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男友力观测报告(18)

大王派我去巡山……这个周末和清明都要去防范森林火灾,大家扫墓也要注意安全哦!~

******

叶修远远地就在接机的人群里看到叶秋,小跑了几步过去,兄弟俩并肩往停车场走。

“爸怎么样了?”

“早上醒过来情况还算稳定,不过人很虚弱,医生说要好好将养了。”叶秋眼下发青,声音也有点哑。

“通宵了?”叶修坐到副驾驶座上,扭开飞机上送的水递给他。

“没,”叶秋喝了几口,将瓶子放在水座上,启动了车子,“不过在医院睡总不如家里舒服。”

“我们直接去医院?妈呢?”

“妈昨天也没睡好,早上爸醒了之后,我让她先回去了。”

“嗯,等会儿我去陪爸,你回家休息吧。”

叶秋没说话,开着车驶入了医院的停车场。叶修跟着他朝住院部走,电梯一路往上,直奔高层的单人病房,走廊里静悄悄的,偶有一两位医护人员匆匆而过,叶修不禁生出一种近乡情更怯的紧张,一路来到了写着叶爸名字的病房。

叶秋回头看他一眼,面无表情的神色加深了叶修的担心,他看着叶秋按下门把,缓缓推开一条缝隙后,停住了。

“怎么?”叶修蹙眉往前迈了半步。

叶秋猛地一关门,一脸严肃:“爸不在,大概去检查了。”

叶修靠近一些从门上的玻璃窗往里看,床上确实没人,被铺凌乱着,他又往前迈了一步:“那我们进去等吧。”

“不!”叶秋一把拉住他,嘴角抽搐着露出一个僵硬的笑,“你赶飞机累了吧,我带你去食堂吃点东西,等下回来爸肯定在了。”

叶修一直望着门,没注意到他的神情,垂下眼帘点点头:“也好,顺便给爸买点吃的,他能正常进食吗?”

叶秋正要回答,房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沙哑中带着痛苦:“叶秋,是叶秋吗?来帮帮忙,我起不来了!”

“爸在里面!”叶修惊讶地抬头推门,看到叶爸爸真的在房间里——跪趴在地上,一手伸进了床底下,不停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起不来。

叶修几步过去搂住老人家的腰将他扶起来坐回床上,叶爸虚弱地喘着气:“我……我水杯掉床下了,伸长了手去够,没想到腰腿却酸软地站不起来,你哥呢?”

叶爸抬头去看扶自己起来的儿子,用了眨了眨眼睛:“叶修?”

“是我,”叶修挑眉看着自家身上连个绷带纱布都没有的老爸,又看了看门口捂着脸的叶秋,“您老人家挺精神啊。”

“那必须的,”叶爸蹙眉瞪他,“我不过是下楼太挤滑倒而已,以我的身手怎么可能受伤,就是腰扭了,不然捡个水杯能站不起来?……叶秋你叹什么气,这点事把你哥叫回来干什么?”

“呵呵,”叶修露出和煦的笑容,“说好的内脏大出血,重症监护室呢?”

    叶爸一脸茫然地跟着他一起看向叶秋,叶秋把大衣往衣架上挂,背对着他们争辩:“爸茶喝多了,膀胱内很充盈,所以下楼才着急给摔了,伤虽然不重,但这可是咱爸,重点监护一下不是应该的吗?”

“要不是你妈占着楼上浴室美容,我能摸黑下楼吗?”叶爸生气道,叶修赶紧拍拍他的背:“没事就好,腰严重吗?”

“没事儿!”叶爸挥开他的手拿过一个枕头垫着靠到床头,“你妈和叶秋大惊小怪,非要我住院观察几天。”

叶修哭笑不得:“合起来,我是被耍了?”

“说什么呢!”叶秋转过身来义正言辞,“回来看看爸怎么了,快春节了,老人家也很想你,直接留到节后再回去吧!”

“这倒是真的,”叶爸难得帮腔,“你妈最近又开始翻相册了,老实在家陪陪她。”

叶修笑叹口气:“知道了,您没事儿的话,我让叶秋带我去食堂吃点东西,虚惊过后饿得不行。”

叶爸冲他摆摆手,戴上老花镜开始看书。叶秋领着叶修出了病房,一转身就被老哥按倒在走廊墙壁上,叶秋惊慌失措,想叫不敢叫:“做什么,这姿势不太好,你不怕周泽楷知道?”

叶修勾起嘴角故作邪魅一笑:“现在知道怕了?晚了。”

叶秋抬手推他,被熟知手指关节的前职业选手抓住了一捏一扭,疼得嘶嘶抽气,一个年轻护士从边上路过,被这对儿一看就是双胞胎帅哥的亲密姿势羞得满脸通红,快步走过去,还转过头来意犹未尽地打量他们。

叶修松手站直身体:“食堂在哪儿?”

叶秋捂住手拼命揉:“在八楼,我给你买好吃的,可别再捏了,手劲儿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叶修抬手朝他抓来,吓得叶秋一个侧身往前溜走,叶修抬起的手落到了走廊里的扶栏上,一路摸着慢悠悠往前走。

食堂里的菜色果真很丰富,叶修点了京酱肉丝、冰糖肘子和瓦罐排骨汤,还端了份豌豆黄,一边吃一边吩咐叶秋:“帮我买点特产,我寄到S市去。”

叶秋撇撇嘴,还是应了,应完又问道:“你那报告写的怎么样了?要是年后还没达标,家里可不会认啊。”

”叶修眼都不抬地嫌弃他:“要不是你突然把我叫回来,春节前肯定满分啊,就差一点了。”

说着,他想起来还没给周泽楷报平安,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等了好一会儿才接通,那边周泽楷的声音有点迷糊,叶修露出一个让对面的叶秋起鸡皮疙瘩的笑,柔声问:“在睡?”

“嗯,”周泽楷似乎从床上坐了起来,“到了?”

“在医院吃饭呢,看过我爸了,没什么事,你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

叶修听着他起身穿衣的动静,心情变得好了起来:“今晚是轮回的主场?早上那样骑车,身体没事吧?”

“没事,”周泽楷语气很认真,“比赛,会加油。”

“好,等我寄特产给你吃。”

叶秋心情酸酸地听他哥哥跟其他男人聊着可有可无的家常,偏偏以他的了解,周泽楷这人除了口拙,还真没什么不好。安静的美男子什么的,更可恶了!

叶修讲完电话,和叶秋一起回到病房陪老人家聊天,最后被叶爸爸指着十项全能的护士一顿狠批,悉数遣派回家。

下午叶妈妈亲自下厨做了不少好菜,三个人驱车去了医院,在宽敞的单人病房了吃了顿团圆饭。叶修坚持留下来陪夜,老爷子赶他不走,递给他本兵书看,两人就着里面的战术还聊得挺开心。老爷子睡得早,叶修怕吵到他,洗了澡便上床躺着,打算玩会儿手机便睡。

时间显示晚上10点多,平日里这个时间不是在和周泽楷一起玩游戏,就是在一起做运动,现在两人异地相隔,虽才分开一天都不到,竟然还怪想的。

叶修自嘲地笑了笑,打量隔壁床上似乎已经睡着的人,轻手轻脚摸去了阳台,在深冬寒冷的大风中哆哆嗦嗦给周泽楷打电话。那边活动结束不久,周泽楷或许还有事,也可能在洗澡,电话无人应答。

叶修看着屏幕上熟悉的号码和“小周”,静静地看了会儿,赶在锁屏前又拨了过去,这回倒是接起来挺快,可叶修才聊了两句,就觉出不对来。

“小周,你怎么了?”


TBC

评论 ( 31 )
热度 ( 4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