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男友力观测报告(19)

“嗯?”周泽楷的声音很茫然。

“鼻音听着很重,早上吹感冒了?”叶修对细节总是很敏锐。

“没有,”周泽楷咬字缓慢而清晰地说,“有点累而已。”

“真的?”

“嗯。”

“真的?”

“嗯。”

“还说鼻音不重,肯定是感冒了,”叶修语气坚决地拍板,完了又轻声嘲笑他,“你根本不会撒谎。”

“……嗯。”周泽楷听话地回答,不加掩饰的声音里,听得出十分的疲惫和虚弱,却又偏偏夹杂着显而易见的欢喜。

“量过体温了吗,有没有发烧?”叶修有点着急,嘴唇张合间灌进不少冷风,猛地打了个喷嚏。

“你在哪?”周泽楷担心地问。

“阳台,”叶修揉揉鼻子,声音也变得黏腻起来,“风有点冷,我这就进去了,你吃过药了吗?”

“吃了,”周泽楷肯定地回答,急着劝道,“快进去。”

“我爸睡了,进去就不能讲话了,”叶修认真地嘱咐他,“吃过药了就赶紧睡吧,明天起来记得量体温,我会打电话查岗的。”

期待被查岗的周泽楷语带笑意地“嗯”了一声,温柔地道了晚安,叶修拿下手机,看见通讯时间仍然再走,心里又酸又胀,艰难地按下了挂断键,突然很想吃点甜的。

B市的夜风里裹挟了刀片,刮得叶修浑身哆嗦,又打了个喷嚏,他一只手已经放在了门把上,犹豫着,又拨了一个电话。

第二天,叶妈妈一大早就过来医院,给父子两人送来了鸡丝蛋花粥,又挽着叶修去找医生听老爷子的检查报告,医生表示老人家身体底子硬实,回家将养将养就好,结果叶妈妈严厉拒绝,要求医生务必将情况往严重了说,让自家老头儿好好呆在医院反省,一把年纪了更要知轻重,才不会让家人担心,搞得医生和叶修都哭笑不得,替老人家掬了一把同情泪。

昨夜在医院睡得不踏实,和医生聊完后,叶妈妈就把叶修赶回家去好好吃饭休息。

叶秋上班去了,家中只有做饭的阿姨,见叶修回来,忙不迭给他做好吃的。叶修道过谢后回到房间打了个电话,挂断后略一沉思,打开了电脑。

中午刚过,叶秋就回来了,看到叶修从二楼楼梯口出现,笑道:“一起去医院吗?”

“不了。”叶修慢慢走下楼梯,手上拎着来时的行李包。

叶秋露出错愕的神情:“你去哪儿?”

“回S市,”叶修和他擦身而过,俯身开始穿鞋,“小周生病了,我回去看看他,春节会回来过的。”

叶秋一把拽住他的衣袖,露出常人前不曾表现的怒气:“爸重要还是你的小周重要,你男人不还好好地比赛吗,一点小病就回去,爸知道了会怎么想?”

叶修安抚性地拍拍他手背:“我和爸讲过了,小周是为了送我赶飞机才生病的,你把爸的情况说严重了,他却是把自己的情况说轻松了,都是谎报军情,你也别生他的气。”

叶秋表情明显不满,却又显出些许羞愧和不安,揪着叶修衣服扭了半天,最后像是小时候跟哥哥撒娇那样斥了一句:“早点回来!”

叶修笑着替他理了理衣领:“知道了,我走啦!”

两边都是心头肉,两边都不省心,苦了夹在中间的叶修又坐了趟飞机,疲惫地打车往家里赶。

打开门后,他一边换鞋一边耸动鼻子,闻到了浓郁的食物的香味。厨房里的人听到开门声,走过来看到叶修,立刻露出了欣喜而惊讶的表情:“小修,你不是在B市吗?”

“阿姨好,”叶修规规矩矩地打招呼,又递上买来的特产,“听你说小周发烧了,觉得不放心,还是回来看看。”

“太有心了!”周妈妈接过大包小包笑得合不拢嘴,“昨晚接到你电话我可吓了一跳,幸好过来看看,小楷早上烧得迷迷糊糊的,开门第一句话就喊‘前辈’,给他量了体温后,本来想带他去医院的,不过他不肯,就买了药回来,这孩子有时候太爱逞强了。”

“泽楷是怕您担心,他现在怎么样了?”叶修放下行李,跟着周妈妈到厨房里去,火上用砂锅炖着小米粥,流理台上摆着几个保鲜碗里放满了各色小菜,高压锅发出白汽,带起一阵阵香味。

“您手艺真好。”叶修真诚地夸道,帮着她将煮好的粥盛入电饭锅保温。

“小楷的嘴要是有你一半甜就好了,”周妈妈笑得合不拢嘴,热情地拍了拍叶修的手臂,“他中午吃过药后一直在睡呢,估计会发不少汗,记得别让他洗澡,拿毛巾擦擦,换个床单……”

周妈妈絮絮叨叨嘱咐着,往高压锅里的冬瓜汤中丢入几段大蒜,露出大功告成的满意神色:“那小楷交给你照顾啦,我还要回去给小楷他爸做饭呢,先走啦!”

叶修提上那些特产,一路将周妈妈送到车库,目送着车子消失在视野里,转身回到家中,食物的香味飘满房间,让人生出平凡而充实的幸福感,他几步来到卧室门口,缓缓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内拉上了遮光窗帘,只从缝隙中隐隐透出点光亮,照在床上隆起的人形上,沉重的呼吸声缓慢而有力度,叶修轻轻靠近周泽楷,抬手摸上他的额头——果然很烫,再往下摸到脖子,也是湿热一片。他用温水洗了条毛巾出来帮周泽楷擦汗,又将窗户开了条缝隙通气,最后从书房将电脑搬过来放到卧室的书桌上,无声地戴着耳机看起了视频。

冬日昏暗的下午令人昏昏欲睡,叶修眯着眼睛又看了一会儿,实在困得不行,便摘了耳机起身,打算去书房睡一会儿,一转身,对上了周泽楷湿润的黑眸,吓了一跳。

“什么时候醒的?”叶修走过去拿起毛巾擦了擦他的脸,周泽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半天后讷讷地喊了一声:“叶修?”

“你烧糊涂了,现在看到的一切不过是你的梦境。”叶修认真说到,嘴角的笑意却出卖了他,但周泽楷仍然极其严肃地思考了好一会儿,问:“梦里,可以接吻吗?”

“可以。”叶修俯下身,却被周泽楷抬手拦住,不禁愣住。

周泽楷笑得很开心,滚烫的掌心摩挲着叶修的嘴唇:“感冒,会传染。”


tbc

评论 ( 41 )
热度 ( 5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