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神隐者与兔子仙(一发完)

之前发过上,估计大家都忘记啦【喂!

一发发完,祝小周生日快乐!待我催完漫本就开新坑~

******

叶修和身前的兔子大眼瞪小眼。

大眼睛的是兔子,小眼睛的是他。

对,没有错,叶修变小了,小到和身边的绿草一样高,小到能把眼前的这只大白兔当坐骑,还不晓得两条腿夹不夹得住人家的腰。而大白兔的红眼睛跟过年挂的红灯笼似的,又亮又大,怪吓人的,让叶修不敢轻举妄动。

大白兔眨巴眨巴眼睛,粉色的鼻尖凑过来闻了闻,叶修心中陡然一惊,生怕它把自己当成长得比较奇怪的草给吃了,然后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

“前辈。”

叶修看向声音过来的方向,大白兔俯下身来,巨大的兔子头贴住地面,有叶修的腰身那么高,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前辈。”

“……小周?”叶修不确定地冲兔子问,充满怀疑地转头四处打量了一番。

“是我!”兔子显得有点高兴,长长的耳朵动了动,闭着眼睛将脑袋抬起来一些,叶修下意识伸手摸了摸他的脑门,温热的、柔软的、毛绒绒的,手感好极了。

“你都失踪三天了!”叶修抚摸的动作很温柔,但声音里失去了冷静,“竟然变成了一只兔子?!”

周泽楷轻轻摇了摇头:“一言难尽,”继而看向叶修,“前辈,怎么在这里?”

“这里是哪里?”叶修四处打量,视线所及之处都是比他略高一些的绿草,“我在这巨人般的绿草里走了很久,你是我看见的第一只动物。”

周泽楷看着他,然后侧过身去,露出自己身后背着的一个双肩包,三角形的小脑袋转过来,冲背包努了努嘴。

叶修了然地抓住背包带子爬上去,钻进了背包里,里面放了一小把豆芽,双脚陷进去,刚好不容易摔。他刚站定,就感到背包向上移动起来,停下后,他抬手掀开背包朝外看,兔子周泽楷站了起来,原本比叶修高的绿草现在只堪堪够着背包底,一望无际的绿色尽头,太阳挂到了半空,而周泽楷正对的方向是一座森林,叶修的脑袋仰到了极致都无法看见树顶——它们太高了!

“巫女的仙境,”周泽楷偏过头来,侧面看过去,他的红眼睛显得水润润的,没有初见时那么吓人了,“这里的动物……都和我一样。”

叶修仰头惊叹地打量这片不同以往的巨大天地,过了好一会儿,想起来周泽楷之前问的问题:“我来这里前正在宿舍打游戏,遇到个玩家水平还不错,当然比我还差得远,被虐了十几场还不认输,我懒得继续打,就退地图走人了,没想到她竟然追过来,说要诅咒我,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周泽楷知道叶修的游戏水平很高,他们是同一个大学游戏社团的前后辈,被称为两大高手,连他和叶修对打也总是输多赢少,何况一个普通的玩家。他静静地听,叶修继续讲:“再醒来就在这里了,当时头很痛,脑子里有个女人的声音对我说:‘你得罪了本世纪最伟大的巫女,我诅咒你失去高大的体魄和无限的荣光,变成渺小的尘埃和被人遗忘的存在,除非有人能够发现你,并对你说出解咒的密语,你才能恢复。’我觉得这事儿太诡异了,然后走着走着竟然碰上了你,现在看来,再诡异的事情,都有可能成为现实啊。”

“密语?”周泽楷歪歪脑袋看他。

“原来你在这里。”叶修将女巫的话告诉他。

周泽楷将背包解下来移动到身前,低头盯着小小个的叶修说:“原来你在这里。”

叶修眨眨眼睛,冲头顶巨大的兔子挥了挥手:“按女巫的意思,得是‘人’对我说这句话才行。”

周泽楷低下头,红色的大眼睛合上了,看起来有点失落。叶修拍拍他的脑袋安慰:“别伤心,我这不是遇到你了吗?不幸中的万幸啊,话说,有什么吃的吗?”

仙境中的居民虽然都是动物,但他们全是人变成的,主流仍然是吃熟食,周泽楷打算先带叶修回家,然后自己去一趟集市交换些食物来,但叶修对动物们的集市很有兴趣,以他们最爱的荣耀游戏发誓,一定乖乖呆在背包里,叫都不叫一声。周泽楷一向不懂该如何拒绝他,略一犹豫,还是答应了。

雪白的大兔子一个矮身,撒开脚丫猛地蹿了出去,有力的后腿蹬向地面,带动身体朝前射出,形成一条雪白的线。然而没蹿出去几步,周泽楷就停住了,因为背包里的叶修发出了惨叫。

“我的胃……都要……颠出来了!”叶修从背包缝里钻出脑袋直喘气。

周泽楷羞愧极了,小心地把背包换到身前背着,毛茸茸的前爪拍拍叶修,艰难地挪动两条后腿,往前一步步迈,才走出两步,一个歪身,摔倒在地上,幸好爪子往前一搂,护住了背包里的叶修。

“这样不行,”叶修说,“你还是用跑的吧,就是慢一点,我来调整下姿势,看能不能探出身体抓出背包袋子,骑着你好了。”

骑着你好了……

骑着你好了……

骑着你好了……

幸好兔子脸红了也看不出来。

周泽楷动作迟缓地把叶修连同背包又换到身后去,等叶修表示自己准备好了,再重新俯下身去。他往前跳了两步,停下身回头和叶修沟通一番,才终于蹦蹦跳跳地往森林里去了。

 

森林的正中央有一片宽敞的空地,鳞次栉比的小土包、小布包、草房子以空地中央为圆心,形成内外两圈商店,各种各样的小动物——真的是叶修能想到的各种各样的小动物——都出现了,此起彼伏地吆喝着,热闹非凡。

“唔……仔细一看,都没什么大型的动物呢。”叶修被周泽楷按住塞回背包里,只好偷偷拽住周泽楷一只长耳朵和他说话,“我为什么要躲起来?”

周泽楷觉得耳朵尖酥酥麻麻的,他寻了个冷清的角落,偏头告诉叶修:“这里没有大动物。”又警惕地打量了四周,“小心为上。”

他让叶修将包里最底下的那些银根草拿出来,叶修将脚下的那堆“豆芽”捆一捆,递了出去,这一递,“豆芽”见了阳光,叶修这才惊讶地发现,“豆芽”白白的长茎里有银色的流光。

“原来不是豆芽啊!”

“一种草药。”周泽楷解释道,嘱咐叶修躲好,左右张望了一圈,朝着一个小草棚走了过去。

光线斑驳的草棚里有只蓝猫正忙碌地整理着一地的花花草草,周泽楷用前爪拍了拍地面,蓝猫转过身来,看到来兔,笑眯了眼睛:“哟哟,这不是小周嘛!”

“猫医生。”周泽楷打了个招呼,递上银根草。

“哇哦!”猫医生蓝色的眼睛里闪过兴奋的光亮,“不愧是你啊,品质这么好的银根草,也就只有你能提供给我了。”

周泽楷害羞地用前爪擦了擦自己的脸,轻轻抖动着耳朵:“一部分报酬换成小红花。”

“哦?”猫医生微微睁大了眼睛,“你要出远门吗?”

周泽楷不说话,低下了头。

“好好,我不问了,不过你要小心啊,”猫医生找出长途跋涉时保养脚掌的专用药草,“小溪流出森林外的那一段附近,最近有只大家伙袭击了不少过往的住民,千万注意安全。”

周泽楷感激地朝他鞠躬,拿上报酬和药草,转身正要出草棚,外面恰巧进来了两只松鼠,一只被另一只背在了背上,一下就把门口给堵了。

“借过,借过!”负重的松鼠一边喊着一边往里面挤,周泽楷赶紧朝墙角缩,让松鼠把同伴放了下来,“医生,这家伙新来的,没适应动物的身体,从树上摔下来了。”

“我看看……”猫医生凑到摔伤的松鼠身边,为他检查。躺着的松鼠一只小爪子捂着脸不停哭泣,医生安慰道:“很痛吗?忍忍,这里的药草都有神奇的功效,很快就能恢复。”

“不是,呜呜呜,我不是因为痛才哭的。”松鼠非常悲伤,另一只爪子也捂上了眼睛。

“唉,哭吧哭吧,新来的总有这么一个过程。”背他过来的松鼠安慰到。

“为什么去月老庙求签会变成这样啊……”伤心的松鼠哭得满脸绒毛都湿透了,“要不是听说那个庙很灵,我才不去呜呜呜!”

“大家都是这样的,”猫医生一边为他擦药,一边说,“那个庙是巫女的恶作剧,许愿要么成功,要么就会来到这里,变成动物,没事的,等你忘了喜欢的那个人,就可以回去了。”

“我怎么会忘了她!”松鼠松开脸上的手,满含泪水地喊。

猫医生摸摸他的头:“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没有什么是忘不了的,这里的动物迎来送往,都是如此。”

松鼠呆呆地看着医生:“就没有谁,永远等下去吗?”

“我不知道,”医生叹了口气,“森林里最老的那只动物倒是生活了十几年,或许等我走了,他还在这里。不说别人,就是这边的这只兔子,”猫医生怜爱地看向努力缩成一团的周泽楷,“也在这里生活三年了。”

两只松鼠都看了过来,周泽楷在大家的目光中不自在起来,踌躇着,朝众人一躬身就跑出了草棚。

日光西斜,森林里已经很暗了,动物们纷纷点起火把和火堆,空地上晃动着明黄色的光点。

虽然变成了动物,但大家的生活习惯还是和人类一样。周泽楷拿酬劳换了些蔬菜和烤鱼,背着书包回了自己的树洞。

打火石撞击了两下,小小的洞里亮起柔和的光,叶修揉着身上酸痛的部位走到火堆边坐了下来。

周泽楷将烤鱼架在火堆不远处,让叶修趁热撕着吃,自己则退到了远离火堆的角落“咔咔”啃起了菜叶子,他柔软雪白的毛发披上了温暖的火光,叶修吃着鱼,看着他,觉得困意渐渐高涨。

“小周,你也去月老庙许愿了?”叶修问出了在背包里时很好奇的问题。

周泽楷摇了摇头。

叶修疑惑道:“那你为什么会到这里?”

“散步……”周泽楷望向洞外,仿佛在回忆很久以前的事情,“躲雨的时候,突然晕倒了。”

“醒来就在这里了?”叶修看着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同情,“这也太倒霉了,可你在现实世界才失踪了三天,为什么那只猫说你到这里三年了?这里的时间和外面不一样吗?”

周泽楷点点头。

“三年……”叶修担心地问,“如果你不是去许愿的,那要怎么样才能回去?你又没有喜欢的人……”周泽楷歪过头去,不看叶修。

叶修瞬间就懂了:“你有喜欢的人啊……”

白兔子放下菜叶,安静地趴下身去,红石榴般的眼睛看向空无一物的前方,仿佛在回忆。

三年变成动物的奇妙生活,都无法让周泽楷忘记那个喜欢的人。叶修认识到这点,心口如同溺水般感到窒息。他起身走到周泽楷身边,温柔地拍了拍他的头:“小周,我可以靠着你睡吗?”

周泽楷猛地偏头看他,红眼睛一眨一眨,粉色的鼻尖凑过来碰了碰叶修的脸颊,舒展开身体,让叶修躺在他的腰腹上。

森林里的夜晚温度很低,这个小小的树洞里却很温暖。

叶修浑身放松地靠在周泽楷身上,眼皮上下打架,呼吸逐渐拉长,周泽楷闭上眼睛,眼角的绒毛上闪着湿润的光。

“对了!”叶修突然弹起来大叫一声。

周泽楷浑身一颤,差点跳起来,惊恐地看着叶修。

“小周,刚才你为什么让我躲起来?”叶修回头看向大白兔,“我从包缝隙里看出去,好像没看到其他和我一样的人类,这是怎么回事?”

周泽楷摇了摇头,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变成动物和变小,是两个巫女做的。”

叶修睁大了眼睛:“原来巫女还有好几个?”

“巫女们互不干涉。”周泽楷肯定地点点头,又猜测道:“你来这里,应该是个错误。”

“敢情我还得去小人国才对。”叶修哭笑不得,长叹口气,往后一靠又枕在了周泽楷身上,“快安慰安慰我。”

周泽楷呆呆地扭头看他。

“突然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我都快崩溃了。”叶修说。

周泽楷觉得自己一点都看不出叶修的崩溃。

“前辈的心灵也是很脆弱的,”叶修的声音越来越懒,渐渐低了下去,“幸好碰到你,不然说不定给什么山精老怪吃掉了……”

不会的,这里的动物不吃人。周泽楷想着,抬起爪子拍了拍叶修的头。

叶修舒服地哼哼了两声:“小周好软啊,真暖和。”

“……”

周泽楷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趴了一夜。

 

第二天,周泽楷收拾了东西,告诉叶修他的计划。

一会儿,他们将去拜访这片森林里最年长的动物,这只动物曾经离开过仙境,又回到了这里,知道怎么去人类世界。然后他们就启程出发,带叶修回家,找人对他说出恢复身体的咒语。

叶修望着往背包里放干粮和药草的兔子,没有问出心中的疑惑。

他们很快就出发了,周泽楷背着背包,带着叶修在高大的树木间穿梭,很快就来到了一棵大树下。这棵树很老了,粗壮繁多的树根交错出一个宽敞的空间。周泽楷钻进去,里面有一只老山羊,周泽楷跳到他跟前,低下头去:“老先生。”

“小周来啦!”老山羊显得很高兴,请他吃新鲜的草叶,“好久没人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了,你今天上门来,想必有什么重要的事吧?”

周泽楷站起身来,郑重而认真地看着他:“我想离开仙境。”

老山羊很吃惊:“你怎么又想离开了,在这里不是好好的吗?”

“请您……”周泽楷俯下身去,长耳朵紧贴在身体上,极为恭敬地恳求道,“告诉我。”

“唉……我以为两年前对你的劝说已经很彻底了,没想到你又萌生了到那边去的念头,”老山羊看着他,眼神慈爱又无奈,“那一段旅程,我本不想告诉任何人,但你若执意如此,我便告诉你吧,好让你萌生退意,好好在这里生活。”

老山羊走过的那一段旅程,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老山羊曾是中学里的一位老教师,在即将退休的年纪,失去了共度一生的妻子。伤心的老人到两人相遇的月老庙去寻找曾经的记忆,没想到却来了仙境,变成了一只山羊。

老教师饱读诗书,在仙境生活的日子里,发现了回到现实世界的路,他做足准备,长途跋涉,终于离开了仙境。兴奋的他跑到自己家中,这才发现仙境中度过的几年,在现实中竟然才过了几天,家中的一切都如同没有变化。他知道如何才能解开咒语,但残酷的现实已经不具备那样的条件。他还曾一度被人当做山里跑出来的动物给抓走,最后还是在惊慌逃窜中回到了这里。

更加可怕的是,回到仙境的山羊发现现实世界度过的五天,仙境里已经过了五年,当他的身体重新回到仙境的那一刻,竟然瞬间老去了五岁,这对动物之躯的他来讲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他再也不敢出去了。

“据说,也有人以动物的姿态留在了人类世界,在喜欢的人身边度过短暂的生命,或许也会有幸运儿,能获得那一句解咒的密语,”老山羊说着,眼角逐渐湿润,“而我,既无法忘记去世的妻子,更是再也没有机会,能获得那句咒语了。”

周泽楷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老者,只是静静地陪伴着他,等他终于止住了哽咽。

“在人生的末路,能有这样奇妙的经历,或许也不是什么坏事,”老山羊说着,看向周泽楷,“但你还这么年轻,若是真的无法忘记那个人,就去试一试吧,我会指引你离开的道路。”

 

周泽楷离开大树下后,叶修便从背包里钻了出来,攀住周泽楷的长耳朵和他说话:“刚才你们说的话,除了忘记喜欢的人之外,还有密语可以解开巫女的诅咒吗?”

周泽楷迟疑地点了点头。

叶修果然问了出来:“密语是什么?”

“我喜欢你。”周泽楷看着他,红色的眼睛如同宝石般闪耀着别样的光彩。

叶修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愣愣看着他:“表白?”

周泽楷以沉默为肯定。

“这还真是为难小动物啊,以宠物的身份让对方说出喜欢的概率还大些,可那又不是爱情,反而更加悲哀,”连叶修这样的资深宅男都忍不住同情起来,“怪不得大家宁愿等到忘了对方,反正这里和现实世界的时间不一样,忘记一个人有时候其实很简单。”

说着,他看向周泽楷,以兔子的姿态在这里生活了三年,他喜欢的人,究竟是谁?

周泽楷沉默不语,带叶修到小溪边吃午饭,溪水清澈而凉爽,他用前爪撩水擦了擦脸和身体,浑身洁白的毛发粘着水珠,在阳光下如同一个发光体。

叶修头一次觉得,兔子还挺好看的。

按照冯老师的指点,他们将沿着小溪的流向前进,穿过森林、穿过草地,就会看见一个小小的湖泊,湖泊边有一块巨大的石头,闪耀着琉璃般的光彩,只要在石头边睡一觉,就能回到现实世界。

小溪是森林住民时常到访的地方,周泽楷不敢靠太近,带着叶修沿着远离森林中心的那一侧,在树木后面穿梭前进。好在周泽楷时常外出采集珍贵的草药,对这一带十分熟悉,很快就来到了小溪和森林交界的边缘。

“小周,”叶修抓着背包带子,探头到兔耳朵边问他,“昨天的猫医生不是说这里有个大家伙会袭击别人吗?要不要绕绕远路?”

周泽楷对此早有考量:“今早,警卫队出动了。”

“哦,你们还有警卫队?”叶修很感兴趣,“这里的生活让我有一种在玩全息游戏的感觉,真实而又不真实,回去以后说不定能作为社团新游戏开发的灵感啊。”

周泽楷忍不住咧开三瓣嘴笑了:前辈还是那么喜欢游戏啊,分开三年,却又仿佛真的只有三天……

他这一走神,没留意到前方不远处的灌木丛传来异响,一只猞猁突然蹿出,朝着周泽楷的头顶直扑而来,巨大的阴影瞬间覆盖在雪白的身躯上。

然而猞猁落地却发现爪下是空的,他朝奔跑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兔子正以一种不合常理的速度朝远处飞奔。猞猁直追而去,他身高体长,四肢健壮,全力奔跑起来,要追上一只兔子根本不在话下。

被追逐者和追逐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猞猁咧开嘴角,露出得逞的笑容,却不想即将落入爪下的目标竟然冲着大树一头撞去。他急忙慢下速度,正要起身扑住撞树的兔子,怎知那家伙在离树极近的地方猛然一跃,有力的后腿蹬上坚硬的树干,一个回身撞向猞猁因为拉长身形而露出的肚腹。猞猁顿时发出痛苦的吼声,翻滚着摔倒在地上。

稳稳落回地面的周泽楷轻轻解下背着的双肩包,小心放到了树下,自己则绕着猞猁缓缓步行了半圈,血红色的眼睛眯起来,充满了杀气。

“可恶的兔子!我要撕碎你!”猞猁怒吼着起身,一爪捂住肚子,恶狠狠地瞪着周泽楷。

周泽楷俯下身去,修长的耳朵立起来,后腿不时踩踏地面,毫不畏惧地迎向扑来的猞猁。

叶修此时此刻的心情比参加全国高校电子竞技大赛总决赛还要紧张,和那只比自己大上几倍、拥有锋利爪牙的动物战在一处的可是周泽楷,是变成了一只兔子的周泽楷!

哪有大白兔和山猫打架的?

可周泽楷不仅打了,还打得风生水起,强健有力的后腿数次踹中那只花斑大猫,雪白的兔拳即使没有爪子,也依然用精确的打击令猞猁痛苦嘶吼,最可怕的是刚才在空中交汇的最后一击,兔子竟然张开了三瓣嘴,尖利的小门牙狠狠磕在对方的前爪上,连偷偷探着脑袋观战的叶修都觉得陡然一痛。

周泽楷,赢了!

归根究底还是人类,猞猁在兔子面前即使拥有种族上的优势,此刻也被对手强大的斗志打败了,夹着尾巴灰溜溜地离开了这块凌乱的草地。

叶修赶紧从背包里出来,朝着周泽楷狂奔而去。

“小周,没事吧?”叶修伸手往兔子身上摸,被风吹乱的绒毛下皮肤火热,薄薄的耳朵红艳艳的,“好烫啊。”

周泽楷无声地喘着气,缓缓回头看了叶修一眼,慢慢地躺了下来。

“小周?”叶修拍拍他,“哪里难受吗?”

周泽楷不说话,闭上了眼睛。

叶修着急起来,围着他转了一圈,这才发现他另一侧的颈后竟有一道伤口,鲜血染红了白毛。叶修大惊之下努力镇定心神,赶紧跑回去将背包拖过来,里面放了不少药草,周泽楷教过他如何使用。

几根紫色的短草茎被叶修拿出来,用双手大力揉碎了,揉出汁液,悉数滴在周泽楷的伤口处,药草很快见效,血不再流淌。叶修取来几朵棉絮花,小心擦干净伤口周围的血液,这才铺上了刚才揉碎的草茎,最后用一根细长而柔软的长叶将伤口包裹起来。

痛楚渐渐缓和,周泽楷回过神来,艰难地睁开眼睛,看见叶修捧着一片比自己还大的叶子走回来,放到了他的嘴边。

“喝点水。”叶修温柔地抚摸着他,“能走吗?一会儿找个隐蔽些的地方躲起来,先把伤养好。”

周泽楷点点头,他脖子上带了伤,没法再背着双肩包了,叶修揽过活,将那个比自己还大的包背在了身后,垂落地面的部分被他反手托住,小跑着跟上周泽楷一跳一停的动作朝前赶路。

 

然而才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大清早,周泽楷就选择了出发,叶修看懂他眼中的坚定,为他换好草药,合成一条细缝的伤口被叶修铺上了许多棉絮花,外面包上两层长草,这才让周泽楷背上了背包。

全速前进的周泽楷很快就将森林甩在了身后,横穿过宽广的草地,来到了老山羊口中的那片湖泊。湖边果然有一块巨大的琉璃色石头,周泽楷用前爪轻轻搂住叶修,趴在背包上,安静地睡着了。

再一次醒来,他们依然在巨石下,然而这块巨石只是普通的灰色,周围的景色那么熟悉,叶修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他们大学里的小镜湖。

“竟然是到了这里。”叶修感叹道,周泽楷站在他身边,那一双红色的大眼睛里满是怀念和感动。

若是仙境里的一年等于现实世界的一天,那以叶修来回两地的时间换算,此刻人类世界才过去了几分钟而已,大学还正是放暑假的时候。

“先回宿舍去吧,我今年夏天没回家,掉进仙境之前,还开着窗透气呢。”叶修拍拍周泽楷,重新爬回书包里,一只大白兔就这样偷偷摸摸地穿梭于校园内,终于摸进了叶修宿舍。

四人间的宿舍里,只有一张床位上铺着寝具,床下的桌子上,电脑风箱呜呜作响,待机的界面上是游戏的LOGO,一切都仿佛它们的主人只是去上了趟厕所。

周泽楷立起身来,环顾着这间宿舍,人类的世界对他来讲,有种恍如隔世又分外亲切的熟悉感,而他此刻如此渺小,身边还站着一个比他更小的叶修。

“回家?”周泽楷提出一个目前看来最靠谱的建议,“找你的家人。”

叶修回头看他,神情认真而严肃,终于问出了周泽楷决定送他回到这里时没有问出的话:“那你呢?”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移开了视线:“等你恢复后,我回那边。”

“不留在这里吗?”叶修问,在周泽楷正要摇头的时候,补充了后面的话,“留在我身边。”

周泽楷睁大眼睛,呆呆地看着他。

“你喜欢的人,是我吧?”叶修歪歪头,露出了然于胸的笑。

“要互相喜欢,”周泽楷讷讷地解释,“密语才有效。”

“那就没问题了,”叶修靠近一步,站在周泽楷直立身体而露出的胸口,抬手贴在了柔软的白毛上,“我喜欢你,小周。”

周泽楷尚未消化完他的话语,身体就感觉陡然一轻,立刻又变重,恍神间再看自己的身体,已经变回了人类的模样,周围本该巨大的家具一下子变成了正常的尺寸。他浑身赤裸地坐在宿舍冰凉的水泥地上,双腿间小小的叶修冲他挥手。

“叶修,”周泽楷伸出手去,将他拢在掌心托到眼前,明明才三天不见的那张脸,对着叶修笑得异常好看,“原来你在这里。”

变大的叶修和变回来的周泽楷光溜溜地互相望着。

叶修朝周泽楷靠去,赤裸的胸膛皮肤相贴,周泽楷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然而预想中的吻却没有落下来,身后某样器官却被握住了。

“前辈!”

“果然尾巴也还在。”叶修笑着,又捏了捏手里的毛团,周泽楷头顶上的兔耳朵都吓得直起来了。

“你这是兔牛郎吗?”叶修爱不释手地摸着他身上多出来的器官,周泽楷一把搂住他,两对耳朵都红透了:“魔法残留,过几天,就好了。”

“唔,那我这几天可得好好捏捏。”

“……”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5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