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男友力观测报告(17)

昨天偷懒了,今天大放送嘿XD

那几个妄图从雀巢里偷蛋的家伙都走开走开!【捂住裤裆

******

叶爸爸早年参军,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人,若不是因为受过重伤,以他的性格不至于这么早退下来,专心在后方带队伍。即使离了一线,老爷子工作起来照样很拼,不说那些常有的老人病,光是早年伤痛复发起来,也够他在家躺一阵的了,但叶秋说的情况,却更加严重——

老爷子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冬天久坐看书,他起身的时候就觉得有点虚,仍强撑着下楼,也怪他一把年纪了还逞强,没有扶住扶手,一个不稳就滑了下来,摔伤了腰和腿,腹部的旧伤也痛得厉害。叶秋打来电话的时候,老爷子还在里面做手术。

叶修立刻就从床上起来了,没顾上穿衣服,跑去开了电脑查最近的机票,最后嘱咐叶秋:“你别着急,军医院里的医生都是顶尖的,好好照顾妈,我尽快回来。”

周泽楷拿来睡衣披在他身上,又倒了杯温水放在他手边,打开另一台电脑查起了高铁班次。

“飞B市最近的也要明早9点,刚好赶上春运了。”叶修探头去看周泽楷,“高铁还有票的是明早4点多,不过那个时间坐高铁,还不如飞机省心。”

说着,他订下机票,又给叶秋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明早回去,让他在爸爸的手术结束后给自己打个电话。

放下手机后,他坐在电脑前久久无声,周泽楷拖着椅子坐到他身边,搂住了他渐渐发冷的身体,劝道:“去洗澡吧。”

叶修难得不说话,只是点点头,起身跟他走进浴室,浴缸里已经放好了微烫的热水,他坐进去之后手臂上立刻起了鸡皮疙瘩,这才发现自己身体很冷。

周泽楷搬过小板凳给他洗头搓背,又小心抠出体内残留的白浊,最后给他包上浴巾塞回被窝坐好。周泽楷还想帮忙吹头发,叶修拍了拍他的手臂:“你去洗澡吧,我等叶秋电话。”

周泽楷点点头,去浴室迅速地洗了个战斗澡,身上水还没擦干,披着浴袍擦着头发就出来了,床上的叶修正在讲电话,背脊挺得笔直,头却低着。

周泽楷轻手轻脚放下毛巾,系上浴袍带子去厨房找出牛奶和香蕉,打了一杯安神助眠的热饮回到卧室,见叶修正站在床边吹头发,一旁放着个小行李袋。

叶修看到周泽楷进来,冲他招了招手。周泽楷走过去放下牛奶,正想接过他手中的吹风机,叶修却按着他坐到床上,自己站到他两腿间,轻柔地为他吹起了头发。

略带疲惫却不显紧张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手术结束了,已经脱离危险,不过伤得挺重,还没醒过来。”

周泽楷抬手搂住他的腰,下巴轻轻搁在他的小腹上,抬眼望着叶修平静的双眼:“没事的。”

“嗯,”叶修勾起嘴角,“老爷子很强的,不过我明早还是要回去,你专心训练和比赛,别让我担心。”

头发被吹干了的周泽楷微笑着在他腹间蹭了蹭,宽大的手掌从叶修的肩膀到腰间,一下一下抚摸着,如同顺毛。

“这边离机场有点距离,我明天6:30就起来,你只管睡。”叶修拿过手机开始定闹钟。

周泽楷从他手机拿过手机:“多睡会儿,”说着把闹钟推迟了半小时,又抱着叶修上了床,“我送你。”

叶修看着他坚定的双眼,缓缓“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这一夜没有失眠,但做了几个梦,被闹钟吵醒的时候,脑子仍然迷迷瞪瞪晕晕乎乎。叶修挣扎着坐起来,身边的周泽楷正在揉眼睛。

他有点起床气,叶修和他同居后发现他虽然家离轮回俱乐部不远,但每天都起得挺早,除了晨跑之外,最多的时间就是坐在床上眯着眼睛启动大脑。叫他也有反应,喊他也会动作,但就是不说话,面无表情地洗脸刷牙,等到吃饭的时候,才会恢复成那个英俊腼腆爱笑的周泽楷。

不过叶修治他起床气,已经有了一个绝招。

周泽楷揉完眼睛,扭开床头暖黄色的小灯,然后转头呆呆地看着叶修,叶修凑上来在他嘴上嘬了一口,问:“想舌吻吗?”

周泽楷点点头。

“笑一个,然后去刷牙。”

至今仍然是联盟第一的帅脸在床头灯温暖的照耀下笑了起来。

两个人动作迅速地洗漱完出门,开车经过小区外的包子铺时,叶修下去买了包子烧麦和豆浆,喂给周泽楷一口,自己吃一口。

车子在S市灰蒙蒙的早晨平稳地行驶在公路上,出门虽然才7点多,但附近一带依托轮回俱乐部、大型体育场和优质住宅区,早已发展成了超繁华的地段。热闹的城市不论多早都不缺人,要不是春节前夕,大量人员返乡了,路上还会更堵一点。但S市最让人烦心的还不是人多车多,而是红灯多。

开过繁华地带后,路况变得越来越好,周泽楷预判了一下,不打算上高架绕路,便拐了两个弯打算从僻静一点的路开去机场。

前面又是一个红灯,他停在左转向道上待机,接过叶修手里剩下的烧麦三两口下了肚,眼看着红灯要跳了,赶紧抽出张纸巾胡乱擦了擦手,启动车子往前挪。这是个大路口,他才往前开出一点正要打方向盘,右边斜插过来一辆车,眼看就要撞上了,周泽楷脚下猛踩刹车,但车前仍然传来沉重的阻碍感,让他心头一冷,脑中出现刹那空白。

两辆车都停了下来,距离斑马线不过两米的距离,后面的车子“嘟嘟”乱叫着绕过他们缓缓开走了。

周泽楷转头看了眼右边车道上的标志,立刻就明白了这起事故的起因。前面这车本是停在直走道,却想进行左后转弯,偏偏停在他左侧的周泽楷要往左前方去,本该是他让位的,可这司机许是见周泽楷启动慢,想着或许能先越过去,没成想距离和角度卡的都不到位,终究是短兵相接地撞上了。

饶是周泽楷这样老司机中的沉默者、绅士、好好先生,都忍不住要骂人了。谁喜欢一大早赶飞机前遇上交通事故的?

叶修拍了拍周泽楷握在方向盘上骨节发白的手,温声道:“还早,我打车去吧,你等交警来。”

周泽楷神色严肃地摇摇头,降下车窗,冲嬉笑着走过来的车主挥了挥手。

车外的人眼见自己不守规矩出了事故,一边心疼自己的车,一边打量后面的车,眼看撞得不算严重,正要把一颗悬着的心放下,再往那车标一瞄,差点没把整颗心呕出来。

他心下惴惴打算尽快自首争取从宽私了,或许豪车主人意思意思收他点钱就这么算了,没想到刚走到这车边上,窗户一降,露出一张戴着墨镜的青年人的脸,帅得跟个明星似的,隔壁还坐着个人,一手搭在这帅哥大腿上,那手指白皙修长,骨节不甚明显,要不是尺寸偏大,真看不出来是个男人的手。可帅哥明星载着个摸他大腿的男人,好像更有故事的样子?

在他脑内上演八卦早报的时候,周泽楷蹙着眉掏出手机对着他的车牌号拍了张照,又隔着墨镜沉默地看着车外一脸讪笑的人,最后一挥手,扶着方向盘一退一转,绕过前面停着的车开走了。

“这就完了?”肇事司机呆站在马路上,直到闻讯赶来的交警朝他吹响了哨子,他才浑身一颤,点头哈腰着回到车里,跟着交警停到了路边。

周泽楷打开交通广播,女播音员充满活力的声音不停和各地交警通话,了解S市现在各地段的交通情况。

“……靠近机场的这段路上也发生了一起追尾事故,前车后部被撞得十分严重,随时有爆炸燃烧的可能,交警已经封锁了这个路口,不少赶着上班的人都堵在了这里,希望听到广播正要往这里开的司机们提前绕道……”

“好事多磨,这段路这么不顺,说明我爸挺好的,没什么大问题,”叶修看着驾驶座上面容冷峻的人,安慰道,“别急,实在不行就改签,反正我也不是医生,不过是早点到和晚点到的区别。”

“没事。”周泽楷冲他笑了一下,在即将进入广播中出事路段的前一个路口拐了弯,“这边也能走……”

说着,方向盘又往右转,车子却渐渐慢了下来,周泽楷目瞪口呆地看着前面搭起的白色围栏,彻底傻眼了。

叶修降下窗户,冲围栏旁的交通协警喊:“劳驾问您一下,这条路不能走了吗?”

协警是个老人家,特别感同身受地摆出了忧郁的神色回答:“是啊,这边的路刚封起来的,要修补,没法走啦!你们要去机场的话,刚才那个路口怎么不走啊?”

“那个路口出车祸,堵起来了。”叶修又问,“那去机场还有什么路比较近?”

“那没办法啦,”老协警摇摇头,“你们只能往回开,从外面绕个圈再进去,或者开到更远一点找到告诉入口,可以一直开到机场的。”

“谢谢您了!”叶修合上窗户,看了眼手表,“还有一个多小时,这边离机场不远了吧?”

周泽楷查了下地图:“5公里。”

“这边车子不能开,但人还能走,”叶修指着围栏旁的人行道,“我走走看能不能遇到黑摩托,不行就跑起来看看,或许可以刚好赶上办手续。”

他伸手打算开车门,周泽楷拽了他手臂一把。叶修好奇看他,周泽楷启动车子往另一侧小路开进去,转了个弯,停在了一个住宅区门口,丢下一句“等我”就下车跑进了小区里。

时间分秒在走,距办理预留出来办登记手续的时间不到20分钟了。叶修抬头朝小区里张望了一下,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骑着一辆酷炫的山地车向自己飞速驶来——是周泽楷。

叶修惊讶地拎着行李下车:“小周,我不会这个。”

“上来。”周泽楷朝后座努努嘴,叶修还没想明白为什么这辆山地车竟然有后座,周泽楷已经锁了车子,整个人弓起背趴伏在低矮的车把上蓄势待发。

叶修想了想自己胯下,老老实实侧坐在了后面:“哪来的?”

“朋友的,”周泽楷脚下一蹬地面,山地车载着两个大男人风一样地往前冲去,“把妹用。”

叶修刚想说“我可不是你妹”,才张嘴就被灌了满口冷风,只好乖乖闭上,整个人贴在周泽楷背上搂住他的腰。

自行车驶过白色的围栏,驶过笑意盎然的老协警,在人行道上飞速前进。叶修搂着他的手能感觉到手掌下紧绷的肌肉,周泽楷双腿以一种令叶修匪夷所思的速度蹬着踏板,冬日清晨的冷风从高楼大厦间挤过来将他们吞没。周泽楷半长的黑发纷纷扬起,在风中狂野地舞动,整个人散发出一往无前神挡杀神的霸气,如同一枪穿云凌厉的攻势。

两边的景色无法在视线中行程清晰的影像,所有的一切都一晃而过不断更新。冷风透过厚实的衣服吹得叶修浑身发抖,但冰凉的皮肤下,血液因兴奋而沸腾。他不自知地露出肆意的笑容,简直想转身朝身后被他们转瞬抛下的道路大喊大叫。

走过这段在修的街道,眼前的视野陡然开阔,远远地就看见机场巨大的建筑群,车水马龙的道路上人来车往,纷纷对这边山地车加风中凌乱花美男的组合频频侧目。

可惜周泽楷骑得太快,刚掏出手机的女学生还没来得及拍照,就看到那辆自行车扬长而去的身影。

车子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叶修听到周泽楷粗重的喘息,搂在腰腹间的手背上不时低落汗水,他恨不得自己来骑这辆车,但此刻也只有沉默。

越靠近入口,车和人就越多,他们的自行车扭动着一点点前进,周泽楷的上身剧烈地起伏着。叶修掏出手机一看,比预想的还要早到了5分钟,他拍拍周泽楷,跳下车来:“人太多了,我跑进去。”

周泽楷一把拉住他的手腕,叶修回过头开,只见他一张脸被寒风吹得狼狈,眼带血丝,鼻尖通红,头发横七竖八是再乱没有。机场外面人来人往,叶修的感官却悉数集中在了握着自己冰冷手腕的那只滚烫的手掌上,眼里只容得下一人,就这样怔愣而恍惚地看着周泽楷,直到手腕被放开,手臂被轻轻推了一下。

    “去吧。”

叶修突然朝着周泽楷扑过去,冰冷的双手紧紧捧住他通红的脸颊,就这样狠狠吻了下去。周泽楷瞪大眼睛,目光聚焦了半天才看清叶修近在咫尺的眉眼,修长的睫毛颤抖着。他根本没法推开叶修,心脏跳动得那么快,鲜血奔腾着流淌过滚烫的身躯,而他闭上眼睛的动作却很温柔。

    嘈杂的声响渐渐回笼,叶修冷静下来,将人放开。他心里的那些焦虑和紧张都如同落下的瀑布回归到了大河,缓缓地向前流淌着,安定而坚强。

很多事情往往在意料之外,谁也没想到第四赛季嘉世会输,谁也没想到叶修能拉起一支草根战队重夺冠军,谁也没想到叶爸爸会突然病重,也正如谁也没想到——

他们会彼此相爱。


TBC

PS:北鼻们,文里写了是提前两个钟头出发,然后掐着办登记手续的时间到机场的,不用担心修修没时间上飞机哇!

不过谢谢大家提醒,我修改了一下细节,避免误会XD

评论 ( 50 )
热度 ( 5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