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今时今日05

周泽楷朦朦胧胧地醒过来,脑袋还有些困,但更多的是热。他记得空调应该开了的,可是为什么自己觉得有些闷,特别是肚子上热烘烘的,腿上也很重,有种动弹不得的感觉。

没睡好么?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又密又长的睫毛很轻地扇了两下,软软地半垂着。周泽楷看了一眼正在运作的空调那绿色的指示灯,绵长的呼吸在鼻翼间走了好几个来回了,人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

本就半阖的眼皮,放空地盯了一会儿,又慢慢地耷拉下来,在完全闭起来之前,突然瞥见自己肚子上凸起的一团肉色。

他猛地坐起,这回终于彻底醒了。但他坐起来的本能反应没能成功,身上到处都很沉重,身子微微扬起又落回了床铺。

正在长身体的细长少年只能勉强抬起脑袋,张望了一下腹部上横着的那只手,修长白皙的手指蜷缩着搭在自己的肚子上。越过手臂,曲起来压在自己双腿上的另一条腿简直是肆无忌惮任意妄为,周泽楷试着挪腾了一下,发现脚已经麻掉了。

“呼……”被压着的人伸出左手将有些汗湿的刘海撂倒一边,心想空调温度开得太高了,两个人睡还是有些容易发热,幸好不是鬼压床,也不是肚子突然变大了。

暗松一口气的少年脑子里蹦出昨晚把差不多算半个陌生人的叶秋带回家的情景,眼睛慢慢睁圆了,盯了天花板呆了很久。可是昨晚叶秋霸占着他的电脑上荣耀打野图BOSS的时候又是那样惊险刺激,周泽楷坐在后面看着飞速转变的视角,心里猜想着眼前这个人接下来要怎么做,却总是文不对题。明明丧失了按部就班完成题目的满足感,而“再试一次!”的心情却在心里捏成了小拳头一下下地挥舞。刚结束中考的少年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种一惊一乍摸不着头脑的状况了。

 

自己还有的学啊,荣耀。默默感叹了一声,周泽楷侧过头,看着额头抵在自己右肩还在睡的人。有些硬质的黑发乱得一团糟,蹭在手臂上有点痒,微妙地酥麻感在手臂上变成小刷子,还是最轻柔却又能让人感受到的那种,一下一下,来来回回,透过皮肤,渗入血管,一路挠到心窝里。

和人一起睡的经历实在不多,周泽楷觉得昨晚梦里都是神枪手的乱射,现在头还有点昏沉。可是身体还没彻底糜烂在暑假的无所事事里,想睡睡不着的大树盯着从米黄色窗帘里透进来的阳光发呆,晨光在漂亮的眼瞳里折射出碎落的琥珀。

当周泽楷开始觉得房间内的阳光都有些刺眼了,树袋熊终于唔哼一声翻了个身,并且踹了刚才还相亲相爱的大树一脚。刑满释放的少年支起身子揉着发麻的腿。回过头来,叶秋的背心睡得卷了起来,露出了白嫩嫩的肚子,被变色过的阳光一照,好像奶黄包一样。周泽楷看着忘恩负义的家伙,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软乎乎的包子皮儿。没反应。再戳一下。

“呵。”嘴角勾起来小小的弧度,又怕被包子馅儿发现了再回敬一脚,恶作剧得逞的少年赶忙给边上的人盖好空调被。

站在冰箱前掏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奶黄包,周泽楷把妈妈买来给自己当早餐的各种速冻食品又塞了回去。

于是当叶修顶着一头鸡窝出现在餐厅门口的时候,主人家正把一个奶黄包掰成两半,嫩黄色的馅儿透着热气。抬头看到来人就赶紧放下了手里的包子,有些腼腆地笑了笑,好半响才红着脸喊他:“早……叶秋哥。”

叶修瞬间一个激灵,还来不及消化的那个“哥”字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四目相对了好一会儿,又在对面少年望过来的眼神里品尝到了那么点羞耻和羞愧的意味。

单纯又乖巧的少年真可怕啊。嚼着包子内心挣扎着的叶修有点感慨。大概是从要回家一趟的紧张感中解脱了出来,也或许是很久以前经常和人一起睡的经历让人很怀念,叶修昨晚睡得很沉,一夜无梦,就是早上起来觉得肚子有点痒,但这不影响他此刻的神清气爽。

“小周,我等下就去火车站了,昨晚到今天谢谢你啦!”送上一个并非玩世不恭的笑做回礼,叶修看着对面抬头看着自己的少年说:“荣耀好好玩,我号子很多,你要有什么问题就直接QQ上问我吧。”

周泽楷眼里的光暗了暗,但还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而直到一年后,周泽楷玩荣耀的时间一点点变长,在神之领域的名气一点点变大,对荣耀职业圈的听闻也一点点变多,他才逐渐明白曾经那个人抛来的话语是多少荣耀人渴望的巨大惊喜和无上荣光。

嘉世三连冠,副队长吴雪峰站上领奖台笑着对镜头致辞。叶秋并没有出现,可一叶知秋大杀四方的样子一遍又一遍地在周泽楷脑子里浮现,他稍稍一闭眼,脑子里就能想象出那个人坐在电脑前比赛时认真的神色和赢得比赛后悠然自得的笑。

少年坐在电视机前听着巨大的欢呼和掌声一浪高过一浪地袭来,让不在现场的他都兴奋地绷紧了身体,嘴角想要用力地抿住却总是不听话地往上翘。

 

都是送给他的!这些赞美都是送给他的!

叶秋,荣耀教科书,嘉世三连冠王朝缔造者。

 

周泽楷从未感受过如此的热血和想要做些什么的冲动,这一切都是高中日复一日的课程和越来越多来自异性的关注所给不了他的。

哪一个少年没有过一段想要不顾一切一往无前的青春时光?

现在,名为周泽楷的少年正受到强烈的感召。


评论 ( 1 )
热度 ( 1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