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情非得已(G文一发完)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我终于知道怎么搞汤不热了!不过今天的混更没有肉呢,是给alpha好宝哥《情非得已》漫本的G文,是她要求的全年龄,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什么歌?”两台电脑都没插耳机,叶修听到苏沐橙那边传来的旋律,觉得很耳熟。

苏沐橙把屏幕转过去给他看,“《情非得已》,当年跟着电视剧播的时候,火得不得了。”

叶修瞥了眼屏幕上男主角的菠萝头,“这个你看过了吧?”

“经典嘛,再看一次,”苏沐橙抓了一把瓜子,“男主角总是去撩女主角,很让人在意啊。”

“这么刻意,现实挺惹人厌吧?”

“电视剧和现实不一样,看得开心就好。”

“也是,”叶修也就刚才随意那么瞥一眼,对电视剧倒没什么兴趣,只是这首主题曲听到的频率太高,现在突然又到耳边,不知怎么的,脑子里竟然时不时就播了起来。

现实里太刻意地撩人确实让人讨厌,叶修说得没错,但他并没有想过,这句话要是换种意思理解,是不是现实里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撩人,很让人喜欢呢?

 

荣耀国际赛的行程提上日常,选手们一大早就上了飞往苏黎世的航班,此刻靠在座位上,好几个都闭上眼睛准备睡觉。前一晚冯主席特地来送行,大家起先意思意思都喝了一点,到后来聊起出国比赛可能的盛况,黄少天带头在嘴上把对手揍了个百八十遍,平日里为争夺唯一的一个冠军而拼杀的对手,即将联手为同一个奖杯而奋斗,一群人都有些热血起来,桌上本来就没几瓶的酒很快被消灭光了。

国际航班机舱很大,选手们排排坐了个前后,叶领队一眼望去,发现干什么的都有,最多的就是睡觉,显然是不习惯喝酒,昨晚没睡好,今天起太早。

叶修也不能喝,但他一杯下去就睡死了,第二天起来反倒神清气爽,苏沐橙没怎么喝,此刻坐在他左手边看起了电视剧,叶修看完她,转头往自己右手边看,昨晚被主席拉着默默灌了不少酒的周泽楷正在揉眼睛。

“小周,没睡好吗?”叶修看他眼睛都揉红了,赶紧去拉开他的手,“对眼睛不好,带眼药水了吗?”

周泽楷低着头摇了摇,手被叶修抓住了,眼睛痒得难受,只好抬头看他。

“都肿了,”叶修有点担心,电竞选手的手和眼睛都是重点保护对象,刚才周泽楷明显揉重了,加上没有睡好,两只眼睛又红又肿,不揉了之后还很痒,泛起生理性的眼泪,水汪汪的,很是可怜。

叶修瞧着他眼里七分迷糊,三分委屈,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领队刚当上就做起了保姆,简直懒得想往后的事儿。他看周泽楷明显还没完全清醒,知道是指望不上了,索性去苏沐橙的小包包里找眼药水,打开盖子递过去,想了想还是自己拿好站起来,让周泽楷仰起头,闭上眼,叶修抬手轻轻拨开他的眼皮,眼疾手快地滴了两下,药水很凉,周泽楷下意识想眨,红肿发烫的眼皮在叶修的手指底下动了动,眼睫毛被药水打湿,沾了些在叶修指尖,又顺着眼角滑下去,真和哭了似的,比刚才还可怜。

喝酒有多难受叶修是深有体会的,此刻看周泽楷这幅被人欺负哭了的样子,多少有点同情,“乖,睡一觉就好了,”眼药水是无色的,他抓起衣袖给周泽楷擦了擦眼角,坐回位置上。

药水凉凉的,缓解了周泽楷眼睛的胀痛,他习惯性又想抬手揉,伸了一半停住了,看叶修一眼,将手放了回去,冲叶修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好像在说“谢谢前辈”,又好像是说“我很乖,不揉了”。

叶修看他这么听话,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靠过去压低声音轻轻地说,“睡吧。”

这一声压得很低,听来有几分温柔的味道,凑在耳边响起来,沙沙的,暖暖的,引出周泽楷被醉酒折磨地可怜兮兮的睡意,他对叶修点了点头,乖乖靠在座位上闭起了眼睛。

叶修将眼药水放好,拿出联盟给他配的平板电脑开始玩游戏,耳机里的音效开得不大,刚好将人的注意力都集中起来。他玩了几局,突然觉得右肩上一重,转头看过去,瞧见了周泽楷头顶的发旋。周泽楷的脑袋在叶修肩上磕了一下,很快又抬起来,半眯着眼睛看了看他,露出抱歉的神色,“前辈……”

道歉的话还没说全,叶修冲他大方地笑笑,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来,领队大大这里可是黄金专座,走过路过不能错过。”

周泽楷和叶修算不上熟,作为后辈却也是被调笑过几次的,听叶修这么说,刚才压到他肩膀的那点愧疚反倒消失了,脑袋迷迷糊糊的,又有点想笑,倒是听话地将头靠在了叶修挺直身体抬高的肩膀上。

周泽楷人虽然靠过来了,但也只靠了半边,似乎怕头发会擦到叶修脖子,还自己拿手拢了拢。

联盟这次出来参赛的选手都是老熟人了,也只有周泽楷会和他这般认真地客气,老实地让人没办法,叶修招来空姐要了条毯子盖到他身上。

苏沐橙电视剧才看了一集,就瞥到叶修拿东拿西,忙里忙外的,抬头看过去,正巧看到他给周泽楷将毯子边掖好。苏沐橙平日里被他照顾惯了,还是第一次看他这么照顾别人,觉得很是新奇,认真地看了会儿,又和叶修对视片刻,在他伸出手指放在嘴上,比了个“嘘”的手势后,才笑眯眯地转头去看下一集。

 

飞了十几个小时,到了苏黎世却才刚过中午,一行人到酒店吃了顿饭,经理担心水土和时差改变影响众人比赛状态,所以这次提早了好几天就过来,让大家先放松放松,适应适应,下午没什么安排,他给每人发了手机,嘱咐好注意时差别睡觉,就放大家各自活动去了。

人生地不熟,也就苏沐橙和楚云秀敢踩着高跟鞋,挎着钱包出门逛街,一群荣耀资历高,现实学历低,嘴炮技能仅限国语的宅男们通通蜗居到房间里去了,这才没一会儿,黄少天就在“荣耀国际赛小分队”群里叫嚷起来:“一个人呆着要睡着了!去训练室一起玩游戏的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来的打1!”

然后自己在下面打了老长一串1,大家刚才都听经理说了有个集体训练室,反正到哪里玩都是一样的,提早参观下也挺好,于是一群大老爷们就在排了长队的“1”之后聚到了训练室里。

训练室很大,设备齐全又先进,甚至还有小型的3D投影观战台,用实际条件体现了国际赛的高大上,所有参赛的C国队选手里,最穷的就数兴欣了,叶修带着方锐以抢BOSS的速度占领了那两台连接3D投影的电脑,开机,插卡,搞起。

“方锐也就算了,老叶你一个领队占什么坑!”黄少天见缝插针地就想把人挤下去。

“领队大大这是帮你们调试设备,懂不懂?”叶修椅子一拉,又把他挤出去,“让你们近距离看看君莫笑酷炫到没朋友的技能,感动得哭了没?”

“叶修,”方锐坐他对面,突然笑得一脸无耻,“你带账号卡了?”

叶修正在敲击键盘的手顿住了,看向方锐真诚的双眼,“别告诉哥你没帮我带过来啊!”

“带了啊,在苏沐橙那里,”方锐已经登陆游戏了,两台电脑间的平台上出现海无量扭脖子压腿的动作。

——苏沐橙逛街去了。

“哈哈哈,老叶你一边儿凉快去吧,让本剑圣领教一下兴欣新科副队长的本事,”黄少天这回不用见缝就把人挤下去了。

叶修站起身,无奈地叹了口气去摸口袋,结果连烟也没摸到,转头看向一边的喻文州,“好心的队长,账号卡借我玩玩呗。”

“账号还是留给选手们热身吧,”喻文州笑意盈盈地回视他,“叶领队没什么事的话,不如给大家买点冷饮?”

这话一出,其他人纷纷“+1”、“点赞”,提前感谢领队爱护选手之心天地可鉴。

“你们就闹腾吧,”叶修斜睨他们一眼,“吃了冷饮挨个献上账号卡啊。”

说着,还真往门口走去,打算去找间便利店,才刚迈出门,身后就跟了条小尾巴,周泽楷看他停下脚步,也停下来,看着他。

“干嘛呢小周,”叶修指指电脑和众人,“乖,去玩吧。”

周泽楷坚定地摇摇头,“一起。”

“有想吃的东西?”叶修带着他朝外面走。

周泽楷仍是摇摇头,安静地跟着他出了酒店大门,苏黎世夏日和煦的暖风忽地吹起他们零碎的黑发。

叶修下意识闭了闭眼,再睁开时,迎着午后照亮了路边树叶,显出鲜嫩绿意来的阳光,听到周泽楷的声音,带了真诚的笑意。

“飞机上,谢谢前辈。”

得,浪漫的欧洲,宜居的城市,阳光的美男,不用自己上场的比赛,叶修心想,哥这是度假来了。

“行,那等会儿袋子你提。”叶修四处看看,发现了一家类似便利店的门面,带着人往那边过去,周泽楷跟在他身边,乖乖点了点头。

店里两个冰柜堆满了各种食物,叶修捡着那些像冰棍地拿齐了数量,指挥周泽楷去结账,完了自己拎了个大袋子,把另一个小袋子递过去。

周泽楷接过来,又探手去够他手里的那袋,叶修往后躲了躲,转身往店门外走,迈了两步,又侧身笑着瞥他一眼,“怎么分配领队说了算。”

 

苏黎世气候宜人,和昆明是友好的姐妹城市,即使到了最热的七月,气温也不过20度,晒得人懒洋洋的,把午饭后那点困意都勾出来了。

叶修慢悠悠地走着,周泽楷也放慢了脚步跟着他,联盟前后第一人在倒错了时间,转换了空间的异乡,竟做起了队友,上个赛季决赛的场景明明还历历在目。

“小周,你打比赛还是太老实了,”叶修说起荣耀,直白地指出周泽楷的不足,“如果不是技术够硬,很容易被打个措手不及。”

联盟里能突破枪王神乎其神过硬技巧的也没几个,但眼前这人就是其中之一,周泽楷受教般地点点头。

“要狡猾一点,”叶修又说,完了对他笑笑,“哥不上场比赛,你可不能丢了咱第一人的脸。”

是了,他们都被称为第一人,周泽楷也笑起来,“好。”

这一笑衬着明晃晃的阳光,背景是欧式华丽的建筑和路边摇曳的鲜花,看得叶修竟然有几分面热,又觉得要奖赏一下听话的后辈,于是靠近周泽楷一步,将手中的袋子打开递给他看,“来,领队做主先让你挑喜欢的口味。”

说是这么说,可包装上全是英文,周泽楷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拿起袋子里最上面一根,包装上的棒冰是橘红色的,边上还画了个玻璃杯,盛满橘红色的饮料,顶上插着柠檬和小花伞,看着不像是猎奇的口味。

周泽楷将自己提着的袋子拨到手腕上挂着,撕开包装,里面的棒冰和包装上看到的一样,半透明的橘红色,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尝到了橘子汽水一般的味道,接着又含住吮一吮,有细小的气泡在舌苔上起舞。

叶修看他竟不是咬着吃,而是像女孩子一般舔着,艳红的舌头从棒冰的中间开始,朝着上面缓缓舔弄,在舌尖触到棒冰顶端后,又猛地缩回嘴里,周泽楷这样反复舔了几次,好像小猫确认了面前的碗里确实是牛奶,这才张嘴含住棒冰上面一节,叶修能想象出在封闭的口腔里,刚才看到的那根舌头会如何动作,然后才是用牙齿咬下一块来,细细咀嚼掉,慢慢咽下去。

没有高温的夏日,连吃冰棒也多了一分悠闲,但叶修嘴里却有些发干,他伸手随意抓了根冰棒,胡乱撕开来一尝——纯纯的牛奶味。

两个人边吃边往训练室走,跨进门的时候,嘴里吃着的冰棒已只剩下半截,叶修招呼他们过来吃,周泽楷将袋子放到桌上,撑大袋口让大家拿,人手一根之后还剩下一些,叶修把周泽楷赶去玩电脑,拎着袋子去找冰柜,刚出门就正好碰到经理,于是便跟着去看看大家比赛期间放松用的休息室,里面据说有个大冰柜,已经放了不少零食。

“吃一个?”叶修把袋子递给经理,经理接过去,翻了翻,挑出一个包装眼熟的,橘色的棒冰,边上画了杯饮料。

“这个你们还是不吃的好,”经理指着袋子上的字母给叶修看,“鸡尾酒的,冻成冰棒之后酒味不明显,但度数不低,对你们来讲应该够呛。”

叶修点了点头,“那幸好,这种没多拿。”——一共就两根。

到休息室放好剩余的冰棒,叶修拒绝了经理参观的提议,回了休息室,穿过手拿冰棒干什么都有的一帮人,走到周泽楷身边,刚才就他们俩出去了,现在回来,周泽楷给他留了位置,电脑已经开好。

 

“小周,你冰棒吃完了?”叶修没急着用电脑,坐下后侧头去看周泽楷。

“嗯?”周泽楷脸颊有点红,愣了一会儿才对叶修点点头。

“你刚才吃的那种,经理说是带酒精的,”叶修靠近他一些,放慢了语速说,“不舒服的话先回去休息吧。”

周泽楷回望他,眼睛眨了几下,突然抬手要揉的样子,被叶修赶紧拉住,“我送你回房去。”

周泽楷被他制止了,也不挣扎,只是继续看着他,眼神很清澈,不像是醉了,可他凝视叶修好半天,吃过冰棒而有些发红的嘴唇张了张,声音听着着实有点飘,“前辈?”

这一声和踩着棉花糖似的软,叶修不说话了,直接一手抓着他胳膊,一手揽过他的背,将人拽着站起身,和喻文州打了个招呼,就揽着人往外走,周泽楷倒是很配合,不用叶修拉就乖乖跟上了,叶修省力,索性就握住他的手腕在走廊里慢慢走,寻到电梯,把人带进去。

适量的酒精让人兴奋,叶修握着周泽楷的手腕,在安静的电梯里,摸到了急促的心跳,搭上周泽楷泛红的脸颊和眨个不停的眼睛,这要是换个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第一次和喜欢的人约会呢,羞成这样。

叶修径自从他口袋里摸出房卡,进了门,拍拍他的肩膀,“小周,去洗把脸。”

周泽楷侧头看着他不说话,叶修又催了一次,他才转身去了浴室。

伴着水声,叶修找到瓶矿泉水,开了倒在杯子里,端到浴室门口等他出来,将水递过去,“喝了去睡一会儿。”

周泽楷的刘海在刚才的洗漱中打湿了,耷拉下几缕服帖在额头上,他低头探究地凝视着水杯,和拿着水杯的那只手。

叶修无奈地笑了,周泽楷平日里反射弧就长,喝醉了更是长到天边,他的指示不下两次,对方根本没反应,只好将杯子再递过去一点,示意醉汉喝掉。

周泽楷这下有动作了,他缓缓抬起手,合拢掌心,抱住叶修拿杯子的那只手,一起将杯子抬高,喂到自己嘴边。

叶修没他高,杯子又要倾斜,手腕根本拗不过来这个动作,周泽楷下意识倒还知道,便自己低下头去够杯沿,这样的角度,叶修看到了他半阖的眼帘,打湿的睫毛随着喝水的动作微微颤着,突然撩起来,露出黑沉沉的眼睛来,又看向叶修。

怎么有点像宠物呢?还是那种刚养了一阵的小猫,做什么都要问问主人的意思,做完了还要用眼神寻求反应,表扬?惩罚?

他都这么乖洗脸喝水了,叶修也就大度地拍拍他半湿的脑袋,带着他到床边坐好,更加大度地给他脱了鞋袜,掀开被子,要把人推倒了塞进去,安静坐了一会儿的周泽楷却突然抱了过来,搂住叶修的腰,将他拖得站不稳,晃了几下往床上倒,才刚坐了下来,肩窝就被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占据了。

——在飞机上不好意思地只靠了半边的不知道是谁。

“前辈……”

叶修陪他演了好一会儿无声戏,突然听他说话,有点惊讶,“酒醒了?”

“眼睛痒。”周泽楷抬起手,又放下来,将脑袋从叶修肩上挪开一点,蹙着眉头看他。

“你这儿有眼药水吗?”

周泽楷摇摇头。

“那就没办法了,上去睡觉!”

这一声带了点严厉的口吻,周泽楷缩了缩肩膀,委屈地看着他,眼睛有点红,湿漉漉的,显然醉得不清。

如果苏沐橙在场,大概会给他配个对话框,里面填上:“不和我一起睡吗?”

叶修的回答当然是“不”,为什么要和你一起睡?

但是苏沐橙不在,他看着周泽楷这幅样子,有点拿捏不清他到底醉到什么程度了,特别是他的手还搂在自己腰上。

对喝醉的人凶也没用,叶修干脆顺着他的意思,就着被搂的动作,按住他肩膀倒在了床上躺好,周泽楷的手被他压到,就乖乖收了回去,放在自己身前,侧躺着看向叶修,嘴角勾起一点弧度,显得很开心。

叶修给他盖上被子,拍了拍,哄了两声“快睡”,这次周泽楷倒是不听话了,一个劲儿地对着他笑,但凡叶修有一点要起身或者离开的样子,就飞快伸手拖住他。

游戏里被紧迫盯人,那是挑战,现实里被紧迫盯人,那是挑衅。

“你到底睡不睡?”叶修被看得也情不自禁笑起来,突然翻到他身上,撑着手臂俯视,“再不睡就打你了!”

周泽楷听了,笑得更加灿烂。

笑是会传染的,叶修都不知道他们俩到底在笑什么,但就是停不下来,他头一次知道人喝醉了会这样——有点可爱。

现实里刻意的撩人会惹人厌,可撩的对象不在意,又哪会觉得刻意。

叶修算是想明白了,周泽楷这根本就是借酒耍赖,故意撩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脑子突然又循环播放起了苏沐橙看的电视剧主题曲,轻快的旋律四处横行。

“不和你玩,哥走了。”叶修说着就起身往床边翻了个身,刚翻了一番仰面朝天,上面就覆了人。

周泽楷把他压在身下,却又不说话,红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想干什么,吱唔半天就喊了一声:“前辈……”。

他其实想说“我要狡猾一点”,或者“我想占领黄金专座”,可又怕“狡猾”的祖师爷看不上他这点伎俩。

他在那儿纠结着,叶修也没好到哪里去,一边数着自己加速的心跳,一边胡思乱想,果真“不该让自己靠得太近”。

此番此景既旖旎,又纯情,概括起来,也不过四个字,刚好是那首歌名——

情非得已。

 


叶修正想着,此番此景被周泽楷借着喝醉压在身下,自己偏偏还笑个不停,当真是情非得已,下一秒嘴巴就是人啃住了,啃完了还想分开他的嘴唇往里面探。

这回他脑子放得可不是情非得已了,而是——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评论 ( 18 )
热度 ( 544 )
  1. 墨喵雀行十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