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男朋友是外星人(12)

周泽楷到家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他本来可以早点回来,但现今正是他人气旺到顶峰的好时候,再过几年随着竞技状态的下滑,淡出众人的视野不过是早晚的事情,上面给了他最好的环境,他也很懂得付出相应的利息,晚饭后又额外录制了一个广播活动,就比预定回家的时间推迟了3个多钟头。

周泽楷面上不显,只要不影响比赛,他向来对商业化的安排有求必应,但这次出差晚归,心里却多少有点烦躁。比起以前,他现在有了需要牵挂的人,和心中的那份不安全感相对应的,是他对叶修的依赖感,想要见到他、想要在他身边。

司机送他回家的时候,他一言不发坐在后面,手臂不自觉地抱着胸,进了公寓所在的大厦后几乎是跑进了电梯里,盯着那些数字一个个次第亮起来,然后跑出电梯,站到了门口。

他掏出钥匙,轻手轻脚地开了门,客厅里亮着灯,叶修却不见人影。书房里没有光亮,周泽楷提着行李往卧室走,视线拐过沙发扶手的阻隔,看见了躺在那里睡着的人。

把行李搁在一边,周泽楷轻声走到沙发边坐到地上,叶修朝外侧躺着,眼下有淡淡的青色,睡得似乎很熟。

周泽楷有点心疼又有点心热, 想摸摸他的脸,又怕吵醒他,便将头搁在了沙发上静静地望着,鼻尖堪堪蹭着鼻尖,呼吸间全是叶修的味道。

这样一想,出差以来的担心和疲惫就仿佛知道回家的倦鸟,一股脑都涌进了身体里,睡意让视线朦胧,他脑袋一沉,立刻往前歪了过去,撞到了叶修的额头上。

这一下不是很重,周泽楷惊得往后一坐,听叶修喉咙里发出模糊的声音,眼睛还没睁开,手却往前一探,摸到了他的脸上。

“……回来了?”

“嗯。”

“唔……几点了?”

“10点多。”

“早点睡吧……”

周泽楷仍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叶修的手心因为刚才熟睡的缘故温度很高,贴着他刚吹了风的脸,很暖和,他一点都不想动,如果非要动的话,他希望能窝进叶修怀里,搂着他的腰,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

一直被人说长了一张少女漫画中的脸,谈了恋爱之后的这份患得患失,也很有少女漫画的味道,可惜他谈得是纯爱、是十八禁、是被称为荣耀BL教科书的恋爱。

叶修摸着他滑溜溜的脸蛋,终于清醒了一点,睁开眼睛就看到小男友黑漆漆的大眼睛湿润地望着他一眨不眨,眉眼间有那么点被冷落了的意味,他忍不住笑起来,凑过去亲了亲周泽楷的嘴巴,又说了一次,“去睡吧。”

周泽楷搭了把手拉他起来,两个人一起慢慢往卧室过去,叶修伸手握着他的手腕,指尖在他手心里挠了挠,等他看过来了,露出一个笑,“明天周五,我记得你们队里周五下午会放半天假?”

周泽楷点点头。

“那明天回来吃中饭吗?我明儿在家,给你做饭。”

周泽楷露出笑容,点头的幅度大了几分。

两个人回到卧室,叶修已经洗漱过了,直接爬上了床,等周泽楷洗漱完出来,就看到他侧躺着,手肘支起来撑着脑袋,一副“宝贝儿快来”的表情,对着自己拍了拍床铺。

周泽楷迅速爬上床钻进被窝,睁着一双亮亮的眼睛盯着叶修猛瞧,叶修撩开他额发,摸了摸额头,又滑下去捏了捏耳朵,脸上露出探究的表情慢悠悠开口,“你知道我最近总是做梦吧?”

周泽楷点点头,他还听叶修说过,是梦到他了。

“全是春梦。”

叶修平静地用大白话讲出了实情,然后就看着他男朋友瞪大了眼睛,反射弧飞得又高又远,带着红晕跟变戏法似的从他脖颈间一路红到耳朵尖,最后终于落了地,皱起眉头,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我刚开始以为是我的问题,可是那天和你做过一次之后,这几天依旧做梦,你有什么头绪吗?”

周泽楷沉吟一会儿,试探地问,“具体的内容,可以讲吗?”

“咳咳,春梦嘛,就是那么回事……那什么,总之挺激烈的。”

周泽楷瞧着他脸上的红晕没再追问,心里的疑惑却更深了,他们俩屈指可数的性爱里,因为这个的尺寸和那个的尺寸不太合适,一向是挺温吞和舒缓的,如果说叶修梦到两人间激烈的性爱,是对现实中性爱和谐程度的不满足,似乎是说得过去的,可真的是因为我没有满足前辈造成的吗?

这个想法无异于自己告诉自己说,“亲,货太大了,买家不满意,差评哦!”

叶修虽然说证实了不是缺乏性爱的问题,原因不在数量,会不会是在质量上……

周泽楷越想越沮丧,脑袋快要整个儿钻到被子里去了。叶修沉默了半天,突然伸手捏住他的鼻子,“瞎琢磨什么呢,我告诉你是想让你想想,你们外星人有没有什么能力或者特殊体质会影响到我,让我做梦的?”

叶修这么说并非毫无根据,周泽楷第一次和他讲述自己的身世时,虽然连说带写地提了不少专有名词,但以他聪明的小脑瓜接收分析重组之后,用了一个词概括周泽楷的身份——电波星人。

周泽楷的母星在遥远的外太空,他们星球的居民并没有实体,真要说个样子,大概就是个光团,居民之间的交流都是通过电波的形式,后来星球对外扩张的时候发现了地球,为了方便调查,特派员们附身到还未出生便夭折的宝宝体内,从此以地球人的外貌生活了下来。

他们大多不善言辞,唯一的特长就是收集并处理数据,唯一的使命正是将这些数据反馈给母星,就攻击性来讲,属于手无缚鸡之力类型的外星人,电波也只用于同族之间交流,因此周泽楷对电波能否影响叶修这件事,自己心里也还是个问号,但他能确定的是,目前的情况不是他主动造成的。

大致将这个意思讲出来之后,叶修没什么表态,他拍了拍周泽楷的头顶,“没事的,别担心,先睡吧。”

他的话虽然带了安抚的意思,周泽楷却无法不介怀,特别是叶修马上就要睡到他的身边了,今晚还会不会做梦呢?他这几个晚上都没有做过和叶修有关的梦,可还是害怕自己一睡着,会对身边的人产生影响。

这种担忧和出差造成的疲惫在他的身体内互相搏击,起初还因为烦躁而无法入睡,渐渐地也沉入了困倦之中。

第二天到队里报道前确认了叶修的情况:“昨晚并没有做梦。”

这个事实让周泽楷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感到更加迷惑了,连番做梦总该有原因,而梦时有时无的,也该有个发生效力的机制才对。

他心中牵挂着这些想法,早上的训练结束后便早早回了家,叶修果然穿着围裙在做饭,桌上摆着一个凉菜、一个香菇炒肉片、一盅炖鸡汤,叶修手里翻着锅铲,锅里正炒着嫩黄的茭白。

周泽楷深深吸了口气,闻到满屋子鸡汤那浓郁而鲜香的味道,这汤不是叶修炖的,他的手艺最多炒个肉和菜,对于复杂和麻烦的料理都没什么兴趣,他自己吃的话是挺无所谓的,但要弄给周泽楷吃,就会特意去外面买些招牌菜回来下饭。

“回来啦!”叶修从厨房里探出头看他一眼,“去洗手吃饭吧。”

周泽楷很配合地过去洗手、拿碗筷,打好两碗饭坐在桌边等叶修出来。茭白已经炒得差不多了,叶修舞着铲子,最后加了点味精翻了翻,那双手做起菜来不说味道倒是相当养眼,周泽楷以前从未想过那双手能为自己下厨,然而越是了解,就越会发现叶修掩藏在随性和从容之下的那份温柔。

被年长的恋人这样照顾,周泽楷心中先是一甜,又慢慢泛起酸来,叶修因为那原因不明的春梦已经好几天没睡好了,精神比起刚交往那时候要差了不少,而这起因虽然还不清楚,但很有可能和自己有关。

叶修端着炒菜放到桌上,就看到周泽楷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他伸手挠了挠周泽楷的下巴,逗他,“汪汪,吃饭了。”

周泽楷也不反驳,慢吞吞拿起勺子,慢吞吞舀了一勺鸡汤,然后送进了自己嘴里。

“唉!”叶修看他吹都没吹就喝,赶紧伸手去夺,却被周泽楷抢先了一步,喝完了立马就激烈地咳嗽了起来,“鸡汤刚放这里没多久,还烫的很,你这猫舌头也不吹一吹。”

周泽楷接过他递来的水杯猛灌了几口,喉咙里的烧灼感已经消了不少,舌头却还是烫的,渐渐地又变麻了,生出几分刺痛的感觉,连着心里也是疼的,绵绵密密地陷在解不开的谜团里。

叶修见他捂着嘴巴不说话,知道他这是烫到了,“小周,猫舌头其实是可以治的。”

周泽楷眼睛睁大了望过来,见叶修脸上的表情相当认真,还带了几分严肃,“治猫舌头,要学猫叫。”

“坑谁呢,外星人也是人。”周泽楷心里暗暗吐槽。

叶修突然露出一丝微笑,“你下午有安排吗?”

周泽楷摇摇头。

“约吗?”

周泽楷两眼放光。

“先喵一个听听。”

“……”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2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