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今时今日21

房间里的空调开得很足,冷气瞬间包裹住淋了雨的叶修,害他连打了三个喷嚏。随手抽了张纸巾乱搓,红红的鼻子在周泽楷看来异常可爱。他看看前辈,又看看浴室,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开口:“……洗澡?”

果不其然换来一个怀疑的表情,不善言辞的枪王立马磕巴了:“会……感冒。”

叶修又猛地打了个喷嚏,不得不再抽出纸巾搓得一脸邋遢样:“好吧,不准做坏事哦,有没有多余的衣服啊,身上这件湿的差不多了。”说着微微拉开衣领往下瞥了一眼。

个子更高的人习惯性顺着对方的动作同时望了过去,白色的棉布T恤被小雨打得半湿,半是服帖地缠在身上,勾勒出不算健壮的身形,拉开的领子里若隐若现的两点看不真切,却让周泽楷很想捂住热起来的鼻子。

赶紧转过身去打开衣柜,将带来的短袖衬衫和长裤递给前辈,用眼神催促着他进了浴室之后,周泽楷的肩膀立刻垮了下来。将自己甩进柔软的被铺里滚了两圈,一再地握紧拳头叮嘱自己:要忍耐要忍耐要忍耐!

一边想着一边却无法阻挡来自浴室里的哗哗水声,眼神瞄到那扇可升降的窗帘,只要拉上去,就能看到前辈清洗自己的样子,好看的手指会力道适中地揉搓头发,拂过脖子、锁骨、来到胸口打转,接着下到软软的肚子和肚子下方的小草丛……如果这时候的前辈再微微侧过头看自己一眼的话……

周泽楷猛地将头从浴室的方向转开,拳头用力地锤进被铺,发出闷闷的声响。枪王修长的双腿蜷缩起来轻轻磨蹭着,眼角都红了,嘴巴紧紧地含住手腕,才没让自己发出丢人的声音。

大力地喘了几口气,他从被子上爬起来,飞速开了电脑登陆游戏,看到熟悉的界面才让刚才躁动不已的心跳稍稍平复下来。

可惜总有人要和努力的孩子作对。

 

“小周,我洗好了,你也去洗洗?”

周泽楷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先印入视线的是白的快要发光的腿。圆润的脚趾微微翘起,勾着一次性拖鞋踢踏在地上,略微向上的小腿上体毛稀疏,常年不见阳光而显得白皙柔软,接着是光裸的大腿,过长的衬衫下摆遮住了腿根,若隐若现地露出一点灰色内裤的布料来。虽然尺寸大了些,但仍能从衬衫后方隆起的弧度里猜想出挺翘的臀型。

脑子里幻想了无数遍的样子突然出现,过大的惊吓让周泽楷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幸好扶住了桌子边:“前……前辈,裤子?”

叶修低头看了眼挽在手里的长裤,略微不满地瞅了他一眼:“你这裤子也太长了,别欺负前辈腿短啊。”说着就走了过来物归原主:“刚才试着卷了上去,这布料太滑了,总往下掉,算了你收起来吧。”

叶修越过呆滞着的满脸通红的后辈,见怪不怪地找了两个衣架把自己湿掉的衣裤挂在空调下:“现在还早,到晚饭时间应该能干。”转过头看到他还坐着,眼睛跟向日葵似的围着自己转悠,到底还是忍不住嘲笑了他一通:“死机了吗?”

周泽楷也觉得自己肯定是死机了,手忙脚乱地拎起裤子往浴室跑。

听到落锁的声音,叶修慢悠悠地跺到电脑边上,在搜索引擎里打下了“香槟玫瑰”四个字。顺着介绍一点点看下去,最终停留在了花语一栏上,善于捕捉时机的眼睛眯了起来,习惯性地想摸支烟出来却摸到了自己的屁股,这才想起来自己穿着后辈的衬衫呢。刚才的试探并没遭到扑击,到底是懂得克制和尊重他人的好孩子。

“呵~”想拿烟的手抽回来,摩挲起了下巴,眯起的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新月。

 

周泽楷在浴室狭小的空间里来来回回转了又转,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稳下颤抖的手毅然打开了浴室门。

迈出一步,再迈出一步。里外巨大的温差让他打了个大颤。

叶修听到开门声转过头的时候,手里正把玩着那朵玫瑰花,看到后辈的样子,不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怎么不穿衣服?”

周泽楷低下头摸了摸裤腰带,他确实只穿了前辈刚刚递回给他的那一条裤子,光着上身:“……没多的。”

睨着对方湿漉漉的垂顺着的黑发间深红的耳骨,叶修仍是老神在在地开口:“小周,这种花的花语还挺多嘛,你想对我说的是哪一句?”

果不其然看到安静的后辈无声地瞪大眼睛,被热水滋润过的裸露的皮肤泛起了红潮,饱满水润的嘴唇小幅度地翕合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只钟情你一个?”

大力地点头。

“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更加大力地点头。

“我足以与你相配?”

晃个不停的脑袋停了下来,周泽楷偏着头,不敢去直视坐着的人。

叶修看着高大的后辈光着上身,落寂地站在那里,心里又是无奈又是心疼。

明明是两届冠军在手的轮回队长,现今联盟第一人,粉丝早就比自己的要多得多,却总是无法说出最想说的话,唯一的一次还是喝了酒。都说先爱上的就输了,可他们之间到底算什么关系呢?一个在泥沼里孑孑独行,一个从黑暗里奋力走来,虽然不在同一个队伍,但在这篇荣耀的土地上,他们们共同奋斗。这样不是很好嘛,自卑什么啊,傻瓜。

叶修勾起嘴角,冲站在浴室门口的家伙招了招手。

周泽楷恍恍惚惚地挪到前辈身边,蹲下身去,将脸埋在了那双温热的腿上。

虽然拿了两次冠军,可又怎么能和眼前的人相比。如果不是遇到前辈,或许自己就走在了一条平凡、世俗而毫无生趣的道路上。这个人,这双手,正是内心渴望着终有一日能够共同战斗的存在。越是在乎,越是无法轻易说出喜欢。

 

灵巧的手指在黑发间轻柔地抚弄,周泽楷闭上眼睛,将那些纷沉的思绪都沉淀下去,静静感受来自头顶的温暖。

“花很好看,谢谢。”

在腿上轻轻磨蹭的脑袋停了下来,立体的五官向上仰望,眼里是一片深深的水色。有力的臂膀终于鼓起勇气环上了对方的腰:“可以……吻你吗?”

叶修一把按下蠢蠢欲动的家伙:“不准亲!”在那张脸露出委屈的表情之前捏住两边大力拉扯:“得了便宜还卖乖。”

渴望了很久的味道没有吃上,周泽楷任由前辈捏完了,也不甘示弱地捏了一把——在腰上。

“啊哈~卧槽小周你干嘛!”

被手里柔软的触感和对方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枪王小小地勾起嘴角,大着胆子伸手滑向了腰侧轻轻磨蹭起来。

“放手放手放手!哈哈哈哈哈哈~”

小心地避过前辈笑得乱蹬的腿,一把将人捞起来丢到床铺上。

叶修被挠到痒痒肉,笑得腰都软了,落到床上的瞬间愣是没反应过来,等想起来该跑的时候早就晚了,被周泽楷一招猛虎扑食压在了身下,温热的大手又搂了过来。

“哥警告你啊小周……哎呦我的妈呀哈哈哈哈哈……放开哈哈救哈哈哈……”

没能成功打挺的鲤鱼变成了砧板上待宰的羊羔,厨刀正抵在腰上。

变着角度欺负了前辈的弱点,深深的罪恶感和满足感矛盾地交织起来,让枪王又想笑又不敢笑。

折磨终于停止,叶修虚脱地趴在那里,叉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毫无力气,吐出的话和猫哼哼似的:“周~泽~楷~下次~看哥~见不见你。哈……肚子痛死了。”

做了坏事的人赶紧讨好地翻过他扶坐起来,力道适中地给他揉起了肚子。

“别弄了!痒痒痒……小周你心眼大大地坏了,把我塞被子里去,中午没睡午觉还被你折腾,让哥眯一会儿。”

看着叶修懒洋洋快合上的眼睛,周泽楷再怎么想多和前辈玩一会儿也不敢造次了,小心地把人放进床铺盖好被子,将空调调成睡眠状态,握住那只放在枕头上的手,缓缓地俯下身去,最终还是忍不住亲了一口,吻在手背上。

“……好眠。”


评论 ( 1 )
热度 ( 1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