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男朋友是外星人(05)

这章好像不需要发到外链呢,开心!OwO

***   ***

周泽楷听到声音慢慢睁开眼睛,摸索着关掉了闹钟,一转头,鼻尖蹭到了柔软的头发,叶修竟然趴在他的肩膀上睡得还很熟。一股欣喜的热流瞬间涌向胸口,周泽楷努力克制着,才没有将脸颊靠在恋人的头顶上用力磨蹭,心里却忍不住放起了礼花——

“前辈窝在我的身边睡得很香!”

大概是叶修自觉年长,又长期单身,和周泽楷在一起后总有种跳过热恋期,直奔老夫老妻的生活模式,虽然在物质生活上一直是周泽楷在照顾他,但在精神生活上,一直是他在引导腼腆的后辈、还是个外星人,来逐渐适应地球恋人的生活。

他虽然不是个小鸟依人系的对象,周泽楷却很喜欢被他依赖的感觉,各项家政技能都是在交往后学起来的,把前辈喂饱、洗干净、抱住蹭一蹭,再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

此刻叶修依偎在身边的样子,让周泽楷兴奋地快要全身冒红心了,晨间的大旗高高立起,生机勃勃,他整个人都陷入了要叫前辈起床,还是就这样抱着前辈再睡回去的矛盾中挣扎了很久,最终被自律机能打断了粉色的幻想,忧伤地摇起了叶修的肩膀。

“前辈,起床了,前辈……”周泽楷摇了摇他,又揉着他的脸颊,好一会儿,叶修终于半眯着眼睛“哼哼”着醒了过来,声音里还有止不住的迷糊。

“……闹钟响了?”

“嗯。”

“今儿个周一?”

“嗯。”

“唉,”叶修挣扎着翻了个身,抬手抱住半坐起来朝他俯下身的周泽楷,“好困啊。”

周泽楷担忧地看着他眼下的阴影,猜测道,“又做梦?”

“嗯,折腾了大半夜,”叶修讲着话,眼睛却又闭上了,周泽楷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他没有生病,但心中的忧虑却淤积不散,这已经是叶修第二次因为做梦而精神如此萎靡了,他正要开口,叶修却先他一步,“没事,做梦而已,你乖乖去训练,我也老实去台里上班。”

周泽楷沉默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问,“……不起吗?”

叶修的手臂仍然搭在他肩上松松地搂着,嘴角却弯起了一个柔和的弧度,“等你来亲我啊。”

“啾!……啾啾啾!”

“行了啊!起来了起来了!”叶修大喊着,一个挺身将周泽楷推开,赶紧下床去了浴室。才刚在洗脸台前站定,热情的男朋友就尾随了进来给他挤牙膏、递毛巾,在他洗脸的时候搂着他的腰蹭着他的背。

同居的几个月来,叶修越发强烈地意识到,谈恋爱竟然和养小点是一个感觉,且大型犬的战斗力明显更加可怕。

以“快要迟到了”为名目,叶修终于将周泽楷从自己身上撕了下来,推着人去餐厅吃早饭,拿包包,正式出了门。

 

这一分开,再回家时已经是晚上了。叶修现在在S市电视台工作,专门从事荣耀比赛的直播解说,以他浸淫游戏这么多年的资历和经验,完全将比赛解说的准确度提上了新的台阶,还是跨着走的。而他比起解说方面的前辈李艺博更加占优的地方还在于,他的搭档已经不再是像潘林这样以主持为本职,对比赛的分析能力不够强的人。现在和他组队工作的是蓝雨出身、一代剑圣的神级选手黄少天,这下子再也不用担心解说冷场或者语速跟不上比赛节奏了,唯一苦恼的只有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剪辑和插播广告的导演。

虽说解说比赛的工作时间都在周六,但以他们俩的能力,负责的都是最重要的比赛,非比赛期间也需要对各类视频进行赛后分析讲解,为荣耀粉丝们普及更多的知识。因此每周一都要整理一大堆材料,等叶修驱车回到家里,就算是夏日,天也都黑得差不多了。

叶修进了门见到一片亮光,忍不住微笑起来,正要喊周泽楷,就见他张望着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小周,你在干吗?”叶修吓了一大跳,愣在玄关那里惊奇地打量周泽楷头顶上一根无风自飘的黑线,那根线粗粗壮壮地四下摆动,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周泽楷转头看到他,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前辈!”

“你头上那是什么?”叶修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在毁三观的看到了某些东西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家这位可不是地球人啊,有点奇怪的小动作不稀奇、不稀奇。

周泽楷朝他走了几步,一边伸手去接他的包包,一边指了指自己头上的东西,“天线。”

“呃……”叶修展开自己的想象力猜测了一下,“在通讯吗?”

周泽楷开心地点点头,“给母星……打报告。”

“冯主席和外星人大BOSS享受了同等待遇啊,”叶修心下感慨着,觉得自己的接受能力和脑洞展开能力都已经更新到黑洞级别了,“你走来走去,不会是在搜信号吧?”

周泽楷感动地都要哭了,他的前辈怎么会这么聪明!

叶修被他用力抱住蹭来蹭去,目光呆滞地望向了窗外比星光更璀璨的城市灯火,至少在搜寻wifi信号的问题上,外星人和地球人还是很有共同语言的。

等周泽楷满屋子乱转,最终蹲在客厅角落的盆栽后面给传说中的母星“哔哔哔”地打完报告之后,叶修已经热好了饭菜,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相视一笑,吃了一顿温馨而平凡的晚餐。

饭后照例是周泽楷去洗碗,他整理完又弄了个果盘端到了书房,叶修坐在那里飞快地敲击着键盘,头发半干半湿,身上已经换了睡衣,显然是洗过澡了,浑身散发出沐浴液的香味。

周泽楷借着看他屏幕的动作深深吸了口气,鼻息间充盈着柔和的气味,让他飘飘然地静坐在一边胡思乱想,等叶修解决完了这个副本转头看向自己的时候,将酝酿了一天的话问了出来,“前辈,做了什么梦?”

叶修眨眨眼,过了几秒突然露齿一笑,“忘了。”

其实,对于这两天做的梦,叶修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测,但真实性还未知,对于他这样的实践派,没有试过便不会干危言耸听的事情。

忽视掉周泽楷“你骗人”的控诉表情,叶修用指间夹起一个草莓递到某张嘟起的嘴边,“宝贝儿,张嘴。”

周泽楷的脸上瞬间完成了从泫然欲泣到羞得通红这样的转变,可见他们一系的外星人,对地球人面部表情的掌握比语言要强了不少。他兴奋地咬过那个草莓,还偷偷地舔了舔叶修的手指,嘴里被甜美的汁液占据,然后就看着叶修收回了手,放到自己嘴里舔了舔,继而半阖着眼看过来,声音里带着坏坏的笑意,“小周,好吃吗?”

“嗯!”

“比我的舌头还好吃?”

 

之后的发展简直是情侣间最不要脸的顺理成章,周泽楷被叶修拉着快步往卧室走去,他跌跌撞撞地又是踢到沙发、又是磕到床沿,脑子里像被掏空了放进去一个热水壶滚滚作响。

他被叶修推倒在床上,脑后身下都枕着软软的被铺,却感到自己浑身僵硬,手脚打颤,特别是叶修一个跨坐趴到他的腰腹间,抓住他的手转而塞进了自己的睡裤里,说话的时候还故意压低了嗓音。

“好小周,不做吗?”

周泽楷捏着掌心里柔软的手感,心中的小狼人对着月亮嗷嗷直叫:我的前辈没穿内裤坐在我的身上,天啦我该用螺纹的套套,还是凸点的套套?急,在线等!

不管是用哪种套套,现实中的周泽楷都不舍得把心爱的前辈弄哭,他极尽忍耐,只在最开始脑袋发紧发热、眼眶干涩的时候用力揉捏了两把手指间绝妙的触感,然后抬起头,轻轻地吻住了叶修,舌尖沿着唇线游走,然后慢慢地探了进去,先是一一扫过序齿,又缠住另一条舌头缱绻地缠绕,如同他们每一次的性爱那样,温柔的,轻缓的。

叶修乖顺地趴伏在周泽楷身上,任凭他吮吸自己的乳头发出情//色的声响,又揉捏着自己的臀瓣,将捂热的润滑剂一点点弄进后//穴里。叶修配合地抬起腰,方便周泽楷将粗大勃//发的性//器一点点插入,甚至在恋人隐忍而担忧的目光中用力往下坐去,红肿的穴口蹭到了粗硬的毛发,体内胀痛着并快乐着,他发出低低的呻//吟,催着恋人更加用力地动起来,更深地探索自己的身体。

热汗和喘息一样难以止息,这是他们交往以来最火辣而深入的情//事,叶修眼角眉梢满是动//情的粉色,周泽楷从未被夹得那样紧又那样舒服,整个人仿佛都要化在叶修的体内,如同鱼离不开水一样。

 

第二天早上,叶修在闹钟铃响第一声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头脑清明,浑身舒爽,一夜无梦。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