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气球(给墨残姑娘的G)

给墨残姑娘之前漫本的周叶G文,一发完,混个更。

******

如果说,一个人的喜悦如同一只气球,那当周泽楷站在楼梯尽头,望着阁楼里那副巨大的画、以及画前的人时,心中的那只气球就像被人猛地吹了一口气,瞬间胀满了一半。

本该静止于画中的人,现在正站在画前,抬头望着画里空无一人的碧海蓝天,转了转脖子,扭了扭手腕,然后转过头来,与呆立的周泽楷四目相对,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无比熟悉的笑容。

“嗨,小周。”光溜溜的叶修如是说。

 

周泽楷如今已是国内年轻画家中的翘楚,近几年的画作广受好评,着实赚了好大一笔,但他干得最挥霍的事情,也不过是在城郊一个清净的小区里,买了栋两层带阁楼的小别墅,一层会客吃饭,二层起居休息,阁楼是他的禁地——画室。

别墅里大多时候就他一人,家政阿姨每周过来帮他打扫一次,但从来不上阁楼,那里由周泽楷自己打扫。但也不是所有人都不准上去,至少目前来讲,有个人每次来都会和周泽楷一起呆在阁楼里。

这个人就是叶修。

叶修是国内绘画界名头比周泽楷还响的存在,但他常年在世界各地游走,行踪成谜,连同他的画也一样风格多变,令人猜不透。因他从未正式在媒体前露面,因此也有人猜测,叶修并非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否则怎么会有人的作品画风如此多样,却又无一不是精品呢?

周泽楷是少有的几个见过叶修真面目的人,身为周泽楷绘画界的前辈,叶修在生活上的习惯可没后辈这么讲究,每次回国都要来蹭吃蹭喝顺便蹭住,等家政将他那凌乱的老窝打扫干净了,才会搬回去,有时候还没来得及打扫完,他便又踏上了寻找灵感的旅程。

这不是两天前,叶修才捏着周泽楷的脸颊道了声“再见”,就背上行李走了。而睡了一觉又出门办事,回来的路上还买了点菜的周泽楷怎么都想不到,回到家的他竟然在阁楼里见到了叶修,而叶修身前的画里什么都没有。

那幅画耗费了周泽楷不少心血,完成之后一直摆在阁楼正中间,只有叶修来小住的时候,才会被他藏起来。画里的天和海美的不像人间,唯有正中央的叶修,画得是那么像,浑身赤裸的人身形修长,蜜色的背上有着精致的太阳神图案,他站在柔软的白沙上,海浪轻拍他的脚背,微微侧过来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和眼前的叶修一模一样。

周泽楷惊呆了,他的目光一寸寸扫过叶修的背脊,太阳神图案微微突起的质感是他刻意营造的效果,因为背负这个图案的人就是他的太阳。

此刻,他的太阳——叶修——正用手挠了挠光溜溜的屁股,目光在画室里四处张望:“我说,有什么能穿的吗?虽然我很帅,但没有裸奔的习惯……”他这么说着,自顾自地走到周泽楷平日小睡的长沙发上,拿起叠好的薄毯抖开来,随性地在腰上围了一圈,又将多余的部分甩到左肩上,反手抓住挂到背后的被角,塞进了后腰的布料里——像古罗马人一样的装扮。

周泽楷感觉到心中的气球又被吹满了一些,胀得他面红耳赤。叶修赤身裸体围着的这条毯子,也曾是他赤身裸体盖过的,仿佛两个人的身体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完成了贴身一般,比间接接吻更令人羞耻。

叶修包好身体后回头看到个大番茄,疑惑道:“怎么,你不帮我找套正经衣服穿吗?”

周泽楷仍然无法从震惊中回神,不知自己是落入了神笔马良的故事,还是聊斋志异的故事,晕晕乎乎地喊:“……前辈?”

“我是你前辈?”叶修的神情也很迷茫,“我只知道自己叫叶修,你是周泽楷,我总是叫你小周,对不对?”

周泽楷迟钝地点点头。

叶修叹了口气,坐到沙发上,冲周泽楷拍拍身侧的位置:“看来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周泽楷踌躇地坐过去,眼神完全无法从叶修身上离开,表情写满了迷惑和不可置信,还有点自己也不曾察觉的惊喜。但叶修那一双眼睛多么老辣,周泽楷的这点喜悦让他忍不住露出笑容:“你画了我,却又不相信我的存在吗?”

周泽楷看着他,沉思了很久,犹豫地问:“……鬼故事?”

叶修露出一个动人的笑容回视他:“童话故事。”

周泽楷的凝视中仿佛带了泪,但他并没有哭,而是伸出手去,如同触碰瓷器般轻轻放在了叶修脸上:“……是热的。”

周泽楷的掌心一片冰冷,叶修握住他的手,与自己的皮肤紧密相贴:“是活的,要不要从头到尾摸一摸检查下啊……你什么表情,还真想摸啊?别胡闹!”

周泽楷很听话地不再动作,眼神却很炽热,让叶修挺不好意思,躲开他的视线问:“我……‘叶修’是个怎样的人?”

“很好。”周泽楷很郑重地说,“很好的人。”

“怎么个好法?”叶修挑眉。

“嗯……就是……”周泽楷在他打趣的目光下磕磕绊绊地讲述起了与叶修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最后总结道,“前辈,很好。”

“不愧是我的啊,”叶修也很感叹,“都是优点,完美无缺。”

周泽楷这才想起刚才全是夸奖人的话,不禁羞赧起来,面皮发红地辩解:“不是!”

“怎么不是?”叶修反问,“那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缺点?”

周泽楷蹙眉,绞尽脑汁想了又想,结结巴巴地说:“……抽烟?”

“哈哈哈!”叶修笑得前俯后仰,抬手用力拍了拍周泽楷肩膀,“你是不是……是不是喜欢我啊?”

周泽楷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极力隐藏的小心思被这般当面质问,不管“是”与“否”,他都无法回答。

“不过……”渐渐停下的叶修脸上还全是闪亮亮的笑意,“我也很喜欢你啊,小周。”

就算这只是朋友间的喜欢也没关系。

周泽楷想着,气球逐渐胀大,填满了他的喜悦。

不过再高兴,饭还是要吃的。

从画里出来的叶修肚子咕咕叫,周泽楷没顾上细想为什么妖精会饿,便起身给他做饭去。叶修换上周泽楷拿来的一身运动服,跟着他一起到了厨房。刚买回来的食材都很新鲜,叶修挨个翻开袋子,发现什么都有。

“怎么买了这么多,夏天可不好保存啊。”叶修纳闷。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笑:“阿姨给的多。”

叶修瞬间懂了,似笑非笑地看他:“咱们小周老少通吃啊,长得真帅。”说着伸手在周泽楷脸上摸了一把,离开的指尖还轻轻挠了挠脸颊。

名为快感的电流瞬间在周泽楷体内炸开了花,电得他晕晕乎乎,笑呵呵地一口气做了四个菜一个汤,把双人用的小桌子摆得满满当当。

菜做得多了,饭后只能包上保鲜膜放进冰箱,今天的这顿晚饭折腾了太久,夏天长情的日光也已经落幕,夜晚带来了几丝凉意。

周泽楷不知该如何与画中的叶修度过这个夜晚,画里出来的前辈虽然对绘画也相当了解,但对他们之间曾经的那些相处,却都一无所知。他陪着叶修在阁楼上看画,不时交谈几句,有些话是他们曾经聊过的,有些没有,对话如同曾经,却又有所不同。

是叶修,又不是叶修。

这样的一个人真实地存在着,仿佛生来就是为了实现周泽楷无法诉诸于口的爱慕。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就算不是真正的叶修,于他而言,意义也是一样的。

一聊起彼此都热衷的领域,时间就过得飞快。叶修张嘴打了个哈欠,挠了挠背,提出想要洗澡。

周泽楷献上宽大的浴缸,又为他备好睡衣,自己坐在卧室大床上暗自为夜晚的床位分配而苦恼。

过了很久,叶修终于从浴室里出来,挂在脖子上的毛巾被不时撩起来擦擦头发,看到床上双眼发亮的周泽楷,笑着夸道:“小周,你家的浴缸真舒服,我差点睡着了。”

周泽楷也笑了,一脸开心地站起身:“前辈,早点休息。”

“好啊,”叶修走过去一屁股坐到床上,抬头问,“你喜欢睡哪边?”

周泽楷茫然地眨眨眼睛。

叶修拍拍床:“左边?右边?我都可以的,你要先洗澡吗?”

“一起……睡?”周泽楷迟疑地问。

“对啊,床这么大呢。”叶修说完,用力擦起了头发,转头去找吹风机。

周泽楷被天大的馅儿饼砸得眼冒金星,飞奔进浴室洗了个战斗澡,又飞奔而出。他背对着躺在大床上翻书的叶修吹头发,只觉整颗心都要跳出来了。

一个人悠闲地看书,一个人磨磨蹭蹭东摸西忙,等到快十二点,两个人才终于双双躺平,在黑暗中应和着彼此的呼吸。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睡了没有,他一动不动,浑身僵硬地望着虚无的黑暗,恍惚间,感受到了来着身边的视线。

“……前辈?”周泽楷不确定地轻声喊到。

叶修应了一声,之后卧室又重归平静,周泽楷屏息等待着,终于等到叶修再次开口。

“你不给我晚安吻吗?”

“……”

周泽楷眼前发黑,脑中空白。

叶修突然一个翻身,压在他身上,黑暗中,周泽楷仿佛能看见一双明亮而清澈的眼睛。

“你不亲我,只好我来亲你了。”

叶修说着,渐渐俯身,周泽楷感觉到他温热的鼻息越来越近,终于按捺不住,伸手抱住他的腰身,摸进他宽松的睡衣里,光裸的背脊上肌肤平滑,令人爱不释手。周泽楷越摸越想摸,几乎将叶修的睡衣整个掀开。摸着摸着,突然觉出不对来:叶修背上的画呢?

 

“呵呵,被你发现了。”

“……咦?”

“乖,老实点让前辈亲一个先。”

“咦!!!”

名为周泽楷的气球,要爆炸了!

 

评论 ( 30 )
热度 ( 574 )
  1. 墨喵雀行十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