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童话里都是骗人哒(下)

哎呀,你们以为会有中吗?NONONO,我把剩下的部分一次性发掉啦哈哈哈~

修修生日快乐!

******

03

虽说这条美人鱼看起来很无害的样子,但经历过浴室那一遭,叶修还是觉得心很累,感觉身体被掏空。

把对方赶出浴室,终于洗了个清静的澡。但几分钟后叶修擦着头发回到房间,头皮又炸了。周泽楷正在他那张不算宽大的床上打滚,以他的体量,基本就是躺平了翻过去翻过来而已,饶是如此,美人鱼也一副玩得很开心的样子,好像爱上了空调被轻软的质感,然而他鱼大爷再美的裸男滚床图,也没有那条湿透了的空调被更刺激叶修。

“你起来!”叶修扶额。

周泽楷听出他语气不好,撑起上半身无辜地看着他,表情还挺委屈,缓缓漂浮到空中,手对着被子做了个抓握的动作,就有一股水从被子里旋转着飞入他手心,而被子立刻恢复了蓬松、柔软和干燥。

叶修看着他小得意的样子,妥协道:“行行行,你厉害。”还是个会玩水的小妖精。

他可算明白了,虽然只有自己能看到周泽楷,但对方是可以触碰到现实中的物体的,幸好现在是夏休期,没什么机会和人接触,不然就他这副粘人的样子,跟着出门不知道要让多少人身上一湿吓个半死。刚这么想完,叶修又觉得有点遗憾,不能看到陶轩被吓死的脸,也是蛮可惜的。

顶着半干不湿的头发,叶修坐回电脑前开始查美人鱼的资料,周泽楷飘过来,将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好奇地盯着电脑屏幕。

只要不添乱,叶修现在已经懒得管他了,当务之急,是搞清楚为什么这只美人鱼会突然出现,又为什么跟着自己。

屏幕上光影变化,资料千千万,详细地介绍了美人鱼的传说、故事、原型、科研成果等等,那些据说是美人鱼化石的图片千奇百怪,颇为惊悚,害叶修频频侧目用肩膀上的帅脸洗了洗眼睛,到最后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资料能解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你不在海里待着,跑我这儿干嘛来了?”

周泽楷看看他,歪歪脑袋,这会儿又是一副“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呀”的样子。

叶修头发干了,洗完澡后的身体涌上阵阵疲惫,他睡眼惺忪地坐在那儿,眯着眼睛胡思乱想:童话里的美人鱼上岸是为了和王子谈恋爱,你来找我,难道也是为了谈恋爱?可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欠了一条美人鱼桃花债……

 

04

叶修被鬼压床了。

他早该想到,既然故事已经从童话走向了灵异风,自己就该准备点儿狗血朱砂什么的,可他没想到大中午阳光最好的时候补个觉都能被鬼压床,幽灵还讲不讲道理了?

这滑溜溜的触感,这肌肉的质感,还有那条在他两腿之间蹭来蹭去的尾巴,鳞片擦过皮肤,有点痛,可是冰冰凉凉的,又有点爽。

但叶修拒绝沉沦于这种快感,他们见面才过了几个小时,就算是美人鱼爱上王子的剧情套路,好歹也要先谈个恋爱啊,怎么能说上床就上床,西方来的鬼也要尊重下他内心矜持的东方思维啊。

而且最过分的是,周泽楷不仅抱着他,压着他,还动来动去。

别扭啦,叶修痛苦地想,再扭我就要勃起啦。

但周泽楷并不给他上诉的机会,一条湿滑的舌头正在叶修的嘴里纠缠不休,画面已经快要突破全年龄变成限制级了。

叶修自己都不敢往深了想,什么初吻就是舌吻啦,舌吻的对象不是人啦……他感觉自己变成了关于脖子以下部位不可描述作品里那种被强制拐来绑在床上的大鸟侠,纵有美人在怀,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况且这美人的鸟说不定比他还大。

这一口气亲了好久,差点没把叶修憋死,幸好美人亲完了就没别的动作,可能对后续十八禁的展开步骤不太懂,一下子就显得纯情起来,只是仍旧压着叶修,缠缠绵绵地在床上挺尸。

叶修的心思纤细起来有多纤细,粗起来就有多粗。上一刻他还因为初吻没了而有点小忧郁,这会儿干巴巴地躺着太无聊,又百无聊赖地琢磨起了他到底和这条美人鱼有什么关系。

想着想着,他突然回忆起来刚才自己做了个梦,梦里也有那滑溜溜的触感,肌肉的质感,还有条在他两腿之间蹭来蹭去的尾巴。而他之所以知道那是梦,并非现实,是因为梦里的他们不在床上,在海里。四面八方都是水,张开眼睛看哪都是模糊的,黑漆漆一片,唯有身前的怀抱是那么真实。可他一个北方来的旱鸭子,为什么会和周泽楷在海里玩花样游泳?他何时到过海边?

这么一回想,叶修突然感觉到了十分的惊悚。

他确实是去过海边的,还曾经掉进了海里差点淹死。可这么重要的人生经历,为什么在他强制回忆的时候才突然出现,之前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叶修顺藤摸瓜,翻看起了这段凭空出现的记忆。

去年夏休期,为了奖励嘉世勇夺三连冠的伟业,陶轩大手一挥,将队员们打包送上了豪华邮轮之旅的大船。叶修不晕船,可海上的网络信号太差了,跑不动游戏,他无所事事,只好穿了一身大花衬衫大花裤衩,难得混在人群中吃吃喝喝,晒晒太阳。

哪知道海上的天气有够任性,突然就说台风要来了,大家都躲进了房间,这种时候必须要有一个熊孩子不听话跑出去,叶修透过窗户看到那个小孩儿被晃得就要从栏杆里掉下去,赶紧拨打了电话喊人来,自己也不敢耽误,牵着条绳子去够那个孩子。结果孩子救上来了,他被一个大浪打下了海。

饶是如此惊险,叶修在呛了几口水之后也稳住了心神,胆大心细地观察起情况,还用力踢着腿不让自己沉下去,很快就眼尖地发现了之前抛下海的绳子就在不远处,努力朝那里游过去。这一连串反应不可谓不冷静,不可谓不机智,但老天爷总是要在你倒霉的时候再绊你一脚,眼看着就要够到绳子了,一个大浪突然掀过来,根本不是叶修这样的纯种旱鸭子能抗住的,整个人瞬间就被打到了海面下。

身体沉沉地往下落,气泡飞速地往上升。

 

05

之后的情节基本上可以拍个电影叫《他是人鱼》。

落水的叶修被路经此地仗义相救的周泽楷抱了回去,等他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岩洞之中。洞并不大,轻快的海浪声近在耳旁,显然暴风雨已经过去了,重新露出的阳光照亮洞口,那条美人鱼就在洞口的石块附近,下半身藏在海水里,上半身靠在岩石上,静悄悄地打量他。

叶修感觉对着救命恩人尖叫有点失礼,一边在脑子里回顾前情提要,一边和他对望,半晌后搭讪道:“帅哥,怎么称呼啊?”

美人鱼听到他的声音显得有点高兴,伸手到一个凹坑里掏出一个塑料牌,叶修借着洞外照进来的光仔细辨认,发现是个校徽,照片上的那张脸和这位人鱼的长相在颜值上有点儿距离,不过名字挺好听的,叫周泽楷。

叶修琢磨着他拿这个给自己看,大概是想叫这个,于是试探地喊了一声:“周泽楷?”

人鱼双手撑着岩石一下子跃起来,腰部以下按人类来算是屁股的那部分尾巴坐到了岩石上,朝叶修俯下身来点点头,露出了真切的笑意,帅得不得了。

叶修定定地看着他,缓缓伸出手,碰了碰他的脸,微凉的湿润之下,是温热的皮肤,对方没有躲开,甚至闭上眼睛,脸颊在叶修掌心蹭了蹭,相当的友好,搞得叶修怪不好意思的,嘴巴张了张,老实道:“……我叫叶修。”

周泽楷歪歪脑袋,叶修感觉自己好像渐渐和这条人鱼对上了波频,能理解他此刻的困惑,牵过他的手,在他的掌心写下了“叶修”二字。

周泽楷很亲密地靠着他,两人几乎是头碰着头,搞得氛围一下子变得像初恋现场似的,然而心属荣耀的叶修并没有察觉到气氛不对,领导视察一般地拍了拍人鱼的肩:“谢谢你救了我啊,那什么,好鱼做到底,你能不能送我回船上去?或者送我去海岸?”

这次换周泽楷去牵他的手,在他掌心里划下“晚上”两个字,叶修很理解地点点头:“不能暴露组织,我懂的。”说完,肚子“咕噜”一声响,叶修尴尬地收回手不说话,他早上七点多被台风的警报吵醒,到现在还没吃过饭,从外面的阳光来看估计已经中午了。但他想想,就算周泽楷愿意帮他找吃的,他也不太想吃生鱼或者海草什么的,反正等到晚上就能回去了,索性不说话,摊平了身体保存体力。

然而周泽楷比他想象的要更加聪明,若有所思地看了叶修一眼后,从之前的凹洞里又搬出一个巨大的铁皮箱子推到叶修面前,然后往后一仰,甩着大尾巴钻进海里不见了。

叶修翻坐起身,好奇地打开那个箱子,大吃一惊,里面竟然放着不少书,虽然残破了点,还有些潮湿,但被保存得很完好,还有不少翻看的痕迹。书有中文的,也有不少外文的,这是一条国际友人鱼啊。除了书,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文具、生活用品什么的,也不知道周泽楷是从哪里、又花了多久才收集回来。

这个大箱子点燃了叶修的好奇心,他开始忍不住起身探查起自己所在的这个岩洞。这个洞穴比他想象的要深一些,底下并不都是岩石,分散着很多可以容纳一个成年男人通过的水坑,而岩洞的墙壁上刻着一些线条非常简单的画,大致讲述了人鱼一族——至少周泽楷所在的这一支的历史变迁。

他们这一支从大种群中脱离出来,到现在生活的地方落脚,在长期与其他海洋生物和人类的争斗中,数量不断减少,到最后,他们做出选择,有些放弃永生的机会转变成人类,有些化为海水,回归到母亲的怀抱。直至今日,似乎只剩下周泽楷还以人鱼的身份坚守在这里。

叶修抚摸着那些不算古老的刻痕,想象周泽楷一条鱼在这里涂涂画画的样子,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水花声重新出现,叶修回头看去,周泽楷上半身露出水面游了过来,手里托着一片巨大的海带,海带上竟然躺着片片烤肉。

“咦?”叶修走过去蹲下身翻看,这才发现烤肉都是鱼肉和虾肉,鱼肉切得相当整齐纤薄,虾肉对开,而且全都是烧熟后的白色。

“你怎么弄的?”叶修抓起一片放进嘴里,竟然还有咸味,相当鲜嫩好吃。

周泽楷将海带放到石头上,手伸进海水里一抓,拎起来一条活蹦乱跳的鱼,而后他伸出另一只手,在叶修瞪大的眼睛里,那只手变成了类似手刀一样的东西,手背上青筋凸起,手指绷直并拢,指甲伸长,跟刀工一流的刺身师傅似的“嗖嗖嗖”就把那条鱼大卸八块切成了鱼片,然后放到岩石上,再用眼神示意叶修看外面刺眼的阳光,显然那些熟鱼肉和虾肉,是他做的岩烧海鲜料理。

叶修之前饿得很,在他动手前正拼命往嘴里赛吃的,看他动完手,愣愣地将手里仅剩的一块虾肉放回海带上,推到周泽楷跟前。人鱼用恢复正常的手捏起虾肉,又喂到了叶修嘴里,然后举起那片海带,吃了下去。

这战斗力,这饮食习惯。叶修看他的眼神一下子跟看国宝大熊猫似的,差点没伸手摸摸他的脑袋。

叶修算是明白了,周泽楷相当厉害,也对人类的生活习惯有一定了解,既然能满足他的胃,说不定也有办法满足他的喉咙:“小周,你能搞到淡水吗?”

果然,周·小叮当·泽楷立刻做出了反应,举起手放在嘴前,圈了个圈,“噗噜”吐出一个泡泡,泡泡飘到叶修手里,“啪”得一下破掉了,叶修低头舔了舔,是淡水。

“再来点呗。”

“噗噜噗噜噗噜……”

泡泡在叶修头顶聚起了一朵小云,叶修突发奇想,我可以洗个澡啊,最起码擦擦身体,海水干在身上十分难受。想着,他站起来,动手解沙滩衬衫的纽扣,扣子开到第二颗,他注意到了一道专注的目光,一扭头,周泽楷正直勾勾盯着他露出的锁骨看。

“洗澡。”叶修跟他解释,“身上不太舒服,我想用淡水冲一下。”

周泽楷没反应,叶修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脱裤子,于是拿上衣当毛巾,伸进泡泡里洗了洗,拿来擦干净身体。

吃饱喝足洗白白,看着外面还没开始西斜的阳光,叶修决定报答一下救命恩人,报答的方式是——讲话。

不要小瞧这种报答方式啊,动嘴皮也是一门技术活儿,否则抢野图BOSS的时候为什么大家都不想打BOSS了而想打嘉世阵营里的某个小号呢。

以叶修的观察能力和聪明才智,他之前就发现周泽楷很喜欢听他说话,或者说是喜欢听人讲话的声音,将那些书本中的文字念出来,会让他很高兴。于是,叶修就扮演了一下午的播音员,用那把和煦又慵懒的嗓音,带着笑意地给周泽楷讲了不少故事。

入了夜,他们就要说再见了。

 

06

后面发生的事情就不那么愉快,否则叶修也不会出现这种奇怪的记忆混乱症状。

阳光带走了温暖,海水变得冰凉。周泽楷背着叶修游出洞穴的时候,无星无月的天空带来一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海浪越来越大,风声呼啸,白天移动到其他地方的台风又移了回来,周泽楷更加用力地甩动尾巴,尽可能将叶修托高一些。回头望去,岩洞早被汹涌的海水淹没了,四周一片黑暗,风声和浪声都如同鬼魅缠绕四周,唯有周泽楷的呼吸一如既往的镇定,像一根定海神针,定住了叶修起伏的心绪。

根据出海前看过的资料,遇到这种天气,渡轮肯定驶离了这片海域,工作人员也一定通报了有游客遇难的消息,救援队估计在赶来的路上了。人鱼在海中有自己辨向寻踪的能力,周泽楷正带着他向安全的海域和游轮游去,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回头用鼻尖蹭了蹭叶修的脸颊,这是他俩约定好的暗号,叶修用力吸了口气后屏住呼吸,周泽楷带着他下潜到了水下,一个巨浪恰好盖过来,若是结结实实受了这一击,只怕叶修要被拍出脑震荡来。

叶修闭气的水平不好,每当听到身后吐气的声音,周泽楷就回过头来给他渡过一口气,如此这般,两人在海面下逆着奔涌的暗流又前行了很长的距离,而后探出海面,看见遥远的地方有一点亮光。

眼睛不如人鱼灵光的叶修正要发问,突然觉得脸颊被狠狠地蹭了一下——是周泽楷的鼻子,然后海水就没过了他的下巴,叶修慌忙地屏住呼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感觉出周泽楷并没有在游动。

身后渐渐出现蓝光,叶修侧头去看,朦胧黑暗的海水中,周泽楷修长的鱼尾越来越亮,而他抬起了手,吹出一个巨大无比的泡泡,抓着背上的人往里面一塞。

叶修惊诧地一张嘴,发现自己能呼吸,而这个泡泡内部如同橡胶一样戳不破,第六感在脑海中叫嚣着不对劲,叶修拍着泡泡壁冲周泽楷喊话,却只能看着他尾巴上的光逐渐消失,而周泽楷推着泡泡浮出了水面,以极快的速度带着他前进。

这时候叶修才发现,之前看见的渡轮的亮光,不知为何变低了,在震耳欲动的海浪声中,他逐渐意识到,不是亮光变低了,而是他们此刻正乘着高高扬起的巨浪扑向渡轮,亮光从星星般的一点,变成了好几个点,距离陡然缩近了不少。

在浪头扑到最高处的时候,周泽楷举起泡泡奋力一扔,叶修在天旋地转的失重感中,再也寻不到黑夜浪潮之中,那条人鱼的身影。

 

07

谁也不知道叶修在落水后的那一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在医院醒来的叶修自己,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对出海和落难的事情反应相当迟钝。只是检查不出问题,身体又没有大碍,便这样稀里糊涂地出了院,此后身边众人都对此缄口不言。

 

08

感觉到身上一轻,叶修缓缓睁开眼睛,和周泽楷四目相对。

“所以你是为了我,才变成幽灵的吗?”

周泽楷摇头,埋首到他颈窝里亲昵地蹭了蹭。他说不出,但他很想告诉叶修,他并不是为了叶修才变成这样,而是为了自己才变成这样的。

因为这并不是恨,而是爱呀。

然而叶修听不到。然而叶修还是懂了。他抬手摸摸周泽楷的头发,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你怎么这么乖呢……没办法了,要跟就跟着吧,夏天抱着睡觉,还能省点空调费。”

周泽楷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心甘情愿,于是抬起头来,贴到他眼前,黑珍珠一样的眼睛里落满了星星,他嘟起嘴巴,亲上了叶修的嘴唇,如同一个仪式。

然后,他就消失了。

没开空调的房间里,叶修额头上渐渐浮出一层汗,像是刚刚从一场燥热的午睡中醒来。

 

09

第五赛季结束,各家记者都冒着劲儿出本赛季热点TOP 3,无外出“微草夺冠”、“嘉世没进入总决赛”和“联盟的颜值喜马拉雅——周泽楷”。

颁奖典礼开始的时候,叶修照例躲在后台,打开了电视收看直播,镜头切到本赛季最佳新人周泽楷的脸上,记者们正将他团团包围,开展“急死我了你倒是说话呀”的采访活动。

“周队拿到最佳新人有什么感想呀?”

“……好。”

“轮回下赛季的目标是什么?”

“……更好。”

“面对目前遇到的瓶颈你下一步打算怎么突破?”

“……努力。”

“你现在人气这么旺,轮回接下来是否会让你接代言?”

“呃……”

“周队,请对电视机前你的粉丝们说句话吧!”

“……谢谢。”

……

叶修咽下嘴里的水,忍不住笑出声,然后目光一转,差点没从椅子上弹起来。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和电视屏幕里的帅哥一样好看的美人鱼摆动着尾巴在他身边游来游去,眼睛里的熠熠闪光和屏幕上那个目光茫然的青年判若两人。

“周泽楷男神,”叶修调笑道,“对记者朋友们好点啊,你看看你这些回答,心不在焉,敷衍了事,素质呢?”

周泽楷一脸无辜地回望着从没接受过媒体采访害多少记者咬断了小手帕的荣耀教科书。

直播里的问答还在继续,突然有人问道:“周泽楷选手,你对现在的荣耀第一人叶秋选手有什么看法,你觉得自己是否能超越他?”

叶修挑眉看着美人鱼,美人鱼歪歪脑袋,冲他笑了,电视里的周泽楷也跟着歪歪脑袋,答道:

“呵呵。”

哇塞!

媒体瞬间炸锅了。

轮回新人周泽楷对斗神叶秋发出了不屑的嘲讽,这是挑衅!是战书!

有好戏看啦!


END

评论 ( 32 )
热度 ( 6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