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周】猫科后辈的报恩法01

写在前面的话:

*本文CP为周泽楷和叶修,有互攻情节。

*本文paro来自左京亚也的漫画《黑猫男友》系列,AU设定。

 

01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那么欠了别人的恩情,自然也是要还的。

周泽楷素来品行端正,他或许会忘了那么一两次别人欠他钱没还的事,却绝对记得自己没欠别人什么东西。

因此,在他雪白无垢的债务史里,那唯一一件摆在正中央的事情,显得既突兀又孤独。

说起来,欠下这一笔债,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

 

***   ***

 

叶修去找韩文清借游戏盘的时候,可没想到过会有这样神一般的展开。

 

刚吃过晚饭,叶秋就埋在书桌上奋笔疾书,高中最后一学期的作业量大得让人恼火,无数公式在脑子里换算,他手里的笔一直没停过,握笔的右手上隐隐浮现出因为用力而贲张的青筋,突突地跳动着,然后被另一只手轻飘飘地按住了。

叶修冲转过头来的人挥了挥手里的光盘,笑嘻嘻地问:“我去隔壁小周家玩,你来不?”

叶秋瞧着那盘拳皇最新系列,将左手下压着的练习卷举了起来,面无表情地看回去:“我确定以及肯定你的作业一个字都还没动。”

“这不是有你么?”叶修挑起眉毛笑着将他的左手按回桌子上,“哥废了好大功夫才从隔壁班的黑面神那里借来的,作业就拜托你了,好·弟·弟。”

“闭嘴!混账哥哥!”叶秋皱起眉头瞪他,眼里的火光毫不掩饰,“我不会一而再再而三让你抄我作业的!”

“别这么大声,”叶修往后退开一些,掏掏耳朵看着对面那张摆出不一样表情的一样的脸,“一点都不心疼我这个哥哥,小周可比你可爱多了。”

说完,溜着轮滑椅回到自己的书桌边,晃悠着身子站起来,扬了扬眉毛,“那哥走了,你记得藏好作业,别总是被我找到。”

“你少带坏隔壁家小孩!”叶秋回头喊了一声,伸着脖子看到他走出门消失在了楼梯口。良好的教养哭着抱住他的大腿和手臂,才让他没有用桌上的橡皮擦和铅笔盒问候无良老哥的后脑勺。

他想起几年前搬到隔壁的周家,父母因为经营跨国公司而常年不在,只有一个管家照顾独居的周泽楷。而那个性格安静乖巧的少年,不晓得哪根筋搭错了,从认识以来就对叶修有求必应,隔壁已经完全变成叶修玩游戏的基地了。

伸手挥开啜泣的教养小天使们,叶秋还是没忍住大大地叹了口气,直到今天他都没想明白,为什么周家那根有教养的独苗苗,比起同样有教养的他来,会更喜欢小不正经的叶修。

不过他想不通是正常的,因为周泽楷更喜欢叶修,源自潜藏在基因里、血液里、骨子里的天性作祟。叶秋知道自家哥哥是稀有而珍贵的猫科人类,可十九岁的他还不知道隔壁家的少年,也是一个猫科人类——并且适逢觉醒期。

如果他知道,就算赔上一生的节操也要拦下刚刚出门的叶修。

可惜“有钱难买早知道”总是在我们需要狗血的时候登堂入室。

 

***   ***

 

幼时的记忆太遥远,周泽楷对于和叶家两兄弟的第一次见面,只模糊记得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站在眼前,而他困惑茫然,神游物外。幸好周家的面瘫从娃娃抓起,对面两人并未读出这个新邻居的心思。

不过那一天,周泽楷隐隐闻到了一种特别的味道,比水流粘稠,却又不及蜂蜜甜美,只是若有似无,好像制作棉花糖的过程中,那些坚硬的晶体被纷纷碾碎,变成又轻又薄的棉絮,飞舞着,包裹着,越变越大。

    特别是味道的源头勾起嘴角朝他伸出手来,“哟,隔壁的小帅哥,我是叶修,这个是我弟叶秋,你跟他一样叫我哥哥吧,不收你保护费。唔,叫他秋秋就行。”

周泽楷从没像这一刻般想要吃糖。

第一印象全在味道上,以至于叶修和叶秋在未来的日子里,不管凭借外表混淆了多少视听,周泽楷也能靠鼻子分辨出来——有味道的那一个,是叶修。

 

***   ***

 

门铃声响起来的时候,周泽楷和每一个无法逃脱命运的中学生一样,正在写作业。

他侧过头来,用耳朵捕捉到管家开门后的问候,听到脚步声顺着楼梯蜿蜒而上变得清晰,然后在他完全转过头来的那一刻,视线里出现了意想中的人。

 “叶修哥。”周泽楷站起来打招呼,又马上被按回了座位上。

来人探头瞧了瞧他桌上的作业本,自顾自地打开了边上的电脑,“现在的初中生也很不容易啊,你快写,我先玩一会儿。”说着,扬了扬手里的东西。

那张游戏盘在周泽楷眼中加持了金光闪闪的视觉效果,诱人技能发动,使得他的眼里也闪出了小星星,飞快地转回身去奋笔疾书,没过多久就坐到了叶修身边拿起另一个游戏柄。

 “终于不用和电脑玩了,别死太快啊小周。”叶修笑着切换了对战模式,周泽楷没有出声,手里却操作着角色耍出一套动作飞冲向对手,战得难舍难分。

棋逢对手的PK总是让人畅快淋漓,让人忘记时间的流逝。等叶修回过神来,手指已经变得发烫,呈现出血液充盈的红色。他揉了揉,没有转头地问:“小周,有没有零食,拿一点过来。”

没有人回答他,也没有其他声响回应他。

“小周?”叶修疑惑地转过头来,视线撞进了一片柔软的雪白色,被呼唤的少年维持着手握游戏柄的姿势,原先漆黑的头发却已经向着另一个极端变色,更为奇异的是一对兽耳代替了原来人类的耳朵,在脑袋两侧微微颤抖着,优美的圆弧形外沿还缀着黑边。

周泽楷一动不动,眼睛仍然直视着屏幕,但清亮的冰蓝色不知何时覆盖了虹膜,中间紧缩成棱形的瞳孔明显不属于人类。

叶修视线向下,看到身边人宽松的运动裤里探出了一根粗长的尾巴,正不安地打着卷儿,时不时在地板上拍出声响。

糟了!

不安的情绪瞬间漫上心头,叶修迅速起身去将房门锁好,确认窗户和窗帘密不透风,这才跑回周泽楷身边,拉扯着将他的T恤脱了下来。裸露出的身体上,黑色的圆形圈斑已经爬满了细瘦的肩膀,胯骨和人鱼线一带隐隐长出了黑白相交的绒毛。

事情的发展,远远超乎意料,或者说,他根本没想到过会有这档子事。

此刻交杂的情绪并非害怕,叶修自己就是猫科人类。要遇到这种只占地球人口0.001%的物种并非难事,只是周泽楷的猫科形态,明显不是普通的小家猫,而稀有的大型猫科按理都会有属于自己的领地,在进入其他大型猫科的领地时,往往会出现排斥反应,要么发起决斗,要么早早搬家。虽然才刚刚觉醒,可周泽楷骨子里的天性也该发挥作用的。

同一片领地里存在两只大型猫科,这样的几率可就太微小了,不得不令叶修震惊。可再怎么摆出“万万没想到”的嘴脸,他也必须先解决眼下的烦恼。

闻着空气里越发浓厚的荷尔蒙气息,叶修又抱又拖地将周泽楷推到床上,然后连同内裤一起脱掉少年下身的遮挡,将人光溜溜地抛在柔软蓬松的被堆里,任由刚刚觉醒的大猫咪扭动着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

叶修深深吸了口气,在惊讶和不可置信之后,紧张如同打游戏时涌动的热血直冲上脑。猫科人类往往在十三岁到十八岁之间觉醒,叶家历来就有猫科人类出生,应对措施非常全面,可周家的父母都不在,他不能肯定楼下的管家知道自家少爷的真实身份。

“好吧,哥只能依靠本能了,小周你要加油啊。”叶修脱掉自己的衣服往床上跳,落下的瞬间,一只威风凛凛的小老虎四足踏上柔软的床铺。

额头的花纹彰显了叶修在这一带的领主身份,而此刻王者低下头颅,金黄色的兽瞳爱怜地凝视着因为痛苦而颤抖的少年,粗糙的猫舌头伸出来抵上少年的肩膀,反复舔舐着、安抚着满面潮红、眼神涣散的幼兽。

有细碎的脆响从周泽楷的体内发出,他的骨骼发生变形,皮肤变得粉红,细密的绒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来,很快覆盖住全身,终于,一只漂亮的小雪豹彻底趴伏在叶修身下。

叶修继续用舌头梳理着新生儿的皮毛,用尾巴轻轻拍打着小家伙的身体,最后坐下身子,吻了吻周泽楷的额头,仿佛一个仪式。

然而安静没能持续很久,伴随着细弱的“啊呜”声,叶修重新看见了那两汪纯净的蓝色。周泽楷睁开眼睛,仰望着身前金底黑斑的小老虎,全身颤抖了起来。

叶修拿爪子推了推他,没有成功,只好变回人形,一把搂住豹子在柔软的肚皮上掐了一把,这才让放松下来的周泽楷翻了个身。


第二天,睡得饱饱的周泽楷醒过来的时候,眼睛眨了又眨,确认距离自己脑袋不过十公分的这个人,真的是隔壁家的叶修哥哥,关于前一晚的记忆才纷纷洄游到他的脑海里。

“想起来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回过神,周泽楷盯着叶修弯弯的眼睛,瞬间变成了一个大番茄,“叶修哥……”

“嗯,在,”叶修将平躺的身子侧向周泽楷,伸手捏了捏他变回来的耳朵,“现在该改口叫前辈啦,或者师父也不错啊?”

周泽楷在耳垂被捏住的时候抖了抖,却没有躲开,听到叶修的话,乖乖开口喊他:“……前辈。”

“要教你的还有不少呢,记得以后连本带利还给哥啊。”

 

    这一笔人情债就这样欠下来了,周泽楷一直想找机会还,但叶修素来独立,没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地方。

于是这报恩的许诺在他纯洁无垢的债务史上孤零零又自由自在地滚起了雪球,越滚越大,终于在距离周泽楷觉醒日的五年后,找到了兑现的机会。


评论 ( 4 )
热度 ( 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