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心有所属

被LL榨干了精力,写得有点粗糙,但也是一份心意!设定被我吃掉了,别问为什么BUG这么多。

如果被屏蔽了,我再搞到外链去。

祝小周生日快乐。

******

叶修在阳台上抽烟的时候,远远地看见周泽楷戴着墨镜、提着个旅行包往酒店门口走。

以他浅薄的时尚认知,虽然看不出周泽楷一身从头到尾多少名牌,但也深刻地认识到,联盟的脸真不是一般的帅,特别是暗恋人眼里出西施,叶修来回扫视周泽楷的宽肩窄腰大长腿,狠狠吸了口烟,真是快活似神仙。

他探头看了眼电脑上显示的时间,抽完了最后一点烟头,拿上外套晃悠悠地出了门往电梯口走。

电子屏幕上的数字变换,很快就停在了他等待的楼层,“叮——”的一声开了门,叶修抬眼带着笑意打了声招呼:“嗨,小周。”

电梯里的周泽楷已经取了墨镜,那双黑沉沉的眼睛扫过来,很快就弥漫起真诚的笑意,嘴唇弯起来,却始终没有张开,冲叶修乖巧地点了点头,往边上让开一些,和进来的人并肩站在了一起。

联盟这次召集各队队长开会,选了这么家超高楼的酒店不说,会议室在最顶上,队长们的房间却几乎在最底下,两个人站在一起相对无声,眼看着数字攀升了一大半,叶修突然侧头打量周泽楷,语气里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问道:“听说你要相亲了?”

周泽楷睁大眼睛呆滞地看着叶修,惊讶的神情里没有否认,完全是奇怪叶修竟然知道此事。

叶修其实是听苏沐橙说的,苏沐橙是听陈果说的,而告诉她这件事的陈果据说是听唐柔说的,至于唐柔是听谁说的,只能说轮回内部某个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第一直男真是太傻太天真。

唐柔听说了这个八卦的下一秒就抛弃了屏幕对面还在企图约她的某人,欢快地和小伙伴们分享了最新消息,而等叶修听到这个消息后,却着实消化了好一会儿。

能不愁吗?年礼都还没准备呢,小米鸡怎么就咯咯哒地打算出门了?

眯起一对狡黠双眼的妖怪侧头看着嫩黄的小鸡直笑,小鸡被看得浑身发毛,茫然不知所措,呆愣愣地和叶修对视半天,最后局促不安地错开了目光。

“也是,”叶修仰头低叹一声,“咱们小周也是二十好几的美青年了,连个对象都没有可不行。”

周泽楷闻言抬头去看他,眼里闪着“你听我说”的意思,可他loading的时间向来很久,叶修心情不爽利,懒得等他憋词儿便继续讲道:“要加油啊,到时候可别说不出话来,让人家女生尴尬。”

说着他还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明明自己也是没刷过相亲副本的光杆司令,却摆出一副老大哥的样子。

电梯到了,他先迈步往外走,目光却侧过来斜睨着周泽楷,不知真假地给了最后一击:“哥也去试试相亲好了。”

周泽楷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越走越远,最终被电梯门夹成了一条不可见的缝隙,这才回过神来猛按开门键,小跑着往会议室追去。

他因为飞机延误,进门已经是堪堪踩着时间线,坐在首位的冯主席一见他就笑眯眯,他顶着众人聚集过来的视线,低头坐到了主席边上不知道为什么留出来的位置上。

没办法,除了这个座位其他地方都满员了,比他前脚到的叶修窝在了最远的角落里一副只等主席开讲就准备进入睡眠模式的状态。

他的位置太好,想睡不敢睡,于是进入省电模式开始发呆,脑子里转来转去就一个念头——叶修说要去相亲。

叶修要去相亲……前辈要去相亲……叶修要去相亲……前辈要去相亲……

不可以!

他猛地抬头目光如炬,吓得边上冯主席念岔了讲话稿,刚把关爱的目光往他身上一放,就见周泽楷转头扫了远方一眼,又重新低下头去做真诚聆听状。

主席丈二和尚摸不着秃头,周泽楷心里却是门儿清,他说“不可以”就“不可以”吗?他算什么身份,凭什么不准人家叶修去相亲,说起来他自己身上还扛着周妈妈的一道皇令呢。

联盟开会向来没滋没味,可这回周泽楷却觉得不仅没味,嘴里都要发苦了,他苦兮兮地想着,以叶修醉心荣耀女神的程度,应该不会在第十赛季这样的关键时刻去相亲,因为就算是铁板钉钉要去相亲了的他,也是因为对方是周妈妈闺蜜的女儿,不接受人家也不能连个面都不肯见。

他正在自我安慰里找到了一点慰藉,转眼就在相亲前收到了来自苏沐橙的消息:

叶修要去相亲了,S市,你们俩各自忙完了还可以勾肩搭背来一场前后辈的友爱交流呢,嘻嘻(*^__^*) 

周泽楷两眼一黑,头晕目眩地从衣柜里摸了点什么往身上穿,走出门的时候在玄关处的穿衣镜里看见了自己,上面穿着风衣,下面穿着垮裤,脚上一双七彩睡觉用的保暖袜,身前放着双黑色的运动鞋。

他一个激灵吓醒了,大眼对大眼地凝视着自己,不知怎么地就悟了,那片因为知晓叶修要去相亲汇聚起来的绝望海洋瞬间就干涸成了地上的一洼小水坑,孱弱地倒映着低垂的黑云中破开的一线金光。

如果叶修成功了,那就祝福他;如果失败了,就由我来给他幸福!

周泽楷捏着这根枯木逢春长出来的小苗苗,回房间换了身得体的衣服,准备去赴这场没有后续的约会。

他因为原先心中太过动摇而算错了出门时间,又因为心情变得坚定加快了赴约的步伐,结果提早了1个多小时坐在了悠雅的咖啡座里盯着眼前的奶茶发呆。

人在情绪波动的时候突然跌入无所事事里往往面临两种情况,加剧波动和停止波动,周泽楷属于后者。

他这么坐着往深里一想,又觉出几分不对来,他平日里虽不擅长语言表达,但解读他人话语的能力还是达到了正常人水准线的,惊慌的情况下没读取出来的信息,这会儿都抽茧剥丝地一一摊了开来。

苏沐橙为什么突然告诉他叶修要去相亲呢?

叶修相亲为什么要跑到S市来呢?

叶修相完亲为什么要和我来一场友好交流呢?

……

…………

………………

叶修……要来见我?

枯木逢春,久旱甘霖,暖风熏得游人醉。

周泽楷忍不住掏出手机登陆QQ想去寻一寻叶修,这才想起来他们竟然没有互相加过好友,为数不多的交流都发生在职业选手群里。

乍暖还寒。

手机被搁回桌上,周泽楷低头喝了口身前的奶茶——冷了。

“哟,帅哥,等人啊?”

“……叶修?!”

“是我。”

周泽楷猛地站起来,膝盖撞到桌腿,疼得他又坐回去,只得仰着一张惊诧的面孔望着叶修。

“看什么,”叶修摸摸自己下巴,笑道,“是不是觉得哥很帅啊?”

真的很帅。

周泽楷细细打量他,叶修难得穿了件修身的衬衫,外面套着一件休闲款的西装,臂弯里挂着长款卡其色风衣,碎发比起上次开会见到时短了一些,显然是特地去理过了,柔柔地盖着耳朵尖,帅得周泽楷移不开眼。

叶修瞧着他这副看呆了的神情笑得一脸嘚瑟,扶着桌面姿态优雅地坐到了周泽楷对面,风衣搁到椅背上,修长的手指交叉起来摆到桌面上,仿佛一束柔白的鲜花礼盒被呈到周泽楷面前,他抿了抿唇,敛回目光,克制下翻涌而起的欲望,平静中带着点疑惑地望向对面。

叶修神态自若地端过他的奶茶喝了一口:“哥来相亲的,到早了,你也是?”

周泽楷垂下眼帘,点了点头。

“哦,那刚好,哥陪你坐会儿。”

两个等待相亲对象的高富帅就这么相对无言地坐了一会儿,照例是叶修先开口。

“小周,你们约得几点?”

“6。”

“哦,那还有20分钟,你对象会迟到不?”

周泽楷蹙起眉头,他也不认识对方,无法估量女孩子的做法,只好摇了摇头。

叶修也不知道读懂了他的意思没有,自顾自地继续说:“我相亲对象肯定会早到,那人虽然沉默寡言的,但为人很有责任心,就算不喜欢的事情也会认真去做。”

周泽楷越发沮丧了,没精打采地听叶修一个人碎碎念。

“这么想着就觉得是个挺刚强的人,但好就好在那人性格腼腆内向,笑起来的时候总带着点不好意思,跟那张酷酷的脸一点都不搭,却偏偏让我觉得越看越喜欢。

“小周,你说这么好的对象,我能不能相成功啊?”

周泽楷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抬起了头,若有所思地盯着叶修,眼里亮晶晶的,盛满了迷惑和一点连自己都没察觉的期待。

叶修勾起嘴角笑得像只狐狸,抬起手腕慢条斯理地看了眼手表:“刚好到时间了。”

 

“周先生你好,我是叶修,你的相亲对象。”

 

周泽楷正坐在过山车往下冲的位置上,狂野的刀风吹乱他的思维,而他的身体先他的思考一步已经完成了面红耳赤欣喜交加的呈现。

叶修安坐不动,饮完周泽楷杯里最后一点奶茶,抬手招服务生要了份菜单开始看,头也不抬地问:“你确定不用打个电话给你妈妈解释一下?”

被冷落许久的手机终于又回到了主人手里,被用极速解锁拨号,接通了电话。周泽楷使尽浑身解数向他的妈解释了自己为什么出了门却又不打算见对方的原因,最后作结那句话叶修听得一清二楚,相当满意。

“我有……喜欢的人了,不能花心。”

“呵呵,”叶修翻着那本不知道写了什么的菜谱宽容大量地表示道,“没事,前辈很温柔的,你如果真的花心,大不了到竞技场打爆你的头。”

周泽楷被家暴宣言感动得心猿意马,眼神不住地往叶修身边的位置上瞄。

叶修清了清嗓子,叫来了服务员随便指了几个菜,然后拍了拍身边的座位,周泽楷弹起身用最短路线到达叶修身边,伸手一抓握住了心驰神往了许久的那只手在桌子底下晃了晃,又嫌不足以表达自己此刻的激动,便举起来凑到嘴边亲了亲,用行动表达对相亲对象的满意,五星好评!

亲完了小手,周泽楷又跃跃欲试地想去亲亲小嘴,单间的门帘外突然响起服务员甜美的问候,帘子“唰”得拉开,露出里面两个正襟危坐的美男子,服务员迅速放下点餐,又迅速退了出去。

门帘放下的一瞬间,周泽楷探头一口亲在叶修嘴上,完了坐回去一脸纯良目视前方,要不是侧对着叶修的那只耳朵红了个透,他还以为是一枪穿云穿越过来了。

两个人静悄悄地坐着等服务员来了一次又一次,把菜都上齐了,叶修突然掰着周泽楷下巴拉到自己面前来了个热辣的舌吻。

前后第一人推进副本的速度就是比一般人快。

没羞没臊地你喂我吃我喂你喝地解决了晚饭,叶修摸着肚皮一脸大爷地问:“接下来什么节目啊?”

周泽楷浑身一僵,想起自己为了拒绝人家小姑娘,根本没什么后续安排,这会儿只能硬着头皮在叶修戏谑的视线下掏出手机查附近的娱乐场所。

KTV……不爱唱歌。

游戏厅……人太多。

网吧……辨识度太高。

回家……妈妈在。

电影院……这个好!黑漆漆的放映厅里太适合干羞羞的坏事了。

周泽楷喜悦地点开了电影院的购票列表一路往下滑屏,慢慢地又委顿下来。

叶修探头一看:“没好看的?”

“……嗯。”

“哦,那我们上三垒吧。”

“!”

“手也牵了,嘴也亲了,不是该爱了吗?”

周泽楷显然对叶修大大一波流的打法还没完全适应,全身心演绎了什么叫呆若木鸡。但叶修却对周泽楷大大的反应力和行动力了如指掌,掏出他的钱包结了账,拉着人才刚站起来,周泽楷立马反客为主,握着叶修的手一路往外奔。

按他转瞬间的思维运转,是打算在附近找家干净安全的旅馆进行这项人生大事的,但叶修跟着他没跑两步就喘得不行,一把拽住周泽楷拖到边上小巷子里。

“哥……哥跑不动了,咱们就……就近原则……”



评论 ( 22 )
热度 ( 579 )
  1. 墨喵雀行十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