛岸边,当时正值夏日,还请他们吃了一桌肥美的河鲜,只道若是冬季里的小鱼,更别有一番滋味。

可惜后来,变故诸多,两人竟再未于蓬莱岛上见过。

陶轩将目光收回来,自嘲了一句,“没想到这次回来,便是要待上永远了。”

“修仙修道,心若在此处,便能安居。”

“你总是豁达,”陶轩笑着摇摇头,“你……若是想要回却邪,我还是有些法子的。”

“不用,我已经有了趁手的兵器,”叶修想了想,又说,“你若能帮得上忙,让皇宫里的探子想办法把沐橙弄出宫吧。”

陶轩一听,面上几分惊讶几分了悟,“原来竟是她,怪不得我在宫中的势力全被你摸清楚了。”

叶修当年为保住重病的苏沐橙,天南海北地寻找仙药,也曾托他帮过忙,只陶轩没有料到,如此珍视的一个姑娘,叶修竟也舍得让她深入皇宫那等混乱之地做密探。

“这是她的选择,沐橙远比你所知道的要更强。”叶修这样说。

陶轩点点头,答应他,“这件事反倒简单,我会办妥。”

“那便先谢过了。”

话及此,两个人又沉默下来,雪不知何时停了,云层裂开一线缝隙,漏下几许光来,有片翠绿的叶子从远方飘来,落在叶修肩头,是叶秋喊他回去了。

道了别,叶修正要转身,沉默了许久的陶轩突然又开口。

“我还是……输给了你。”他脸上晦暗难辨,像是终于将闷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到底是争强好胜的性子,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只是道不同,终究无法同谋,“你在忘记修仙的初心之时,已经输给你自己了。”

陶轩的肩膀往下垮了垮,没再说话,看着他提着鱼篓走远了。若叶修回头,便会看见一道着黑衣的身影,立在茫茫白雪之间,背脊虽未挺直,身上那层白雾却散了。

 

叶修回到扶桑宫,便看到一脸焦躁的叶秋,“你是不是上年纪了?怎么我回来以后,看你脾气越发不好?”

“看着你能好吗?”叶秋接过他手里的鱼篓,转身往后院走,叶修一句话,顿住了他的脚步。

“我明天回山外山。”

叶秋没说什么,留给他一个背影,处理小鱼去了。

然而第二天一早,叶修还在被铺里呼呼大睡,就被叶秋拽了起来,推上飞云就往天宫去了。

“做什么呢这是?”叶修还困得很,迷糊着眼睛。

“老实跟着我就行,反正不会把你卖了。”

叶秋带着他进了南天门,直奔月老庙,叶修吓醒了,“叶秋你……就算你爱慕哥哥,这也是不行的,我没法和圣母娘亲交代。”

“闭嘴!”

会老实闭嘴那就不是叶修了,叶秋被念了一路,只管拉着他走,进了月老庙,寻到牵红线的屋子里,找出叶修和周泽楷的人偶,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剪刀,剪断了人偶间绑着的两根红线。

叶修一脸纳闷地看着喘粗气的弟弟,“你睡糊涂了?”

“你不生气?”

“这又不是太监的命根子,你以为一剪刀‘咔嚓’了就没了?”

命中注定的缘分是剪不断的,叶秋自然也听过这说法,他就是要试一试,才带叶修来了月老庙,没成想叶修那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更让他来气。

而被剪断的红线,也真的在两个人的注视下,又接了回去,还打了个结,断掉的地方形成了更加坚实的联结。

“你这是……”叶秋的口气有几分艰涩,“真的要安定下来了?”

叶修拍拍他肩膀,笑了笑,“我只是顺其自然,”说完挥了挥手,“行了,哥走了。”

如此便真的走了。

叶秋将两个人偶放回去,掏出怀中一面小铜镜,手指在镜面上点了点,便晕开水波一样的纹路,渐渐显出一位女仙的面貌来。

“圣母娘亲在上,哥哥和南极仙翁家的仙鹿看对眼了,”叶秋的语气里有种莫名的兴奋,“放心,我把他们俩的红线绑死了,看他还往哪里跑。”

    

叶修自然是不知道的,他唯一一次被自己老弟坑害的事情就这样在他无所知觉的地方发生了,此刻他正往山外山去,才到道观顶上,就见着一人从他房里出来,仰头看了过来,正是多日不见的周泽楷。

“你怎么过来了,”叶修下了云,上下打量他一番,“仙翁没设十个、八个阵法困住你?”

周泽楷笑着摇了摇头。

“我还想着去昆仑墟接你来着。”

“这次……”周泽楷去握他的手,“我来接你。”


评论 ( 12 )
热度 ( 2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