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别动!(情人节贺,上)

诶嘿,大家节日快乐=v=

为了拿到论坛活动的标签,只好分了上下,别问我逻辑是什么,逻辑表示它只是一只单身狗,已经吃巧克力自杀了。

××××××

事情开始于是一个意外。

那是个晴朗的周一,叶修和周泽楷作为荣耀联盟优秀代表,到一所私立中学进行宣传和访谈活动,这对于两位顶尖大神来讲,实在是太稀松平常的小事了。

但正因为事小,更容易让人放松警惕,酿成悲剧。

这个悲剧的起因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叶修的外套,不知怎么地卡在衣柜里的挂钩上,怎么都取不下来。他2个小时前才将衣服挂上去的,这会儿用手指去摸,却发现那个弯曲的钩子竟然变形了,原先是个半圆,现在却卷成一个圈,彻底扣死了他衣领后的标签。

号称“贵族学校中的战斗机”的这所学校,衣柜都很巨大,特别是他们所在的这个贵宾休息室的衣柜,有着足以容纳十几件西装同时整齐地挂在衣柜里的空间,想来也是他作死,这么多衣架空落落地挂在横杆上,他非要犯懒,挂到了侧壁的钩子上。

衣服不能不要,这件可是队服。叶修没办法,试图用人力将这个金属挂钩重新掰正,为了制造更加良好的着力点,他索性站进了衣柜里。

就在他哼哧哼哧进行掰直行动的时候,周泽楷发现了他的乌龙,正直纯良如“周泽楷”,在联盟可以将自己的名字作为“帅”和“乖乖”使用的男人,他符合一贯的作风没有嘲笑叶修此刻的处境,只是眨了眨那双漆黑的漂亮眼珠,用眼神无声地询问:“需要帮忙吗?”

“不知道啊,”叶修累得气喘吁吁也不见那个挂钩有什么起色,“这玩意儿怎么就弯了呢,质量也太好了点,怎么都掰不动,不会是谁的恶作剧吧?”

周泽楷不喜欢思考没什么结果的问题,他干脆地跨进衣柜里,站到叶修身后,伸手绕过只比他矮那么一点点,如果对方头发睡乱翘起来就和自己一样高的前辈,去用力地掰那个挂钩。

叶修本来想问问他这个姿势是怎么回事啊,背后位吗?还是站立式的,要不要这么高级?不过他算不准能用自己的名字为“乖乖”代言的周泽楷听不听得懂这个段子,索性放弃了,半趴在面前的柜壁上方便周泽楷动作。

但他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这样向前趴伏的姿势,像是在用行动回答刚才自己问出的问题一样,不是一般的少儿不宜。

周泽楷的裆部被拱了一下,继而又被轻飘飘地蹭了蹭,整个人都呆愣住了。叶修趴在那里怎么都不舒服,动来动去地极其不耐烦,眼见周泽楷停下动作,忍不住回头疑惑地“嗯”了一声。

“别动。”

周泽楷难得强硬地按住他的腰,将注意力缓缓收拢,不过聚焦的方向明显偏移,忍不住在心里评估了一句:前辈的屁股……真翘。

完全没意识到的某人和意识到一半但不以为意的某人就这样维持着背后式壁咚的姿势与那个挂钩奋斗了好一会儿。叶修先吃不消了,他站直身体锤了锤腰,周泽楷站得太近,连带着被锤了锤腹肌,但他的视线却集中在了自己的手背上,那里被叶修的头发撩到了,感觉有点痒,感觉越来越痒。

“行不行啊?”明明自己也不行的人不满地问,“不行就喊工作人员吧,本来还安排了参观学校,我觉得没意思,改了去机房玩游戏,反正司机还要好一会儿才过来,让工作人员来折腾吧。”

周泽楷揉了揉手指上过度用力留下的痕迹,颇为赞同地点点头,又想起来叶修看不见,便“嗯”了一声,人跟着往后退开,准备从柜子里出来,没想到贵宾室的门突然被敲响,还是使了大力气的那种敲法。

“嘭嘭嘭”的声响吓了两人一跳,脚下一停愣是慢了半拍,叶修贴着柜壁重重一顿,手下没个轻重地按在了柜门内侧的合页上,这该死的贵族学校的贵族衣柜,柜门打开靠得是电子门卡,而关上自然也非常贴心地设计了自动弹回关闭,叶修这一按,那扇大开的柜门就这样“嘭”地一声盖了回来,将两人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关在了封闭的柜子里。

周泽楷:“……”

“里面没人!快开快开!”敲门声结束后,门外响起了女孩子特有的细软嗓音,带着明显的兴奋和焦急。

周泽楷在黑暗中抬手推了推柜门,发现纹丝不动,转而去摸索门锁的位置,手刚往下一探,就碰到了另一个人温热的皮肤。

“小周?”叶修压低了声音,“不着急开门,看看外面的学生想做什么。”

周泽楷捏了捏他手指算作同意,又反手抓住叶修手背,落回了身侧。

叶修心里一阵古怪,但柜子外面的动静引走了他的注意力。

贵宾室的门被打开后,没有立刻响起关门声,叶修被周泽楷牵着手,在一片漆黑的空间里想象外面的情况。

大概是要进来的人正在探头打量房间,确认是不是真的没人,很快就有声音证实了他的想法。

“没人,赶紧进来,把门关上!”大抵是做贼心虚,即使声音里难掩兴奋,小姑娘也压低了嗓子对同伴说话。

英伦小皮鞋敲击大理石地板的声音清脆又缓慢,有两个人走了进来,门被轻轻关上,又响起落锁的“咔哒”声。

电光火石间,叶修猜到了队服拿不下来的真相。

“他们不会突然回来吧?”外面的人继续对话。

“不会的,我看过这次活动的方案了,叶神他们访谈完就会去小机房玩电脑,4点才正式离开,这可是我求着在学生会的室友才要来的最终资料,绝对不会错!”小姑娘信誓旦旦,叶修都能想象得出她拍着胸脯作保证的样子。

“我还是有点怕,赶快把衣柜打开拿了东西就走吧。”

“怕什么,门锁了,他们要开肯定要时间,大不了我们爬窗户走,这里是一楼。”作案计划很详实的犯人声音大了起来,也离得更近了。

叶修忍不住屏住呼吸,手下跟着一握,抓紧了周泽楷的手,耳边突然一股热气扑来,轻柔和缓的呼吸声近在咫尺。

叶修以为周泽楷要说话,赶紧将耳朵凑了过去,却撞在了一片柔软温热的皮肤上,带着某种湿度,他心里“咦”了一声,黑暗中的双眼睁大,又猛地闭上。

刚才那是……周泽楷的嘴唇。

温度的呼吸很快又远去了,叶修心里满肚子疑惑,这一声不响地凑过来到底是要做什么?他心绪重归平静,耳廓却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烫到发胀、发痒,他想抬手挠一挠,同一侧的手却还握在周泽楷的手里,力道不轻不重,却让叶修浑身上下都不自在起来。

“门卡呢?”外面的声音来到了柜门外,将叶修的注意力转了过去。

“在这儿呢,不知道叶神的衣服有没有被拿走,可惜周泽楷大神没脱外套。”

“拿不走的,那个衣钩可是我拿锤子砸弯的,卷成那样,除非用道具,不然肯定拿不下来。”趁着两人在外访谈的空隙溜进来作案的犯人嘿嘿一笑,“有叶神的就知足了吧,这可是叶神的外套,兴欣的队服呀!”

另一个人也跟着兴奋起来,催促道:“快打开!”

一个柜门+两对人+四双眼睛+男男和女女+偶像和粉丝=明天的微博热门话题

像叶修这样在公众面前出镜的次数完全还是个新人的大神都在瞬间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周泽楷这样拿脸当名片的人已经完成了松开了叶修,双手抓住门锁用力拉住的动作。

“咦,门怎没有弹开来?”

“你刷了吗?”

“刷了呀,屏幕都亮起来了,应该会自己弹出来的呀!”

感谢这完美的贵族学校的贵族柜子,叶修无声地呼出口气,扶住周泽楷的手臂帮忙,这柜子外面没有门把,除非自己弹开,不然根本找不到着力点。

两个学生显然急了,拿着门卡刷了又刷,显示门已打开的“滴滴”声响了好几次,门却纹丝不动。

“搞什么呀?”主谋姑娘嚷了起来,接着柜门上就传来连续的拍打声,叶修抓着周泽楷能感觉到他手臂轻微地颤动着,仍旧稳稳地拉住柜门。

“算了,走吧!”另一个学生忍不住劝道。

拍门未果的人没有回答,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变得杂乱无章,叶修暗暗猜测她们是不是要离开了,整个柜子突然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那门锁内侧的部分也就是一块突出的平板而已,并不好抓握,这一下剧烈的晃动让周泽楷滑了手,他往后靠去,抓着他手臂的叶修被带过去,周泽楷撞到了背后的柜壁上,叶修几乎是摔在了他的右肩上。

两个人的呼吸都很乱,黑暗中叶修看不见周泽楷的情况,他一手撑着柜壁重新站好,另一手摸索着去寻对方的肩膀,才刚触到衣服布料,手背就被包进了另一个人温暖的掌心。

周泽楷轻轻拍了拍他,靠在柜壁上的身体又直了起来,呼吸重新回到耳畔,叶修定下心神,这才想起去看柜门。

他们的视野依然漆黑一片,显然外面的两人都没有再尝试门卡,开门的指令结束了,柜子依旧安全地锁着。

“现在的学生妹都这么火爆吗?”松了口气的叶修觉得浑身都有点麻又有点软,刚才肯定是有人踢了柜子一脚才会有这么大的振动,刚踢完应该会再试试门卡吧?叶修猜测着,伸手想重复周泽楷干过的事情,谁知手才刚抬起来,整个柜子又剧烈地晃动了起来。这一回,巨大的冲击力和踢打声从靠近周泽楷的那一侧柜壁传来,两个人跟着往另一边倒去,叶修的背先撞上了柜壁,他刚深吸了一口气,就感觉到迎面扑来一个沉重的热源,他只来得及将双臂往两侧张开,避免手指受伤,周泽楷就这样实打实地撞进了他的怀里。

叶修的喉咙里发出沉闷的痛呼,被压抑到了最低声,但胸口的疼痛还是让他忍不住在心里彪了句粗话。他的粉丝不应该走技巧派路线吗?怎么战斗力赶超1.5鹅,像是分分钟能把偶像拆了的节奏。

他张着嘴急促地喘了几口气,摊在两边的手臂收回来搭在周泽楷肩上推了推,怀里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撞晕了,在叶修的掌心下浑身轻颤,略长的发丝窝在他的肩窝里,蹭得锁骨一片酥痒。

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背,又沿着手臂上结实的肌肉往下摸,想看看他的手有没有事,还没抓到目标,目标就自己伸了过来搭在叶修肩上,周泽楷几乎是毫无缝隙地贴着叶修缓缓向上攀,又急又热的喘息从胸口滑到了耳根。

这是个什么情况?

叶修在黑暗中眨眨眼睛,周泽楷此刻与他紧密贴合,下巴搁在他的肩上,胸膛压着胸膛,胯下就隔着柔软的运动裤亲吻,最可怕的是,为什么周泽楷一条大腿卡在了他的双腿之间,还在腿根处蹭来蹭去?!

危机感从尾椎骨沿着脊椎一路飞窜,在叶修的脑子里炸开一蓬名为快感的烟花,他呼吸停滞,心中警铃大作——

完了,硬了。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5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