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周】猫科后辈的报恩法03

认识叶修的人里,没有一个会用纯真这类的词语来形容他。

作为贴满狡猾、没下限、聪明的坏蛋、终极BOSS、心爱的前辈(有奇怪的东西混了进来)诸如此类标签的男人,叶修坦荡地接受了“大魔王”的设定,高举打脸神技,将柔软脆弱干不翻主角等废柴属性统统抛掉,忧郁、失眠之类的词语和他更是没什么关系。

他并不是一个喜欢自我纠结的人。

但今晚难得做了噩梦。

 

睁开眼睛,视野里陌生的天花板让安全感瞬间回笼,抚着剧烈起伏的胸膛轻轻拍打,渐渐平息下来。

这是住进周泽楷私人房产的第三天。

窗帘的颜色、地板的质感、吊灯的形状、床铺的大小……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叶修,放心吧,已经离那个熟悉的大宅很远了。

他并不讨厌呆在家里。叶家大少爷的名号,让他渡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衣食无忧人人羡慕的富二代生活。但他远离那里,又是如此的理由充分。有什么地方会比过分期待的关注和精细到每天的规划更加让人透不过气来呢?

对自由的渴望叫嚣在叶修的每个细胞中,把空洞的大房子和逼仄的压抑感统统甩开,他宁愿睡在拥挤简陋的储物间里——做真正的自己。

出走的那天,他淋着大雨在宽阔的马路上漫步,冰凉的雨水拍打身体,弹奏出美妙的音乐,道路两边的房檐下挤着不少人,而他随性地游走在天地间,好像有小鸟要唱着歌从胸口里飞出来。

叶修回忆着离开家的第一天,那凉爽的雨水,和随后而来的粘人的周泽楷,笑着翻了个身。

 

***   ***

 

“我说,你非得要和我一起睡吗?”叶修靠坐在床头,好笑地看着周泽楷将沾着水珠的脚擦干,从床尾一路爬到床头掀开被子躺进去,完成了一系列动作之后,才抬眼回望叶修。盯了半天,蹦出两个字。

“晚安。”

叶修一把掀掉身边家伙盖着的被子,掐着又滑又嫩的皮肤大力揉捏,“你最好坦白从宽,客房就在隔壁,哥的腿可不长在你身上。”

周泽楷刚把叶修的手从左脸颊拽下来,右脸颊又进入了敌军集火范围,最后只能两手捂着脸,靠腰力坐起身一脑袋拱在叶修肩上,突袭争取到了一瞬间的安全时间,他大爆手速搂上叶修的腰将人拖下去躺平,还蹭着肩膀把人翻了个面。

“你煎鸡蛋呢转来转去的,”叶修试了几次都没能从坚固的臂弯里钻出来,侧着脑袋只能看到周泽楷红彤彤的耳廓,“哥是离家出走又不是自杀未遂,瞎担心什么……”

身后的人仍然抱着不放,还在“自杀未遂”四个字出现的时候,差点折断叶修的老腰。

 

接踵而来的第二天晚上,邀请他加入新游戏企划的青年,一到睡觉的时间点,不顾他反复强调要通宵测试的严肃态度,硬是把人抱上床,一边聊着新的构思,一边像只八爪鱼一样扒在他身上睡过去。

大半个白天都在补觉的叶修,满脑清醒地躺在周泽楷的怀里,好不容易等到身边的家伙翻了个身才逃离出来,劫后余生般地打开了电脑。

早上送走一脸不满的上班族,将游戏打通关之后,叶修才睡下没几个小时,就被噩梦惊醒。现在正在床上翻来覆去。

黏腻的汗液和刺痛的大脑都不支持他睡个回笼觉,索性起身去冲了个战斗澡,冒着热气的身体行走在冷气充足的房间里,好像会发出“嘶嘶”的声响,叶修擦着头发找水喝。周泽楷知道他白天要睡觉,将家里的遮光窗帘都拉了起来,以至于他刚走进昏暗的客厅里,就被角落里的光源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周泽楷的书房,坐落在整个房子的西北角,大开的窗帘,让下午的阳光带着盛夏的热力照亮房间,叶修进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温差。

抬手遮住被阳光刺痛的眼睛,为了躲避直射,他转过头来,视线刚好对上了右侧的墙壁,上面不规则地挂着不少画——全都是他的画像。

靠近手边的第一张,是他体育课躲在树荫下乘凉,那一年他即将高中毕业;往前一些,是他去念大学之前,站在自家门口;还有他趴在沙发上打游戏;坐在窗台上吃饭;躺在床上伸懒腰……自从周泽楷在中学的兴趣课上学起画画以后,叶修就成了他人物画里唯一的模特。

一路数过去,没想到光这面墙上竟然就挂了三十七幅。他懒得去数堆在角落的画架上是不是还有更多,挪到墙上最新的画框前站住,窗外的阳光将这幅油画照得反光,叶修眯起眼睛。

画里的人当然还是他,却又是如此陌生的他。

昏暗的房间背景里,只有窗外射进来的灯光照亮床铺,有着兽耳和尾巴的男人正脸对着绘画者的视角趴伏在床沿的枕头上,微微侧着的脸上带着慵懒的笑,指间的香烟飘出灰色的烟雾笼在半空,和他裸露的上身那苍白的肌肤简直要混溶一体。画面右下角用银色签字笔写着一行花体英文:

You are here, but not here.

叶修伸手细细描摹着这行字,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过了一会儿又收回手揉了揉肚子,甜蜜而忧伤地感叹:好饿。

从书房出来,又钻进厨房,叶修看到冰箱上贴着一张小纸条,回想起来周泽楷昨晚告诉过他要和工作室里的朋友聚餐,今晚不回来吃饭了。

 

“好吧,别告诉我冰箱里是空的就行了。”

 

***   ***

 

轮回工作室即将推出的游戏进入了测试阶段,开发部的员工们终于脱离了不洗澡、吃外卖、睡办公室的日子,咆哮着拉上周泽楷组织起了聚餐。

从餐厅出来,又被拉进酒吧,这会儿,周泽楷正坐在高脚椅上,安静地看着热闹的人群。

杜明扯着吕泊远发酒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着对女神的爱,吕泊远脸上的黑气已经快实体化了,喊了江波涛要联手给杜明灌醒酒茶。方明华偷偷摸摸地打着电话往门外走,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被女朋友抓包了。

因为喝果汁而被众人嫌弃地安置在隐蔽的小角落里,周泽楷此刻无聊地喝完了果汁,感受到了颤抖的尿意。

找到厕所进了门,小便池边站了两个男人,离周泽楷近的那一位是柜台里面调酒的人,冷冽而艳丽的长相,即使是他这种脸盲症轻度患者,也在长长的回忆之后想了起来。

然后他的视线往下,看向了调酒师先生的屁股。

当然,这并不是他有什么非分之想,而是站得远一些的那位先生,有了非分之想。

 

吴羽策转过身来的时候,看到隔壁的男人一脸便秘的表情。视线顺着那人扭曲的肢体动作看过去,发现对方的手腕被另一个人紧紧握住,正隔空停在他的屁股后头。

系好皮带,吴羽策一边整理着袖口,一边转身看向周泽楷,“谢谢,交给我吧。”说完便拽过满脸痛苦的男人往门口拖去,力道之大,让高大的男人踉跄了好几步。

周泽楷看到吴羽策瞥向色狼的眼神,觉得全身一冷,好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是来上厕所的。等他洗完手从厕所出来,门外的走廊上倚着一个男人,看起来像在等他,于是周泽楷停了下来。

“我叫李轩,是这儿的老板,”男人主动开口,向周泽楷伸出手,“刚才你帮了忙的那位调酒师,是我男人,我来道谢的。”

周泽楷礼貌地回握了一下,注意到他眼角有块淤青。

李轩顺着他的目光瞥向自己的眼角,摸了摸又笑着向他解释:“刚才揍那个人渣的时候被擦到了,不过你放心,我没留手,他几个月内都不会好过了,哈哈。”

周泽楷没出声,李轩笑了一会儿,尴尬地摸摸头发,拿出了一个密封的玻璃杯,空气里瞬间弥漫起了若有似无的香味。“你觉得这个怎么样,好闻吗?”

得到对方的肯定,李轩终于说出了来意,“果然像阿策说的那样,你是猫科人类吧,不过等级应该比他高,他说看不出你的本体,就是隐隐有种感觉。”

周泽楷接过他手里的杯子,有些好奇地翻看,抬头看向李轩,等他解释。

“我家阿策是只挪威森林猫,虽然不是什么大型猫科,不过可漂亮了。这个是木天蓼,他让我拿给你当做谢礼,你们猫科应该都挺爱喝的。”李轩说。

周泽楷听完了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你可真安静啊,怎么都不说话?”李轩有点无奈,“是没见过同性恋还是没见过木天蓼,被吓到了?”

“没……”周泽楷斟酌了一下,“我朋友……也是。”

 “也是同性恋?”李轩若有所思,突然凑近周泽楷上下打量,“像你这样的男人,他没对你出手?还是在交往?”

周泽楷好像被“交往”这个词吓到了一般飞快摇了摇头。

李轩看着他红起来的脸,沉吟了一会儿突然勾起嘴角,伸出食指晃了晃,“我敢说,你朋友肯定对你有意思,或者最起码对你有过意思。要么是还没出手,要么就是出手了你没看懂,你是直男啊?”

回答李轩的只有一双茫然的眼睛。

“好吧,不聊了,我这里随时欢迎你来,回见。”

周泽楷目送着李轩走掉之后,又转头看向手里的东西。他不知道李轩最后是怎么想的,但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反复思考着“交往”和“直男”的定义,以至于做不出一点儿反应。

要问他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他的回答大概是——人。

要问他是否喜欢叶修,答案是肯定的。

要问他是否和叶修在交往,答案又是否定的。

没有在交往,但却做着十分亲密的事情。这两个事实之间的关系,让他有些不安。如果李轩所猜不假,叶修真的对他“出手”过,那他唯一能想起来的,只有自己十八岁生日那天发生的事。

 

***   ***

 

和父母约定好,生日的第二天他们会从国外回来,然后接他一起出去渡假。所以生日当晚,周泽楷乖巧地呆在家里做作业,只有电脑里播放着音乐,让房间里不至于太安静。

但意外不期而至。

周泽楷听到门铃声响,起身去开门,但走廊里空无一人。

恶作剧?还真被他猜中了,确实是恶作剧。

 

“小周,生日快乐!”叶修在周泽楷往后退了一步正要关门的时候从楼道里窜出来大喊一声,高举的双手里空空如也,既没有礼物,也没有蛋糕。

然而周泽楷在惊讶之后勾起了嘴角,将叶修迎进门,从背后一把抱住,“谢谢。”

叶修侧过头来朝他笑,“不客气,所以……你的手在摸哪里?”

一阵子不来,他都忘记了,自从引导周泽楷觉醒之后,这位小他好几岁的猫科之友就和他成为了互撸兄弟。此刻他们两人站在昏暗的客厅内,叶修转过身来,将双手搭上周泽楷揽着自己的手臂,露出痛定思痛大发慈悲的神情,“好吧,看在寿星的面子上,哥给你摸摸?”

借着透窗而入的灯光,叶修发现对面的人伸出柔软的舌尖舔了又舔,直把嘴唇弄得水光发亮,在灯光下闪现诱人的高光。

 

“小周,”叶修从漫长的沉默里出来,双手向上攀登着快要搂上周泽楷的脖子,“你是同性恋吗?”

他们从未尝试过亲吻,尽管那光是在想象中就足够美好,但从互相抚慰性器到唇舌交缠之间,总该有什么,是要先说清楚的。

周泽楷瞬间瞪大了眼睛,摇了摇头,眉峰间聚起褶皱。

叶修愣住了,很快又露出惯常的笑容移开视线,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能在如此昏暗的条件下,读出对方这么多的情绪:惊慌、不可置信、怀疑、闪躲……那双即将搂上脖子的手又落回到手臂上。

叶修将环在身后的温暖拉开,握进自己手里,“我们以后不能继续做这种事情了,”他在周泽楷挣扎起来的瞬间松开手,“你已经成年了,和同性恋在一起太危险啦。”

   “对了,记得替哥保密啊。”

周泽楷往前迈了两步,想要追上叶修退开来的身体。

照进窗户里的灯光突然变成了诡谲的幽蓝色,仿佛光束一般扫过房间,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和汽车引擎声从外面呼啸而过。

周泽楷思考的能力仿佛也跟着跑车喧嚣离去了,心脏跳动的声音吸引走了大脑所有的注意力,他努力伸出手,想要重新牵住叶修,但叶修已经转身往客房走了,他挤压着发出声音:“发……发情期……”

“嗯?”叶修回头看着他,在四目相对中了然地开口,“也是,大型猫科可不好找,来做吗?光靠左手渡过发情期就太惨了。”

 

那是周泽楷第一次亲吻叶修的嘴唇,却只品尝到了满嘴的苦涩。

那是周泽楷第一次进入叶修的身体,却只感受到了窒息的碾压。

那是叶修数不清第几次替他擦去眼泪,却是周泽楷第一次被如此冰凉的手指碰触。

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有闻到叶修身上熟悉的味道。


评论 ( 3 )
热度 ( 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