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山外山(第二十六章·修)

周泽楷挥别还算不上是“自己人”的叶秋,又跟着叶修离开了蓬莱岛。

自从两人大伤之后一直在东奔西跑,不可谓不辛苦,但对神仙而言,天地尽头的来回,也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这么一想,又觉得并不是在奔波,而是在走一段旅途,转站频繁,却也看到了更多不同的风景,且因为身边的人始终是相同的,喜悦的心情便有了共鸣。

“你不问我带你去哪儿?”叶修往蓬莱岛的边缘走去,身前的植物纷纷让开道路,又在两人身后回归原位,无数的鸟兽不知从何处来,半隐在山林间,恭敬地俯下身子。

更准确地说,是对着叶修显露出恭送的姿态,周泽楷看向眼前人,仿佛看见了光辉,“你在就好。”

叶修并未回头,但笑声传到了身后,“嘴巴真甜,可惜哥不吃...

【周叶】山外山(第二十五章·修)

那帮大花小草看到叶修和叶秋出现,纷纷摇摆起了身体向他们打招呼,叶修笑呵呵地挥了挥手,换来一阵热烈的欢呼,叶秋扶额转开头去,不想和他们说话。

叶修挥完手,又手心向下压了压,缠绕在周泽楷身上的花朵们便纷纷往下退去。叶修的手又朝一侧滑动,束缚住周泽楷的树藤也纷纷松开,被定身许久的人缓缓站起身,朝叶修走去,在一步之遥的距离外停下,两人相视而笑。

花朵们躲到墙角跟,对着浑身冒黑气的叶秋窃窃私语。

“又不是小孩子了,”叶修拍拍他的肩,“闹什么别扭?”

叶秋冷淡地看他一眼,又转开头去,开口说话时的语气委屈的很,像被爹娘勒令不能和哥哥一起睡的小孩儿,“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还不回家。”

“这不是在吗?”...

【周叶】山外山(第二十四章·修)

第二天早上,叶修和周泽楷吃过早饭后,便和其他人告别,腾云驾雾地又往东海去了。

两个大男人坐在飞云上倒也不觉拥挤,但就像昨晚同塌而眠,床是宽的,心却是窄的。

那是周泽楷能想起的记忆里,两个人第一次以真实的姿态睡在一起。他心头宛如有只小鹿在跳跃,加之锁骨上的伤口隐隐作痛,更让他难以入睡。几次侧头去看身边的人,都只能看见一道放松的侧脸弧线。

叶修已经睡着了,呼吸轻缓而又绵长,被热烈地凝视着也并无醒来的痕迹。周泽楷心里又满又不满,他想望进叶修眼里,又觉得光是这样看着,便将时间拉得又细又长,让他能借着月光,撩开黑色的夜幕,轻抚叶修的脸。

他还没有动作,叶修的脸却突然转了过来,他换了个姿势,侧身对...

【周叶】山外山(第二十三章·修)

周泽楷端坐在榻上,任方世谦的仙术在自己周身游走,探查过所有的脉络后徐徐撤出。

“该说不愧是当今仙界第一人吗?”

周泽楷缓缓睁开眼,对视上笑着说话的医仙。

“十万年的修为,虽然不是说补就能补回来的,但没想到你在谷中恢复的情况比我预想的好了很多,想必过不了多久,鹿角也能慢慢长回来,”方世谦说着又问他,“仙力稳定后,记忆恢复全了吧?”

周泽楷点点头,过了一会儿,又轻轻地摇了摇,“……百世轮回的记忆还不全。”

他结束百世轮回归位成仙鹿的记忆,以及二度轮回成为青龙的记忆虽然都恢复了,但曾经历过的那一百世,却只忆起了做将军的那一段。

方世谦作为从远古时期过来的神仙,对于神仙要经历的那些劫难了解...

【周叶】山外山(第二十二章·修)

叶修起床后,照例去找王杰希和方世谦一起吃饭,吃过了刚好让前天界第一医仙帮他看看体内仙力的流转。

他的情况和周泽楷不同,周泽楷是因突然缺失了太多仙力而记忆混乱,而他则是突然吸收了太多外来的仙力而运行不畅,若是没有沦落为肉体凡胎,这点问题叶修完全可以自己解决,但现在以凡人之躯控制仙力不出乱子就已是极限,再想探究清体内状况到底比不上方世谦作为医仙来得老道。

也因此,他近日修行反而要到仙力贫弱的地方,方才利于消化尽从周泽楷那儿渡来得仙力,只是这样,却要有一阵子见不到面了。

大概是变作凡人后,连心思也跟着有些变了,不然作为神仙,一个月根本就是弹指间,眨眨眼就过去了,谁曾想到,这一眨眼也能让人觉出几...

【周叶】山外山(第二十一章·修)

负心汉。

  从没有人用这个词说过周泽楷。  

除了叶修。

他第一次见叶修,是在归位之后过了很久的蟠桃盛会上。

按理说,所有刚入仙籍的男神,都要先拜见过东王公,这也是他偶然间听到的,去询问师父,却没得到确切的回答,只说“你是特别的,不需要再去见他”。

为什么是再呢?

周泽楷并非刨根问底的人,见师父并不打算多说,便住了口。

那时他住在昆仑墟,与一群清修的老神仙和沉默的大山为伴,唯一和他一样算得上年轻的,只有雪山下大河边新继位的水神——江波涛。

据说他之前的那位去了西天佛门,便选了他来接位置。

周泽楷最初还不习惯以人形的姿态生活,且昆仑不如天宫那样规矩繁多,没人管束他,...

【周叶】山外山(第二十章·修)

方世谦走在前面,不时分开道路两侧长得过长过密的草叶,对身后的周泽楷解释,“微草的风来谷是个聚仙气的宝地,这小路常常有人行走,两侧的草叶吸收天地精华,实在长得太快。你突发地缺失了大量仙气,所以记忆混乱,将养将养便会慢慢恢复。谷里仙果灵草很多,你就住上一个月吧?”

    讲了半天却没听到身后的答复,方世谦疑惑地侧头喊了一声,“周上仙?”

周泽楷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上仙,”方世谦索性停下来,转身看着对方。

周泽楷差点撞上他,堪堪停住,这才抬头回视,露出一点疑惑。

“我刚刚问你,”方世谦好脾气地笑笑,“在山谷里住上个把月好好修养如何?”...

【周叶】山外山(第十九章·修)

叶修看着周泽楷眼里的茫然和空白,觉出不对来,“小周,看着我,知道我是谁吗?”

周泽楷呆滞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点点头,忽然又闭起眼睛,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脑袋在叶修肩上小幅度摩擦着。

这情形不太对,叶修刚才用神识去探他竟然不成功,这并不合理,因为他现在身上所有的仙力都是从周泽楷的鹿角吸收而来的。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排斥?

恐怕是精神有些反常,情绪起伏太过剧烈,将自己的记忆封闭起来了。

一次探查不成,叶修索性换了种方式,仙力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的雾气一样将周泽楷的全身都包裹起来,熟悉的波动让他渐渐静了下来,叶修将神识探进他的身体,潜藏在同源同宗的仙力里,游走过周泽楷全身,并没有发现伤口,于是...

【周叶】山外山(第十八章·修)

驻守边关的那几年,等到战事稍缓,已是一年以后。周泽楷终于有了点空当可以喘口气,每日吃过晚饭后,便寻了根木头在帐中玩手工,小刀在干燥的木块上游走,仿佛他脑中正在勾画的行军路线图,可谓是一心二用,又或者借着手中动作,加深思考。

恰好那天叶修过来看他,瞧见他手里快成型的小老虎,有点惊讶,“你还会做这个?”

周泽楷点了点,将手里的半成品递给他看,“一点点。”

“不错嘛!”虽然还未完工,但已是有模有样,特别一双雕刻好了的眼睛,炯炯有神,叶修递回去给他,“今儿个是你生辰吧?”

周泽楷的眼睛睁大了些,呆呆地看着他,好半晌才点点头。

“生辰大吉!”叶修说着,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一朵花来,是碗大的白色山茶...

【周叶】山外山(第十七章·修)

叶修用法力驱走山里的虫蚁走兽时,心想这才陪了周泽楷一世,怎么就有点养成老妈子的作风了。

可树下的青年抬头向他看来,那张脸,同上一世立冬夜被他送走的人,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曾经中断的性命,被交替的轮回连上了。

只是性格似乎更闷了,都不说话,叶修跟着他在山路上走,有点怀念不久以前抱着他腰问东问西的少年了。

将人送到城门口,他回去看了眼刚被封印的苏沐橙,再回来时,赶上了皇城里一场欢腾而盛大的游行。

原是近日天子册封了一位骠骑将军,据说这位将军仪表堂堂,品性高洁,无论射御还是谋略皆为上乘,只待赫赫军功立身,便可尽享名利富贵。

叶修站在喧闹的人群中,看远处游行的军队,一眼便看见了那张熟悉的面孔,...