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番外二)

番外二:山野间

_(:з」∠)_困瞎了,混个更,依旧是肉,走着吧~

http://lark6918.tumblr.com/post/99819353953

【周叶】山外山(番外一)

这里是《山外山》本子里的番外一:画里画外,因为肉比较多,所以直接都放在汤不热了,烦请大家点一点OvO

http://lark6918.tumblr.com/post/96444019068

【周叶】山外山(第三十五章·修完)

周泽楷从天宫回到昆仑墟,踏上南极仙翁的殿前庭院,看见远处一个人影正在采摘仙桃,正是他师父。

他过去毕恭毕敬地作了一揖,抬起头,却只看见仙翁的后脑勺。

周泽楷呆愣地眨眨眼,这还是第一次师父没理他。他慢慢回过味来,无措地站在了原地,这也是他第一次惹师父生气。

老人家不知在这里站了多久,转身回屋的时候手里也就多了两颗桃和数片桃叶,周泽楷跟在他身后进了房门。仙翁将手里的东西和拐杖放到了一旁桌上,给自己倒了杯茶,周泽楷见他没反对,便拿过桌上的东西低头摆弄起来。没一会儿,拐杖手把下便装饰好了桃子和桃叶,被递还回去。

沉默多时的老人从茶杯里抬起头,淡淡地瞥他一眼,得到自家徒弟略显害羞的一个笑,这才接...

【周叶】山外山(第三十四章·修)

叶修将下巴搁在周泽楷两只新长的小小的鹿角之间,蹭了蹭角上软软的茸毛,问他:“想去哪儿?”

那两只角正在发育期,还未骨质化,小角包裹着柔软的茸皮,很是敏感,周泽楷被他用脸一蹭,脚下登时慢了半步。

“咱们也不能太潇洒,特别是你,统领的职务还是要交接清楚的,否则就算玉帝不哭,你师父也该哭了。”

周泽楷头上顶着叶修的脑袋,虽未点头动作,心下却很是明白,他素来责任心重,此番要与叶修同游而去,更要了却肩上的担子,拜别恩师,方好心无旁骛。

也因了是神仙,有些人、有些事,说放下便可放下,在过分漫长的岁月里,一切皆可成过往,亦可从头再来,缘浅缘深且看造化,而他最深的因缘,最渴求的造化,已经在身边。

周...

【周叶】山外山(第三十三章·修)

周泽楷醒过来,一眼就看见了叶修。

昨夜睡得晚,他的眼下有些发青,此刻还在沉沉昏睡。几许发丝凌乱在脸上,被周泽楷轻轻拨开,这一动才发现自己的一只手臂竟是被叶修抱着的,他掩住唇努力不笑出声,很想探头去亲亲身边这人,到底还是忍住了,怕吵醒他。

然而光是看着,却觉得怎么都是不够的,便伸了手去摸叶修的脸,指腹隔着薄如蝉翼的一层空气,从额头抚摸到眉梢,描摹过眼睛的轮廓,又勾了勾鼻尖,最后停在轻起了一条缝隙的嘴唇前。

他一定是故意的,周泽楷想,故意这样张开一点唇瓣,惹他难受。

他最后还是按捺不住,凑过去亲了一口,嘴唇贴着嘴唇,既无摩挲,也无舔弄,光是这样毫无阻隔地碰到这人,心中便有千般喜悦,好像将万...

【周叶】山外山(第三十二章·修)

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周泽楷立刻去摸自己的头顶,他原本缺了的角,因为体内融合了青龙之力,便用冰塑造了一个,以保持仙力流转的平衡,可是他们刚才都听到了破冰声。

叶修脑内飞速掠过关于“鹿”的知识,公鹿在春季繁育的时节喜欢展示鹿角,之后便会脱落,等到夏季又会重新生长。

他眼看着周泽楷头顶两侧现出两只巨大的鹿角来,冰蓝色的那一只已经摇摇欲坠,仔细去瞧,会发现底端的部分,裂开了许多缝隙,叶修伸手去摸,摸到了一点毛茸茸的硬物。

新的角,长出来了。

两个人呆愣地看着对方,突然都笑了起来。

“你这可真是,”叶修小心地去将那只冰角摘掉,给新角释放生长的空间,“刚才那就算过了发情期了?”

其实并不算,周泽...

【周叶】山外山(第三十章·修)

叶修突然出现在天宫,震惊的自然不只刘皓一人,且刘皓恐怕不是最震惊的那一个。

叶修当初将修为封印,从天宫消失也有不短的时日,且游走在人间,并未做出什么能传到天宫的事情来,此次上天宫这般低调,唯有解开桃子的封印时漏出些微气息,竟也能被发现,若非有人时时搜寻他,又怎能追赶包围地如此及时?

所以刘皓定然不是最震惊的那一个,大殿里每一位神仙只怕都比他震惊,却也没有一人比他更害怕。

陶轩向他投来的那一瞥太过冷漠,让他产生是敌非友的感觉来,一颗心惴惴不安,脑子里转过千百种思绪来,越想越怕。

然而他最不乐意见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被他指控“违反天规”、“破坏协议”的叶修,悠然自得地站在嘈杂的人声里,...

【周叶】山外山(第二十九章·修)

你是我的小呀小人偶

怎么抱你都不嫌多

绿绿的小叶儿温暖我的心窝

点亮我鹿鞭的火

火火火火火~♪


都是你们!我今天码字到一半突然就掉进了小苹果爬不出来QaQ救命! 

******

周泽楷心下大惊,叶修的人偶在哪里,为什么要问他?

他并没有见过叶修的人偶,若人偶代表的是生死,而叶修的生死和他有关,难道是他……杀了叶修?

这不可能。

叶修这一句话,勾出周泽楷千尺长的思绪来,但怎么理都会缠成死结,他茫然无措地看向叶修,一只手里拿着自己的人偶,一只手里抓着空荡荡的红线头,无所凭依地晃着。

叶修本是存了逗他的心思,此刻却被他用这样的眼神望住了,一颗心好像被绵密又细长的针...

【周叶】山外山(第二十八章·修)

盛极必衰,万事万物皆是如此,而神仙长寿的秘诀,正是在于保持平和宁静的心态,沉浸入修炼之中,浑然忘我,无盛无衰。或许正是应了这个道理,当年征战魔界锋芒尽显的叶修,渐渐变得不顺起来。

魔界虽元气大伤,却始终负隅顽抗,正面冲突减少后,仍然不时干扰两界边境,或是在人间造成动乱。利爪来袭虽然危机深重,可虫蚁噬咬般地干扰却也让人费心费神。

在处理这些边角料的争斗中,叶修高不可攀的身影也被拉扯地跌入泥里。雄狮之兵也有被看不见的毒虫击溃的时候,那时叶修便隐隐察觉到了态势的不正常,直至魔界一次意外地突袭,竟然避开了边界防守和护卫大军,残害天界平民数百,其中有刚从建木登上天宫的新晋小仙。

此事一出,所有矛头...

【周叶】山外山(第二十七章·修)

先是摘桃,再是拜访太上老君,这步骤不能不令周泽楷想起某位西去取经的仙友,虽说那人现在皈依佛门,但当初大闹天宫的情景也是人人口耳相传过的。

而他们俩显然就低调多了,静悄悄地来,静悄悄地走,按叶修的话来说,这叫“拾荒”,帮寂寞太久的老君整理整理仙丹,淘汰淘汰次品,正当是仙人们和谐相处,互惠互利之道。

周泽楷笑而不语,乖乖跟在他身后往老君的太极宫去了,这次他们可没走大道,挑了小路蜿蜒前行。

为了尽可能地绕过巡逻的天兵,他们这一路走得相当曲折,躲过桥下,贴过墙缝,钻过窄洞……周泽楷从不知道路还能这样开拓出来,但更让他无法直视的是变作女子外貌的叶修,就这样提拉着裙子上蹿下跳。他一边暗暗告诫自己非礼...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